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下香港示威重現街頭,工會稱記者遭警方“侮辱式對待” – BBC News 中文


示威者在商場上舉起手,表達對“五大訴求”的堅持。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示威者在商場上舉起手,表達對“五大訴求”的堅持。

香港示威者在新冠肺炎疫情稍微減緩時重現街頭。截至週日,香港已連續21日沒有本地感染病例。一批“反送中”示威者響應號召,在周日的母親節,前往不同的商場抗議,他們叫喊口號、舉起標語和高唱示威歌曲。

入夜後,有示威者在旺角一帶焚燒雜物,約幾百人在現場逗留,警方指示威者非法集結及違反抗疫期間限制八人以上聚集的“限聚令”,採取執法行動,一度發射胡椒噴霧驅散,截查和製服多人,包括多名記者,禁止記者現場直播,或將記者驅趕至無法拍攝警方執法畫面的位置。有警員被指一度呼籲被胡椒噴霧射中的人群,“哭大聲一點,未夠淒厲”。

有現場的母親對香港媒體表示,當時只是準備在附近慶祝母親節,結果兒女被抓走,批評警方濫捕。一些家庭聲稱只是路過,並且不足八人,同樣遭到票控,引發民主派質疑警方濫用“限聚令”執法。

香港警方表示,230人被捕,年齡介乎十二歲至六十五歲,涉及罪名包括非法集結、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管有任何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公眾地方行為不檢、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襲警等等,並指從一名22歲的男子身上檢獲懷疑製造汽油彈原料,包括電油、毛巾及打火機,該名男子涉嫌“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及“藏毒”被捕。

警方聲稱是到場警告聚集者離開無效,所以展開驅散行動,但有警員被包圍,警員一度使用胡椒球槍。警方譴責示威者漠視政府防控疫情的相關法例,參與或組織受禁羣組聚集,並指疫情嚴峻時期,任何羣組聚集均有可能增加病毒擴散的風險。

港澳辦發言人早前表示,香港的“黑暴”是“政治病毒”,“一日不除香港一日不寧”,是“一國兩制”的大敵,強調所有掌握公權力的機構和人士,必須用實際行動依法履職,“以正壓邪”,這番言論外界解讀成要求香港政府和警方,以更大的力度壓制暴力示威。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有示威者舉起標語表達訴求。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批示威者在商場高叫口號。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示威者無視當局就疫情發出的禁令聚集。

週日的母親節發生什麼事?

網民在網上號召市民於母親節一同在各大商場“逛街”抗議,沙田、旺角、尖沙咀的商場均有人以游擊方式突然高喊口號,展示示威標語和唱示威歌曲。

參加者除了年輕人以外,也有一些家庭是一家大小,由於母親節期間,各商場人流較多,現場難以分辨誰是示威者。

在示威者叫喊口號後,警方在多個商場要求所有人離開,截查多人,並一度票控部分人士,指他們違反目前就疫情所實施的“限聚令”,但香港媒體引述一些被票控人士稱,他們只是在“逛商場”,人數少於八人,質疑警方濫用“限聚令”。

有人拍到小孩被壓在地上的照片,引發關注。

據香港電台報導,在旺角的新世紀廣場,警方驅散行動期間,有人從高處拋下雜物,防暴警察舉槍示警,估計警方曾一度發射胡椒球彈。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旺角商場內,警員多次舉起胡椒槍示警。

“冰”、“毒販”成為了示威者指罵警員的新用字,有人甚至戲稱警員是“販冰兵”。因為數名反黑組警員早前在處理一宗大型冰毒案時,涉嫌私吞25公斤毒品被捕,香港警務處處長鄧炳強發出公告,指“害群之馬令警隊蒙羞”。

示威者黃先生對BBC中文表示,多天也沒有本土確診個案,認為參與活動不會有感染的風險,質疑當局的“限聚令”是不想示威重演的“政治化決定”。他稱,想讓政府知道,市民的不滿依舊,重申“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他預料母親節只是開始,未來示威活動會持續。

網絡熱議未成年學生媒體記者採訪被帶走

兩名分別13歲及16歲的網上學生媒體《深學媒體》記者被警方帶走。警方質疑他們是“非法童工”、“非法暴徒”。

13歲的陸同學表示,自己是第二次到前線採訪,強調自己雖然只是中學一年級學生,但仍然想為市民報導真相,他稱香港沒有記者登記制度,自己沒有收任何金錢,形容自己是合法採訪,他在離開警署時接受采訪,一度哭說,“母親節快樂,對不起”,其母親則表示,採訪是“千年難得一見,是一個成長階段,學習如何面對大場面”,對兒子表現感到滿意。

今年2月才成立、由中學生組成的《深學媒體》發出聲明,指該媒體記者是進行義務採訪工作,不受勞工條例規管,質疑警方“嚴重影響新聞自由”。

事件在網上引發廣泛關注,有人批評年輕學生非專業記者,不應該在有危險的示威現場採訪,質疑家長不會教導小孩,反而煽動小孩做危險的事情。建制陣營一直廣傳,身穿記者反光衣的人員,不一定是真記者。

但親示威者陣營認為,未成年的學生記者也有權利可以在示威現場合法採訪,並指他與警員對談時“有道理”,不應該因為年紀而否定其記者工作。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警員叫途人離開。

入夜後,旺角街頭出現人群聚集,在數處地點一度有雜物焚燒。警方截查市民,並舉起旗幟警告,稱集會是違法,要求在場人士離開,及向部分人發出違反限聚令的告票。

警方指示威者在旺角一帶集結,大聲叫口號,並以雜物堵路,破壞社會安寧,一些暴力示威者更在奶路臣街、西洋菜街、山東街及豉油街縱火,嚴重危害公共秩序及在場人士的人身安全,多次警告示威者停止違法行為無效,因應現場情況,採取驅散及拘捕行動。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鄺俊宇被捕,當時他在示威現場呼籲警方冷靜執法,突然被防暴警察用警棍掃向腹部後倒地,再有警員用膝蓋壓在他的頭部,需送院治理。警方指他向警員丟水樽,涉嫌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但沒有提供片段作證,亦沒有媒體稱拍到這一幕,民主黨稱見不到鄺俊宇有這樣做,促請警方提供證據。

驅散行動期間,防暴警察出動胡椒噴霧,並截查多人,包括多名記者,現場一度出現幾十人被下令一字排開舉起雙手面向牆壁的畫面,當中許多人並非穿著白衣。一些男警員衝入女廁追捕,一名女網媒記者受傷,要救護員護送離開。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有黑衣示威者在路中央放置雜物。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名黑衣年輕人被制服。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有市民被警方制服後,坐在地上,被綁上手帶。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警方稱示威者是非法集結,但有現場記者稱難以分辨誰是示威者。

在警方於旺角採取行動期間,身穿黑衣、戴黑色口罩的李太在封鎖範圍外,心急如焚地高呼自己女兒的姓名,她聲稱和12歲的女兒、14歲的姨甥女本來想在旺角慶祝母親節,但在警方採取行動期間,三人失散,後來發現兩女被警員拘捕。

該名母親對香港媒體指,兩女有哮喘病,需要協助,批評警方“濫捕”。後來,她的女兒不適送院治理。

記者工會稱警察“侮辱式對待”

綜合港媒報導,驅散行動期間,記者是被截查的對象。根據香港報章《明報》報導,防暴警察一度包圍多個記者,在沒有退路下,記者遭噴射大量胡椒噴霧,期間警員要求記者蹲下後,再向記者噴射胡椒噴霧,並阻止記者拍攝,記者被噴中後表情痛苦,警員隔了一段時間才讓他們洗臉。

香港明報職工協會發聲明,指《明報》多名記者晚上在旺角採訪期間遭警方包抄、攻擊、挑釁及侮辱,包括近距離“行刑式”向耳朵噴射胡椒噴劑、夾雜粗言穢語辱罵記者“黑記”,命令記者蹲下,有警察刻意拉開記者面罩令胡椒噴劑流向眼睛,以及有記者在拍攝期間被速龍成員以盾牌𠝹傷手臂至大面積甩皮。工會對警察“行刑式施襲、侮辱式對待”深感憤怒,強烈譴責相關警察的惡行。

《蘋果日報》稱,一名攝影記者被警察制服時遭警員箍頸20秒一度休克需要送院。

香港記者協會關注警方使用武力的情況,批評警方在記者正常拍攝時濫用胡椒噴劑驅趕,是打壓採訪及新聞自由。記協稱,警方如不滿記者拍攝方式,也不能以武力解決問題。

香港“佔中”時期的學運領袖、現任區議員岑敖暉在社交平台表示,警方的應變和部署比想像中“更快更狠”,警方的部隊從警署出發後,只花了20分鐘便完成“大圍捕”,一些觀察警方部署的人無法把消息傳給前線示威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