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醫療專家為何質疑聲稱“零確診”的國家土庫曼斯坦 – BBC News 中文


該國約有510萬人口。圖片版權
Migration.Gov.Tm

Image caption

該國約有510萬人口。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一些國家仍宣稱未有任何新冠肺炎感染病例,其中包括全球政治打壓程度最高的國家之一———土庫曼斯坦(Turkmenistan,又譯土庫曼)。

許多專家擔心該國政府可能掩蓋了疫情真相,並可能會破壞全球控制這一流行病的努力。

當各國正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以及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限制居民活動的時候,土庫曼斯坦在周二(4月6日)舉行了大規模的自行車集會,紀念“世界衛生日”。

零確診

這個中亞國家聲稱其冠狀病毒確診病例仍為零。但是,我們可以相信以審查制度聞名的政府所提供的數字嗎?

研究這個中亞國家健康保險制度的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研究院教授馬丁·麥基(Martin McKee)說:“眾所周知,土庫曼斯坦的官方健康統計數據並不可靠。”

“在過去的十年中,他們聲稱沒有人感染艾滋病毒及罹患艾滋病,這一數字不甚合理。我們尚有在2000年代該國隱蔽了包括瘟疫在內的一系列疫情的證據。”

許多土庫曼斯坦國民恐懼新冠病毒疫情可能已經在該國存在。

首都阿什哈巴德(Ashgabat)一位居民說:“在一個國家機構工作的我的熟人告訴我說,不要說這種病毒的存在,或聽說過這病毒,否則我可能會惹上麻煩。 ”

但是,土庫曼斯坦當局正在努力應對可能的疫情爆發,並與聯合國在當地的組織共同討論一項計劃。

Image caption

二月時該國醫院有預防新冠病毒的海報,但隨即被撤下。

聯合國駐地協調員潘諾娃(Elena Panova)告訴BBC,這計劃包括國家/地區級別的協調工作、風險溝通、案例調查、實驗室診斷和其他措施。當記者詢問潘諾娃,聯合國是否信任土庫曼斯坦新冠病毒“零確診”的官方說法時,她避免直接回答這問題。

她說:我們倚賴官方信息,因為這是所有國家都在做的事情毫無疑問,這是獲取信任的工作方法。

潘諾娃又稱,該國早期限制旅行的政策,可能導致零確診。

土庫曼斯坦在一個多月前,確實關閉了該國大部分的陸境邊關。該國還在2月初取消了飛往中國和其他一些國家的航班,並開始將所有國際航班從首都轉移到該國東北部的城市庫曼納巴特(Türkmenabat),後者設有隔離區。

但據幾名居民說,有些人能夠透過賄賂官員離開該地區,並避免在帳篷中隔離兩星期。

潘諾娃說,所有到達該國的人和有症狀的人都在接受病毒檢測。但她無法提供每天有多少檢測在進行,以及該國一共有多少檢測裝置的確切數字。

“我們與政府官員交談時了解到他們有充足的檢測裝置。”

但是土庫曼斯坦衛生系統準備好應對冠狀病毒爆發了嗎?

潘諾娃承認:“我們不知道。” “我們被告知他們有一定的準備水平,但我們對此沒有懷疑,因為這裡的醫院設備齊全。”

“但是,如果爆發疫情,就像在任何國家一樣,將給醫療衛生系統帶來龐大壓力。因此,無論準備了多少,通常都不夠用。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已經在與該國討論購買呼吸機的原因,以及其他醫療設備。”

公眾對疫情有某種意識。城市之間流動受到管制,進入阿什哈巴德的人現在必須有醫生證明。

圖片版權
Turkmen state TV

Image caption

國家電視台定期播放總統別爾德穆哈梅多夫在健身房舉重或騎單車的畫面(資料照片)。

市集和辦公樓現在正用來自玉札里克(yuzarlik)這種草藥製成的煙霧,煙熏整個空間。因為之前古爾邦古利·別爾德穆哈梅多夫( Gurbanguly Berdymukhamedov)總統說,燃燒它可以抵禦新冠病毒,儘管沒有證據。

“強大和幸福的時代”

與世界上大多數國家不同,土庫曼斯坦的日常生活仍正常進行。咖啡廳和餐館都開放,眾人聚集在一起參加婚禮,無人戴著口罩,大型集會繼續進行。

土庫曼斯坦似乎否認有來自冠狀病毒的威脅。為何如此?世界衛生日的大型單車集會或能提供一個解釋。

土庫曼斯坦總統別爾德穆哈梅多夫是這一年度盛會的大明星和主要焦點。

健康形像是塑造對他個人崇拜的一部分。

國家電視台定期播放他在健身房舉重或騎單車的畫面。他是該國“健康與幸福”運動的主要推手,在這場運動中,政府官員穿著同樣制服進行例行早操。

所有活動傳遞的主要信息就是:感謝總統,這個國家因此健康且幸福。

別爾德穆哈梅多夫聲稱他的總統政績是創造了“強大和幸福的時代”。但肺炎疫情的爆發可能暴露出他傳遞的信息是多麼空洞。

因此,土庫曼斯坦政府可能會掩蓋疫情,即使國民確實受到感染。

這就是麥基教授所擔心的。他強調:“我們已經看到新冠病毒感染是如何從中國迅速轉移到全球各地。在我們現在所處的全球化經濟中,每個國家的安全與世上所謂最弱的國家同等脆弱。

“即使其他國家設法控制流行病,病毒也有繼續從那些未能做到這一點的國家傳播過來。看來,土庫曼斯坦很有可能是另個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