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香港再出發大聯盟:建制派成立這個大型組織的考量 – BBC News 中文


梁振英(左)和董建華是中國全國政協副主席。圖片版權
SCM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梁振英(左)和董建華是中國全國政協副主席。

香港前行政長官董建華和梁振英牽頭成立“香港再出發大聯盟”,超過1500名建制派及商界人士響應號召,加入成為大聯盟發起人,希望集合各界意見,讓香港在“抗疫防暴”中謀求出路。

大聯盟否認成立組織是為了未來的立法會選舉,但分析認為,這個大聯盟建制色彩濃厚,完全沒有民主派的參與,難以團結香港,不過可能有望團結建制派內部的派系,減少其分歧,動用商界資源去爭取市民對建制的支持。

香港“三大危機”

“香港再出發大聯盟”的四大目標包括:堅守“一國兩制”、力保經濟民生、維護法治和團結香港社會,其首項活動是在周末於香港各區派發1000萬個口罩,未來工作會重點幫助青年就業。

身兼中國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大聯盟總召集人董建華在記者會上表示,香港目前面對“三大危機”需要克服,包括疫情、經濟衰退以及政治危機。

“反對派不惜手段搞‘攬炒’,利用汽油彈襲擊警員,目的要損害香港人的共同利益,將香港推向懸崖邊緣,是否真的想摧毀香港未來?不會讓你成功的。”

他形容,香港捲入國際博奕的戰場,有外部勢力以民主、人權之名,破壞香港“一國兩制”,個別人士要求外國干預香港事務,甚至制裁香港,是嚴重違反《基本法》,觸碰“一國兩制”原則的底線。

他認為,香港大部分人不論政治光譜都支持“一國兩制”,並強調“一國兩制”給予港人的新聞、言論、出版、結社自由,沒有一項比不上回歸之前。

另一名前特首梁振英則表示,現時暴力減少和疫情緩和,是推動香港“再出發”的好時機,特別是畢業的大學生,要確保他們就業,認為不能夠讓他們“投閒置散”。

他強調,大聯盟並非官方機構,無意取代政府的工作,他與董建華等,已與特首林鄭月娥見面,解釋大聯盟的構想,並獲得支持。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以及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分別題詞慶祝大聯盟成立。

被問到大聯盟目標是否要推動國家安全相關的《基本法》23條立法,大聯盟副秘書長譚惠珠說,他們的目標並非推動任何立法工作,而是為香港整體服務。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梁振英、董建華、林鄭月娥三任特首民望也不高,他們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經常成為香港示威者批評的對象。

這個大聯盟由前特首董建華和梁振英擔任總召集人,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擔任秘書長,另外超過1500建制派名人及商人響應加入成為共同發起人。

這份名單備受外界關注,除了傳統建制派政黨政治人物和政協委員外,亦包括不少商界人士,包括四大地產商家族,即長和系的李嘉誠父子、新地郭炳聯、恆基的李兆基父子及新世界的鄭家純和鄭志剛。另外,香港科技大學校長史維、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浸會大學校長錢大康、理工大學校長滕錦光等也在名單之上。前高官梁錦松、張炳良、吳克儉、劉江華等亦有加入。

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以及在上屆特首選舉中有份投票的選舉委員會建制派成員,例如自由黨的劉健儀、周梁淑兒、方剛,均不在名單之上,但未知道是他們沒有獲邀,還是拒絕大聯盟邀請。

團結建制派,非團結香港整體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認為,這個組織解決不到香港目前的社會紛爭,主導這個組織的人並沒有民意基礎,“對一般市民而言沒有什麼號召力”,但在北京眼中,是被器重的港人代表。

他認為,組織更重要的目標是想為建制陣營製造聲勢,令建制有更為統一的聲音,減少內部分歧,特別是在未來的立法會選舉,可以協助各個政黨協調和籌款等工作,兼顧建制各方的利益。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疫情下同樣有零星示威活動。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這個名單看似陣容鼎盛,但可以留意到,一些過往傾向跟建制派合作的中間派,似乎拒絕加入。

“加入就是政治表態,以前特區政府沒有那麼討人厭,警方沒有這麼暴力,有些人覺得都可以和理非,但反送中運動出現之後,中間的人士也察覺了,根本提什麼意見也沒有用,上面是實行極左統治,難以一呼百諾。”

他認為,建制派籌組大型組織的目的,除了是需要具體處理振興經濟的問題,亦包括面向未來立法會選舉。

“其實是有很多政治操作的目標,把各方面的人拉起來,是要做一個大氣勢,但在9月的立法會選舉,是有組織動員的作用,”他說。

劉銳紹指出,“反送中”運動過後,香港建制和非建制陣營更加清晰,有別於以往左中右三分天下的局面,現在中間派的空間越來越少,較多以往走中間路線的人,同情示威者,這個大聯盟難以爭取大多數港人的支持。他特別提到,前特首董建華在佔領運動時期,曾成立團結香港基金,但同樣對社會起不了團結的作用。

他認為這個大聯盟只是北京要求建制派、商界“表態效忠”,但是否凝聚到建制,同樣存在疑問。

劉銳紹說,“(北京)以為只要有很多利益,建制派就會走過來……共產黨一廂情願以為大地產商會聽話,這次同樣可以說不會,”他說,“對於與國內關係不好的人,加入大聯盟是從策略出發,無傷大雅,可以修補關係,但他們不會相信,單靠加入大聯盟就會停止受到打壓,這只是一個表態效忠,不跟你們權勢割席,是為了爭取自己的利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