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黃娥《寄外》,日歸曰歸愁歲暮,其雨其雨怨朝陽


讀黃娥《寄外》,日歸曰歸愁歲暮,其雨其雨怨朝陽

2021-01-08 小明說影娛

本文由作者笑談格局說文化獨家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

明·黃娥《寄外》

雁飛曾不到衡陽,錦字何由寄永昌?三春花柳妾薄命,六詔風煙君斷腸。日歸曰歸愁歲暮,其雨其雨怨朝陽。相聞空有刀環約,何日金雞下夜郎。

相比那些歷盡艱辛才得以和心愛之人在一起的閨閣小姐,黃娥仿佛生來就受到了命運之神的眷顧,完全可以爲她取個外號叫「黃三好」:第一,出身好。黃娥生在官宦世家,父親黃珂是成化年間的進士,官拜工部尚書。

第二,才學好。黃娥的母親也是官吏的女兒,懂詩書,守禮節,在她的培養下,黃娥從小就知書達理,寫得一手好詩詞,在少女時期就已經是遠近聞名的才女了,前往黃家提親的人幾乎把他們家的門檻都踩爛了。第三,嫁得好。黃娥的丈夫就是寫下「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的明朝著名才子,狀元郎楊慎。

黃娥的父親和楊慎的父親同朝爲官,兩家是世交,關係一直很好。雖說古時候的閨中女子不被允許和家人之外的男性接觸,但是以黃家和楊家的關係,黃娥肯定是見過楊慎的。她比楊慎小了整整一輪,楊慎意氣風發的時候,她還是個沒長開的黃毛丫頭,楊慎去黃家拜訪的時候,家人不至於會讓一個小丫頭避嫌。

就算真沒見過,以楊慎的才名,黃娥必定比誰都清楚。黃娥自己有才,也愛才惜才,沒準聽說楊慎考中狀元時,她就已經下了非楊慎不嫁的決心了。只可惜楊慎家中有妻子,古代人普遍早婚,楊慎中狀元那年二十四歲,成親已經多年。黃珂堂堂二品尚書,怎麼可能同意女兒嫁過去做妾?所以黃娥壓根不敢提這事。

她一邊以楊慎爲標準選夫婿,一邊拒絕一個又一個前來提親的人。世間之大,優秀的男子千千萬,楊慎卻只有一個。蘇軾曾給愛慕他的惠州女子溫超超寫過一闕《卜算子》,其中有一句「揀盡寒枝不肯棲」,說的是溫超超一心想嫁一個蘇軾那樣的大才子,到了適婚年齡依舊不肯嫁人。用這句詞來形容黃娥也很合適,黃娥又何嘗不是另一個版本的溫超超呢。

多年過去,年過二十的黃娥成了衆人眼中的老姑娘,她一直沒有找到可以託付終身的人。比楊慎優秀的男子未必沒有,然而一旦心中認定了一個人,其他人再好也是入不了她的眼的。

也就在這一年,楊慎的原配妻子病逝了,而他因爲在朝中遇到坎坷,心灰意冷之下以養病爲由閒賦在家。家人一直想讓楊慎再娶,楊慎得知黃娥還沒嫁人,於是便生了與她共結連理的心思。

在此之前,黃娥並不知道,她並非單相思,她所牽掛的男子心中並非沒有她的身影。早在當年黃娥寫下一首《玉堂客》之後,她就在楊慎心裡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東風芳草競羊綿,何處是王孫故園?夢斷魂縈人又遠,對花枝空憶當年。愁眉不展,望斷青樓紅苑。合離恨滿,這情表怎生消遣!

這首散曲是黃娥在父親辭官回鄉後所寫。嘉靖皇帝一心求道,根本不管朝廷中事,朝中奸臣當道,腐敗不堪。黃珂不忍心看到朝廷腐敗成這個樣子,於是辭官,舉家返回了老家四川。黃娥知道父親的心思,然而想起自己生活多年的京城,還有京城的親朋好友,不免有些傷感,揮筆寫下了這一首散曲。

楊慎妻子去世,黃娥待字閨中,兩家是世交,門當戶對,簡直就是上天註定的姻緣。楊慎找人去黃家提親,正爲女兒終身大事發愁的黃珂欣然應允,於是楊慎和黃娥的親事就這樣定下了。才女嫁才子,當時在楊慎的家鄉十分轟動,黃娥也終於了卻心愿,嫁給了她仰慕多年的人。

可想而知,婚後的黃娥心中是十分甜蜜的。他們不僅恩愛,而且有共同的興趣愛好,夫妻倆在月下賞花喝酒,說文賦詩,不知道羨慕死了多少閨閣少女。他們二人的結合,很像元代楷書四大家之一的趙孟和妻子管道升。

趙孟和管道升是同鄉,都是浙江吳興人。管道升和黃娥一樣,也屬於晚婚女子,而且比黃娥更晚。黃娥好歹過了二十就嫁了,管道升二十八歲才嫁人,女孩子這個年紀結婚,擱現在也算比較晚的了。管道升的頭銜很多,她是書法家、畫家,也是詩人,算是全能型才女了,和趙孟潁同樣爲天作之合。

黃娥和楊慎的甜蜜生活過了幾年後,朝廷發生了「大禮議」事件,這是楊慎命運的轉折點,也是黃娥悲劇的開始。楊慎和朝中大部分官員一樣,不支持嘉靖皇帝追封自己的生父獻王爲恭穆皇帝,嘉靖皇帝是個暴戾性子,惹急了管你有才沒才,全部抓起來一頓廷杖。

打完之後,楊慎被發配雲南充軍。黃娥聽說了這個消息,帶著巨大的悲痛前去追趕楊慎的囚車,誓死要與丈夫在一起。然而路上艱苦,雲南邊境的生活環境更是惡劣,楊慎不忍心連累黃娥,她從小生長在富貴之家,哪裡吃過這樣的苦!

在楊慎的一再堅持下,黃娥不得不聽他的話,回到了老家。分別時,二人淚眼迷濛,心裡說不出的難受。黃娥不會想到,這一分別,居然成了她和楊慎的永別。

《寄外》就是黃娥在思念丈夫的情況下寫的。古代男子稱妻子爲「內子」,妻子則稱呼丈夫爲「外子」。「寄外」的意思就是寄給丈夫的信。在詩中黃娥用了衡陽回雁峯的典故,字字血淚,寫出了她思念丈夫卻錦書難托的悲哀。

只恨造化弄人,原本恩愛有加的一對鴛鴦,硬生生被迫分離,相隔兩地的他們因爲思念而愁斷了腸。她日日夜夜盼著丈夫回來,然而一天天過去了,始終等不到他回來的消息。「日歸曰歸愁歲暮,其雨其雨怨朝陽」寫的正是她在等待中的心情,這樣的愁,何時才是個頭啊?

楊慎最終死在了雲南,當他去世的消息傳到黃娥耳中,已是兩鬢斑白的黃娥心如死灰,她等了這麼多年,等來的卻是一具棺木!她想就這樣跟著丈夫去了,又覺得不能這麼自私,她要是走了,誰來料理丈夫的身後事,誰來幫他繼續打點這個家?在煎熬中,黃娥前往雲南奔喪,後來在途中遇到楊慎的靈樞,她一路扶靈還鄉,悲痛欲絕。

楊慎的家人本欲厚葬楊慎,然而黃娥知道嘉靖皇帝不會這麼輕易罷休的,堅持葬禮從簡。果然,嘉靖皇帝派人來檢查了楊慎的棺木,他們找不到藉口,只好悻悻而回,楊家人也因此免去了一場劫難。

黃娥等了那麼多年才如願嫁給楊慎,沒想到幸福來得突然,去得更突然。說好了要相守到白頭,他們等到了白頭,卻沒有實現一生相守。才子佳人的愛情,竟是以這樣悲劇收場,不由一陣哀嘆。

參考資料:古詩詞

圖片來源於網絡,本文是作者笑談格局說文化獨家原創,未經允許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