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美國在這場新冠危機中的對與錯 – BBC News 中文


Nurse in Washington state圖片版權
European photopress agency

距美國確診首例新冠病毒患者已過去兩個多月。期間,疫情已蔓延到全美各地,超過20萬人感染,近4000人死亡。

美國現在是這場全球大流行病的“震中”,報告病例數超過病毒最初爆發地中國,以及受影響最嚴重的歐洲國家意大利。

儘管公共衛生官員稱,美國爆發疫情的高峰還需要幾週、甚至幾個月的時間才能到來,但美國應對措施的缺陷及優勢,已經很明顯。

讓我們來看看其中的一些。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錯誤之處

醫療資源供應短缺

口罩、手套、防護服和呼吸機。美國全國各地的醫生和醫院,尤其在疫情最嚴重的地區,都在爭搶必要的物品,以幫助受病毒感染的患者並保護專業醫療人員。

由於缺乏足夠供應,醫護人員不得不重新使用現有的衛生服,或自己製作臨時用品。由於呼吸器的短缺,州政府官員擔心他們將很快被迫進行醫療分級,臨時決定誰能得到維持生命的救助,誰不能。

紐約州州長安德魯·庫莫(Andrew Cuomo)週二抱怨說,各州和聯邦政府都在爭奪設備,導致每個人都需要支付更多費用。

“這就像在eBay上和其他50個州一起競拍一台呼吸機,”他說。

在美國疫情最嚴重的紐約,一些冷藏設施被臨時用作停屍房。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在美國疫情最嚴重的紐約,一些冷藏設施被臨時用作停屍房。

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衛生政策和管理學教授杰弗裡·列維(Jeffrey Levi)說,情況本不必如此。美國政府未能充分維持必要的物資儲備以應對這樣一場流行病。當如今危機屬性變得明顯時,行動又太遲緩。

“我們浪費了好幾個星期的時間來提高個人防護設備的生產能力,並且從來沒有充分利用政府權力來確保生產進行,”列維說。

遲到的檢測

列維教授說,如韓國和新加坡等國採取的措施一樣,儘早加大檢測力度是控制新冠病毒爆發的關鍵。美國政府未能做到這一點,是導致後續並發症層出不窮的關鍵失敗因素。

“所有的大流行應對措施都依賴於對形勢的認知——知道正在發生什麼,以及在哪裡發生,”列維說。

沒有這些信息,公共衛生官員基本上在盲目行動,不知道下一個病毒爆發點在哪兒。全面檢測意味著可以識別和隔離受感染的病人,從而減少需要全州實行就地避難令的需求。這種命令已凍結了美國經濟,導致數百萬工人失業。

Stockpile of testing kits in S Korea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韓國面對疫情,採用了大規模檢測的方法,這被認為非常有效。

利維說,這次失敗的責任完全在於特朗普政府。特朗普政府無視早在十多年前布什(George W Bush)擔任總統時便制定的應對流感大流行的計劃,也沒有為公共衛生部門配備足夠的工作人員。

“這屆政府的領導人卻真的不相信政府,”利維說。 “這的確阻礙了他們對聯邦政府在這樣一個時刻必須作出利用資源的反應的意願。”

數據,尤其是檢測數據,證實了這一點。今年2月,美國政府只向少數幾個美國實驗室發送了初步檢測結果,這存在缺陷。

到3月中旬,當局承諾到月底至少進行500萬次檢測。然而,3月30日對總數的獨立分析表明,目前只進行了100萬次。這雖然比其他任何國家都要多,但美國人口有3.29億。

更重要的是,由於在最初檢測不足後進行了大量的補充檢測,分析結果的實驗室已經不堪重負,導致被檢測個人需要推遲一周或更久時間才能得知自己是否感染病毒。

被“打臉”的信息和政治口角

在周二下午的新聞發布會上,特朗普對國人坦誠了一個嚴峻的前景。

“我希望每個美國人都為未來的艱難日子做好準備,”他說。

他的公共衛生顧問緊隨其後,繪製了圖表,預測即使在目前的緩解措施下,至少仍將有10萬美國人死於該病毒。

特朗普總統(左)和福奇都承認目前情況嚴峻。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總統(左)和福奇(右)都承認目前情況嚴峻。

特朗普的言論與一周前的說法形成了鮮明對比。此前他表示,希望美國能夠在4月中旬的複活節假期前重啟商業活動。

今年1月和2月,隨著疫情爆發重創中國製造業,並開始在意大利造成巨大損失,特朗普一再淡化其對美國的威脅。在最初幾起美國病例出現後,特朗普和其他政府官員表示,局勢已經得到控制,並將在夏天“像奇蹟一樣”消散。

利維教授說,高層不持續的信息是一個真正的問題。 “流行病預防處於一個不斷變化的環境,有時你的信息確實會發生變化。然而,在這種情況下,你也會收到一些反复的信息,這些信息不一定反映了科學的變化或實地發生的事情,而是反映了政治上的考慮。”

特朗普還與一些民主黨州長不和,他在推特上批評紐約州州長庫莫,並貶損密歇根州的格雷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他說,州領導需要“感謝”聯邦政府。

保持社交距離的失敗

佛羅里達的海灘上擠滿了放春假的大學生、紐約居民擠滿了地鐵車廂、路易斯安那州的一所教堂繼續接待數千人,儘管牧師托尼·斯佩爾因違反限制集會規模的命令而被刑事傳訊。

“我們認為,這種病毒有著政治動機,”斯佩爾對當地一家電視台說。 “我們珍視我們的宗教權利,不管別人說什麼,我們都要集會。”

在全美各地,有無數的例子表明,美國人沒有聽從公共衛生專業人士的呼籲,避免密切的社會接觸。有時,他們受到地方和州政府官員的慫恿,後者不願意下令關閉企業,讓公民就地避難。

肺炎疫情:美國在這場新冠危機中的對與錯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無懼疫情,美國大學生春假繼續開派對

“如果我得了新冠病毒,那就得了吧,”一位佛羅里達的海灘遊客在3月中旬對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說。 “在一天結束時,我不會讓它阻止我參加聚會。”

即使是出於善意採取的措施也可能產生不利後果。例如,紐約地鐵等公共交通服務的縮減,可能導致火車和公共汽車更加擁擠。將學生送回家與家人團聚的大學可能是導致病毒傳播的另一個原因,因為受感染的人會被送回尚未完全封鎖的城市、社區和家庭。

特朗普禁止歐洲旅客進入美國的命令也缺乏明確性,例如,最初似乎既適用於美國公民也適用於外國公民。這導致機場人滿為患,未經過篩查的被感染乘客可以很容易地將疾病傳染給其他人。

像這樣的決定可能會產生可怕的後果,不利於控制疾病在全國蔓延的努力——這相當於向已經肆虐的大火投擲汽油。


banner_top2

Banner


成功之處

經濟刺激巨​​人

上週,美國國會通過了一項2萬億美元的新冠肺炎救濟法案,其中包括向許多美國人直接支付現金、擴大失業救助,向各州、醫療設施和其它公共服務提供援助、向受打擊最嚴重的行業提供支持,以及向中小企業發放貸款。如果這些企業避免裁員,就可以免除這些貸款。

這是一項規模龐大的、破紀錄的立法,是由國會中民主黨和共和黨領導人及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 Mnuchin)和其副手們談判的結果。

肺炎疫情:美國在這場新冠危機中的對與錯 - BBC News 中文 2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失業中的美國青年:淚水、恐懼與不安

“這應該被視為一項生存法案,而不是一項刺激法案,”哥倫比亞大學的格拉茨(Michael Graetz)說。他是《狼在門口:經濟不安全威脅及如何應對》(The Wolf at the Door: The Menace of Economic Insecurity and How to Fight It)一書的作者。

“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喜歡或希望更好的東西,沒有人會完全感到滿意,但我認為從開始來看,這應該是一個相當高的分數,”他說道。

格拉茨說,立法者面臨的部分挑戰是,目前美國工人現行的失業保險制度已經嚴重過時,這是一套由政府運營的拼湊項目,其福利和資格要求各異,不適合現代經濟。國會試圖在新冠病毒的立法中解決這一問題,確保自由職業者和零工經濟工作者得到保障,並暫時補充現有的福利。

A trader wipes his brow on the NYSE floor圖片版權
AFP

“對很多人來說,這太少了,但這是唯一可行的解​​決方案,”他表示。 “國會在啟動這一進程時,在社會保障或安全網的堅實體系方面表現得非常薄弱,它可以在此基礎上推進。”

特朗普和民主黨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已經討論了另一項援助法案,可能包括基礎設施投資和額外的醫療福利,這表明最近兩黨之間的合作只是一個開始。

研發能力

如果新冠疫情暴露了美國醫療體系中的一些缺陷,例如高昂的成本、全民醫保的缺乏和無法承受衝擊的供應鍊等,但它也可能最終凸顯美國在藥物研發和基礎設施的實力。

製藥商和醫學研究人員正急於了解更多關於這種病毒的信息,試圖制定新的策略來戰勝這一流行病。

一家公司開發了一種新的快速檢測方式,它幾乎可以立即識別攜帶病毒的人,從而結束了目前的檢測積壓,並允許公共衛生官員快速識別新的疫情熱點,做出隔離決定。

US works on developing a vaccine圖片版權
AFP

“疫苗和治療進展的長期前景更加令人鼓舞,”列維說。 “科學正在解決這些。”

他補充說,正在研究治療和治愈方法的製藥公司從政府得到保證,他們的產品將有市場,他們的投資也將得到充分補償。他說,問題是,今天所做的努力需要幾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才會有結果。

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預計,至少需要一年時間才能獲得廣泛的疫苗。目前公共衛生政策的目標是在那一天到來之前,限制病毒對人類造成的傷害。

各州的領導

事實證明,將廣泛權力下放給各州的美國聯邦政府體制既是福也是禍。在好的時候,它允許地方領導人單獨試驗各種公共政策解決方案,測試可以在全國范圍內採用的最佳做法。

然而,在致命的大流行病的情況下,步調不同的應對措施可能是不夠的,並導致一些可避免的死亡和經濟混亂。

“每個州長都在自己做決定,”列維說。 “有些人作出了正確的決定,有些人則沒有。”

Statue of Liberty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美國海軍醫院船駛過自由女神像。

他指出,加州州長加文·紐森(Gavin Newsom)和華盛頓州州長傑伊·英斯利(Jay Inslee)等人採取了早期措施,關閉學校並發布避難所令,導致病毒在人群中的傳播速度放緩。

俄亥俄州州長邁克·德溫(Mike DeWine)早期果斷的舉動也得到了許多方面的讚揚,當時一些人認為這些舉動過於激烈。

衛生官員說,美國大部分都市本會受到與紐約一樣嚴重的打擊。但他們說,這可能最終不會成為現實。

一些州正努力避免遭受紐約的命運,但是列維警告說,他們的努力可能會受到其他地方做得不夠的拖累。

“我們在美國遇到的問題是,”他說,“由於投資公共衛生的意願不同,各州的應對能力差別很大。”

“我們的保護取決於最弱的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