7天收了2個患者,1個很幸運,1個令人惋惜.


7天收了2個患者,1個很幸運,1個令人惋惜.

2021-03-05 治腎之正道

最近一周收治了三個患者,1個腎病綜合徵,是那個幸運的患者。另一個是腎衰竭,問過病史後令人感到惋惜。

1.先說那個腎病綜合徵的患者,是個16歲的男孩,很典型的腎病綜合徵表現:大量蛋白尿、低蛋白血症、高度水腫。很自然的在當地用上了激素,10片強的松片,配合其他的對症治療。1個半月過去了,水腫沒緩解,反而出現了胸腔積液、腹腔積液,越來越嚴重,甚至出現了急性腎衰竭的表現,體內毒素開始升高。

按照既往的經驗來說,16歲孩子,典型的腎病綜合徵表現,微小病變的可能性大,這種腎病對激素治療非常敏感,大多數患者1個月內病情都會控制住。但事實卻截然相反。

入院後看到這個患者,還沒有化驗檢查,我好像就明白是什麼原因導致他效果不好了——激素用量不夠。

因爲我一看到他的體型,就感覺以這個患者的體重至少也要在60kg以上,足量激素應該是12片。站上體重計後80kg,減去身上十幾公斤的水也有60kg。

成人(14歲以上按成人對待)按體重計算強的松用量爲每天1mg/kg,最大量按60mg。所以該患者應該按每天60kg服用。

經過經驗性判斷後,在原有的基礎上加了2片激素,果不其然,3天後患者的尿量就大量增加,每天3000多毫升。又過了三天,體重降了10kg。複查腎功能也恢復正常了。

這個患者是幸運的,及時的糾正治療,腎功能順利恢復,好好治療,以後應該不會耽誤學習和工作。

該病例告訴我們,用激素就要足量,有時候差一點可能就無效。這就是0和1的關係,你感覺用的量不小了,但按標準來說,差一點點不夠的話也是0,和不吃一個樣。其實用任何藥都一樣,一定要規範。

2.這個腎衰竭的患者,近期的血肌酐已經達到了600μmol/L,當地醫院已經建議其做透析前準備了。通過詢問病史後,我認爲他本應該有更好的預後,但時間不會倒流。

該患者爲55歲男性,十幾年前因尿路感染至當地醫院檢查發現腎病,那時尿蛋白2+,血肌酐120μmol/L,當時經過抗感染治療後,尿路感染治癒。但此後因無不適,再也沒複查過尿常規和腎功能。就這樣過了十幾年,直到今年春節前因爲腳痛(痛風性關節炎),到醫院複查血肌酐已經是570μmol/L,而且高血壓、貧血、酸中毒等併發症已經比較明顯了,通過對症治療後,高血壓、貧血、酸中毒有所改善,但腎功能卻無法恢復,也無法保持了。

從他帶來的資料中,我發現他近期多次查的尿蛋白都是弱陽性或陰性,說明他很可能是慢性腎小管間質性病變導致的腎衰竭。昨天的文章中也說明了,如果是腎小管間質性病變,初發病時血肌酐120μmol/L,腎功能損傷不重,當時如果重視的話,很大希望不會是今天這個局面。想想真是令人惋惜。

該病例告訴我們,發現腎臟問題,一定要重視,不能因爲沒有症狀就認爲不嚴重。

而且做醫生的也有責任,如果當時能多囑咐患者幾句,讓患者認識到腎病的嚴重性,就不至於現在後悔。

說了很多對腎病恢復有利的因素,其實最有利的就是病情處於早期,但這時一定要重視,其次治療要規範,才不會在若干年後總與醫院打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