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連成科班改名富連成科班的經過


喜連成科班改名富連成科班的經過

2021-01-16 Shirinyokyo

喜連成科班改名富連成科班的經過

富連成科班

宣統三年,清政府倒台。當吋市而不靖,荷業蕭條,無法 漬出,加上袁世凱壬子兵變,科班業務中輟半年之久。大部分 學生送回各人家中,社務停頓。劉市而恢復,才將各生招回料 班,貫整舊業。這吋吉林牛子厚因家族爭分家產,無法兼顧北 京科班之事,喚走帳房先生,並告知先父,意將科班贈予我父。 我父因自己財力不濟,經蘇兩卿老師之介紹,讓予北京外館財 主沈崑接辦(外館:就是指當時作外蒙各地買賣的人)。沈早 年即喜愛京劇,喜連成演出後,他毎天都去看戲,認爲這個科 班很有前途,樂於接辦,並出資購愛一些戲衣道具等。

一九一二年(民國元年)冬,由沈家接辦,沈派來帳房先 生一人。我父仍任科班社於。科班遂改名爲富連成科現,仍在 廣德樓戲園演唱。

喜連成科班

一九一四年(民國三年)冬,廣和樓戲園再三向富連成約 聘,願訂立長期在該園演唱合同,後來就直在該園演唱了二 十餘年,從未間斷9因此,人們一提廣和樓,就是去聽富連成 戲.一餛聽富連成戲,就是去廣和樓。

民國四年,大二科富字輩己陸續入科。馬連良由福建返京. 復入富連成演唱。新聘老師趙春瑞教《精忠傳》。我父和肖長 華、荼榮貴等排演《全部三國志》以及《四進士》、《五彩輿》 等大型本戲,得到觀衆好評。每H演出有三出武打戲,齊整熟 練,亦深受觀衆歡迎。這時大三科富字輩學生漸露頭角,如沈富 貴、茹富蘭、茹富慧、尚富靈、吳富琴、邱富棠,都名噪一時。同 時又招收帶藝入科學員數人,有李榮升(老生)、宋春生(老生)、 明月英(女文武老生)、小菊花(梆子花旦)、九靈童(武生, 長靠短打戲均擅長,與本科的何連濤、趙連升齊名)=這年還 招收小三科*字輩學生,有譚*英、張富良、劉富溪、陳 富瑞、杜富興、杜富隆以及本人(取名葉富和)等三十餘入。

一九一六年(民國五年),喜字輩學生已陸續出科,成去 外地,或在本市,或在本科班演唱,冇的井充任老顛。舞台上 由連字和富字學生爲主要演員。是年,小翠花、馬富祿、肖連 芳演《馬思遠》,《梅玉配》等戲,盛極一時。

―九一七年(民國六年),仍在廣和樓演出,以二科連字輩 爲主,但大三科富字和小三科富字學生也相繼演戲。二科有老 生張連福、小俊卿,武生何連濤、殷連瑞、高連甲,武旦方連 元、劉連湘、張連芬,花臉王連浦、王連奎、蘇連漢、馬連昆 等,龍以晉衣李連貞,花旦小翠花、小荷花和三科的茹富蘭、 茹富慧、沈富貴、課富英、張富良最負盛譽。所演之戲,以《武 家坡》、《二進宮》,《得意緣》等戲爲最好。是年二科連字 輩大部出科。

-九一七年(民國六年)冬,陸續招收大四科盛字輩學

一九一八年(民國七年).加聘著名武生教員丁俊來讓, 教沈富貴、茹富蘭等人。

一九一九年(民國八年),富字科學法,如譚富英、張富 良、劉富溪、沈富貴、尚富霞,茹富蘭、馬富祿、茹富蔥、料 富雲、陳富瑞等均爲台柱。這時大四科盛字輩也相繼登台演 唱。

一九二O年(民國九年),仍由喜字、連字、富字、盛字 四班師兄弟輪流出演,營業極盛。

一九二一年(民國十年)九月底,由科班出資,購置虎坊 橋路南房屋四十餘間。前院做辦公室、帳房和畢業搭班學生住 宿的地方。後院添蓋罩棚、台板,作爲練功排戲以及在科學生 住宿的地方。是年,馬連良、茹富蘭、茹富慈、鳥連昆、諸連 順等畢業生高科他去。教師丁俊去世。冬季,在香廠路新世界 劇場加演夜戲,由四科學生演H1《八本得意緣》、《四進士》 等,頗受歡迎。

一九二二年(民國十一年),富字科學生如馬富祿、張富 皂等相繼離社。這時大四科盛字輩學生最爲吃重。老生孫盛甫, 旦角陳盛藥、王盛童、仲盛珍.武生趙盛壁、李盛斌,花臉韓 盛信,花旦許盛玉,頗受歡迎。但每場大軸武戲,仍由連字輩 何連濤、駱連翔、殷連瑞等演唱。

一九二三年(民國十二年),營業依然興盛。

一九二四年(民國十三年),因直奉戰爭,營業漸衰,但 能維持,並無虧累。

一九二五年(民國十四年),小四科李盛藻、葉盛章、葉盛 蘭、高案麟、対翳蓮、義颱慶、孫盛義等已漸露光角f富字嘩 女有些人出科他去。

一九二六年《民國十五年),因受戰爭影響,軍人大都不 買票看戲,營業不掘。因此在東安市場吉祥戲院毎晚加演夜戲 一場,以資彌補。

一九二七年(民國十六年),小四科學生已成台柱,排浪 本戲,如《宦海潮》、《三俠五義》等,聲譽大振Q

一九二八年(民國十七年),雷喜福去天津搭班.趙盛墅、 孫盛甫相繼高去。

一九二九年(民國十八年),花旦仲盛珍病故。仲所演各 戲,劉盛蓮均能接替,並由葉盛蘭、葉盛.章等陪襯,如《雙舍 印》、《馬思遠》等戲。毎天三出武戲,仍由二三科畢業生助 演。營業甚盛。

一九三O年(民國十九年),除每天白天在廣和樓演唱外, 毎周三、四還在吉祥戲院演夜戲。這時葉盛章、葉盛蘭、劉盛 蓮、李盛藻、陳盛亦、孫盛文、孫盛武裘盛戎、袁世海等人, 大受觀衆歡迎■可謂最盛時期。本年冬,應天津春和戲院之約, 去津演唱半月,受到天津觀衆熱烈歡迎,續演半月。返京後, 仍在廣和樓出潢,並在吉祥戲院和西單哈爾飛戲院輪流演夜 戲,營業甚佳。新戲有《洞庭湖》、《登台笑客》等。

一九三一年(民國二十年)春,又受天津大戲院之約,去 演半月,成績極佳。返京後,除在京各戲院演出外,堂會很 多e

一九三二年(民國二十一年),參加演出的大部分是盛字 輩。計有老生李盛藻、王盛海、李盛蔭、張盛祿.關盛明,武 生駱連翔、沈富貴、蘇富恩、李盛斌、楊盛春、高盛燧、孫盛雲. 青衣陳盛茹,花旦劉盛蓮,淨角裘盛戎、孫盛文、韓盛信、

宋富廷,葉盛竟、孫盛武、貫盛吉、羅盛公。還有正在學 習的五科學生世字輩老生沙世蠢、遲世恭、俞此龍.武生江 世升,青衣李世芳、傅世蘭,花旦毛世來,淨角袁旺海、襲世 戎、譚世英、馬世嘯.沈世啓、陳世峯、陳世鼎,丑角華世麗, 小生江世玉等。本年冬,李盛斌、葉盛蘭等相繼離去,出外搭 班。

一九三三年(民國二十二年).應山東韓塹菜之約,去濟南 演唱,由盛字輩世字爭和一些連字富字老畢業生演出,共演一 個月。中途我父恵腦溢血症.半身不遂,送返北京。當時社務 即由肖長華老先生和唐宗成、張海波等掌握,演畢回京。我父 返京後.請名醫孫君用針法治療,不久即可動轉,照常去戲園, 並在班照料,但行動慢,勉強支持。

一九三四年(民國二十三年),經財東沈秀水(沈崑之弟) 和肖老先生等倡議,把我從東北召回(那時我已改行,在東北 軍充當軍需官),在社幫助處理社務。我從七歲在社練習武功, 十歲跟師兄雷喜福學文武老生,同時學戲的有譚富英、張富度、 劉富溪等,共學了四年,父親因我嗓音不佳,令我改行,重新 念書,這年投十四歲,考入徐樹錚所辦的正志中學。畢業時二 十歲,結婚後投入東北軍炮兵團任軍需。二十八歲時因父病辭 職返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