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古裝小生:明明不帥,為什麼惹人愛?


最近有網友的段子把我笑到了,“翩翩公子蘇沉魚,平平無奇古天樂”……


蘇沉魚是一部古偶劇的四大男主之一,其他三位也“各有千秋”

這已經是近期第N個被網友嘲是“古偶醜男”的角色了,甚至有一個熱搜說有劇方怕被網友罵,趕在開拍前臨時換下了已定好的男主。

但是,這批“新生代”之所以令觀眾感到反感,真的只是顏值問題嗎?

有一說一,TVB許多古裝小生,也並不太能躋身於帥哥行列,但貌不驚人的他們卻還是能迷倒萬千少女和師奶。

TVB原來真有這麼多“平平無奇”的古裝小生

因為最近“古偶醜男”扎堆出現的緣故,古天樂在TVB裡的高顏值古裝神圖一次又一次地被網友拿出來“洗眼睛”,看完平平無奇古天樂,大家都表示極度舒適。


這個是《圓月彎刀》裡的古天樂,也很帥

但是,白古也是TVB古裝劇男主的顏值巔峰了,TVB大部分古裝劇,用的都不是帥男主,甚至還有很多古裝小生是真·平平無奇。

關詠荷1996年主演的電視劇《河東獅吼》,男主角陳季常由廖偉雄飾演。

雖樣貌平平,廖偉雄偏偏能演出陳季常作為京城紈絝子弟的風流和不羈,以及婚後時常被“河東獅吼”的小男人姿態。


陳小春貌不驚人,年紀輕輕時就已經被說像小老頭,韋小寶在原著裡是個少年的設定,而陳小春當時已經三十多歲,要演韋小寶這個“小頑童”,一開始他也是沒信心的。

但熟讀了原著之後,陳小春對韋小寶這個角色有了自己的理解,最後演出來的大齡韋小寶不失市井氣息,機靈時很機靈,任性耍寶時的表現也不油膩。


而他和七個老婆之間不同的相處,更是完美詮釋了何為“在女人堆裡吃得香”,觀眾自然覺得陳小春就是韋小寶“本寶”,即便有梁朝偉版“珠玉在前”,春哥版韋小寶也不輸。

而長達52集卻仍在當年收穫超高收視的《金裝四大才子》,幾乎集齊了當時的當紅小生花旦。“四大才子”的飾演者都算不上是“白面書生”類的古裝美男,但都有自己的特色。

張家輝飾演的唐伯虎風流和愛玩,他幾乎樣樣精通,卻又不願被束縛。


歐陽震華版的祝枝山,劇裡號稱“洞裡赤煉蛇”,熱衷探尋生錢之道和貪小便宜。

他講義氣但也是利己主義,歐陽震華把這種矛盾的性格拿捏得很準,他自帶的“喜劇光環”更是疊buff的存在。


林家棟飾演的文徵明,憨厚忠實,一本正經,滿口仁義道德,之乎者也,和陳鬆伶飾演的古靈精怪的娉婷公主搭檔,CP感強到讓人上頭。


身材尚且還槓槓的魏駿傑,靠著眼神就能展現出劇裡周文賓的野心勃勃和有仇必報。


這樣的四大才子,觀眾是買賬的。

另一部經典古裝,《狀王宋世傑》的男主角張達明,在當年也是憑藉著自己獨特的喜劇風格,在娛樂圈佔有一席之地。

他所飾演的宋世傑,作為古代的“律師”,在公堂上妙語連珠,時常爆出“金句”,每每都能成功翻案。


而公堂之外,他也有小市民的一面,怕老婆,最開始也會為了名利埋沒良知,替有罪者洗脫罪名,兩方面結合,這個角色也就變得立體起來。

同樣能靠演技“整容”的,還有陳豪。

他演的曹丕,古裝造型完全說不上好看,相比起來和古裝適配度100%的馬浚偉,簡直是劇裡的白月光。

但是陳豪還是憑演技、氣場和一種微妙的,“醜帥醜帥”的氛圍感成功“入屋”,拿下當年“我最喜愛的飛躍進步男藝員”獎。

延伸閱讀  山寨版謝霆鋒:因模仿太像,跟沈騰拍電影,逆襲後開公司身家千萬

到《金枝欲孽》裡,陳豪的古裝造型相比時裝造型也不夠“型格”,另外三位男主角,都算不上帥哥那一掛,但偏偏惹得後宮諸位嬪妃佳麗費盡心思,卻愛而不得。

而和三位醜帥醜帥的男主搭戲的,都是個頂個的大美女,卻不會有人說他們配不上。

他們的蘇感從何而來?

問題來了,為什麼醜帥醜帥的TVB小生也自帶蘇感?

一是因為“角色濾鏡”,TVB很多劇情,都會營造一種讓角色變合理、接地氣的“氛圍感”。

TVB的收視福將,歐陽胖胖就是這樣的存在。

無需精緻的相貌加持,正經起來,他在現代可以是《法證先鋒》裡“明察秋毫”的Tim Sir,而在古代,他也可以是《洗冤錄》中心思甚密、樂觀重義的宋慈。


宋慈提出拿豬來分析屍體的變化

舉手投足間,各種重視細節的眼神和動作安排,都讓觀眾願意相信歐陽震華此時就是一個“專業人士”。

既然是“專業人士”,那就沒必要有那麼高的外貌要求,這套日常生活中的“人之常情”在劇裡同樣適用。

演喜劇時,歐陽震華更是信手拈來,媒體稱歐陽震華“站在那兒就讓人想笑”。

《金玉滿堂》裡,他是可愛的胖廚子戴東官,還有一條“皇帝舌”,擅長品嚐美食滋味。

在品嚐無數道麻婆豆腐時,每嘗一口,戴東官不一樣的表情都能讓觀眾get到他的意思,比如這個一定是沒味道的,這個一定超級辣……感染力十足。


所謂的角色“蘇”感,就在於角色所帶來的濾鏡。

但支撐“角色濾鏡”的,還有演員精湛的演技,和他們對演藝事業最質樸的信仰,這才是TVB小生“蘇感”的重要來源。

像《金枝欲孽》中的太醫孫白颺,深諳後宮之道,卻在大多數時候選擇明哲保身,不巴結得寵得勢者,也不輕視落難無助者。

他為人處世淡泊,而林保怡在出演時那平靜的臉色,就和這份淡泊的氣質很適配。


真正能讓他掀起波瀾,是在不知不覺間愛上了玉瑩之後。賢惠懂事的妻子、聰慧漂亮的紅顏知己,孫白颺都不稀罕,偏偏就是喜歡皇帝的女人,情不知所起,卻一往情深。


情節設定也是環環相扣,孫白颺有“戀母情結”,劇裡也時常會講述他對母親的思念,所以玉瑩首先打動他的,就是其對母親的孝心。


最終和玉瑩一同葬身火海也是很讓人心碎

要知道這部劇可是“零劇本”開拍的,邊拍邊寫是常態,這種狀況下要想劇情沒有bug,會難上加難,但這些演員們做到了“吃透劇本”,演出來的角色自然不違和。

類似的還有同劇的陳豪,他演出身市井的孔武,是個“鋼鐵直男”。

他心儀宮女安茜,劇裡很長一段時間裡,他的眼裡都只有安茜,光是看著陳豪的眼神,觀眾就可以相信他那份真摯的情感。

所以你看他得到安茜的迴應後笑得像個200斤的孩子,自然很容易跟著開心,會覺得倆人的情愫很甜,顏值什麼的在這裡也並不重要了。


當觀眾真的進入沉浸式看劇狀態,把自己代入到後宮面臨各種險境的嬪妃們時,就會很自然地為孫白颺和孔武這樣的角色淪陷。

戲外,各位主演也很敬業,作為一部差點“流產”,拉不到廣告贊助的作品,監製戚其義還是下了血本,帶著一眾演員遠赴橫店、故宮實地取景。

延伸閱讀  《人世間》演員陣容,堪稱神仙打架,六位主演,人氣熱度不相上下

拍攝時正值冬天,演員們常常得在身上貼著超過十個暖寶寶,穿的衣服也是裡三層外三層。


大冬天說話會看到呵出來的氣息,但劇裡有在夏天的情節,為了力求更好的拍攝效果,演員在說臺詞之前需要灌冰水,嘴裡和室外溫度一樣就不會有“呵氣”。


全方位的重視細節,才會令人物變得飽滿又立體。

當然,也不是說TVB就沒有翻車過,九年後再拍的《金枝欲孽2》,同樣有陳豪、鄧萃雯,還請來蔡少芬撐場,但劇集就被師奶觀眾投訴“看不懂”。

還有關禮傑飾演崑劇名伶,造型真不叫好看,演這個角色也顯吃力。

偏偏劇裡還把一個委身給皇上當男寵的“爆點”安排在關禮傑身上,給他的形容是“眾女子無人能及、無人能比”,看得網友直吐槽,“年老色衰”的關禮傑,怎麼看也不像是德蒙聖恩的主兒吧,如妃怎麼可能搶不過一個男人!

來源:南方都市報

而“如妃“的飾演者鄧萃雯後來也公開表示後悔接了這部劇,她覺得對白難懂,劇情和人物性格也不相符,要她演小白兔似的如妃也很無趣。

來源:搜狐

這倒是監製過於追求“實驗性”的結果,但從另一個角度也可以看出,這些演員,是對角色有自己的理解的,他們也會珍惜羽毛,知道角色如果劇情和人物不相符,觀眾肯定不買賬。

只是如今很多劇方和演員都不懂這個道理,不是美男非要給個美絕人間的設定,演技又沒到四海八荒第一強,被嘲也正常。

比起古裝劇不再出美男,我更擔心古裝劇不再出經典

曾幾何時,“美男人設”只是古裝劇裡的一個補集。

大部分戲說/非正史的古裝劇裡,並非個個都是“四海八荒第一美男”。

像TVB版《天龍八部》,黃日華本身濃眉大眼,五官端正,但為詮釋出喬峰的個人特質,也要加上鬍子,強調粗曠感,避免給人“白面書生”的感覺。

段譽就不用說了,慕容複選得也很對味,能讓神仙姐姐也喜歡的,主屬性是“丰神俊朗”的“俊美”。既要好看,還要有才千人也的逸。

這種對“顏值”恰好好處的追求,才使得慕容復這個角色,令人嗟嘆之餘,還有“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的後勁兒。

但是,當下古裝劇卻陷入了一種“鬼打牆”的境地,似乎角色怎麼選都不對味。第一成因是——

明明不需要苛求顏值的角色,卻非要安排一個顏值擔當的設定。這個問題的關鍵所在,第一層是因為編劇偷懶,壓根不寫更豐富的人設,其次才是演員顏值不行。

好比《逢君正當時》(就是那個《古劍奇譚》小屠蘇演的)的男主,設定是:驚城級美貌,類似的設定簡直是一碗飯裡的1000顆大米,看誰都似曾相識。

這是《君九齡》男主的外貌:

這是《春來枕星河》男主的設定。兜兜轉轉不是英俊瀟灑就是瀟灑英俊,不是腹黑就是忠犬,好像全天下值得被愛的男人只有這幾種。

這也引發了“醜男霸屏”的第二波後遺症:管他演員長成什麼樣,劇本都不跟著做一絲一毫的改動。

但在初代古偶裡,無數次的成功經驗告訴我們,大可不必如此。

《春光燦爛豬八戒》的男主,不僅不是劇中第一絕色,甚至連人都不是。這也沒妨礙人家在劇裡暫時地當一下女裝大佬,甚至讓人有些懷念還有頭髮的徐崢。


給人留下無數童年陰影的《少年包青天》裡,一定有周傑突然被懟臉拉近的鏡頭。這種非常詭異的拍攝手法,看得人san值狂降。


《少包》的設定有點惡趣味,除了公孫策之外,誰帥誰不是個東西,誰帥誰慘到觀眾想換臺,誰帥誰是犯罪嫌疑人

延伸閱讀  這部劇的片頭就直接把我整破防了,再次被周迅演技折服

TVB也有古偶的,《大唐雙龍傳》林峰和吳卓羲顏值過關,但古裝造型真算不上優秀,人家反正也沒一直強調自己多仙,角色貼合就行了。

——說到底,顏值只是吸引觀眾的一部分因素,如果全天下女生都非帥哥不看,那生活裡的醜男豈不是都要打光棍?

而糟糕的是,帶著糊弄心態,有些原本講究人物氣質的武俠劇男角色,也開始求“美”,強行安排小鮮肉主演,具體哪些我就不一一點名了。

自“古偶醜男”梗出圈後,目測也有一些劇集真的會為了收視率把已定男主換下,或許因此會有些實力派真的被埋沒掉,但我更擔心的是——

以後古裝劇“江湖”一片魚龍混雜,從一個極端跑到另一個極端,要麼天下無美男,要麼全是單一紙片男,導致的結局是,再難有經典劇集誕生。

E姐結語

我衷心期待有“第一絕色”的真絕色。

可既然有心找個“第一美女(or 美男子)”,那就真的按第一的標準去找,好不好?

想當年聶風他媽顏盈的人設是武林第一美女,確實找了豔壓全場的明豔系大美女田麗,在蔣勤勤、陶紅、江祖平各款美女面前都不輸分毫。

讓段譽魂牽夢縈的神仙姐姐,不僅要有顏值,氣質也要對味。


個人也真的不喜歡把“醜男刷屏”這口大鍋都給演員(儘管有些演員心裡的確沒點ac數)。選角導演的瀆職,化妝師不肯下功夫研究,立項時不認真研究怎麼樣才能塑造出好人物,編劇過於老油子混工資……都是原因。

成功的劇,離不開合適的選角。

我並不喜歡任何一個不合符劇中人設的古裝醜男,但是把N個人的糊弄化為一個人的錯,多少對醜男們不公平。

希望美男去演美男,猛男去演猛男,型男去演型男。找不到美男演員也沒關係,至少不要裝瞎硬誇美男,不要搞得因為一堆人的低標準,要求觀眾審美包容,看得人膈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