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舌頭受到 甜味的刺激


當舌頭受到 甜味的刺激

2021-01-09 手機鳳凰網

當舌頭受到甜味的刺激——語出美國醫學博士F·巴特曼所著《水是最好的藥》第八章「超重」第116頁——奧運的口味也相當刺激舌頭,也會激發人體各個器官的聯動;但被刺激後,你最好別胡言亂語。

對吃喝相當講究的日本人,顯然沒有調整好奧運大賽前的伙食標準和熱量的儲備;所以他們的奧運金牌和獎牌數都遠遠低於期望值,離韓國差得很遠,離中國差得更遠,可以扣上「大和病夫」的帽子了。

所以,日本人,特別是日本奧運選手,抱怨倫敦奧運會的村子裡的伙食太差,影響了他們摘金奪銀拿銅。

這肯定是強詞奪理,也是日本奧運代表團領導的一種託詞,不然怎好意思向大和父老鄉親交待。日本奧運代表團因此是不是後悔了,沒有像劉翔一樣吃特供的牛排,沒有像李永波一樣把「御用大廚」帶在身邊在奧運村外搭小竈。

還是日本人自己沒弄好,把那些熱量高的東西加到壽司和料理里不就齊了;人家韓國的小伙子吃泡麵都能在跳馬上一飛沖天,莫非那泡麵一如高麗參須的堅挺和大蒜湯汁的刺激,外加高科技的包裝,越吃越有勁。

到目前,我們還沒有聽到中國奧運選手對奧運村餐廳提供的伙食的評價。我想,一個是中國選手對洋快餐早就適應了,而且排毒能力相當強;一個是奧運餐廳提供的中式飯菜比較合口味,用不著在價格不菲的倫敦華人餐廳訂餐;特別是中國選手在飲食方面的抗干擾力世界一流,因爲國內食品安全方面的漏洞,早就讓他們的舌頭上的味蕾退化許多,胃腸的消化水平也是首屈一指,不然他們怎麼會膀大腰圓生龍活虎百折不撓。

孫楊現在成了「金二代」。他要是在國內訓練也會如此生猛,這伙食肯定老講究了;遺憾的是,孫楊是在澳大利亞練就的浪裏白條,他的恩師也是澳大利亞老頭,他的運動營養配餐與我們吃的東西一點不搭界;更遺憾的是,孫楊在澳洲生活和訓練的食譜是「機密」,其他中國選手和他們的中國教練難窺其中奧祕,眼饞嘴饞卻夠不著。

不過,有一點可以確認,澳大利亞老百姓吃的東西,大多是天然的綠色的無害的。

好在我們的舌頭在遇到甜味時還有感覺,好在我們感覺到甜味時心裡也挺舒坦,好在我們心裡舒坦時感覺小日子還有點奔頭,好在我們的舌尖沒有在倫敦奧運的大餐上味同嚼蠟。

徐霄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