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喪失嗅覺女廚師 揭秘美食背後的百味人生 – BBC News 中文


馬哈拉吉不僅是廚師,她還是健康食品的倡導者和作者。圖片版權
MEL YU VANTI

Image caption

馬哈拉吉不僅是廚師,她還是健康食品的倡導者和作者。

馬哈拉吉(Joshna Maharaj)是加拿大多倫多小有名氣的廚師。

但過去5年她隱藏了一個“驚人”的秘密:她喪失了嗅覺。

直到今年1月,馬哈拉吉才向人透露了這個秘密。

過去5年,她幾乎聞不到什麼味道,但現在她正通過各種途徑努力恢復一部分嗅覺。

對馬哈拉吉來說,嗅覺的喪失是一個逐漸的過程,一開始她並沒有留意到。

剛開始,馬哈拉吉注意到自己老燒糊東西,有時候不得不扔掉重做。

有一天,她和幾個朋友一起到燒烤店去吃燒烤,朋友們能聞到燒烤的香味撲鼻而來,只有馬哈拉吉一人沒有任何感覺。

這讓馬哈拉吉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嗅覺出了問題。

馬哈拉吉回憶說,當時自己充滿了恐懼,尤其是自己是乾廚師這一行的,喪失了嗅覺將意味著什麼?

她當時告訴自己:不能讓別人知道這件事,一定要保守秘密。

馬哈拉吉不僅是廚師,她還是健康食品的倡導者和作者。

她經常與包括大學和醫院等加拿大大型食品公共機構合作,推動和改進食品的採購、烹飪以及飲食方式等。

而她卻患了失嗅症,徹底失去了嗅覺。

改變烹調風格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她開始在烹調時認真使用定時器。

同時,她開始改變烹調風格,以“濃郁”型料理為主。

她在烹飪時以多放蒜、洋蔥、姜、咖哩等這些大膽、濃烈、厚味的食物為主,以補充她嗅覺的不足。

失嗅症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從很普通的感染到腦部受傷等都可以導致嗅覺的暫時或長期喪失

包括目前仍未得到控制的新冠病毒也讓許多人暫時失去嗅覺,因此,研究人員也把它作為新冠的症狀之一。

馬哈拉吉的失嗅症是由嚴重鼻竇炎引起的,並導致鼻息肉,是一種良性慢性鼻炎。

很多年以來,馬哈拉吉總是感到鼻噻。

為此,她曾試過多種療法,包括中藥、針灸、改變飲食習慣或是使用鼻噻通等。

她還懷疑家中地毯底下有黴菌,自己是黴菌過敏。

2019年2月,她動了手術,切除了鼻息肉並修復了鼻隔膜,6個月後,她嗅覺開始恢復,但只是暫時性的。

她注意到自己能聞到味道了是在一次去印度班加羅爾的旅行中。她突然聞到酒店大堂中的鮮花和燃香的味道。但兩個星期後,嗅覺又失靈了。

圖片版權
GETTY CREATIVE STOCK

Image caption

馬哈拉吉則選了桉樹、玫瑰、檸檬和丁香4種常用的精油進行訓練。

情緒與嗅覺

2019年冬天,她和家人一起去歐洲的克羅地亞旅行。家人時不時提到街道和餐館中散發出來的菜香,但她卻什麼也聞不到。

她不但聞不到食品的味道, 朋友新生了寶寶,她也聞不到襁褓中那種新生兒特有的味道。這令她有點傷感。

一天,一位友人告訴她,嗅覺與情緒緊密相連。

受到這番話的啟發後,馬哈拉吉做了一些研究。

她發現嗅覺障礙與抑鬱、焦慮和孤獨感的增加有關。

這一發現讓馬哈拉吉決定要正視自己的失嗅症。

同時,她也不再隱瞞自己的秘密。

她在社交媒體上公開了自己的狀況,並表示自己開始進行嗅覺訓練,希望能重新找回嗅覺。

Image caption

馬哈拉吉仍然很難聞到檸檬的真正味道,但是她感到嗅覺有所改善。

嗅覺訓練

馬哈拉吉找到一家叫AbscentUK的英國組織,該組織專門為人提供嗅覺訓練並提醒公眾嗅覺失靈的重要性。

據該組織的創建者凱利說,人口中大約有5%的人有嗅覺障礙。

雖然這只是一個粗略的估計,但患者其實非常痛苦。

而凱利本人8年前也喪失了嗅覺,直到那一刻她才意識到人們習以為常的嗅覺有多麼重要。

研究顯示,雖然嗅覺訓練可能無法徹底治愈失嗅症,但它卻能通過刺激嗅覺神經來改善人的康復機會。

凱利解釋說,這就好像為鼻子做理療一樣。

訓練的方法很簡單,取四種精油:通常由花香、果味、芳香和樹脂香精組成。

失嗅症者每天需兩次聞每一種精油,每次持續約20秒鐘。聞的時候不僅注意其氣味,還應聯想與香精有關的經歷。

馬哈拉吉則選了桉樹、玫瑰、檸檬和丁香4種常用的精油進行訓練。

比如,在聞到桉樹精油時,她會聯想到水療中心的蒸汽室…那種帶有綠色,幾乎是薄荷味和澀味,還帶有一點甜甜的味道。

而丁香會讓她聯想起聖誕節期間的甜點、以及冬季烘培時的木質、甜甜和香辣的味道。

就這樣訓了幾個月,效果似乎並不明顯。

不過,3月份突然有一天她能聞到一點味道了,但它既不像桉樹味也不像丁香味。

這種感覺就好比是你張口忘詞一樣,你知道這個詞但就在你的舌尖想不起來。

不久後,她可以聞到一些味道了,但數週後又消失了。

AbscentUK組織說,至少需要4個月連續不斷的訓練才能找回一些嗅覺。即使這樣也是有限的,而且可能是變了味的嗅覺。

雖然並不完美,但馬哈拉吉還是感到很興奮。

她表示,在經過多年憑著記憶中的味道來烹飪後,能開始重新品嚐和理解各種風味已經讓她很開心了。

而且,至少她現在可以自由地和真實地體驗和調節飲食風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