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東望


依依東望

2021-03-05 阿倫居酒屋

《三國志》卷三十九《蜀志·陳震傳》
與孟達書
往年南征,歲末乃還,適與李鴻會於漢陽,承知消息,慨然永嘆,以存足下平素之志,豈徒空託名榮,貴爲乖離乎!嗚呼孟子,斯實劉封侵陵足下,以傷先帝待士之義。又鴻道王沖造作虛語,雲足下量度吾心,不受沖說。尋表明之言,追平生之好,依依東望,故遣有書。

我不太清楚,這是丞相第幾次坐在西南成都,望向東北中原了。我以爲,諸葛亮自己也數不清,這是他第幾次,望向他日夜期冀的東方了。

也許他每時每刻都在謀劃著北伐大計,藉此擊敗曹魏、光復大漢。

也許,他每晚都會在短暫的睡眠中夢到先主一生的仁德與願望、夢到白帝城的那個下午。

依依東望,諸葛亮,望的是志向、是渴望。

隆中對上所言,目前爲止,一切都如諸葛的預期發展,直到雲長敗走麥城,陸遜火燒夷陵。那之後,他眼前那道大漢的光被陰影遮住了,缺少了荊州和孫劉聯盟、就算魏國內部又亂,貧弱的季漢也是決計不可能擊敗北方的虎豹之師的。

「既然大漢的光快要熄滅了,那就我來成爲那束光吧。」先主死後,他成爲了丞相,多次北伐,幾乎以一己之力牽制了魏國南部的整個大軍。一時間,他那因勞累而虛弱的身體撐起了即將傾倒的名爲漢的大廈,最後的希望。

身處祁山,朝堂上那個皇帝又靠不住,有時候還會變成一個累贅。在諸葛亮第三次北伐即將成功的時候,一道諭旨把他招了回來。

他又想起先主駕崩前的託孤的那句話「如其不才,君可自爲成都之主。」

「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這是他的回答。他用一生證明了這句話。

秋風瑟瑟,星落五丈原。不知道這個戎馬一生的村夫,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想起的是南陽的那畝田地和那間草屋,還是曾經輝煌的舊都洛陽城呢?

依依東望,望的是一生,望的是問心無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