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華東第一鐵礦淪爲「狗皮膏藥」,35億噸儲量,卻被國企唾棄!


慘!華東第一鐵礦淪爲「狗皮膏藥」,35億噸儲量,卻被國企唾棄!

2021-01-15 礦業匯

作爲全國第五、華東第一的鐵礦的霍邱鐵礦,可謂是時運不濟,曾經一度爲各大企業爭搶的香餑餑如今卻陷入多方糾纏,成爲首鋼、中鋼國際等手上的「燙手山芋」,急待出手。而近日一則公開的掛牌信息,令霍邱鐵礦再生變數。

一、華東第一鐵礦

霍邱,安徽省西部一座小縣城,隸屬於六安市,西鄰河南,東鄰六安。自古農業發達,擁有豐富的礦產資源,鐵礦、石灰石等20多個礦種,儲量巨大。在這遼闊的淮河沖積平原之下,霍邱縣坐擁儲量全國第五、華東第一的鐵礦資源。

霍邱鐵礦位於霍邱西部,北臨淮河,現有9個大中型鐵礦牀和15個零星鐵礦,已探明儲量25億噸,遠景儲量35億噸以上,位居全國第五,華東第一,是全國唯一一個剛開發的特大型鐵礦富集區,平均品位爲32%–34%,被列爲全國大型鐵礦基地。

霍邱鐵礦爲鞍山式貧磁鐵礦石,呈典型條帶狀構造,鐵礦具有資源量大、分布集中的特點,礦石組分簡單,礦石可選性好,硫、磷含量低,有利於冶煉。

二、從「香餑餑」到「狗皮膏藥」

公開信息和相關報導顯示,霍邱縣政府全額出資創辦的霍邱鐵礦公司擁有霍邱鐵礦的探礦權。2002年,霍邱鐵礦資源啓動開發,面向全國招商。

2010年3月,北京首鋼礦業投資有限公司、安徽大昌礦業集團有限公司就霍邱鐵礦深加工項目簽訂了合作協議,約定成立安徽首礦大昌金屬材料有限公司(簡稱首礦大昌),即霍邱鐵礦項目開發主體,項目總投資高達99億元。

作爲工程總承包商,中鋼國際於2011年2月以後介入霍邱鐵礦相關項目的承包工程。該項目合同金額52.66億元,占比超過上市公司年度營收規模的一半。

據《中國經營報》去年7月報導,因霍邱鐵礦項目深陷多方糾纏,項目在2014年年中已陸續停工。

中鋼國際業績也因此受損,其第一大欠款方即爲首礦大昌,欠款餘額約10億元,項目的復工時間和未來「歸宿」皆成疑問。

三、項目被「拖累」再生變數

01首鋼礦業退股

近日,北京首鋼礦業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將首礦大昌51%股權掛牌出讓,轉讓底價17.7億元。這則信息,令上市公司中鋼國際的一個項目被「拖累」再生變數。

首礦大昌工商資料顯示,國資背景的北京首鋼礦業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在其中持股51%,民營企業大昌礦業持股49%。在本次轉讓51%股權後,國資在股權上徹底退出了首礦大昌。

從項目進展情況來看,首礦大昌項目持續停擺多年,或是首鋼此次決意退出的主要背景之一。

02中鋼國際業績受拖累

2014年全面停擺後至今,首礦大昌的復工問題持續懸而不決。受其影響,中鋼國際的業績困境不斷加劇。

據中鋼國際2016年報,霍邱項目2012年9月起開工,計劃2015年5月完工,合同金額52.66億元。2016年全年,中鋼國際實現營業收入94.44億元,這意味著,僅一個霍邱項目,相當於中鋼國際營收過半。

北交所項目掛牌信息顯示,2016年至今,首礦大昌未產生收入,營業收入和淨利潤均爲零。截至2017年6月底,資產總計46.9億元,負債總計17.75億元,所有者權益29.18億元。

據中鋼國際2016年報,霍邱項目合同金額52.66億元,累計確認收入13.26億元,應收款餘額8.2億元,完工進度30.69%。

據2017年中報,霍邱項目累計確認收入仍爲13.26億元,應收款餘額上升至9.996億元,完工進度30.69%。2017年三季報延續這一數字。

2015年至今,中鋼國際營收持續下滑。今年前三季度,中鋼國際營業收入48.39億元,同比下滑18.34%;淨利潤3.23億元,同比下滑12.53%。

03「安徽礦王」現狀成謎

相對於國資背景的首鋼退出,另一民資股東大昌礦業仍然「留守」。

工商資料顯示,吉立昌旗下大昌礦業的前身爲武安市大昌礦產品經貿有限公司,該公司在2002年註冊成立。八年後,吉立昌以15億元身家成爲全國排名第28位的礦產富豪、「安徽礦王」。

在公開報導中和已公開的案件審理中,吉立昌的信息已難以尋覓。目前,吉立昌已不再是大昌礦業的大股東。

作爲首礦大昌的民營股東,大昌礦業經營不樂觀。據天眼查收錄的案件信息,目前大昌礦業陷入超100起訴訟當中,10次被列爲失信人,21次被列爲被執行人。

據天眼查收錄,安徽地稅局2017年7月發布欠稅公告,大昌礦業名列其中,稅種爲增值稅,欠稅額未有公布。

裁判文書顯示,大昌礦業已無可執行資產。

四、霍邱項目待「救場」

在國資股東退出、且僅剩的民資股東也「自身難保」之際,未知的新接盤方,或成爲項目本身乃至上市公司中鋼國際當前困境的「拯救者」。截至目前,「誰來救場」尚未可知。

事實上,當地政府也曾試圖推進項目復工,並籌謀引入外部投資者來化解危機,而後來並無下文。霍邱項目的復工仍然是個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