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武漢肺炎:“我不得不離開在中國的家人” – BBC News 中文


防疫海報圖片版權
AFP/Getty Images

隨著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持續發酵,各國政府紛紛發出勸告,建議其公民撤離中國。

與此同時, 那些正在中國探親的海外華人也面臨艱難的選擇。

珍妮(化名)就遇上了這種事。她在英國工作和生活, 春節回中國探親看望父母。

本來是闔家團圓,享受天倫之樂之際,卻遭遇新型冠狀病毒肆虐,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全球進入公共衛生緊急狀態。

面對這種形勢,珍妮非常為難,是趕緊返回英國,把年邁的父母留在中國,還是自己暫時留下?

眼看著回英國的航班吃緊,許多航班被取消,珍妮心裡焦慮緊張,五味雜陳。

最終,珍妮回到了英國。但在去留之間,她又是經歷了怎樣的煎熬和不安呢?以下是珍妮的故事。

病毒擴散

剛回到中國的家時,一切都感覺很美好和正常。超市商品琳瑯滿目,到處都是購物的人群。大家都忙著為農曆新年準備年貨。

周圍也沒有什麼人戴口罩。

我和家里人一起包餃子、炸藕盒、蒸包子,炒香辣牛肉等,準備過年。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武漢肺炎感染症狀包括發燒、咳嗽

但隨著武漢肺炎疫情不斷蔓延,人們開始越來越感到緊張。

我給北京的一個朋友發短信,問她情況怎麼樣,因為她去年剛生了小寶寶。

“我發燒了,”她說。 “醫院現在還不能做測試,所以我自己在家隔離,”她告訴我。

朋友的老公每天把食品放在她的臥室外,避免接觸傳染。

朋友說她非常擔心,我也覺得憂心忡忡。

我試圖安慰她,但無論我說什麼其實也無濟於事。

搶購口罩

當我們家鄉出現確診病例後,我們都開始呆在家裡,只有必要時才出門。家裡的電死新聞頻道從早開到晚,時時跟踪最新疫情。

圖片版權
WeChat

Image caption

網上出現各種各樣搞笑的圖片和視頻

為了哄父母開心,我給他們看微博上各種各樣搞笑的圖片和視頻。人們開始把水果、蔬菜、胸罩以及衛生巾等改造成自製口罩。

就連快遞小哥也不想與人接觸。有一天,我接到快遞小哥的電話說,他感冒了,就不上樓了。他告訴我,把我在網上訂購的貨物放到我家社區的保險箱,把密碼發給我讓我自取。他說希望我能理解。

“我們又有了50個口罩!”我驕傲地向父親展示著剛收到的口罩。

專家說,病毒攜帶者接觸過的表面也可能被感染,因此,我特別注意洗手。

兩週前,我在買口罩時爸爸還在笑話我,說我有點神經質。現在,他已經不這樣想了。

Image caption

買到了50個口罩

這樣在家里呆著很無聊, 微博上的網友開始在網上分享遊戲,其中,就有與致命病毒鬥智斗勇的遊戲。

雖然,我手機上也下載了這個遊戲,但我根本不想看它。

與此同時, 大家都在關注重災區武漢兩座醫院的建設進展,網上還有直播。

這兩所醫院,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在一個星期左右就迅速建成。

人們還給建築工地上的推土機和卡車起了各種各樣的綽號。

其中,人們把一個水泥攪拌機稱作宋徽宗,以取其諧音。

航班被取消

在我預定返程航班的兩天前,我早上5點半就醒了。

我醒來第一件事就是看一下最新疫情。當時,中國確診的病毒感染病例已經有一萬五千例。

許多航空公司已經取消往返中國的航班。我的航班也被取消了。

我意識到我有可能會滯留在中國,回不去了。

我給英國公司的經理髮了信息,告訴他我面臨的困難。同時,開始做長期打算。

但仍有一些航班可以飛英國,所以我也沒有藉口不回去。

於是, 我重新定了新的航班,每隔5分鐘就檢查一下航班是否被取消。

我私下里暗自希望航班能被取消, 這樣我就可以留下來陪父母了。

我一再讓父母保證絕不出門。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當局加強查驗體溫

我還在網上給我媽買了很多書法紙,幫他們續約網上直播遊戲,甚至考慮為他們買一個可以折疊的跑步機。

我是家裡的獨生女。每年回中國探親返程前都會抹眼淚。因為,畢竟我和父母遠隔重洋,相距6000英里。但這次,更是不同。

“別出門”

我臨行前的早晨,爸爸起來做早餐,是他最拿手的炒飯。

他囑咐我,如果在機場餓了就吃點方便麵。不要在餐館吃東西。爸爸給我盛了一大碗炒飯。

圖片版權
Reuters

早晨7點我們出發,先到當地的小機場乘飛機到成都,然後,再從成都飛英國。

機場裡旅客不多,很容易測試體溫。

走到安檢大門前,我才意識到父母只能送我到此為止。

我叮囑他們好好照顧自己。我會每天給他們打電話。最後告訴他們,千萬別出門。

隔著玻璃門跟他們揮手道別,我留下了眼淚。

每年春節,我祖父母都會嘮叨同樣的話,說我好狠心,把父母留在中國,一個人在國外等等。

從前,我不會在意他們說這種話。因為,我總覺得趁著我父母還沒有年邁體衰,我應該盡量好好利用這段時間。

但現在,疫情如此嚴重,我已經不再肯定自己的選擇是對的。我非常擔心父母。

在飛機起飛前,我給媽媽打電話,她聽上去好像剛哭過。

飛往成都的飛機上座無虛席, 每個人都戴著口罩,空姐還帶著一次性手套。

方便麵

在成都機場轉機時,工作人員穿著保護服噴灑消毒液。

一些父母在訓斥那些不好好戴口罩的孩子。大家都不容易,尤其是孩子,長時間戴口罩,肯定不舒服。

在過安檢和邊檢前,每人都要填寫健康申報表。

在登機前還有點時間,我一個人在免稅店閒逛。我想給倫敦的朋友買點茶葉。

我注意到售貨員戴著兩層口罩。

在付錢時,我忍不住告訴她,電視上說同時戴兩個口罩不好,因為它會讓你呼吸更用力,反而更危險。

“我知道,”她說。 “但我裡面的是一次性口罩,外面的是N95口罩。我不想勤換和浪費我的N95口罩,因為很不好買,”她解釋說。

雖然,我還有時間好好吃一頓午餐,但想想我爸的話,還是乾脆吃方便麵算了。對面的餐廳裡也是空無一人。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自己動手改裝製作口罩

我們必須要先乘機場的擺渡車才能登機。車上人非常多,但儘管這樣,大家仍然試圖避開與他人有任何身體接觸。

站在我旁邊的女孩鑰匙鏈上還帶著一小瓶消毒洗手液。

我登機後,第一件事就是給我的座位和電視屏幕消毒。

隔離

飛機終於降落了。我給媽媽發了短信,當時已經是中國時間的半夜,但她立即就回復了。

英國的氣氛與中國完全不同, 雖然也有海報警告新冠狀病毒疫情,但機場的工作人員沒有一個戴口罩。

在過海關時,我摘下了口罩,把我的簽證和護照遞給移民官員。

“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你覺得我應該戴口罩嘛?”移民官問我。

“絕對應該戴,”我說。

我還告訴他,不但他應該戴,還應該告訴機場的管理人員,他們應該對此更警覺。

我回到公寓後要自我隔離兩個星期。

上床前,我拿出我爸給我的一些新年裝飾。本來我想把這些裝飾貼在自己的公寓門外,但一想,如果這樣做可能會嚇著同樓住的鄰居。

“也許明年吧,”我自言自語地說。

我隨手把它們貼在自己房間的牆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