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美國夫婦的“秘密同性戀色情王國”


Barry and Karen behind the counter at Circus of Books
©Rachel Mason

卡倫(Karen)和巴里·梅森夫婦(Barry Mason)的工作顯然不在他們的職業規劃裡,他們甚至都不能公開談論自己是做什麼的。多年來,這對夫妻經營著洛杉磯最著名的同性戀色情商店,並在美國各地發行成人用品。

表面上看,他們是一個受人尊敬的家庭。卡倫曾是芝加哥和辛辛那提著名報社的記者。巴里曾是電影特效工程師,他參與過的電影包括《星際迷航》和《 2001太空漫遊》的製作。他們在一個猶太社區的單身之夜活動上相識,三個孩子會去安息日活動,做禱告,在學校學習刻苦。

在1970年代中期,巴里曾是發明家。他發明了一個腎臟透析機的安全裝置。但當時要買他發明的公司提出他無法負擔的保險要求,致項目突然下馬。整個家庭因此陷入財務困境迫。

Barry at work on Star Trek
巴里為《星際迷航》做電影特效。 ©Rachel Mason

那時卡倫在《洛杉磯時報》(LA Times)上看到了一則招聘廣告,一份發行色情月刊雜誌《好色客》(Hustler)和色情大亨拉里·弗林特(Larry Flynt)生產的其他商品的工作。梅森夫婦從此踏入色情行業。

他們的確是做生意的料。最初幾週,卡倫和巴里付出的努力很少但收到5000份訂單,​他們​開車到整個洛杉磯地區送貨上門。儘管《好色客》是異性戀色情雜誌,但弗林特不久也接手一些倒閉的同性戀色情出版物,這些出版物也成為梅森夫婦業務的一部分。

數年後,當洛杉磯最著名的同性戀色情書店 ——位於西好萊塢的“書圈”(Book Circus)書店老闆遭遇財務危機,梅森夫婦恰好有能力買下了它。 1982年,卡倫和巴里將其改名為“書的圈子”(Circus of Books),它不只是一家色情商店,還是洛杉磯同性戀社區的據點和聚會場所。

他們給三個孩子:麥卡(Micah),瑞秋(Rachel)和喬什(Josh)嚴格指示: 來到店裡的時候,不得觀看或觸摸任何產品。也不得向訴朋友說出店舖的名字。

Micah
©Rachel Mason

卡倫說:“我們壓根兒不希望他們知道我們做什麼。我們不談家裡的生意。我們有一家書店,這就是我們要人們知道的。”

但這些措施並未完全奏效。長子麥卡偶然發現卡倫汽車後備箱裡的色情錄像帶。

實際上,瑞秋14歲仍不知色情為何物時從朋友處了解到了家裡的秘密。她很震驚。

父親巴里很悠閒自在,但母親則非常虔誠和有道德感。瑞秋將父母視為普通的小生意人,有個家庭作坊。

瑞秋說:“但於我而言,父母和那些有反文化行為的人截然不同。”

Barry, Karen. Josh, Rachel and Micah
©Rachel Mason

喬什補充說:“我們還算是個正常的家庭”,“我們努力成為外人眼裡的完美家庭”。

在卡倫和巴里的管理下,書店獲得商業成功,不久後他們在該市的銀湖(Silverlake)地區開設第二家分店。他們還開始製作同志色情影片,並由傑夫·斯特里克(Jeff Stryker)主演(後來他被稱為“色情片的卡里·格蘭特”)。與此同時,他們繼續自己的色情消費品發行業務,但這幾乎引致災難性後果。

裡根總統已明確表示反對色情,並稱其為“一種污染”。他命總檢察長埃德溫·梅斯(Edwin Meese)調查該行業,並於1986年發表了2,000頁的《梅斯報告》。與此同時也引入新的起訴策略,這使梅森一家的業務面臨壓力。

此後一段時間內,為了安全起見,分銷商只在熟人間兜售。但有一天,一名職員犯了一個錯誤。一位客戶打電話訂購了三部電影,並要求寄送到“喬的視頻商店”。員工把信息輸入商店的數據庫並把貨寄出。

實際上,該名客戶是聯邦調查局。

商店被搜查的時候,像極了好萊塢的方式。調查人員荷槍實彈衝入店裡,梅森夫婦被控在美國非法運輸淫穢材料。

The raid on Circus of Books
©Rachel Mason

孩子們當時並不知情。巴里面臨五年監禁和重罰。商店似乎也得關門了。

不過梅森一家的律師沒放棄。他辯稱他們受《第一修正案》保護。該修正案保證言論自由,並強調這種嚴厲的懲罰會對家庭造成嚴重影響。

最終巴里認罪後被釋放,不必進監獄,商店保持營業。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在艾滋病時代,卡倫和巴里是模範雇主。巴里會拜訪那些生病或臨終關懷醫院艾滋病患者。

患艾滋病的僱員不該工作,不然會失去醫療保險。但卡倫讓身體情況好一些的員工偷偷地來上班,多掙點兒錢。

她說:“我讓他們上班並付給他們現金,這樣雖然違法,但讓他們保持尊嚴,因為我一直覺得工作很重要。”

Circus of Books shop front, West Hollywood
卡倫和巴里在書店門口 。 ©Rachel Mason

許多僱員沒有家人關懷,但死後,卡倫和巴里會收到他們家人詢問。

儘管他們長期參與洛杉磯的同性戀社區,但在梅森家中從未談起過性相關的話題。

不過私底下,長女瑞秋過上了同志的生活,並在父母不知情時偷偷溜出去。

她說:“我去過同性戀俱樂部,我有未成年身份證,所以我可以去看變裝秀,對此我感到非常興奮。”

儘管她從未正式出櫃,但瑞秋一直都很有藝術範兒和叛逆,因此當她帶一個女孩參加高中畢業舞會時也就不足為奇了。

Rachel Mason
瑞秋 ©Rachel Mason

但聰穎的小兒子喬什,背負著母親的所有期望,卻因自己內心的秘密而掙扎。

喬什說:“我繼承了媽媽追求完美的雄心,我想變得完美。”

在要返回大學的一天一晚,感覺壓力山大: “我剛開始在便利貼上寫上‘我是同性戀’。桌上散落著筆和紙。”

此前因為擔心會被趕出去,他已做好離家的準備。他說:“我訂好了機票。因為這種情況不是不可能。”

卡倫的回應是,他們將永遠在一起。

  • 台灣通過亞洲首部同性婚姻專法
  • 台灣同志的軍旅生活:“我是同性戀,也是軍人”
Josh at the time of his Bar Mitzvah
©Rachel Mason

“我說,'你確定嗎?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一定是上帝在懲罰我!'”卡倫說, “就我而言,同志沒有什麼不好的,就是做好有個同性戀兒子的準備!”

卡倫後來意識到自己的反應傷害了喬什,但她也發現很難與兒子談他的性取向,因此她決定,自己需要幫助控制自己的情緒。

她說:“我需要學習如何做同性戀者的父母。”

“我加入了一個名為PFLAG(同性戀者的父母和朋友)的組織。我必須接受它,並承認父母對孩子的期望,更多的是父母的期望而不是孩子的。當涉及到我兒子時,我意識到,我對同性戀者的一些想法需要改變。”

後來,巴里和卡倫成了PFLAG的大使:幫其他人了解孩子的性別和性別差異。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大約在本世紀初,互聯網廣泛普及,作為一家提供顧客社交和特種圖書服務的社區類書店,Circus of Books開始走下坡路。兩家分店分別在2016年和今年2月關門。

The Silverlake Circus of Books shop
銀湖分店。 ©Rachel Mason

“當那家店關門時,人們的反應令人難以置信。人們走進來,然後淚流滿面。我的意思是,人們從前門走進來,我們只在哭泣,”瑞秋說。

許多老顧客和前僱員感到悲哀, 這個曾經唯一一個讓他們感到安全的場所,也是洛杉磯同性戀史的一部分就這麼消失了。

但卡倫說,作為一名老闆,日漸蕭條業務讓她無法提供給員工像過去一樣的福利。

她說:“我盡我所能確保他們或是上學深造,被納入教育計劃,或者至少能找一份兼職做。”

“關門對我來講,還過得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