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消失的人種竟然是地球上最早的藝術家?


這個消失的人種竟然是地球上最早的藝術家?

2021-01-09 強哥大歷史

科學家們說,6.5萬多年前,一個尼安德特人用紅赭石,在一處洞穴的牆壁上劃出了一根根線條,由此成爲了地球上已知最早的藝術家。

這一發現推翻了一個曾被普遍接受的觀點,即現代人類是唯一會通過藝術作品進行自我表達的物種。

研究人員說,在相隔幾百公里的洞穴中,尼安德特人在洞壁上塗抹、畫畫和繪色,創造出一幅幅藝術作品,而現代人類在幾萬年之後,才來到這裡。

上述發現被一名專家稱爲「人類進化研究領域的一大突破」,它大幅重寫了人類歷史,表明尼安德特人的行爲與現代人類相差無幾。

La Pasiega洞壁上的繪畫,包括一個由紅色水平線和垂直線構成的梯子形狀

以前,尼安德特人進行藝術創作的證據還比較薄弱,且存在激烈爭論,通常是因爲藝術作品的年份不夠古老,無法排除是現代人類所爲的可能性。但這些最新的發現(在西班牙各地洞壁上發現的手形圖案和幾何形狀)明確了作品年份,提出了迄今爲止最有力的證據。

「我認爲,我們找到了確鑿的證據。」英國南安普頓大學考古學教授阿里斯泰爾·派克(Alistair Pike)說,「當我們最初知道那些藝術作品的創作年代時,我們都驚呆了。」

現代人類在大約4萬年前離開非洲,開始前往歐洲時,尼安德特人早已在這片大陸上繁衍生存。尼安德特人在歐洲留下的骨骼化石、工具和飾品,可以追溯至12萬多年前。

在近日發表於《科學》雜誌的一項研究中,英國和德國研究人員領導的一支國際團隊,對西班牙三個洞穴中生長在古代壁畫之上的方解石殼進行了年代測定。由於這些石殼是在壁畫創作之後形成的,因此通過測定石殼的年代,可以得知壁畫的「最低年齡」。

對所有三個洞穴的測定結果顯示,這些壁畫至少比現代人類的到來早了2萬年。在西班牙畢爾巴鄂市附近的La Pasiega洞穴中,一幅引人注目的梯形壁畫至少可追溯至6.48萬年前。「梯級」之間還有模糊的動物畫像,但可能是智人在多年後發現這些洞穴時,添加上去的。

La Pasiega洞穴中的紅色梯子圖案。年代測定顯示,它至少可追溯至6.4萬年前,但尚不清楚那些動物和其他符號是否是後來畫上去的。

在西班牙西部的Maltravieso洞穴中,一個手形圖案至少擁有6.67萬年的歷史。(其創作過程可能是先將一隻手按在洞壁上,然後從口中噴出顏料。)在馬拉加附近的Ardales洞穴中,形似帘子的石筍和鐘乳石似乎被塗成了紅色,可追溯至6.55萬年前。誰也說不準創作者究竟想表達什麼意思。「我們不知道它的含義。」馬克斯·普朗克進化人類學研究所的德克·霍夫曼(Dirk Hoffmann)說。

還有其他問題也沒有找到答案。「證明世界上最早的藝術家是尼安德特人,而不是我們現代人類,這非常有意義。」英國杜倫大學舊石器時代考古學教授保羅·佩蒂特(Paul Pettit)說,「但最重要的問題仍然沒有得到解答。如果不是宗教儀式,尼安德特人到底在黑暗危險的洞穴中幹什麼?這意味著什麼?」

在發表於《科學進展》的第二篇論文中,霍夫曼等人寫到,在西班牙東南部Aviones海蝕洞穴中發現的上過色的裝飾貝殼,是尼安德特人在11.5萬年前製作的,表明尼安德特人擁有漫長的藝術傳統。

以往,藝術作品和象徵性思維通常被視爲現代人類在認知能力上具有優勢的證據,也是現代人類區別於其他物種的例證之一。相比之下,自從19世紀尼安德特人的第一批骨骼化石在德國杜塞道夫附近的尼安德河谷出土以來,這個種羣就受到了鄙夷。雖然德國生物學家恩斯特·海克爾(Ernst Haeckel)未能說服其他科學家將尼安德特人命名爲「蠢人」,但尼安德特人仍然被視爲缺乏道德思想,也不具備有神論思想,他們只是行走笨拙的類猿人。

「我認爲,這將結束對尼安德特人的爭論。」參與這項研究的巴塞隆納大學研究人員喬奧·茲爾霍(Joo Zilho)說,「他們是人類家庭的一員,是我們的祖先,他們在認知能力上並無不同,論智力也不遜色。他們是一個消失的人種,僅此而已。」

但一些科學家對這項研究持懷疑態度。「尼安德特人也許是創作了某種形式的岩石藝術,但我認爲這項研究並沒有充分證明這一點。」澳大利亞格里菲斯大學的考古學家亞當·布魯姆(Adam Brumm)說。他認爲,科學家用來斷代的方解石殼可能不是覆蓋在壁畫上面,這意味著,他們測出的年代只是洞壁岩石的年代,而不是藝術作品本身的年代。他還懷疑,Ardales洞穴中的簾狀岩石可能是天然著色,而不是人爲所致。

在Aviones洞穴中發現的一些穿孔貝殼可追溯至11.5萬至12萬年前

直布羅陀博物館館長克里夫·芬利森(Clive Finlayson)發現了尼安德特人製作的一幅岩石雕刻,並找到了他們可能用金雕和其他猛禽的爪子來裝飾自身的證據。他對這項研究持歡迎態度,但也指出,不能排除這些藝術作品出自其他創作者之手的可能性,比如神祕的丹尼索瓦人或者某個未知的人種。「我們必須保持開放的思維。還可能會有哪些人?」他說。

其他人則對研究結果更爲樂觀。荷蘭萊頓大學舊石器時代考古學教授威爾·羅布洛克斯(Wil Roebroeks)說,這項研究「是人類進化研究領域的一大突破」。

「尼安德特人至少在6.5萬年前就創作出了洞穴藝術,這一觀點無疑令人激動和驚訝,甚至可能讓一些人難以接受。」羅布洛克斯說,「那些認爲尼安德特人在行爲水平上不如現代人類的人,我真想聽聽他們會怎麼說。面對現實吧,尼安德特人會創作『洞穴藝術』。」他說。

研究團隊的下一步工作,是對法國和其他國家的洞穴壁畫進行年代測定和研究,以便弄清楚尼安德特人的藝術創作是否是一種普遍現象。「這或許有助於我們更好地理解壁畫的含義。」考古學教授派克說。如果尼安德特人是世界上最早的藝術家,我們不禁要問,假如他們沒有滅絕,他們現在會達到多高的成就?派克說,「如果再給尼安德特人四萬年時間,他們可能已經登上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