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香港抗議中的田北辰: 建制派裡的“壞孩子”和“兩面不討好”的田二少


田北辰在訪問中,批評民主派尋找美國幫助。
田北辰在訪問中,批評民主派尋找美國幫助。 ©SCMP/Getty Images

香港修例風波造成社會撕裂,中間派空間愈縮愈窄,作為親中的建制派的一員,香港立法會議員兼港區人大代表田北辰卻是少數支持示威者部分訴求,這讓他與主流建制派格格不入。

立場傾向“中立”的他換來“兩面不討好”。示威者認為他只是為了選票而走中立路線,建制派中人質疑他與“與黑衣人站在同一陣線”,被稱為“建制派內壞孩子”。

隨著香港經濟下行,作為商人的他,旗下公司也在面對歷來最嚴峻的危機,“破天荒首年蝕本”,可能要縮減營運規模。

他在月初接受BBC中文專訪,談到當“溫和建制派”的難處,對目前的政治亂局,他也覺得各個陣營該“各打五十大板”。一方面, 田北辰譴責示威者暴力,呼籲民主派不要找美國政府,另一方面,他同意示威者部分訴求,包括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及重啟政改落實雙普選。他也批評港府不回應,又指責北京對香港“全面管治權”的說法,認為如果北京所有事情都要管,“一國兩制”就會玩完。

  • 香港示威浪潮中親政府陣營的分歧與共識
  • 五大訴求之“雙普選”:香港與北京難以彌合的鴻溝

建制派“壞孩子”

香港“反送中”示威已經持續近半年,但沒有平息的跡象,警民以催淚彈和汽油彈對峙成為“常態”。示威者轉趨激進,破壊街上設施、“親中”商店和地鐵站,影響平民生活,但在港府不讓步下,反政府勢力的支持度仍然強大,在11月舉行的區議會選舉,民主派以約57%的選票,取得破紀錄的大多數議席。

田北辰在2012年開始在荃灣愉景選區擔任區議員,他在今屆選舉取得3804票,比上屆多100票,但仍然以近700票輸給民主派素人劉卓裕。

田北辰很早期便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和重啟政改,在8月,他曾經到衝突現場試圖與“黑衣人”溝通,但被示威者指他是“建制派”而被趕走。這種中間派尋求溝通的做法在這場被外界視作“公投”的選舉並沒有任何優勢。

田北辰說以“平常心”看待,因為他一早預料自己會輸掉議席,“選前好多人問我支不支持'五大訴求',我說特赦(被捕人士)比較難接受,之後就聊不下去,我知道他們決定以意識形態來投票,地區工作做得好救不到我。”

田北辰辦公桌旁的當眼處,擺放了一本《中國憲法》。
田北辰辦公桌旁的當眼處,擺放了一本《中國憲法》。
  • 北京如何面對區選大勝後的香港民主派
  • 香港區議會選舉:中國官媒不提結果只批美國
  • 香港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 但僵局能被打破嗎

示威者的五大訴求包括:1. 撤回《逃犯條例》修訂;2.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3.撤回以“暴動”定性警民衝突;4. 釋放及特赦被捕人士;5. 重啟政改,落實雙普選。政府目前回應了首個訴求。

田北辰說,“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這句口號的背後是一種意識形態,市民不滿政府不及早回應訴求,也擔心“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被削弱。

“有人問我'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走樣,你同意嗎?我說某程度上從修例這件事也看得出來,”他說,“原本林鄭月娥自己想做(推動修例) ,之後中央支持她,但經歷一百萬人遊行、幾次大遊行,政府也不回應,另外政改方案也不獲通過,永遠也是1200人選特首,有些人覺得是走樣了,如果你是'港人治港',那一百萬港人上街,你怎麼也得回應一下,但現在沒有任何機制回應,選特首又沒有份,遊行政府也不回應,那就惟有暴力。”

香港目前特首選舉是由一個由1200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提名及投票產生,這個委員會大部分由親建制政府人士組成,民主派原本在這個委員會約有300多人,區議會選舉大勝後,有望增加至400多人,未必足夠去影響大局。

在“譴責示威者暴力”的立場上,他與建制是同一陣線,他的議員辦事處也曾經被示威者破壞。

  • 香港抗議者的“裝修”和人人自危的“親中”企業
  • 香港抗議者攻擊地鐵站的背後
田北辰其中一個議員辦事處被破壞。
田北辰其中一個議員辦事處被破壞。 ©MICHAEL TIEN

“好多同情示威的人都跟我說,現在暴力是走樣,不應該投擲汽油彈、不應該'私了'(以暴力私下了結不同意見人士),但他們始終堅持不與示威者不割席,為什麼不割席?因為政府好像當他們死的,政府一日不回應,他們都會支持那班人。”

他認為區議會選舉中,有160萬人投票給非建制派,這會成為一種動力,讓激進示威者“繼續衝”,“這件事會再拖下去”。

但他的立場令他在建制陣營同樣尷尬,同屬建制派的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在7月曾經公開表示,若果田北辰認為不應支持政府,大可公開脫離建制派。

8 月5日,香港示威者發起全民罷工,罷課和罷市的“三罷”運動,田北辰區議會席位所屬荃灣區有“白衣人”及“藍衣人”聚集,市民擔心這些人或會與示威者爆發衝突,他在社交網站表示已經報警,“如果仍然沒有警察當場,一定追究……這個時間,我就不分什麼顏色”。

這番言論引來親中媒體《大公報》的專欄文章批評,批評他在這個時候“向警隊落井下石”,“跟黑衣人站在同一陣線”。

“你不再是建制派,不過反對派也沒你位置,田二少你將成為田家又一個兩面不是人的政棍,”文章說。

“兩面不討好”的田少

1950年出生的田北辰是出身紡織世家,其父田元灝是萬泰製衣創辦人,被稱為“一代褲王”,70、80年代在香港擔任公職和立法會前身立法局議員。

田北辰兄長田北俊主權移交前已晉身立法局議員,他是親商建制派政黨自由黨的榮譽主席。 2003年,50萬名香港市民上街遊行,反對與國家安全相關的基本法23條,他帶頭辭任行政會議成員一職,逼使政府讓步;2014年佔領運動爆發,田北俊提出時任行政長官梁按英應該考慮自行辭職,結果被取消政協委員職位。

“建制壞孩子”這個稱號最先出現在田北俊身上,如今仍在議會中的田北辰也得到了這個稱號。

田北辰是縱橫二千集團(即是香港連鎖服裝品牌G2000)的創辦人,他在2000年左右開始擔任政府公職,包括九廣鐵路管理局主席,後來晉身議會,他成為了媒體中的交通運輸專家。在中國的社交媒體上,更傳出其公司G2000支持“港獨”,他要兩度發聲明強調自己愛國愛港,譴責所有“港獨”組織及個人。

田北辰對BBC中文說,“你說得對,可能兩邊的人也不喜歡我,那兩邊的人都不喜歡我,可能我會輸,輸是否表示我會調較(立場)呢,我做不到……溫和建制派,或是愛國愛港的中間派,從來不是為了選票,是一個信念,我從政的初心是相信事情能夠以道理為基礎,是其是,非其非,我們不說關係,不說顏色。”

G2000在中國大陸也有業務,在今年8月,有香港媒體問他,會不會因為中國有生意,就要更加配合中國和政府施政,田北辰回應說,“一國兩制必須做到政、商是分開,很坦白說,根據我過去的言行,這次仍能當選人大代表,因此我相信,至少在中央政府層面,不會把兩者混為一談。”

自稱溫和建制派的田北辰說,自己的言行不是為了選票。
自稱溫和建制派的田北辰說,自己的言行不是為了選票。 ©MICHAEL TIEN

他對中間派在下年的立法會選舉的選情,仍然樂觀,因為立法會選舉是奉行“比例代表制”,他認為中間派仍然大有市場。

2016年立法會選舉,他率領6人組成7人名單,與另外19個參選人及團隊,角逐9個新界西立法會議席,最終他的名單以建制派第一名取勝,取得該區投票的11.7%。

“比例代表制原本的設計,是給多元化的政治發展,如果香港到最後,連7%中間選民(約取得一席的至少票數比例)也沒有,我其實不是太相信。”

為何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在今次修例風波之中,他認為自己的立場與中央“一點衝突也沒有”。至今,沒有一名北京官員和官媒都明確表示,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而因為《基本法》表明要給予香港人普選,所以“重啟政改”也是一條始終要走的道路。

田北辰說,中國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8月在深圳與建制派人士會面時說過,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並非一定不能考慮,“即是他們覺得獨立調查委員會遲早要做”。

他認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目的,不單是查警方行為,而是要找出真相,現在警民衝突的畫面太多,但各個陣營的人傾向只看事件的一部分而得出不一樣的結論,獨立調查委員會就可以審視所有這些證據,並傳召證人去得出結論。

“這長遠有修補撕毀的作用,現在家人吵架,也是這邊看這些,那邊看那些,所以要有持平的香港法官,把這些事情定性,選擇一些嚴重的事件,警察應不應該開槍?被打爆眼又是怎麼樣?警察被割頸又是怎樣?也要查清'私了'的事件,以及那些'白衣人'、'藍衣人'從哪裡來,自發還是有人指示?”

“不單是警察,一定也要查示威者,我也好想知示威者,投汽油彈是否會賺五千元,如有,錢從哪裡來?有沒有這些事情?(勾結)外國勢力是哪個國家?很多人也想知道……如果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我覺得長遠香港永遠不會平伏,怎可能互信?香港他日有任何事件,中央定性就是外國勢力,那你怎麼辦?可能本地當權者錯誤判斷,為了不想背負責任,說成是外國勢力呢?我也不知道,現在很混亂。”

他說警察其實“很無辜”,因為這場風波其實跟他們關係不大,示威者衝擊警察,也是基於不滿政府的意識形態,“為什麼香港要有防暴警察?全部都是政府搞出來。”

香港抗議中的田北辰: 建制派裡的“壞孩子”和“兩面不討好”的田二少 1
使用瀏覽器播視頻/view video in browser

他強調,這個委員會不是針對個別警察,證人在委員會作出的證據,將來也不會被用作檢控。

“全面管治權”VS“河水不犯井水”

他10月接受《彭博社》訪問時曾經預計,北京正物色人選,可能在明年初撤換特首林鄭月娥,但遭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反駁是“別有用心的政治謠言”。

記者再次問他,是否認為林鄭月娥應該下台,他回應說:“下不下台,一向由中央政府,以我所理解的北京,你越說應該,它(北京)就越不會做,你不出聲,它自己就會做,我都勸很多人,如果你想林鄭下台,最好不要說那麼多話,你們想有任何人選,最好不要講,愈講愈不會發生。”

在訪問中,田北辰也批評了北京的主張。

2017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了,要牢牢掌握對港澳地區的“全面管治權”,這五個字被廣泛解讀成北京治港方向的一個重大轉變。

田北辰說,許多人問他“全面管治權”是否意味香港失去“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他說自己不懂怎麼解答,但這五個以前從來未出現過的字,令一些人認為“空間愈來愈窄”。

他個人認為北京應該只管“大事”,而把“小事”交給香港自己處理,“在回歸首十年,是'河水不犯井水',我說過很多次,那是我心目中的香港… …如果它(北京)所有事都要管,那'一國兩制'就玩完(結束),這是我的信念。”

當涉及“國家安全”、“國家分裂”的問題,田北辰說自己“毫不猶豫一定站在北京那邊”,他批評民主派陣營最大的問題是尋找美國支援,這種做法“觸動中央政府的神經”。

香港抗議中的田北辰: 建制派裡的“壞孩子”和“兩面不討好”的田二少 2
使用瀏覽器播視頻/view video in browser

  • 中國反制美國簽署香港“人權法” 特朗普:中方仍想達成貿易協議
  • 香港、維吾爾人權法案:投下唯一的反對票的“反叛”美國議員

“反送中”示威者促成了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一些民主派政黨表明歡迎特朗普的做法。

田北辰說,中國在歷史上被列強所侵,現在是吐氣揚巴的一日,中港“應該一體、一起向前走”。

“你游行、你靜坐、你暴動也好,你走去找外國人做什麼?我自己是好㷫(生氣),”他說,“香港人走去美國尋求幫助,要美國想方法來懲罰香港人,向中央政府施壓,你不覺得很荒謬?我是中間派,但我看到這件事,我是非常之憤怒……到底他們(民主派)是想搞好香港還是'隊冧'(拖垮)香港?現在是主權博奕,(民主派)差不多是叛徒。”

示威者認為,美國可以製裁被指侵犯香港人人權的人,可以對在港官員構成壓力,田北辰如此回應,“我也不是好明白,官員一定要去美國的嗎?現在香港是中國一部分,如果我們的官員,因為被美國製裁,會影響他在香港做官的行為,那他也不太效忠於基本法和國家憲法,如果中國和美國不和,你為什麼一定要去,我覺得好奇怪,這怎可能是一個顧慮。”

如何可以化解這場僵局呢?他說雙方都應該讓步,“反對派不再找外國人,不去美國‘唱衰’香港,另一方面,特區政府要回應(公眾訴求),令暴徒‘收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