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紀騎士高尚的品格——八種美德


中世紀騎士高尚的品格——八種美德

2021-01-16 話說世界

摘自2020年陸續出版《話說世界》20卷叢書

他的外貌像鮮花般完美。他的品德如岩石般堅貞,他是慷慨和文雅的鏡子。他純潔、謙恭、具有男子漢氣概。他機智、一貫樂於助人、勇敢和思想高尚。

——約阿希姆·布姆克《宮廷文化》

中說幾句構成騎士制度的三方面因素:即戰爭、宗教和愛情。當然,這三者在許多時候無法兼顧,甚至會出現相互矛盾的情況,因而,必須爲騎士制度樹立相對純粹的道德標準。

謙卑、榮譽、犧牲、英勇、憐憫、靈魂、誠實、公正這八大美德不僅是封建時代貴族的典範,更成爲後來紳士精神的主要價值觀。

由於騎士們往往出身高貴,所以似乎與謙卑的品質格格不入,然而,實際情況恰恰相反。彬彬有禮,尊敬他人,謙虛謹慎,反而成爲騎士日常生活的待人之道,這主要是因爲騎士居於貴族等級的最基層,也是與普通民衆接觸最多的統治者。因而,他們的言行直接代表著封建貴族的形象,這並非刻意塑造親和力,而是源於中世紀歐洲社會特有的背景。在一個艱難困苦的時代,騎士有保護民衆、服務社會的職能,權利和義務的相生關係,使得強者爲弱者服務,富人爲窮人服務,地位高的人爲地位低的人服務,這也是騎士角色榮譽的重要來源。當然,榮譽更主要地源自騎士身份的自我認同,「騎士」封號本身就是榮譽的象徵。一名扈從想要晉升爲騎士,需經過多年的艱苦考驗,不僅要具備精湛的騎術,還要有傑出的領導才能、豐富的戰鬥經驗,和一次不可或缺的勝利。騎士們在戰場上縱橫馳騁,爲封君效命,「爲榮譽而戰」成爲許多騎士紋章中的家族信條,強烈的榮譽觀促使騎士們在比武時英勇戰鬥,在戰場上不畏犧牲。正如前文所說,騎士在戰鬥中應只有兩種結果:要麼戰死,要麼被俘,而絕不應貪生怕死、苟活於世,正所謂「戰死事小,投降事大」。這幅圖描繪了布列塔尼公爵和波旁公爵之間的約斯特比武場面,《國王勒內的比武全書》在這幅圖後緊接著記載了兩人對決的詳細情況,該手抄本現藏於法國國家圖書館。騎士制度的宗教因素,也使其美德具備了更多的宗教特質。中世紀的騎士在其身份變遷過程中,經歷了教會的有益引導,除了前文所說的由歐洲社會內部的暴力因素轉向對外擴張之外,更重要的在於教會通過「上帝的和平」運動,引導騎士們爲社會公義服務。憐憫意味著騎士要同情弱者,胸懷寬廣,在鄉土社會要承擔保境安民、伸張正義之責,在比武或戰鬥中對品德高尚的對手心懷敬意,頗有英雄惜英雄之古風。騎士對封君和信仰的忠誠,必然要求他將誠實置於重要地位,我們很難想像,如果沒有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坦誠相待,歐洲如何熬過帝國崩潰後的黑暗時代,也無法解釋封君封臣關系所連結成的中世紀社會。作爲中世紀社會的「戰鬥者」,雖然騎士的主要職責在於用武器保衛社會,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他們無需靈魂上的懺悔和內省。伴隨著騎士制度的轉型,戰鬥者與祈禱者即教士的聯繫日益緊密,大規模軍事行動中往往都會看到神父的身影。尤其是十字軍東征以後,戰爭的宗教動機更爲明顯,從很大程度來說,騎士不僅是封建等級制的基礎,更是教會權力的重要載體。騎士由於多方面的因素,往往會與封君甚至國王發生爭端,成爲「叛逆者」,但如果這種反叛是爲了最高的公正,反而成爲騎士實現自身價值的途徑。我們不應忘記的是,正是由於英格蘭貴族們的反叛,才迫使約翰王簽署了《大憲章》,締造了中世紀意義上的「人權宣言」,這就是對公正最好的註腳。戰鬥者與祈禱者融合的重要產物之一就是宗教騎士團。圖爲聖殿騎士團最主要的徽章之一,中間環形排列著拉丁文「SIGILLVM MILITVMXPISTI」,即英語「Seal of Soldiers of Christ」,意爲「基督戰士之印」。英王理查一世(即「獅心王」)雖然毀譽參半,但是他的一生是對這句話的最佳詮釋。1192年,他在第三次十字軍東征回國途中,經過維也納時被奧地利公爵利奧波德五世(1177—1194年在位)抓住,在古堡中做了兩年俘虜才被贖回國。1199年3月,他在法國南部圍攻利摩日爲流失所中,4月6日不治身亡,圓了自己的騎士夢。理查一世戰死於法蘭西,他後來也被安葬於羅亞爾河流域的豐特弗洛皇家修道院教堂,圖爲理查一世石棺上部的雕像。

《封建時代》是《話說世界》叢書第4卷,本書採用社會和制度主題寫法,以史實爲依據,用圖文形式,運用生動的筆觸詳細記述了中世紀歷史視角下歐洲、阿拉伯、亞洲等國家和民族的發展脈絡。現代文明的一系列主要因素,都可以在封建時代的歷史中追溯其源頭。

《話說世界》是國家出版基金項目,由著名世界史專業教授和研究員組成編委會,由世界史專業教授和博士爲主組成創作隊伍。全套書以歷史史實為準繩,客觀中性地用故事來敘述歷史,以史家通識爲依據。《話說世界》共20卷,講述了20個崢嶸時代。時間縱跨史前到21世紀,內容涵蓋政治、經濟、宗教、思想、藝術、科技等領域,輔以近萬幅圖片,採取雜誌書的編法,行文生動活潑,圖片珍貴精美。【作者介紹】張子愷,南京大學英語語言文學學士,南京大學世界史專業碩士、博士,研究方向爲英國史和歐洲史,現爲江蘇第二師範學院講師。參與三項國家社 科基金項目的研究,著有《北非戰場》(與陳曉律教授合著),並在《世界歷史》《學海》《南通大學學報》《南京政治學院學報》《蘇州科技學院學報》等發表多篇學術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