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石留印 · 2020|特刊


踏石留印 · 2020|特刊

2021-01-10 新浪財經

來源:中國財經報

劈波斬浪穩航船

——積極財政政策全力支持「六穩」「六保」工作綜述

記者 李忠峯

今年以來,面對嚴峻複雜的國際形勢、艱巨繁重的國內改革發展穩定任務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嚴重衝擊,中國經濟交出了一份國人自豪、世界矚目的答卷。

這一切來之不易。

財政是國家治理的基礎和重要支柱。一年來,財政部門認真貫徹黨中央、國務院部署,堅持積極的財政政策更加積極有爲,加大減稅降費力度,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規模,堅持政府過緊日子,提高財政資金使用效率,並在特殊時期採取特別之策,增加財政赤字、發行抗疫特別國債,建立特殊轉移支付機制,真正發揮了穩定經濟社會發展的關鍵作用。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白景明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今年積極的財政政策規模和力度空前,新增赤字、專項債、特別國債總量達8萬多億元,其中80%以上是投資性支出,拉動了全社會的固定資產投資,也反推了供給的增長,對經濟恢復增長起到決定性的支撐作用。積極的財政政策發力還表現在財政支出結構優化,有保有壓,政府過緊日子,壓縮一般性支出,留下更多的錢用於保障民生、支撐消費擴張。「從實施情況看,直達資金下達速度更快、投向更加精準、管理更加規範,在改進預算管理、提高資金使用效益、增強財政調控效果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直達資金「一竿子插到底」

在河北省邢台經濟開發區留西村,75歲的特困供養人員李明振今年患腦中風住院,城鄉居民醫療保險報銷後,個人自付合規費用10015元。禍不單行,一直照顧他的弟弟也因病臥牀不起,兩個人的醫藥費讓這個家陷入困境,弟媳王貴琴愁得直掉眼淚。

8月份,一筆1萬元的資金打到了李明振帳戶上。這是中央財政直達資金下撥的醫療救助補助資金,主要用於對特困人員、低保戶實行醫療救助。王貴琴感激地說:「這麼一算,大哥住院個人自付的合規費用只花15元。」

中央財政資金直達機制設立後,河北省將資金快速下達市縣,支持基層政府落實養老、教育、醫療等民生政策,有效對沖市場主體、產業鏈和供應鏈等方面的風險,加快社會公益性基礎設施建設,把中央財政資金通過「特快專列」開到百姓身邊。

「通過直達資金監控系統的實時監控信息,每筆資金撥付了多少、到了哪些企業或個人,都一目了然。」河北省財政廳二級巡視員劉文洲說,河北省將直達資金下達和監管「一竿子插到底」,實行資金分配、撥付、使用的全鏈條跟蹤,確保帳務清晰、流向明確、全程留痕。

當好「過路財神」,不做「甩手掌柜」,是各地省級財政部門的通行做法。

安徽省財政廳廳長羅建國表示,6月30日,省財政廳將中央財政下撥的特殊轉移支付和抗疫特別國債等相關直達資金第一時間全部下達市縣。截至11月底,財政部下達安徽各類直達資金1333億元,已實現四個「100%」,即100%按時足額下達、100%打上直達標識、100%錄入監控系統、100%實行台帳管理,支出進度已超八成。同時,對全省9103個直達資金項目和1487個參照直達資金項目,全部實行台帳管理,全過程監控資金分配、撥付、使用情況,確保每筆資金流向明確、帳目可查。

「財政部建立新增財政資金直達市縣基層工作機制,有力地緩解了市縣財政收支平衡壓力,加之均衡性轉移支付等正常轉移支付直達資金,市縣財力保障水平明顯提升,有效彌補了減收增支缺口。」羅建國表示。

財政部的統計顯示,截至11月底,直達資金已經下達完畢,80%以上的資金已經投入使用,爲地方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提供了堅實保障。

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院長楊志勇表示,直達資金將大大提高轉移支付資金的效率,這是一種制度創新,對財政資金的截留挪用作了必要防範,更好地促進了特殊轉移支付主要用於保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目標的實現。

「財政資金直達機制是有效應對疫情影響的重要舉措,是財政宏觀調控方式的重大創新。」財政部預算司副司長郝磊表示,下一步,財政部將在總結直達機制經驗做法的基礎上,研究建立常態化財政資金直達機制,合理擴大直達資金範圍,完善部門協調配合工作機制,強化直達資金監控系統支撐,推動將直達機制嵌入預算管理流程,切實提高財政資金使用效益。

讓政府真正過緊日子

受疫情影響,雲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今年旅遊人次連續數月創歷史新低,住宿餐飲、文體娛樂、交通運輸、旅遊等產業一度停擺,傳統稅基受疫情影響不斷萎縮。

「一方面,減收勢頭一直延續,財政收入持續下滑;另一方面,疫情防控、援企穩崗等支出需求不斷加大,脫貧攻堅、洱海保護等重點剛性支出持續增長,財政收支矛盾尖銳。」大理州財政局局長管金高直言,政府過緊日子是必然選擇。

不止是大理州,今年上半年,整個雲南省乃至全國的財政收入都明顯少於去年同期。在雲南省財政廳副廳長趙曉靜看來,在嚴峻的收支形勢下,必須向內挖潛,大力壓減非急需非剛性支出,只有政府真正過緊日子,才能調出更多資金用於經濟社會發展急需領域。

2020年,雲南省級非急需非剛性支出平均壓減比例達52.8%,共壓減160.8億元;省本級年初預算共壓減部門申報數562億元,統籌調整60億元用於支持受疫情影響較重的文化旅遊、住宿餐飲、交通運輸等急需支出;省級176個部門全面實施「零基預算」,凡是設立期限超過3年以上的專項資金,原則上到期即退出,共壓減資金97.2億元。

和雲南省一樣,今年以來,全國各級政府都大力壓減一般性支出,真正實現過緊日子。

中央部門帶頭過緊日子。堅持量入爲出、有保有壓、可壓盡壓,打破基數概念和支出固化格局。一方面,大力壓減一般性支出,對中央部門非剛性、非重點項目支出和公用經費進行大幅壓減。另一方面,強化預算安排同執行、評審、審計、績效的掛鈎機制,對執行進度較慢、評審審減率較高、存在屢查屢犯審計問題的部門,按一定比例壓減項目支出預算;對績效評價結果較差的項目,適當調減或不再安排預算。通過上述措施壓減後,非急需非剛性支出壓減50%以上,壓支力度前所未有。

財政部專門印發通知,從壓縮一般性支出、嚴格執行經費開支標準、強化「三公」經費管理、硬化預算執行約束、落實對特殊地區和部門限制措施等方面,對地方財政部門提出了明確要求,並督促逐項落實落細,抓出成效。

政府過緊日子,爲的是讓人民羣衆過上好日子。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財政與國家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趙福昌認爲,過緊日子需要壓減支出,但壓減支出不是目的,而是通過壓減一般性、非重點支出,爲重點保障騰出空間,核心是實現財政資金提質增效,即通過政府支出主動做「減法」,換取企業效益的「加法」和市場活力的「乘法」。政府節約的開支,要全部用於保障「六穩」「六保」等重點支出,把有限、寶貴的資金用在刀刃上。

切實兜牢基層「三保」底線

保基本民生、保工資、保運轉關係到政府履職盡責和人民羣衆切身利益,是維護經濟運行秩序和社會大局穩定的「壓艙石」。爲緩解基層「三保」壓力,財政部將支持基層「三保」作爲今年預算安排的重中之重,成立財政部「三保」工作領導小組,採取力度空前的舉措,增加地方可用財力,增強基層「三保」能力。

爲有效對沖地方減收增支影響,今年,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達到83915億元,比上年增加9500億元、增長12.8%,增量和增幅均爲近年最高,並重點向中西部和困難地區傾斜。其中,縣級基本財力保障機制獎補資金增長10%、均衡性轉移支付增長10%、老少邊窮地區轉移支付增長12.4%。

財政部專門印發通知,從壓實保障責任、階段性提高地方財政資金留用比例、加快下達轉移支付預算等方面作出部署、提出明確要求,確保資金下沉到基層。同時,完善「中央到省、省到市縣」的監控機制,及時跟蹤監測各級庫款情況,按日實施縣級工資保障監測預警,逐月通報地方基層財政庫款保障情況,層層壓實責任。

兜牢基層「三保」底線,成爲今年財政工作的硬任務。

安徽省在16個市中選取太和、阜南等35個縣區,開展了「三保」預算編制審核工作,占全省縣區總數的三分之一。市級財政對縣區「三保」支出預算安排進行事前審核,以確保「三保」預算不留硬缺口。

同時,安徽省將中央階段性提高留用比例增加的庫款,全部調度給縣級使用;要求市級財政加大對所轄區的庫款調度,增強區級財政庫款支配能力;持續加強對縣級庫款運行情況的實時監測;財政廳班子成員分片包幹各地「三保」工作。

1—11月,安徽省財政累計下達市縣轉移支付資金2994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14.7%,積極緩解縣級財政緊平衡壓力,助力縣級「三保」平穩運行。

爲切實壓實各級財政「三保」責任,雲南省研究建立了6項工作機制,即專題會議制度、預算審核機制、預算執行監控機制、工資庫款專項調度機制、風險應急處置機制以及考核、獎懲和救助機制。

財政部加強監測督導和庫款調度,及時跟蹤監測各級庫款情況,按日實施縣級工資保障監測預警,按月實施地方基層財政庫款保障情況通報,層層壓實責任,切實保障了基層「三保」支出需要。

減稅降費釋放紅利

合肥京東方是安徽省製造業龍頭企業。從籍籍無名到全球液晶面板行業的領跑者,京東方的跨越式發展正是中國製造業最真實的縮影。2018年3月,京東方10.5代液晶面板量產,標誌著我國打破日韓在大尺寸液晶面板領域的壟斷地位。

新型平板顯示行業具有投資金額大、技術門檻高、回報周期長等特點,投建10.5代線給京東方帶來了不小的資金壓力。2018年7月,公司被納入先進位造業增值稅留抵退稅企業名單後,不到3天時間,公司就收到了一筆3.32億元的退稅。

「減稅降費對緩解企業資金壓力,減少占用成本,助力提升市場競爭力作用明顯。減稅降費是撬動京東方發展的堅固支點。」京東方財務負責人如數家珍地介紹說,疫情期間,階段性減免企業三項保險費用,企業因此減少繳費5012萬元;今年1—11月,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降低,企業因此減少繳費2323萬元;已累計收到出口退稅14.19億元;繼續享受增值稅優惠政策,預計全年減稅2140萬元……

今年以來,財政部會同有關部門連續發布實施了7批28項優惠力度大的減稅降費措施,其中,既有支持疫情防控保供的應急措施,也有幫扶受疫情影響較大困難行業的措施,還有支持企業復工復產的措施,特別是聚焦幫扶小微企業渡過難關,進一步加大稅費支持力度。

今年1—10月,全國新增減稅降費22301.61億元,其中,新增減稅7461.12億元,新增降費14840.49億元。預計全年爲企業新增減負超過2.5萬億元。

北京國家會計學院財稅政策與應用研究所所長李旭紅告訴記者,今年出台的多項減稅降費政策反映出制度性安排的延續,也體現出短期應對性政策的精準,聚焦在小微企業、困難行業、基層財政,落實了「六穩」及「六保」。更爲重要的是特殊時期的精準施策有效助力中國經濟逐步走出低谷、開啓雙循環的新格局。

白景明表示,減稅降費對經濟增長起到了極爲重要的支撐作用。上半年,在疫情防控的嚴峻形勢下,企業復工復產困難重重。減稅降費不僅起到了增強市場主體現金流的作用,也穩定了市場主體的預期。階段性大規模減稅降費有力支持了中小微企業的發展,穩定了就業,而研發費用加計扣除等政策的實施,又對高新技術產業研發投入的增加起到了促進作用,支持了企業創新,有利於推進中國經濟結構轉型。

專項債券「四兩撥千斤」

10月22日,河北省在北京中央國債公司成功發行地方政府債券272.46億元,從而提前全部完成2020年地方債發行任務,共計發行2819.63億元,創歷史新高,其中,新增債券2267.78億元、再融資政府債券551.85億元。

據河北省財政廳有關負責人介紹,今年河北新增政府債券年平均利率3.39%,創近3年新低,節約融資成本超14億元。債券發行後,第一時間將資金轉貸市縣,3個工作日內即發揮效益,有力支持了各地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

河北今年發行地方債所募資金有力支持了全省3300個國家和省重大項目建設,爲「六穩」「六保」等項目實施提供了資金保障。其中包括:創新發行「京津冀協同發展專項債券」162.5億元,重點支持北京大興機場廊坊臨空經濟區(廊坊)等項目建設;持續發行「雄安新區建設債券」資金398億元,有力推動雄安新區建設增質提速;發行專項債券100.8億元支持疫情防控及公共醫療衛生能力提升項目174個,等等。

2020年,全國人大批准安排新增專項債券額度3.75萬億元。

截至11月30日,全國累計發行新增專項債券3.55萬億元,發行進度達95%,發行規模同比增加1.42萬億元,增長67%;已發行專項債券資金已支出3.32萬億元,占發行規模的94%。

據了解,2020年專項債券資金主要用於黨中央、國務院確定的交通基礎設施、能源、農林水利、生態環保、民生服務、冷鏈物流設施、市政和產業園區基礎設施七大領域,同時積極支持「兩新一重」、公共衛生設施建設等,其中,用於民生服務、交通基礎設施、市政和產業園區基礎設施占73%。

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財政部合理擴大專項債券作爲符合條件的重大項目資本金範圍,並將各地專項債券用作項目資本金規模占比從20%提高至25%,已有超3000億元用作鐵路、軌道交通、農林水利、生態環保等領域符合條件的重大項目資本金,其中,84%投向交通基礎設施領域,有效發揮了專項債券「四兩撥千斤」的帶動作用。

財政部預算司有關負責人表示,專項債券有效發揮了對沖疫情影響、擴大有效投資、促進宏觀經濟平穩運行等積極作用。1—11月,全國各地專項債券發行使用情況總體良好,符合政策預期。

財政部發布的數據顯示,11月份,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0956億元,同比下降2.7%。扣除去年同期特定國有金融機構和央企上繳利潤擡高基數等因素後,11月份,全國收入增長6%左右。這是連續第6個月保持增長,反映了經濟持續穩定恢復。此間,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繼續恢復性增長,疫情防控、脫貧攻堅、基層「三保」等重點領域支出得到有力保障。

同樣有說服力的還有國家統計局的數據:

——中國成爲全球惟一實現經濟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與去年同期相比,我國國內生產總值(GDP)一季度萎縮6.8%,二季度即轉爲增長3.2%,三季度回升至4.9%,前三季度累計增長0.7%,全年正增長已成定局。中國經濟運行逐季改善,逐步恢復常態,全年經濟總量將突破100萬億元。

——三大攻堅戰取得決定性成就。年初剩餘的551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5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生態環境質量持續改善,綠色發展勢頭良好。一批重大風險隱患「精準拆彈」,金融風險處置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果。

——民生得到有力保障。市場供應充裕,價格基本穩定。城鎮新增就業超過1100萬人,居民收入增長和經濟增長基本同步。社會保障、公共衛生、應急管理、社會治理、保障性住房、文化旅遊等事業取得新進展,社會發展領域補短板工作加快推進。

……

戰疫情、保民生、促發展,積極財政政策更加積極有爲,交出了一份人民滿意的答卷。

升級版積極的財政政策有效克服重大困難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 白景明

財政政策是我國宏觀調控政策體系中的首要政策。2009年以來實施的積極的財政政策經歷了加力提效和提質增效兩個階段,顯示出了對沖經濟下行壓力和推動社會發展保障民生的特定功效。2020年,面對空前嚴峻的挑戰,黨中央審時度勢,果斷決策,要求積極的財政政策更加積極有爲,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非常時期,積極的財政政策實現了力度和結構的全方位升級,有效化解了多種重大困難。

力度升級拉擡經濟增長

高強度減稅增支是本輪積極的財政政策顯著特徵之一,其實質是政府主動擴大總需求,反推供給擴張,進而拉擡經濟增長。其中,減稅是增加市場和個人可支配貨幣收入,進而拓展投資和消費擴張空間;增支則是直接擴大當期投資和消費。減稅增支並舉屬於高強度擴張性財政政策,目的在於對沖經濟下行壓力,穩定經濟增長。2019年經濟增長率換檔至6.1%,減稅增支規模擴大至6.41萬億元,其中,減稅降費1.5萬億元,財政赤字2.76萬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券(以下簡稱「專項債」)發行規模2.15萬億元,占GDP比重已分別升至1.5%、2.8%、2.2%,三項合計占GDP比重達6.5%,而且三者的增長率均超過經濟增長率,絕對額之和相當於GDP增量的80%。這說明減稅增支對經濟增長具有強勁邊際拉動效應。

要看到,在減稅增支規模如此急劇擴張的條件下,2019年經濟增長率還是比上年低了0.7個百分點,這說明經濟下行壓力異常強勁。究其原因主要有三點:一是國際上反全球化勢力擴大,單邊主義漸強,同時各國市場競爭同步激化。二是內需結構變化,供給結構適應性改革滯後。三是資源環境經濟發展承載力與經濟增長方式間矛盾加深。這些因素遞延至2020年,對經濟增長構成了強大周期性抑制。

今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愈演愈烈,巨大的外生性下行壓力與周期性下行壓力交織在一起,對經濟增長形成強力阻抑。顯然,這是市場自身難以抵禦的衝擊,沒有政策和制度力量予以緩釋,投資和消費加速疲軟疊加,勢必把經濟推入快速滑落軌道,最終導致失業率大幅攀升和產出銳減。因此,政府實施力度空前的宏觀政策以對沖強度空前的經濟下行壓力成爲必然選擇。

然而,出重拳絕不意味著急躁冒進,力度空前也要講求成本效益比率合理,即宏觀政策選擇要考慮各類政策工具的優化組合和各類政策工具空間的可拓展度。

近年來,我國實行了穩健的貨幣政策與積極的財政政策相互搭配的模式,實踐表明這是科學理智的選擇。從截止到2019年的情況看,財政政策的擴張空間仍然大於貨幣政策。其突出表現是M2占GDP比重已達200%,但政府債務餘額占GDP比重依然不到40%,且政府總預算收入(四本預算之和)占GDP比重仍近40%。這說明應對當期經濟下行壓力,減稅降費和擴大政府債務規模還有一定空間,而信用擴張空間則相對狹小且後續治理成本大,直接增發貨幣更是風險高度不確定。正是在這種背景下,2020年全國財政赤字規模擡升至3.76萬億元,增發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專項債規模擴張至3.75萬億元,同時全年減稅降費總額預計超過2.5萬億元。

從相對額角度看,2020年減稅增支強力度空前。減稅降費總額占GDP比重預計達到2.5%,赤字額爲2010年的3.6倍,年均增長率達13.6%。同時,專項債規模比上年增加74%,占GDP比重預計突破3.7%。綜合算帳,減稅增支總額占GDP比重預計超過10%,超出2019年近4個百分點。

一年來,超常擴張的財政政策起到了強力拉擡經濟增長作用。首先,今年5月,《政府工作報告》公布減稅增支規模,極大地穩定了市場主體和消費者預期,增強了全社會投資和消費的信心。

其次,減稅降費相應直接增加了市場主體和個人相應規模的可支配貨幣收入。對市場主體來講,停工停產和復工復產階段恰好是現金流緊張時期,減稅降費無疑是雪中送炭,增加了現金流。最後,8.51萬億元的支出擴張量大部分屬於投資性支出,占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總額比重預計將超過14%。同時,要看到這些資金大部分流向基礎設施建設領域,而基礎設施建設相比其他固定資產投資具有連鎖反應鏈長的特點。不僅如此,政府投資項目還會直接帶動一部分社會投資擴張,若把這些因素全部考慮進來,財政支出擴張對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增長的支撐力或將不低於20%。

質量升級發力更精準

在力度升級的同時,積極的財政政策必須更加講求提質增效,精準發力,實現質量升級。

首先,講求時效。財政政策具有相機抉擇性。所謂相機抉擇是指根據當期形勢特徵出台特定政策措施,解決當期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相機抉擇的合理性是財政政策質量高低的重要標誌。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來,對經濟社會發展形成了強烈的始料不及的衝擊,帶來了資金鍊、供應鏈、產業鏈短期斷裂壓力。此時,積極的財政政策彰顯出了科學的相機抉擇,根據實際情況及時出台多項政策。這些政策重在解燃眉之急,比如階段性免徵生活服務業增值稅和減免三項保險單位繳費等政策,有效地幫助企業緩解了當期現金流緊張問題。支出政策方面注重及時保障抗疫工作需要,並減輕患者負擔,如及時出台相關政府採購政策、免費救治政策、醫護人員績效工資政策等。總體看,疫情期間,國家財政及時追蹤問題出台相應政策,快速響應,關鍵時刻放大了政策效應。

其次,精準發力。2020年積極的財政政策肩負解決各類短期和中長期、總量和結構、國內和國外等多方面問題的艱巨任務。這需要國家財政既要保持戰略定力,打好三大攻堅戰,又要明察社情民意,打好民生保衛戰。因此,找准發力點,把有限的財政收支量能用在克服重大困難上,才能真正解決問題。一年來的實踐表明,積極的財政政策之所以功效顯著,關鍵就在於能夠精準發力。具體表現在三方面:一是政策頂層設計充分體現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減稅降費延續穩增長、調結構、促消費三大戰略安排,同時出台專項政策對沖疫情損失。支出擴張在繼續保持向三大攻堅戰傾斜的同時,特設抗疫特別國債應對疫情衝擊。二是減稅降費向小微企業傾斜,起到了扶持市場主體中的弱勢羣體和穩定就業吸容力最強的市場主體這一基本運營作用,從而實現了穩就業和穩預期並舉。三是支出擴張向老少邊窮地區、醫療衛生、低收入羣體和生態環境保護以及基礎設施短板領域傾斜,重在推動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以保障和改善民生,形成社會長治久安、經濟穩中求進格局。

最後,深化改革。深化改革既可優化決策,又可放大政策效應。2020年減稅增支規模擴張,財政總體收支規模相應擴張,四本預算收支總額占GDP比重均已突破40%,其中支出已達45%水平。這一數值已接近西歐國家水平。顯然,我國是在經濟發展水平不高的條件下就進入了公共福利體系再構造並強化政府宏觀經濟調控職能的國家,這要求我們必須深化財政預算管理制度改革,以確保財政政策高效落地並實現效應持續放大。比如,今年中期,爲確保新增赤字1萬億元和抗疫特別國債1萬億元等資金直達基層、直接惠企利民,財政部創新建立了特殊轉移支付機制,破解了長期困擾地方政府的轉移支付資金落地時間長、時效弱、結轉率過高等問題。實踐表明,特殊轉移支付機制提高了資金使用效率,放大了財政政策效應,起到了以制度優化支持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的作用。

啓示與展望

受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擴散等因素影響,2020年全球主要經濟體大都陷入經濟負增長境地,但我國在第三季度經濟已實現正增長。這其中積極的財政政策起到了重要支撐作用。同時,2020年,我國社會發展有序推進,民心穩定,也與高強度減稅增支密切相關。這一切表明,我國運用財政政策應對複雜局面的能力不斷提升。回看一年積極的財政政策,應可得出如下三點啓示:

第一,財政制度優勢是財政政策效應充分顯現的基本保障。我國的財政制度體系植根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具有統一領導、分級管理,與時俱進、動態完善,以及保障全體人民根本利益三大優勢。這些優勢拓展了財政政策功能發揮的空間,也爲政策實施提供了強大組織保障。

第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要立足全局和長遠。政策發力點選擇要兼顧經濟增長和社會發展,政策措施選擇要注重短期效應和中長期效應相互融合。

第三,中央和地方必須統一聯動,充分發揮兩個積極性。中央與地方之間的財力分配權、決策權限配置和政策執行權限劃分三者要貫通同一邏輯,形成協調聯動格局。唯其如此,財政政策效應滯後期才能縮至最短,政策落點才能符合初衷。

2021年是「十四五」開局之年,國際形勢依然複雜嚴峻,國內經濟社會發展仍有諸多深層次問題需要解決。爲此,我國還要繼續採行積極的財政政策,而且力度上不搞急剎車,保持對經濟恢復的必要支持。同時,積極的財政政策要以深化改革,加快建立現代財政制度爲基本支撐,繼續提質增效,增強對國家重大戰略任務的財力保障,在調節收入分配方面主動作爲。

創新「財政+金融」助力「六穩」「六保」

——財政部支持金融強化服務工作紀實

記者 蘇望月

今年以來,各級財政部門會同相關部門打出政策「組合拳」,創新「財政+金融」政策工具,爲紮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保」任務提供鼎力支持。

加大疫情防控重點保障企業資金支持 助力防疫物資穩產保供

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來,一時間,醫用防護服、口罩等防疫物資供應緊張,居民日常生活受到影響,保障重點醫療物資和生活必需品供給刻不容緩。

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統一部署,今年2月,財政部會同有關部門印發緊急通知,通過人民銀行提供專項再貸款、中央財政貼息的方式,支持金融機構向疫情防控重點保障企業提供優惠貸款,爲承擔疫情防控保障物資生產和調配任務的企業送去了「及時雨」。

速度快、利率低的特色,讓此項貸款深得企業青睞。天江藥業是江蘇省一家從事中藥配方顆粒研發、生產、銷售的中醫藥企業,公司財務總監肖華向記者介紹道,今年3月6日至3月17日,企業陸續獲得利率爲2.05%的優惠貸款資金1.83億元,爲採購藥材生產防疫相關藥品提供了保障。天江藥業將全部貸款資金盡數用於採購金銀花、當歸等192種藥材,共計2456噸,確保一線防疫用藥不斷供。

山東壽光蔬菜產業集團是山東省壽光縣最大的蔬菜產銷龍頭企業,公司財務總監桑愛娟告訴記者,納入疫情防控重點保障企業名單後,合作銀行第一時間與其聯繫,2月28日,集團就收到了9000萬元貸款資金,利率爲2.05%,中央財政還要貼息一半,算下來實際利率僅爲1%左右。「我們將貸款資金用於持續擴大生產規模,疫情期間,累計向8個省市供應蔬菜、瓜果等2.5萬噸,平均每天達600噸以上。」桑愛娟說。

不僅要送貼心政策,更要送暖心服務。相關通知印發後,財政部和相關部門通過官網和主流媒體,對政策內容進行宣傳解讀。山東省財政廳安排專人對外公布聯繫電話,及時認真解答企業諮詢,協調企業解決貸款貼息中遇到的各類難題;臨沂市財政局點對點聯繫疫情防控重點保障企業,建立了專門的微信羣,爲企業答疑解惑,跟進資金到位和企業生產經營情況。「財政部門對我們關心的問題回應比較積極,我們很滿意!」 山東泓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劉繪龍說。

急用爲要,效率爲先。爲確保貼息資金快速直達借款企業,3月2日,財政部下發補充通知,提出地方財政可採取「先撥後結」方式,先向企業撥付貼息資金,再向中央財政申請結算。6月30日,財政部下達疫情防控重點保障企業貼息資金,明確資金納入中央財政直達資金範圍,要求各地儘快直接向企業撥付貼息資金。7天後,天江藥業和山東壽光蔬菜產業集團就分別收到財政貼息資金190.02萬元和92.25萬元,企業實際貸款利率同爲1.025%。

「截至今年6月政策到期,中央財政共撥付貼息資金29.37億元,支持6606家企業獲得優惠貸款2396億元,企業實際貸款利率約爲1.23%。」財政部有關負責人介紹道。

加大創業擔保貸款貼息力度 助力穩就業保就業

「疫情無情人有情 高效幫扶見真情」——鮮紅的錦旗上鐫刻著的這14個金閃閃的大字,飽含著維揚乳業負責人劉紅衛對江蘇省富民創業擔保貸款政策的真摯謝意。

疫情期間,企業銷售受阻、產能縮減,購買原輔材料及支付員工工資、運輸費用等問題讓劉紅衛壓力倍增。在富民創業擔保貸款政策的支持下,維揚乳業及時獲得300萬元資金,緩解了資金鍊緊張的困境,同時財政部門按照基準利率的一半給予貼息,爲企業節約了資金成本。「目前,維揚乳業的生產經營已經恢復到正常水平。」劉紅衛說。

今年以來,江蘇省富民創業擔保貸款爲不少像維揚乳業一樣的小微企業雪中送炭,解決了市場主體缺資金的燃眉之急。「自去年推出以來,富民創業擔保貸款創新性地將省內全體城鄉創業者納入支持範圍,通過富民創業貸款擔保基金等提供擔保,由合作經辦銀行發放貸款,財政部門給予貼息,破解了創業者啓動資金不足的難題。」江蘇省財政廳有關負責人介紹道,疫情期間,各地富民創業擔保貸款經辦機構積極發放「救援」貸款,同時,財政加大貼息力度,降低融資成本,緩解付息壓力。

創業擔保貸款是支持創業就業的重要政策工具之一,通過擔保基金擔保、財政貼息的方式,支持金融機構向下崗失業人員、返鄉創業農民工、高校畢業生等重點就業羣體以及吸納上述羣體就業的小微企業發放小額貸款,支持勞動者自主創業、自謀職業,引導用人單位創造更多就業崗位。

爲支持更多個人創業者和小微企業復工復產、渡過難關,2月1日,財政部印發通知明確,對已經獲得創業擔保貸款貼息支持的個人,若感染新冠肺炎,可展期一年還款,財政正常給予貼息;對受到影響暫時失去收入來源的個人和小微企業,申請創業擔保貸款貼息予以優先支持。4月15日,財政部又聯合相關部門印發通知,進一步加大創業擔保貸款貼息力度,將受疫情影響較大的批發零售、住宿餐飲、物流運輸、文化旅遊等行業的個體工商戶以及網約車、計程車司機等納入支持範圍,放寬小微企業新招用員工占比等貸款申請條件,將個人最高貸款額度由15萬元提高至20萬元,允許貸款合理展期。

「今年前三季度,我省共發放富民創業擔保貸款32438筆,同比增長129%;發放金額48.21億元,同比增長103%。」江蘇省財政廳有關負責人介紹道。

據統計,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全國創業擔保貸款餘額1975億元,同比增長43%。2020年,中央財政專門追加20億元預算,全年共撥付創業擔保貸款貼息資金38.2億元,同比增長54%。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下一步,將繼續加大財政支持普惠金融發展力度,進一步放寬小微企業申請條件,推廣線上辦理模式,推動創業擔保貸款繼續擴面增量。

優化融資擔保服務 助力保市場主體

融資擔保是緩解小微企業、「三農」主體融資難、融資貴的重要手段和關鍵環節。近年來,我國大力推進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建設,在改善小微企業和「三農」主體金融服務獲得性、便捷性方面發揮了重要的作用。針對疫情發生以來,小微企業和「三農」主體普遍出現的資金鍊緊張問題,財政部會同有關方面積極發揮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增信作用,幫助其渡過難關。

2月1日、3月27日,財政部先後印發通知,要求各級政府擔保、再擔保機構積極爲小微企業和「三農」主體融資增信,努力擴大業務規模,提升服務效率,及時履行代償責任,協調金融機構儘快放貸,不抽貸、不壓貸、不斷貸。國家融資擔保基金和地方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2020年全年對小微企業減半收費,力爭將小微企業綜合融資擔保費率降至1%以下。5月,財政部又印發政府融資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績效評價指引,加大對各級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支小支農、降費讓利的正向激勵。

濰坊尚德軟體公司是一家輕資產的科技型小微企業,企業負責人陳海鵬告訴記者,今年,在濰坊市再擔保集團下屬子公司——濰坊市匯金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的增信支持下,企業成功從市農商行申請到1000萬元流動資金貸款,同時,得益於山東省實行階段性免收擔保費政策,擔保費用大大減少。「以前擔保費率爲2%,僅此一項每年能爲企業節省20萬元。」陳海鵬說。

截至今年9月末,國家融資擔保基金完成再擔保合作業務規模3402億元、擔保戶數20.4萬戶,支小支農業務規模占比超過97%,合作機構平均擔保費率降至0.98%。「下一步,將建立健全政府性融資擔保風險補償機制,拓展國家融資擔保基金業務合作,引導各級政府性融資擔保基金更好發揮支小支農政策功能,確保完成大幅拓展政府性融資擔保覆蓋面並明顯降低費率的目標。」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

推動農業保險「擴面、增品、提標」 助力保糧食安全

宋廣寶是山東省濟南市章丘區繡惠街道公認的「大蔥狀元」,這幾年,他年年都參保章丘大蔥目標價格保險。「價格不行,有保險托底,我們後顧之憂少了,底氣更足了。」宋廣寶告訴記者,去年,大蔥價格低迷,保險公司及時進行理賠,他家20多畝地每畝獲賠700多元,減少了損失。「當下正是章丘大蔥集中收穫銷售旺季,今年,除了價格保險,我還參保了大蔥種植保險,可以減少因遭受颱風、降雨、雪災冰凍等災害造成的損失。農業保險很受老百姓歡迎,我們這裡家家戶戶都買了。」宋廣寶說。

近年來,財政部加大對農業保險的支持力度,著力擴大覆蓋面、提高保障水平:

一是穩步擴大關係國計民生和國家糧食安全的大宗農產品保險覆蓋面。目前,中央財政保費補貼品種已擴大至種、養、林3大類16個,如水稻、小麥、玉米、糖料作物、油料作物、育肥豬、三大糧食作物制種等,基本覆蓋了主要大宗農產品,爲保障國家糧食安全保駕護航。

二是擴大農業保險保費補貼品種範圍。2019年6月,財政部印發通知,對10個省份符合條件的地方優勢特色農產品保險,按照保費的一定比例給予獎補。今年6月,財政部印發通知,決定自2020年起進一步擴大試點範圍,由10個試點省份、每個省份2個險種,擴大爲20個省份、每個省份不超過3個險種。作爲農業大省,山東省不斷增加財政投入,2019年,全省財政安排農業保險保費補貼24億元,其中,省級資金同比增長20%,減輕了基層和農戶負擔。

三是建立農業保險大災風險分散機制。目前,在財政部的稅收優惠等政策支持下,我國已經建立了保險機構層面的大災準備金制度,構建了防範農業保險大災風險的第一道防線。今年9月28日,中國農業再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創立大會和第一次股東大會在北京召開,公司定位於財政支持的農業保險大災風險機制的基礎和核心,對完善大災風險分散機制,更好地支持農業保險長期健康發展將發揮積極作用。

2019年10月,財政部會同相關部門聯合印發《關於加快農業保險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完善農業保險發展的頂層設計,明確了加快農業保險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思想、基本原則、主要目標、保障措施等。「下一步,我們將進一步擴大完全成本和收入保險試點範圍,擴大中央財政對地方優勢特色農產品保險獎補範圍,推動農業保險擴面、增品、提標。」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

「4%」成果更鞏固

——「十三五」期間中央財政加大投入支持教育事業發展工作綜述

記者 惠夢

教育是國之大計、黨之大計。「十三五」時期,黨中央、國務院明確提出,保證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一般不低於4%,確保財政一般公共預算教育支出逐年只增不減,確保按在校學生人數平均的一般公共預算教育支出逐年只增不減。

爲鞏固「4%」成果,把教育優先戰略落到實處,財政部會同教育部等部門,多渠道籌集資金,持續調整優化經費結構,不斷提高資金使用效益,在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建設教育強國過程中,發揮了重要的服務保障和政策導向作用。

財政投入「非常給力」

「十三五」時期,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教育工作,在戰略上強調「要優先」,提出堅定實施科教興國戰略,始終把教育擺在優先發展的戰略位置,不斷加大投入。

從2016—2019年財政教育投入情況來看——

一個「不低於」做到了。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占GDP比例逐年做到了不低於4%,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年均增長8.2%,2019年占GDP比例爲4.04%,連續第八年保持在4%以上。

第一個「只增不減」做到了。全國財政一般公共預算教育支出逐年做到了只增不減,2019年,全國財政一般公共預算教育支出達到3.5萬億元,是2015年的1.34倍,年均增長7.6%。

第二個「只增不減」也做到了。全國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支出逐年做到了只增不減,2019年,各級教育按在校學生人數平均的一般公共預算教育支出分別達到幼兒園8615元、普通小學11949元、普通初中17319元、普通高中17821元、中職學校17282元、普通高校23453元,年均增幅分別爲12.8%、5.6%、6.6%、9.4%、6.8%、4.8%。

衆所周知,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的構成中,80%以上來源於一般公共預算,是主要渠道。在經濟下行壓力增大、財政收支矛盾突出的情況下,「十三五」時期,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教育支出年均增幅保持7.6%,跑贏了財政收入增幅,充分說明了財政投入「十分給力」。

與此同時,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教育支出占到了80%以上,是財政教育投入的「大頭」。2012年以來,地方各級政府高度重視教育投入,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的決策部署,不斷加大投入力度,爲確保「4%」目標的實現作出了巨大努力。

隨著「4%」的持續鞏固,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在2019年首次超過4萬億元,帶動全國教育經費總投入首次超過5萬億元,有力支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國民教育體系,建立了世界上覆蓋最廣的學生資助體系,推動我國教育總體發展水平躍居世界中上行列。

經費結構持續優化

「十三五」期間,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投入優先保障義務教育,優先保障教師工資,優先補齊學前教育短板,優先支持「三區三州」,優先資助建檔立卡貧困戶。

從2016—2019年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使用情況來看,各級教育之間,義務教育占比最高,4年始終保持在53%左右,2019年,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中用於義務教育的經費占到52.7%。在「補短板」方面,學前教育財政性經費年均增長15.4%,占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的比例從2015年的不到4%提高到2019年的5%,在各級教育中提高幅度最大。

此外,中央對地方教育轉移支付資金80%以上用於中西部地區。「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財政性教育經費年均增長10.9%,高出全國年均增幅2.7個百分點。用於學生資助的財政資金累計支出超過5000億元(不含免費教科書和營養膳食補助),年均增長8.35%。教職工人員支出占62%,比2015年提高近5個百分點,支出重點逐步從硬體建設向軟體建設轉變,更加注重教育質量的提升。

隨著經費使用結構的逐步優化,在推進教育現代化的過程中,教育投入充分發揮了保障教育發展、推動教育改革、推進教育公平、增強教育內涵的政策導向作用。

教育面貌發生格局性變化

「隨著西藏自治區教育投入力度的不斷加大,學校的辦學條件越來越好,羣衆的教育觀念也轉變了,越來越多的藏族孩子走出了大山,用知識改變個人甚至家庭的命運。」西藏民族大學學生格桑美宗說。

切身感受到教育巨變的,不只是格桑美宗。「十三五」期間,隨著教育投入持續加大,投入效益逐漸顯現,我國教育面貌產生了格局性變化——

人民受教育機會不斷增加。2019年,全國共有各級各類學校53.01萬所,在校生2.82億人,各級教育普及程度達到或超過中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其中,學前教育毛入園率達到83.4%,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到94.8%,高中階段教育毛入學率達到89.5%,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到51.6%。

教育公平發展邁上新台階。全國義務教育階段建檔立卡輟學學生從台帳建立之初的20萬到實現「動態清零」,重點高校招收農村和貧困地區學生累計達到52.5萬人,學生資助政策體系累計資助貧困學生3.91億人次、資助金額達7739億元。

基本公共教育服務水平大力提升。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達到76%,全國23個省份、95.3%的縣級單位實現義務教育基本均衡發展,99.8%的義務教育學校(含教學點)辦學條件達到「20條底線」要求,56人以上大班額比例由2016年的12.7%下降到3.98%。

教育服務國家發展取得新突破。2019年,完成高職擴招116萬人目標任務,各級職業院校每年爲各行各業輸送約1000萬技術技能人才;「十三五」以來,高校畢業生累計達4088萬人,初次就業率連續多年保持在77%以上;高校承擔了全國60%以上的基礎研究和重大科研任務、建設了60%以上的國家重點實驗室。

……

經過不懈努力,5年來,我國教育普及水平實現歷史性跨越,各級各類教育全面提質增效,有力推動了我國從人力資源大國向人力資源強國邁進。

來源:中國財經報 2020.12.27

編輯:劉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