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往昔,“神五”首航十八年;今出征,“神十三”續新篇


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6日0時23分,搭載神舟十三號載人飛船的長征二號F遙十三運載火箭,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按照預定時間精準點火發射,約582秒後,神舟十三號載人飛船與火箭成功分離,進入預定軌道,順利將翟志剛、王亞平、葉光富三名航天員送入太空,飛行乘組狀態良好,發射取得圓滿成功。

2003年10月15日,5時20分,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問天閣。

航天員楊利偉,在鮮花和掌聲的簇擁之下,坐上前往發射場的專車。


“神舟五號”航天員楊利偉(中)出征,左為備份航天員聶海勝,右為備份航天員翟志剛

(圖片來源:朱九通拍攝)

3小時40分鐘後的上午9時整,他搭乘“神舟五號”載人飛船,在長征二號F遙五運載火箭的託舉下前往太空,10分鐘後進入了預定軌道。

他成為了第一位進入太空的中國航天員。

從這一刻開始,地外空間出現了來自中國本土的訪客,儘管“神舟五號”的飛行時間只有20小時,但太空的大門已經被我們叩開,幾千年的飛天夢想已然實現。


航天員楊利偉在太空拍攝的影像

(圖片來源: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網)

18年回首 中國載人航天蓬勃葳蕤

隨後,我們在“神舟五號”的基礎上開展了大量的飛行任務,每一個任務,我們都取得了里程碑式的進展:

“神舟六號”實現了“多人多天”的飛行,航天員活動範圍擴大至軌道艙;


“神舟六號”乘組在訓練中

(圖片來源: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網)

“神舟七號”實現了“太空行走”,中國人也漫步於廣闊的宇宙空間中;


“神舟七號”航天員翟志剛出艙揮舞國旗

(圖片來源:中國廣播網)

“神舟八號”與“天宮一號”首次實現了交會對接,開啟了“空間實驗室元年”;

“神舟九號”首次帶人進駐“天宮一號”,劉洋作為我國首位女宇航員進入太空,中國人的太空駐留時間首次大於一週;


“神舟九號”與“天宮一號”對接

(圖片來源: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網)

“神舟十號”乘員組“二探天宮”,首次實現了乘員輪崗,“天宮一號”內也播發了來自太空的第一堂課;


“神舟十號”航天員王亞平太空授課

(圖片來源:見水印)

延伸閱讀  Wing在澳大利亞測試從購物中心屋頂上起飛的無人機送貨服務

“神舟十一號”乘組在“天宮二號”內實現了一個月的中期駐留,實現了在軌生存時長的“斷層”式增長;


“神舟十一號”航天員 (圖片來源:央視新聞截圖)

“神舟十二號”更是帶著三名乘員在我國的空間站內實現了三個月的在軌生存,大於過去我國所有載人駐留時長之和,兩次太空行走無論是時長,還是活動範圍,還是工作量都遠遠超過“神舟七號”,我國的“空間站”時代已然到來。


“天和”核心艙模擬圖(圖片來源:星智科創)

這一切都是在18年內實現的。

我國的載人航天事業從呱呱墜地的嬰兒,已然成長為朝氣蓬勃的青年。

今天,是2021年10月16日。

剛剛,你十八歲了。

同樣在問天閣,同樣歡呼的人群,同樣的出征儀式,同樣的火箭和飛船,但一切又是那麼地不同。

楊利偉已經成為我國載人航天工程副總設計師,這次是他目送著航天員們的出征。而當年目送楊利偉出征的翟志剛,作為“神舟十三號”任務的乘組之一,二度造訪太空。當年一同目送楊利偉出征的聶海勝,一個月前剛剛完成“神舟十二號”的任務,平安迴歸了祖國大地。

歷史和現實在此時此刻交匯。


“神舟十三號”航天員見面會

(圖片來源:中國航天科技集團)

夜幕降臨,“神舟十三號”乘組翟志剛、王亞平、葉光富懷著人們的祝福和期盼,踏上了前往太空的旅程,我們再度見面,就是來年的春天。

神十三 新挑戰!

國際空間站中,宇航員一般在軌駐留6-9個月,對於國際空間站的宇航員而言,這是一件“比較平常”的事情,但對於我們來說,“神舟十三號”乘組6個月的太空生存仍將會是一個新的挑戰。

“神舟十二號”乘組經歷了三個月的在軌飛行,返回地面後已稍顯疲態,太空生存半年,又會給我們丟擲一系列待解答的問題:

太空的特殊環境對人的生理影響

該如何最大限度避免?

男/女航天員生理差異

在長期的太空飛行過程中是否會放大?

“天和”核心艙內的環控生保系統

在這半年的工作是否仍然穩定?

在密閉的航天器內生存半年,乘組的心理

延伸閱讀  一加6000mAh新機本月釋出,16G+512G確定4599,劉作虎不簡單

將會產生何種變化,如何進行心理調控?

太空微重力環境下的材料

又將會產生什麼新的現象?

……

這些問題都是我們在面向未來的載人飛行任務中,避無可避,需要正面回答的。

除了科學領域面向未知的探索之外,作為普通群眾的我們,也將見證一系列歷史瞬間。

“天舟三號”攜帶了一件全新的艙外航天服,這件航天服顯然是為女性航天員設計的。這就意味著,王亞平將代表我國的女性航天員,首次開展出艙活動。


“神舟十三號”乘員王亞平

(圖片來源:中國航天科技集團)

隨著未來我國載人航天事業的發展,女性航天員們也將繼續與男性同行們精誠合作,共同建設這代表中國的“天宮”。

同時,六個月的太空生涯,也將令參與了“神舟十號”和“神舟十三號”任務的王亞平,以195天的時長成為我國在軌駐留時間最長的航天員,而這個記錄將保持至少半年的時間,留待“神舟十四號”或之後任務的乘組打破。

更重要的是,“神舟十三號”乘組將完成我國空間站的關鍵技術驗證任務,他們將在太空中,利用遙操作技術,開展艙轉位的輔助工作。

而他們需要操作的物件,就是仍然與“天和”核心艙前向對介面對接的“天舟二號”貨運飛船。航天員們將在太空中操作小機械臂,將“天舟二號”貨運飛船從前向對介面卸下,轉移至橫向停泊口對接。

而這樣的遙操作實驗,正是為了明年的“問天”、“夢天”兩個實驗艙與核心艙的對接打下技術和實踐基礎——屆時,“神舟十四號”乘組將開展同樣的操作,將兩個實驗艙對接到“天和”核心艙的停泊口,最終完成空間站的建造工作。

位於“天和”核心艙的機械臂讓人印象深刻,兩次出艙行走中,航天員劉伯明、聶海勝分別利用機械臂抵達了出艙操作位點。靈活的機械臂為航天員抵達空間站的任何一處提供了可能,而實驗艙也帶有機械臂,如果將這幾條機械臂組合起來,那麼航天員的活動範圍將在十幾米長機械臂的幫助下進一步擴大,空間站的每一寸都將盡收眼底。


“天和”核心艙靈活的機械臂(圖片來源:宇宙速度科普協會《成功出艙!你看到他腳下的機械臂了嗎?》)

當然,機械臂之間的連線需要轉接裝置。“神舟十三號”的一次出艙行走任務將會完成該裝置的安裝,便於兩個機械臂的對接。此外,位於“天和”核心艙外部的剩餘兩個全景攝像機也將在出艙任務中被抬升。

屆時,“天和”核心艙的四個全景相機將全部獲得更好的視野。或許,我們已經可以期待“太空慢直播”的上線了。


(圖片來源: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網,航天員聶海勝攝製)

空間站建設 拉開帷幕!


(圖片來源:新華社)

“神舟十三號”乘組在太空的半年,將是我國空間站正式執行的“模擬考試”,待他們成功返回後,我們將對航天員狀況、艙段條件、任務完成情況進行一系列評估,這些評估通過之後,我們將拉開空間站建造的大幕。

明年,文昌航天發射場將迎來密集的發射——

兩枚“長征五號B”運載火箭將先後發射,帶著“問天”、“夢天”核心艙與空間站對接;

兩枚“長征七號”將先後發射,帶著“天舟四號”、“天舟五號”貨運飛船與空間站對接,帶著航天員的補給物資,支援他們在太空生存。

延伸閱讀  微信安卓版 8.0.16 更新:可進行個性化廣告管理、個人資訊瀏覽與匯出等

明年,酒泉衛星發射中心也將迎來兩次發射——

兩枚“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將先後發射“神舟十四號”和“神舟十五號”載人飛船,新的乘組將接棒“神舟十三號”,讓空間站正式邁入有人長期值守階段。

隨著空間站建設腳步的不斷推進,越來越多的科學實驗將在近地軌道得到開展,而我們對於空間環境與其效應的認識也將越來越清晰。

探索浩瀚宇宙是全人類的共同夢想,太空探索永無止境。未來,我們的空間站將繼續作為大型太空實驗室,服務於全人類。

夜深了,祖國西北的一聲轟鳴,“神舟十三號”已然啟程。相約明年,相約東風,我們迎接英雄凱旋。

來源:科學大院

編輯:有衡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