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迷幻劑導師”教人以迷幻藥來規劃職業生涯


服用“微劑量迷幻藥”正成為一種潮流。服用者吸入微量迷幻藥以提高自己的創新能力和工作表現。
服用“微劑量迷幻藥”正成為一種潮流。服用者吸入微量迷幻藥以提高自己的創新能力和工作表現。 ©Colleen Hagerty

保羅‧奧斯汀(Pau Austin )和馬特‧吉萊斯派(Matt Gillespie)在一條紅杉樹蔽蔭的森林中想找到往回走的小路。

他們在森林迷路之時,一切看來都很好,還有大約一個小時太陽才會落山,加州奧克蘭的12月天氣也異常的溫暖宜人。

此外,這兩位29歲的年輕人精神也很高昂。奧斯丁是一位教人如何服用迷幻藥的導師。他滿懷信心,相信自己能幫助客戶吉萊斯派在這一天的遠足有所進步。吉萊斯派在泥濘的路上往前邁了一步,手掌輕輕略過身邊的一棵樹,似乎對意外的迷路並不擔心。

他問奧斯汀,“你迷過多少次路?”很難說吉萊斯派是真的被他周圍的紅杉樹迷住了,或者是他幾小時前服用的迷幻藥還在起作用。

“這真的幫助我了解到自己的潛力”

迷幻藥在過去十年東山再起,重新流行起來。這些能改變人的心智的致幻物質,包括裸蓋菇素(或稱迷幻蘑菇)和LSD(一種半人工的強烈致幻劑),以讓人產生幻覺而聞名。而更為眾所周知的是20世紀60年代反主流文化的嬉皮士曾吸食迷幻藥成風。

但如今,迷幻藥已成了美國矽谷看重高科技痴迷成功之文化的重要成分。矽谷人對這些迷幻藥感興趣與其說是為了消遣,不如說是為了優化完善自己的職業,具體而言之,是他們相信迷幻藥可助服用者提升職業能力。

吉萊斯派對此觀點是支持的,而且身體力行已有多年。他把自己事業上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歸功於他和他最好的朋友一起時首次服用的迷幻藥LSD,那時兩人還是美國俄亥俄州的青少年。

吉萊斯派說,“吸食後精神狀態為之一變,我才更明白到我對世界是無知的。我們意識到自己是井底之蛙,意識到我們還需要長大成人。迷幻藥以一種奇怪的方式,既讓人感到謙卑,又讓人感到解放。這真的幫助我了解到自己的潛力。”

在服用迷幻藥之前,他認為自己的未來已經註定:他將進入當地的一所大學,在家鄉辛辛那提找到一份工作。但是在體驗了迷幻藥的功效後,他決定改讀工業設計學位。他後來在德國和瑞士工作,然後回到美國,在一家太陽能初創企業工作。

如今,吉萊斯派年近30,正處於草創事業的艱苦時期,不由自主地再一次求助於迷幻劑。在他早期職業生涯的大部分時間裡,他都避免接觸迷幻藥,之後他開始對微劑量服用產生了興趣,這即是說,靠服用低劑量的迷幻藥以提高自己的創意、工作效能和整體的幸福感。

儘管幾乎沒有科學數據證實上述說法,但過去幾年使用迷幻藥可提高個人能力和職業表現的說法已越來越流行。

這在矽谷尤其如此,矽谷人長期以來一直信奉這一理念。邁克爾•波倫(Michael Pollan)在其探討迷幻藥的著作《致幻劑如何改變你的心智》中,回顧了迷幻藥在上世紀50年代興起的歷史,當時工程人員以LSD產生的迷幻效果來誘發新的概念,比如電腦芯片。甚至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這樣的科技巨頭也曾涉足迷幻藥。據報導,喬布斯甚至曾經貶低另一位科技巨頭比爾·蓋茨,說他“缺乏想像力”,並指出如果他服用了LSD,他的眼界會更開闊。事實上,比爾·蓋茨曾暗示自己服用過LSD。

迷幻之旅引領而行

對吉萊斯派來說,很難找到使用迷幻藥的有效之法。他說自己早期的服用是“胡亂嘗試”,自己很難決定要服用多少劑量,以及如何最好地利用他迷幻狀態的心智。

他解釋說,“在我的生活中找到正確的平衡和位置需要一點助力,所以我求助於保羅(奧斯汀)。”

和吉萊斯派一樣,奧斯汀首次服用迷幻劑是他十幾,近二十歲的時候,服用的是裸蓋菇素。其後在這一年,他又服食LSD,“可能有20次”。自此,迷幻藥就成了他個人生活的一部分,甚至把輔導他人如何使用迷幻藥作為自己的正當職業。

  • 為醫學界一大爭議劃句號:新研究指抗抑鬱藥有效
  • 精神與心理疾病治療:“迷幻藥”或許大有作為
  • 大麻:你需要了解的爭議和真相
  • 心情沮喪鬱悶?可能是腸道細菌鬧的
  • 既減肥又健康 碳水化合物這樣吃才對
稱為迷幻蘑菇的裸蓋菇素被美國藥物食品管理局認定為“突破性藥物”,因此可對其療效作醫學臨床研究。
稱為迷幻蘑菇的裸蓋菇素被美國藥物食品管理局認定為“突破性藥物”,因此可對其療效作醫學臨床研究。 ©Getty Images

奧斯汀在網上建立了一個稱之為“第三波浪潮”的迷幻藥教育在線社區,提供迷幻藥輔導課程,幫助人們以一種安全、有意義的方式將迷幻劑融入他們的生活。他去年搬到奧克蘭以來,已經開發了一份固定客戶名單,“幾乎都是創業者或企業家”,幫助他們設定目標和意圖,以引導他們的迷幻之旅,而輔導通常專注於客戶的職業路向。

奧斯丁說,“我覺得客戶來找我往往是為了深入探討這些更深層次的問題,比如’我們為什麼要做我們正在做的事情?為什麼我們所做的工作對我們很重要?’我認為迷幻藥在這個過程中比任何東西都更能幫助人們。”

迷幻藥微劑量徒步之行

吉萊斯派來上這天的輔導課時,已經服用了微量的裸蓋菇素。由於致幻劑在美國是非法的,奧斯汀不會提供給他的病人,但他指出,2019年早些時候迷幻藥在奧克蘭合法化後,已很容易獲得。

離開舊金山的摩天大樓,開一短程路之後,兩人進入華金·米勒國家公(Joaquin Miller Park)高聳的紅杉森林,然後隨便選了一條林道,開始“迷幻藥微劑量徒步之行”。奧斯汀進入輔導模式,要求吉萊斯派陳述他當天的目的。

表面看來,對話的大部分內容似乎與人們從典型的職業諮詢課程中期待的內容非常相似。但奧斯汀認為,使用迷幻藥可幫助客戶認清自己的職業生涯目標,因而使諮詢課程更加有效。

他說:“這更容易認識到某些特定事情。迷幻藥只是讓我們多了一些靈活柔韌,幫助我們變得更加誠實和心胸開放。”

這不只是奧斯汀個人的直覺。在倫敦帝國理工學院最近的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掃描了服用LSD的病人的大腦,發現這種致幻劑確實會改變服用者與周遭世界的關係。

首席研究員羅賓·卡哈特-哈里斯博士(Dr Robin Carhart-Harris) 將服用後的心智描述為一個更為“一體化”的大腦,意思是指,通常是彼此較分割獨立運作的神經網絡開始以較協調綜合的方式運作。他說,這與服藥者的“自我消解”現像有關。所謂自我消解是一種在他們自體內部以及與周遭環境重新建立聯繫的感覺。

像卡哈特-哈里斯這樣的研究開始為迷幻藥的潛在醫療用途帶來新的曙光。幾十年前,迷幻藥被列為非法藥物,在美國被列為沒有藥用價值的附表1藥物。

今天,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在發現兩種致幻劑裸蓋菇素和搖頭丸(MDMA)有治療精神疾病患者的巨大藥效後,將其認定為“突破性藥物”,允許對這兩種致幻劑進行臨床醫學研究。其他早期的研究關注了迷幻藥在治療成癮甚至緩解頭痛方面的有效作用。

紐約大學邁耶斯護理學院的藥物使用研究員、助理教授卡羅琳·托爾森(Caroline Dorsen) 一直致力於研究如何使用迷幻藥治愈童年創傷及改善身心健康。她觀察到,要使迷幻劑治療卓有成效,一個重要因素是,需要一個導師類的人物幫助患者度過治療期,不論此人物是醫生、輔導者,還是精神導師。

一些服用微量迷幻劑的企業家或許是在仿效其偶像喬布斯,因為都知喬布斯有服用迷幻藥的經歷。
一些服用微量迷幻劑的企業家或許是在仿效其偶像喬布斯,因為都知喬布斯有服用迷幻藥的經歷。 ©Colleen Hagerty

托爾森說,“在迷幻藥治療體驗期間,有一個訓練有素、準備充分的引導人非常重要,可以確保患者身體和情感的安全,因為處於迷幻狀態的病人情緒會劇烈波動,可以從幸福感跌落到悲傷、不安或恐懼。在迷幻感覺消失之後,導師的主要作用是幫助參與者理解迷幻體驗,並將他們在迷幻精神狀態中學到的東西融入他們的日常生活。”

托爾森說,她聽過很多人在迷幻藥治療期間經歷“頓悟”的故事,從而導致職業生涯的改變。但是她又警告說,使用者不能強迫這些頓悟的意識離開致幻劑。她說:“在我的研究中,參與者經常解釋說,他們在服用迷幻藥時對自己的體驗幾乎沒有控制力。迷幻劑會給你所需的體驗。”

揭示最佳的前行道路

吉萊斯派說,自從他與奧斯汀合作以來,他為自己的諮詢工作設定了更公平的價格,並在啟動業務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

吉萊斯派說:“保羅讓我獲益良多,助我克服了很多限制我自身價值和能力的想法。”

他之前曾嘗試參與一些“互助問責小組”。所謂互助問責小組是一群人互相分享自己的人生目標並隨時相互匯報進展,以起到相互督促的作用。但吉萊斯派覺得這種問責小組經驗並沒有那麼有效。他相信,與奧斯汀合作“更深入”他的內在,因為導師奧斯汀促使他更加內省和誠實地面對自己的“為什麼”,以及他工作和個人生活真正的驅動力是什麼。

與奧斯汀合作並不便宜。他必須簽至少三個月的培訓合同,每月付費1000至2000美元(765至1530英鎊)。但吉萊斯派深信,繼續與奧斯汀合作和服用迷幻劑,將為他找出最佳的人生道路。

因為對迷幻劑深信不疑,幾天后,他計劃第一次參加飲用死藤水(ayahuasca)的儀式。死藤水是南美洲原住民一種有強效迷幻作用的茶,引用後會引發強烈的幻覺,而且還經常引發身體的不適感。吉萊斯派對有幸參與感到很興奮,次日後半段的大部分時間他都在和奧斯丁討論這個問題。最後,在兩人討論不休的時候,終於找到了回到他們停車的那條路。

請訪問 BBC Worklife 閱讀 英文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