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美國大選:前助理對拜登的性騷擾指控是怎麼回事 – BBC News 中文


Joe Biden speaks in Iowa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拜登的競選團隊否認指控。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目前正面對越來越多的呼聲,要求他對一名前僱員的性侵犯指控做出回應。

大概30年前曾為拜登工作的塔拉•里德(Tara Reade)表示,拜登在國會大廳對她實施性侵犯。

拜登曾多次被指隨意觸碰女性,但這是他首次被公開指控行為不端。

拜登陣營否認指控,但熟悉里德的人證實,她曾吐露“苦難經歷”。

這是自#MeToo運動以來,在總統選舉年首次出現性騷擾醜聞。

指控什麼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91年,時任參議員的拜登在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的聽證會上。

今年56歲的里德在1992年至1993年擔任拜登的幕僚助理,當時拜登是美國特拉華州(Delaware)的參議員。

里德在最近一次採訪中說,1993年,她把健身包交給前上司拜登後,他把手伸到她的襯衫和裙子裡,逼得她靠牆站著。

她在2020年3月對播客主持人凱蒂•哈爾珀(Katie Halper)說:“沒有交流,真的,他只是讓我靠牆站著。”

“突然發生了這件事……他把手放進我衣服裡。他當時說,’你想換個位置嗎?’我邊抽離他邊說……’來吧,我聽說你喜歡我。’ ”

“這句話讓我終生難忘。” 里德說。

里德在2020年4月9日向警方提起刑事訴訟,稱自己是性侵犯受害者,但沒有透露拜登的名字。她在推特上表示,她提起訴訟“只是出於安全考慮”,因為訴訟時效已過,她也開始收到網絡威脅。

有什麼證據

有幾位女性站出來指責拜登不恰當觸碰、擁抱或親吻,里德只是其中一位。不過,沒有人將拜登的行為稱為性侵犯。

有三人支持里德的說法,不過他們說自己不是目擊者。里德的哥哥、前鄰居和前同事說,聽過里德在那不久描述了對老闆的指控。

里德的鄰居林達•拉卡斯(Lynda LaCasse)對Business Insider說,“確實有這事,我記得我們聊過。”她說,里德在說自己的經歷時哭了。

拉卡斯說:“我記得她說,是她老闆做的,她崇拜他……我記得她很傷心。”

拉卡斯認為有必要支持里德:“我必須支持她,因為事情就是這樣。我們需要站出來,說出真相。”不過,拉卡斯仍打算在11月總統大選時投票給拜登。

曾是立法助理的洛林•桑切斯(Lorraine Sanchez)在1994年至1996年期間,在一名加州議員辦公室與里德共事。桑切斯稱,里德說過,“她在華盛頓工作期間被前老闆性騷擾”。

美國特拉華大學(University of Delaware)保存著拜登36年來擔任參議員的記錄。該校表示,在拜登離開公眾生活兩年後,該校才會公佈文件。

里德稱,這些記錄包括她向上級抱怨拜登的證據,或許其他同僚也會提出類似指控。

拜登有何回應

拜登尚未對里德的指控發表評論。但他的競選團隊在4月初表示,事件“絕對沒有發生”。

競選發言人說,78歲的拜登“堅信女性有被傾聽的權利,而且是受人尊重的”。他還說,“這種指控應該由獨立新聞機構認真審查。但有一點很清楚:這不是真的。”

拜登的高級助手錶示,他們不記得曾經聽過里德投訴。拜登的行政助理瑪麗安•貝克(Marrianne Baker)表示:“對於里德的描述,我既不了解,也不記得。作為一名職業女性和經理,如果真有發生,我會記憶深刻。”

目前還沒有其他人指控拜登有嚴重侵犯行為。

《紐約時報》對里德的說法進行了調查。調查稱,里德的兩個朋友和弟弟表示,里德描述了一樁涉及前副總統的創傷性侵。

但該調查沒有發現任何拜登的前同僚證實此事,也沒有發現“拜登有不當性行為的模式”。

分析:這會影響拜登的總統競選嗎?

BBC國際新聞主持人凱蒂•基(Katty Kay)

里德對拜登的指控不太可能破壞他的競選活動。

美國人已經知道這位前副總統的小動作,在提名時就考慮到了這一點。拜登發布了一段視頻,說他從#MeToo運動中了解到,時代變了,他輕觸女性的肩膀、親吻額頭等歷史是不合適的。顯然,大多數初選選民認為這樣的道歉已經夠了。

性侵犯的指控當然更嚴重,但是判斷一個人是否侵犯他人的標準是,看原告的描述是否一致,以及被告是否有這樣的行為模式。迄今為止,里德是唯一一位指控拜登性侵的女性。如果沒有其他人,民主黨支持者可能會更相信候選人,而不是指控者。

拜登將與特朗普競選總統,特朗普被指性侵了約25名女性。這應該不會阻止特朗普反擊(他已經暗示過),但確實降低了攻擊的可信度。

由於肺炎病毒大流行,幾乎沒有其他新聞突破眼球。通常,有關性侵的故事會在報紙頭條和電視上得到更多關注。但今天,幾乎沒有人注意到。這對拜登很有利。

在種族和性別包容方面,民主黨比共和黨對自己要求的標準更高,所以這種指責令人不安。但今年,對民主黨最重要的標準是,讓特朗普離開白宮。他們認為,拜登最有可能做到這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