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與互聯網時代 BBC記者假想2005年 – BBC News 中文


2005年時的手機、BBC著名主持人休·愛德華和手提電腦圖片版權
BBC/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05年的手機、BBC著名主持人休·愛德華和手提電腦

新冠病毒疫情,封城隔離禁足,當局採取的一系列措施給我們生活造成的影響,是舉國上下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所從來沒有經歷過的。

我記得1960年代美國總統肯尼迪遇刺後的新聞簡報。我記憶深處也永遠鑲嵌著1989年柏林牆倒塌和2001年的911恐怖襲擊。但是論及對日常生活的深重影響,沒有任何一件事能與如今的全球大流行疾病相比。

然而,當我每天與同事們開視頻電話會議時,當我隔著整個倫敦與困在公寓裡的兒子和孫女用FaceTime打視頻電話時,當我更新自己在不同社交平台上的賬戶內容時,我突然想到了這樣一個問題:如果這一切發生在2005年,也就是智能手機時代之前,我們會有什麼樣的處境呢?

科技進步

2005年時,我們現在用來保持通訊往來的很多電子工具都還沒有面世。有些雖然已經面世,但用的人少之又少。

肺炎疫情與互聯網時代 BBC記者假想2005年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在家工作把你逼瘋? BBC教你解壓瑜伽招式。

那一年,臉書(Facebook)才剛創辦一年,還只是美國大學裡的一個新現象;等到流行到英國的各個大學時,已經是2005年的秋天。

那時候,人們還沒有想出來Instagram和WhatsApp。如果你談論社交媒體,只會讓人一臉茫然,儘管2005年英國獨立電視台ITV買下了《老友重逢》(Friends Reunited)這套節目,讓很多人重新找到了老同學。

2005年誕生了YouTube, 一年之後出現了推特(Twitter),兩年之後的2007年,蘋果公司才推出了iPhone。

現在,即便我們閉門不出,智能手機仍然是我們連接互聯網的主要窗口。

寬帶網絡

15年前,英國大約只有800萬個家庭有寬帶。他們的台式電腦可以上網,但是速度是每秒10兆,以此速度下載一張專輯需時1分半鐘。而英國的另外700萬個沒有寬帶的家庭如果想上網還需要通過電話線,速度之慢就像烏龜在爬行。

也就是說,現在我們享有的各種各樣重要得像生命線一樣的網上服務,那時候才剛剛起步。

Skype倒是有了,一個立陶宛的創業者在2003年發明的。但在2005年,它仍然不過是一種網絡電話而已,可以用來開電話會議。 Skype直到2006年才添加了視頻電話會議功能。

那時候你如果真想跟對方視頻電話,需要高端昂貴的設備。現在我們與朋友和家人可以隨時通過各種渠道視頻對話。

我們還發現了Zoom和Bluejeans等視頻平台。上個星期,Zoom這個人們向來只用於辦公聯繫的應用程序,在蘋果應用程序店裡的銷量居然大幅飆升至第二,在排行榜上僅次於抖音。

遠程上班

如今96%的英國家庭都安裝了寬帶,平均的下載速度達到每秒54兆。這讓數以百萬計的辦公室工作人員可以在家里遠程上班。

Image caption

中國社交媒體抖音在全世界有5億用戶,其中大部分是青少年

20年前就預測的遠程上班現象,如今終於成為現實,而使之成為現實的唯一原因就是我們有足夠多的人既有網絡又有數碼工具高效地完成了工作。

我從自家的閣樓上可以與美國的科技公司老闆們面對面採訪,也可以跟一群同事們討論各種新聞。

面對疫情採取的封城措施的確對經濟造成巨大的破壞,要不是有網絡和數碼工具,破壞將會更加慘重,令人難以想像。

2005年,很多超市的網上購物系統就已經開始運營,不過只佔銷售額的3%。

而現在網上銷售佔總銷量的兩成,最近我們更看到了超市送貨車隊和司機們在我們如今的生活方式中多麼必不可少。

15年前,還沒有云端運算為各家企業快速擴展提供更多便利。那時,網店如果面對像最近這樣的突然飆升的顧客需求,肯定會更加難以應對。

教育技術

2005年已經有了很多關於教育技術的討論,但是絕大部分都集中在如何改進學校自身的信息技術系統,而不是引進遠程學習,因為那時很多孩子還沒有電腦,家裡也沒有寬帶上網。

我們現在擔心衛生部門得不到所需要的技術,但是設想一下在2005年人們會如何拿處方,如何查證新冠病毒的症狀呢?家庭全科醫生那時候還沒有上網,英國的國民醫療保健系統(NHS)的熱線電話也還沒有問世,也就是說,要拿處方或檢查症狀很可能要在電話上等待幾個小時。

至於娛樂,2005年平板電視還剛剛開發在市場上推出,高清電視尚在研發當中,而且電視還沒有與互聯網相連接。也就是說,還沒有流媒體服務,學生們在家上體育課不可能,家長們也不可能在家裡參加瑜伽課。

他們可能會翻出一盤教授健身課程的磁帶塞進錄像機裡。

肺炎疫情封城隔離期間,為鄰居小區服務的應用程序證明了自己存在的寶貴價值,為街道社區組織起來幫助困境中的老弱病殘者提供了便利。在我住的這條街上,在許許多多的街上,好心的左鄰右舍們把傳單遞進千家萬戶,讓人們知道有需要時可以找他們幫忙。這樣的社區精神並不依賴最新的科技。

最近幾年,人們關心智能手機和社交媒體對我們生活方式的影響,我們得到告誡說,網上的朋友不是真朋友,什麼也比不了面對面的交流,整天對著屏幕對身體有害,等等。

但是這次疫情危機過後,我們再看這些科技工具時或許會有一種新的欣賞。只要運用得當,所有的科技平台、工具和產品都可有極致的用途,甚至可以拯救生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