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趕在全民隔離前,6名英國抖音網紅帶上千萬粉絲緊急集結 – BBC News 中文


Byte House圖片版權
Fanbytes

Image caption

他們六人的粉絲總數超過1400萬。

英國最受歡迎的6名抖音創作者搬到了一起生活,他們希望滿足處於居家隔離之中的年輕人日益激增的需求,但一些人對他們在這個特殊時機下的行動表示質疑。

“字節小隊”(Byte Squad)在新冠疫情之前就計劃了這一行動,並在3月23日英國開始全民居家隔離前完成了搬家。這是英國第一家“抖音公館”(或“抖音之家”,TikTok house)。此前,這種現像已經在美國出現。

儘管他們的家人和輿論對這項行動的時機持保留態度,但他們的創作已經展開。

一名業內專家表示,新冠疫情的爆發可能會使得這一嚐試不像以前那樣有利可圖。

這群抖音創作者的粉絲總數超過1400萬人,他們的視頻目前每周播放量達到7300多萬。

TikTok是中國短視頻社交應用程式“抖音”的海外版,如今它已風靡全球。它是2019年下載量第二高的應用程序,僅次於WhatsApp。

“乾貨”

自從宣布社區封鎖和隔離措施以來,英國人在抖音上花費的時間比以往要長得多。據行業分析平台“傳感塔”(Sensor Tower)的數據,從1月至3月,英國人的抖音平均觀看時長增長了23%。

19歲的肖尼(Shauni)、22歲的SurfaceLdn、20歲的塞布(Seb)、17歲的蒙蒂(Monty)、19歲的KT·富蘭克林(KT Franklin)以及20歲的莉莉·羅絲(Lily Rose)從這種日益增長的需求中看到了機會。他們將嘗試生產更多與新冠病毒疫情相關的“乾貨”。當然了,更多的還是舞蹈表情包和惡作劇。

除了在個人賬戶發佈內容外,六人還試圖創造一種類似真人秀的形式——在抖音、YouTube和Instagram上發布一個名為《字節公館》(Bytehouse)的故事,講述他們的經歷。

圖片版權
Fanbytes

Image caption

他們曾創作視頻“隔離期間可以做的事”。

該團體與英國公共健康機構英格蘭公眾健康(Public Health England)推出的“超越”(Rise Above)項目合作,在禁足期間向主要對像是青少年的觀眾群體宣傳積極的心理健康信息。

這座維多利亞式的宅邸被打造成一個“LGBTQ安全空間”,有同性戀情侶也有異性戀情侶,但它位於倫敦市中心的具體位置是保密的,以防粉絲們前來參觀。

他們製作的一個視頻是建議人們進行室內活動,比如學習“握腳”或在家“搭建堡壘”。

“我想通過幫助人們待在室內來幫助他們戰胜新冠病毒,”蒙蒂說。

“我們每天都做直播和其他內容,這樣粉絲們在家裡就可以與我們互動。看到一些反饋和評論很讓人鼓舞。”

但他們六人也會發布一些品牌廣告和推廣集體的音樂曲目內容,群策群力,從而提高盈利能力。

例如,在品牌商贊助下,他們每晚都要玩名為“你在想什麼”(What Do You Meme)的卡牌遊戲,用於向觀眾宣傳這一產品。

為了符合規則,這些視頻會被標記為“廣告”。

Image caption

粉絲字節創新總監佛羅·阿德波茹(Flow Adepoju)

“如果你想為Z世代(美國及歐洲的流行用語,意指在1995-2009年間出生的人,又稱網絡世代、互聯網世代)創造下一代的內容,那就必須由Z世代自己來做,而這正是我們在努力嘗試的,”粉絲字節(Fanbytes)創新總監佛羅·阿德波茹(Flow Adepoju)說。她所在的網紅營銷機構“粉絲字節”旗下公司“字節天才”(Bytesized Talent)是這六名網紅的管理方。

“粉絲字節”每週都會送一個“護理包”上門,裡面有食物和必需品。

另一家網紅機構“優客網絡”(Yoke Network)聯合創始人穆斯塔法·穆罕默德(Mustafa Mohamed)表示,在美國的YouTube明星們,例如由傑克·保羅(Jake Paul)創建的團隊10( Team 10)和法茲戰隊(FaZe Clan)等,幾年前就開始住在一起創作。

英國遊戲明星KSI也曾住進幾名遊戲名人開設的“希德門公館”(Sidemen House)。

圖片版權
Bytehouse

最近,美國最具影響力的抖音明星們則佔據了“海普公館”(Hype House)。

默罕默德解釋道,這其中的邏輯是你需要強強聯合受眾。

“我曾和一個名叫阿瓦尼(Avani)的抖音明星一起工作,她當時在海普公館。”

“我看到她的粉絲從幾百萬到1500萬左右,而她的收入也直線上升。”

“粉絲字節”團隊從今年年初就開始計劃這個項目。

Image caption

一些用戶也質疑他們是否違背了政府要求保持社交距離的初衷。

當發現新冠病毒將襲擊英國時,他們曾考慮取消這項計劃。

“我和我們的網紅進行了坦誠的交談,”粉絲字節首席執行官蒂莫西·阿莫(Timothy Armo)說。 “他們中的每一個人仍然想繼續實現它。”

阿莫表示,一些人曾和他們的家人交談,部分父母表達了擔憂,但當他們意識到這個機會對他們的孩子有多重要時,他們最終被說服。

在美國洛杉磯,由音樂家蕾哈娜(Rihanna)為推廣自己的美容產品而設立的抖音基地“芬蒂美妝”(Fenty Beauty)在3月下旬關閉。

公司發言人稱,這是“由於新冠病毒而採取的預防措施”,基地裡的明星們只能遠程發布視頻。

一些抖音用戶則在這六人所在的字節公館(Bytehouse)評論區留言,質疑他們繼續集體創作是否明智。

有人質疑這是否破壞了政府關於保持社交距離的要求。

阿莫表示,儘管對與家人分開有所保留,但幾名網紅意識到這對他們的社交媒體生涯意義非常,尤其當他們考慮到因為隔離可能會有更多的流量。

阿莫之前曾與英格蘭公眾健康的“超越”項目合作,在抖音上發起了一個不著地足球挑戰,以對抗反社會行為。因此他此次可以輕鬆讓整個團隊都參與進來。

總的來說,阿莫認為,儘管有新冠病毒的存在,但繼續開設抖音公館的冒險已經得到回報。

“我們收到了成千上萬條來自年輕人的評論,他們說我們的內容讓他們的生活更有趣,”他說道。

圖片版權
montykeates/TikTok

Image caption

他們既會單獨,也會合作創作視頻。

他不願透露這幾名抖音網紅到目前為止賺了多少錢。但他表示,在英國擁有200多萬粉絲的抖音明星的年收入可能超過2.5萬英鎊,有些人通過長期的品牌打造和營銷機會可以賺更多。

然而,一家曾與抖音創作者合作的數字公司警告稱,全民隔離在家並不一定能帶來金錢。

音樂營銷公司“伯斯蒂莫”(Burstimo)數字營銷總監亞歷克斯·喬布林(Alex Jobling)表示:“在這樣的危機中,品牌首先要削減的是營銷預算。”

他認為,現在是網紅培養粉絲的好時機,但不一定要簽新的讚助協議。

一般網紅的努力方向是讓社交媒體的明星身份成為他們的主要收入來源和全職工作。

蒙蒂說,入駐基地的原因之一是為了證明英國的抖音明星可以獲得和美國明星一樣的地位。

圖片版權
Fanbytes

Image caption

他們創作的一個視頻曾獲得170萬次點擊量。

“我覺得英國的情況沒有美國那麼嚴重,所以能抓住這個機會是件好事,因為我知道這很重要,”蒙蒂說。

到目前為止,室友們的視頻內容還沒有在YouTube或Instagram上產生太大的影響,他們的視頻在這些平台的瀏覽量只有幾千次。

然而,在抖音上,他們的表現已足夠出色。他們合作運營的“字節小隊”賬戶已擁有超過23萬名粉絲。其中三個視頻的觀看量超過了80萬次。

他們最受歡迎的視頻觀看量達到170萬——通過打趣美國的“海普公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