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琴高娃的坎坷人生:爲了拍戲落下殘疾,三婚兩離,70歲靠輪椅出行


斯琴高娃的坎坷人生:爲了拍戲落下殘疾,三婚兩離,70歲靠輪椅出行

2021-01-09 騰訊網

佟大爲曾在採訪節目中談到孩子將來的職業,他說決不允許孩子走自己的路:

干演員這一行,夏天穿棉襖、冬天穿單衣、飯無定時、起得比雞早、幹得比牛多……

然而,佟大爲認爲的苦,陳道明卻不認同。

他非常反感現在的一些演員,動不動就把拍戲中受的苦,變成一種功勞掛在嘴邊。

相較之下,陳道明更欣賞老一輩演員吃苦敬業的精神,尤其是斯琴高娃。

這位讓他最敬佩的老戲癡,如今70歲高齡還活躍在舞台上,成爲演藝圈的一棵常青樹。

斯琴高娃是金雞和百花的雙料影后,創造了許多經典的銀幕形象。

她是獲得金像獎的第一位內地女演員,而她主演的《香魂女》更獲得國際電影金熊獎。

然而,這無數個光彩熠熠的輝煌背後,卻是屢受重創的傷痕累累——這位老戲骨用一生的痛成就了演藝事業。

在各種活動場合,斯琴高娃都要帶把黑色的傘,那就是她的「拐杖」;而日常出行,她已經需要輪椅了。

她的傷,從何而來?

這些傷都是她在拍戲的時候,從馬上摔下來的。

斯琴高娃是蒙古人,騎馬技術卻不咋樣,但她又特別要強,從不需要替身。

第一次是拍騎馬戲時,她騎了一匹參加過比賽的烈馬,從馬上摔了下來,傷到了頸椎,造成輕微的腦震盪。

第二次是拍86版的《成吉思汗》時,導演喊早了信號,讓她分散了注意力,在找機位的時候,被馬甩下,傷了頭臉部。

最嚴重的一次,是她拍《駝峯上的愛》時,摔傷腿部神經,影響了行走能力。

一般人摔了第一次,第二次就心有餘悸,要求替身上了,可斯琴高娃爲了呈現全畫幅的鏡頭,硬是一次次衝上去。

雖然都不是致命的傷,但卻因爲拍戲耽誤了治療時機,最終成爲頑固的舊疾,斯琴高娃說自己早已是殘疾人。

拍《黨員二愣媽》時,斯琴高娃要每天過河,那時內蒙古九月的河水冰冷入骨,可她一入戲就忘了自己是個拄拐杖的人,光腳一下水,立馬忘了所有的痛。

編劇李檣說她,「你要什麼,她就給什麼,絕對無條件服從人物。」

比起現在的「特效」,老一輩演員真的在拿生命拍戲。

身上的痛可以忍,內心的痛卻總讓人無法忍受。

斯琴高娃經歷過兩段不幸的婚姻。

13歲時,高娃跳蠱碗舞上了電視台的文藝表演,恰好被內蒙古歌舞團看中。

於是,她開始加入歌舞團,除了跳舞演戲,還兼任報幕。

打著照顧的名義,25歲的導演孫天相對16歲的高娃下手了,等她剛滿18歲,兩人就結婚了,第二年生下女兒孫丹。

婚後的孫天相露出了本來面目,他性格暴躁,稍加不順就對高娃拳腳相加。

爲了女兒隱忍的高娃,4年後再生下兒子孫鐵,她以爲日子可以安穩幸福。

可只要看過《不要和陌生人說話》,就知道像安嘉和那樣的男人有多可怕。

爲了兩個孩子,高娃忍了8年,最後忍無可忍,她選擇了離婚。

但她只能帶走女兒,對於捨棄的兒子,成爲了她一生的痛。

斯琴高娃把這些痛,帶到了藝術上,只要是悲劇,她立馬入戲。

本以爲逃離圍城的高娃,不會再輕易進入。

誰也沒想到,她會在不久後就和演員敖醒晨閃婚。

敖醒晨在她身心疲憊時關懷備至,讓她又對婚姻充滿了期待。

本以爲有共同語言,兩人會相互扶持,高娃卻忘了——感情不是努力了就會有回報的。

結婚後的女人,很難平衡生活和事業,在事業上春風得意的高娃,又一次在婚姻上栽了跟頭。

1978年,《歸心似箭》的副導演張維佳到內蒙挑選演員,他看上了有演戲功底和生活體驗的斯琴高娃,找她出演玉貞一角。

高娃看了劇本,非常喜歡,這是她看過最好的劇本,也是她遇見的最好角色。

可是,此時的高娃已經有了四個月的身孕,爲了熱愛的藝術,她犧牲掉這個尚未來到人世的孩子。

多年後,提及此事,她並未後悔,而是非常坦然:「這是我的選擇。」

拍完《歸心似箭》,28歲的斯琴高娃正式出道進入演藝圈。

然而,敖醒晨不願意支持高娃的事業,他只想過普通人的生活,不想要一個爲戲不顧一切的妻子。

要事業不要孩子已經爲兩人的婚姻埋下地雷,高娃又爲了拍《駱駝祥子》自毀形象,很快,他們離婚了,高娃再次陷入痛苦之中。

總有一些痛,是我們無法改變的,但它會成爲未來夢想的動力。

沒有痛苦,何來喜悅。

斯琴高娃憑藉《歸心似箭》的人氣,得到了電影《駱駝祥子》虎妞的角色。

爲了拍虎妞,高娃反覆熟讀老舍的原著,把劇本倒背如流,最後沉浸在這個角色中不能自拔。

小說中的虎妞一出場,就是虎背熊腰、一口獠牙,看似一座「大黑塔」。

爲了貼近人物,高娃去牙科醫院做了假牙,還把自己曬得黝黑,更特意增肥十幾斤。

在拍虎妞醉酒引誘祥子的那場戲中,酒量不大的她一連喝了8杯白酒,導致酒精中毒被送去醫院。

原文中的虎妞只喝酒不抽菸,然而剛拍完美麗賢惠的玉貞,她怎麼也找不准虎妞潑辣粗俗的感覺。

直到她抽了一支煙,馬上變得豪放不節制,一下抓住了虎妞內心的渴望和潑辣。

也是從那時起,高娃學會了抽菸,到老也沒戒掉。

正是斯琴高娃拍戲的這股狠勁,讓她和陳沖、劉曉慶、張瑜、潘虹齊名,成爲80年代的「銀屏五朵金花」。

虎妞讓斯琴高娃成爲了金雞、百花雙料影后,屬於她的「黃金時代」到了。

女演員的黃金時代很短,50歲後就只能演婆婆媽媽了。

但斯琴高娃憑著過硬的演技,依然挑戰著不同的角色。

她演過詼諧的「後現代姨媽」、小人物「二楞媽」和悲情的「香二嫂」,最後還成了「慈禧專業戶」,演過不下10次慈禧。

謝晉導演說,斯琴高娃是中國唯一能演到老的女演員。

斯琴高娃說:「活到老,拍到老,只要還有需要我的角色,只要導演不嫌棄我殘疾的身體,我依然可以奮不顧身。」

2001年,郭寶昌自編自導了一部自己家族史的傳奇劇《大宅門》。

寫白文氏二奶奶時,郭寶昌是爲自己妻子柳格格寫的,自然把角色留給妻子。

但投資方接手後,推薦了斯琴高娃出演二奶奶。

郭寶昌聽了一口回絕:「不行!她那麼胖。」

這時高娃已經51歲了,剛拍完《日落紫禁城》的慈禧,聽了這話,還沒選定角色,她就開始了減肥,一個月內瘦下16斤。

能爲虎妞增肥十幾斤,自然就能爲白文氏減肥十幾斤。

斯琴高娃的狠勁在圈內是出了名的,加上她的敬業和專業,最終讓郭寶昌折服。

同樣被折服的還有演對手戲的陳寶國,他感嘆斯琴高娃是劇組的定海神針,演完了自己的戲份還幫著其他人入戲,全然不顧自己的傷痛。

這樣一位受人敬重的老戲骨,其實是將人生所有的苦痛,轉化爲傳奇人生的養料,最後開出美麗的花。

斯琴高娃演了很多慈母的形象,可現實中她卻不是一個好母親。

離婚後的她一人帶著女兒,爲了拍戲,經常早出晚歸,把孩子寄託給親朋好友。

放下工作養不起你,拿起工作卻陪不了你,這是多少媽媽不能平衡的痛。

但女兒至少在身邊,兒子卻被孫天相剝奪了與母親相見的權利。

孫鐵4歲起失去母愛,16歲因爲父親入獄而輟學,他獨自去深圳闖蕩過、開過餐館、當過司機、做過醫藥代表——360行,他幹了一半。

爲此,孫鐵恨過高娃,但他內心依然渴望母愛,他的夢想是成爲像媽媽那樣的演員。

2001年,因爲高娃再次摔傷入院,在孫丹的周旋下,孫鐵與母親冰釋前嫌。

爲了圓兒子的表演夢,高娃帶著孫鐵進了自己的劇組,讓他在電視劇《絕對權力》和《國家公訴》中客串小角色。

在母親的幫助和指點下,孫鐵的演技獲得好評,相繼出演了電視劇《人蟲》、《青花》和《東歸英雄傳》中的重要角色。

但斯琴高娃從不在朋友和媒體前談孫鐵,路是他自己的,是苦是甜全靠個人體會。

她說:「拍戲和生活是分不開的,人生中的痛苦,其實是一種養分,源源不斷給了我演戲的靈感。」

最近,斯琴高娃出現在於正新劇《那江煙花那江雨》中,人們關注她又老又殘還拍戲的背後原因。

這位老戲骨依然拄著拐杖去蹭商業劇,爲了啥?

還能有啥?

爲了錢唄!

三婚嫁人改了國籍,卻在國內賺錢去納別國的稅。

果真這樣嗎?

斯琴高娃的第三任丈夫,是瑞士華裔著名音樂家陳亮聲。

經歷了兩次失敗的婚姻後,高娃已經準備獨自帶著女兒度過餘生,將所有精力放在拍戲上。

可陳亮聲經人介紹,從月曆上認識斯琴高娃後,便對她產生了極大興趣。

這個獲獎無數的影后,爲何被人詬病爲菸鬼、酒鬼?

陳亮聲是個藝術大師,他知道想要了解一個人就不能先入爲主。

當他站在斯琴高娃面前,這個比自己小18歲的女人卻非常自卑:「我離過婚,還是半身殘疾。」

陳亮聲明白了,這個女人太需要愛了,從她5歲失去父親後,就沒有好好被愛過。

生命中,你將會遇到一個彩虹般絢爛的人,當你遇到這個人後,其他都是浮雲。

於是,他們成爲了扶持30多年的半路夫妻,活成了大部分人羨慕的神仙眷侶。

雖然嫁去了瑞士,可斯琴高娃堅持留在國內拍戲,她和丈夫長期分居兩地,每天保持通話,一年見面兩次。

陳亮聲是懂高娃的,在她心裡,戲比天大,如同自己,離開音樂就會覺得活著沒有意義。

在丈夫的支持下,斯琴高娃一直活躍在銀屏上,當年的「五朵金花」,如今只剩下了她。

除了幫兒子圓夢的私心,對藝術的追求才是斯琴高娃一生拍戲的動力,唯有拍戲,才能讓她忘記身心所有的痛。

爲什麼現在的演員都「嬌生慣養」?吃不了拍戲的苦?

危險有替身、台詞有配音、演技不夠、顏值來湊,除了「衣食父母」的盲目寵溺,還有演員自身的定位不夠。

據說楊冪曾因爲感冒拒絕拍下水的戲,後來導演又哄又騙才拍完。

前不久因爲擔心影響形象,拒絕拍《三十而立》裡面顧佳的佟麗婭,被粉絲推上了熱搜。

比起斯琴高娃前輩,不知道楊冪和佟麗婭會不會自慚形穢。

陳道明說得好,你就是幹這個的,你拿的就是這份錢,你得有一個正確的職業感。

像斯琴高娃、陳寶國這些老戲骨,他們當初拍戲是奔著爲藝術獻身去的。

他們塑造無數個光彩熠熠的角色背後,是屢受重創的傷痕累累,才換來如今的功成名就。

在撒貝寧主持的《開講吧》上,唱《吉祥三寶》的小女孩英格瑪,面對即將進入的娛樂圈充滿困惑。

這個圈子太多紛擾,不少人衝著名利而去,最後無功而返。

斯琴高娃告訴英格瑪,面對娛樂圈要有簡單的初心,更要有恆心,才能走得更遠。

演員真正的「位置」不在生活的「八卦」中,而是在爲角色服務的一個個「人物」中。

大浪淘沙,演藝圈的舞台上,最終留下來的是那些真正爲藝術獻身的「演技派」、「戲骨」和「戲癡」。

藝人只有真正明白了「表演者」所具有的意義和承擔的責任,才會迎來真正的「高光時刻」。

。 結束 。

【文| 野百合】

【編輯| 知愚姑娘】

【排版 | 小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