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以爲網課是我們喜聞樂見的東西,破壞親子關係更有一套


請不要以爲網課是我們喜聞樂見的東西,破壞親子關係更有一套

2021-01-10 騰訊網

最近幾天看到了幾條與中小學家長有點關係的消息。先是聽說深圳發了一個重要通知:

大概意思就是現在的網課還不夠完善,爲啥不完善呢,因爲家長沒有陪伴,所以網課「不能確保教學效果」。

看來他們認爲家長才是確保教學效果的關鍵。

那麼搞「錯峯網課」就將這個問題迎刃而解了,專挑家長在家的時候上課,家長們再也不用擔心沒機會陪讀,下班回家陪一場,臨睡之前陪一場,周末還能陪兩天。

你看,其實很多時候,制定各種重要方案的人總是單純無邪的,以爲「這樣就好了」或者「那樣就行了」。

當初以爲「上網課」就停課不停學了,人類更上一層樓了;現在又以爲「讓家長陪網課就解決一切問題」,能讓教學質量立刻飛躍了。

網課教學效果差就是差,這其中的原因有很多,從客觀到主觀,從軟體到硬體,從可控性到可行性……

總之就連大學生也不可能網課和線下課達到同樣效果,可對於中小學網課,尤其是低年級的網課,有些人卻總是能把效果差歸咎到一個原因——家長沒好好陪讀。解決方法也落實到一個方法——讓家長好好陪讀。

真的英垂斯汀。

教的人是老師,學的人是小孩,而錯的人是家長。

網課效果不好,不琢磨方式方法,不調整授課模式,而讓家長改變作息。

難道是以爲網課太喜聞樂見了,家長太趨之若鶩了?

至於那些有意見的家長,說什麼「家長也需要休息」,說什麼「學習又不是家長學」,說什麼「不要占用休息時間上課」,說什麼「周末增加學習負擔不好」的……

我估計吧,你們屬於「不配有意見的人羣」,自己孩子網課「教學效果不好」,按慣例就得怪你們啊,海燕吶長點心吧!

深圳的家長目前已經慌得一批,有些其他地方的家長害怕這種措施蔓延到自己的城市,已經開始擔心未來一段日子的生活了——

白天上班提心弔膽,不知道孩子在家正在做啥;下班回家擔驚受怕,不知道晚上又是怎樣的一場混戰,周末還要爲網課取消一切課外規劃,重新洗牌安排生活。同時要時刻做好心理準備迎接新的挑戰,誰知道下一個「重要通知」又將送來一場怎樣的腥風血雨……

家長在教育里的重量,重得自己都快不好意思了。咱也想低調,但實力不允許啊。

緊接著又看到了另一條消息:「多地已明確,學校複課後周六也上課。」

已經有四川、陝西、廣東、山東明確了這個構思。在這四省之外的家長又開始不安了:爲啥我們這裡不宣布周六也上課?深圳家長更是捶胸頓足:爲啥這種好事輪不到我們?

你看,前後兩個消息,家長的反應太不一樣。

前一個消息讓家長咬牙切齒,愛不起來。後一個消息令家長熱切期盼,就怕不來。

這明顯又明確的差別反應,只是暴露了家長們一個極其樸素的願望:學校才是學習的地方。

在家網課,爲家長搞錯峯,本質上就是把壓力轉給家長了,你家孩子「教學效果不好」都是因爲你這個家長不合格。

而去學校上課,哪怕占用周末,家長們都拍手叫好,因爲這實質上就是學校回收了教學的責任和壓力,給了家長本就應該得到的解放。

話說現在的網課,我真的聽到太多家長訴苦了。我自己的孩子大了,獨立應對網課毫無問題,但是放眼望去,更廣大的小學生羣體,真的哀鴻遍野。

現在全國各地的網課是否真的科學?

一個未成年人,如果長時間不能出門,對身心一定是有損害的。在這種情況下上網課,其實應該是一種「萬不得已」的選擇,一切都應考慮到大環境因素和孩子的實際情況,以及這麼幹的必要性。

所謂「停課不停學」如果是一句空洞的口號那麼我們無話可說,但如果真的以教育爲目的,那麼網課是一項比上學更難建設的更複雜的大工程,現在這種粗製濫造一刀切的網課與雞肋的區別可能是後者起碼還能吃。

在不能出門、不能參加集體活動的情況下,小孩的身心健康是第一位的。「小孩在家呆得太悶,上幾節課寓教於樂調節一下」,「讓學知識和吃飯睡覺看書聊天發呆一樣正常且快樂,而不是成爲壓力」,是不是做夢?

我都不想說全國各地最近發生了多少小朋友因網課而產生的悲劇了。

所以想要網課和在學校上學達到同等效果,這是錯誤的想法。

明知道不可能達到同樣的教學效果,就應該因地制宜地改變教學方式,多開設一些有創造性的、對人格建設有益的課程,或至少只需保證必要課程,而不是跟在學校上學一樣,要求面面俱到,一樣不少地要求孩子,老師累,孩子累,家長累,試問有任何人追捧這種方式嗎?反正我沒見過。

如果長期呆在家上網課的孩子,像正常上學時期一樣每天只被關注作業做得怎麼樣,課文背得怎麼樣,考試分數怎麼樣,那麼孩子會受不了,家長也是。

有一個南京的朋友告訴我,老師每周要求家長發送好幾次「認真上課」的照片,還有「認真參加書畫比賽」的照片、「認真開班會」的照片……

幾周下來,家長被培訓得又多了兩大技能:不信任孩子有一手,破壞親子關係更有一套。

這些沒必要的、增加負擔的、互相折磨的東西,層出不窮;形式主義,教條主義,搞不清主次的一刀切主義,延綿不絕,將會徹徹底底讓這場網課運動變得不堪回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