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沒見過一部國綜能集齊這麼多美人


“本文章為“一條”原創,未經允許不得刪改、盜用至任何平台,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國風綜藝《美好年華研習社》,

播出十期以來,

在豆瓣擁有8.7的高分,

網友評論是“今年最好看的國綜”。

它雜糅幾乎所有的舞台形式:

話劇、音樂劇、脫口秀、舞蹈、漢服大秀……

藉著一個個古代女性的故事,

來講述她們所處時代的審美和文化。

左:虞姬(張雨綺飾)

右:楊玉環(李凱馨飾)

左:薛濤(史策飾)

右:舒嬌(小鹿飾)

李清照(郭柯宇飾)

節目組請來大學教授團把關劇本和妝造,

扮演者們,無論是性感的張雨綺、柳岩,

文藝範的郭柯宇,

還是喜劇演員小鹿和史策,

都通通美出了新高度。

最讓觀眾直呼“大膽”的,

是節目的硬性規定:

“現場必須真唱,且沒有提詞器”,

嚇退了不少藝人。

一條採訪了製片人兼總導演張一蓓。

自述:張一蓓

撰文:劉亞萌

責編:倪楚嬌

《美好年華研習社》是我很多年來就想做的,一個實景的、現場真唱的、沒有任何提詞器的國風秀。

現在國風的節目還蠻多的,有些做得挺好,有些我其實心裡是不服氣的。我不想用LED大屏幕和特效,也不想套個國風的殼子做選秀,就想踏踏實實地挖掘我們文化里真正有厚度的人物和美學。

所以我們每期,都會研習兩位女性歷史人物,講述她們的故事,串聯出她所處的時代和文化審美。

多種舞蹈形式:採茶舞、劍舞與胡旋舞

盛唐國風大秀

復原甲胄秀與Rap相結合

每期會有飛行嘉賓來扮演主咖,都是現場真唱,幾千字的台詞完全自己背下來。

你知道就光是“真唱”這一條,多少人不敢來?有大量的藝人其實是拒絕了我們的邀約的。

這一點是我特別想說的,整個娛樂圈這幾年的發展,讓大家覺得真唱是一件很罕見的事情,這是不正常的。

薛濤(史策飾)

延伸閱讀  《愛》影評:至死不渝

我們在給每個女性人物寫劇本的時候,策劃稿都非常厚,有時候光是文本就要花2個月。往往是先去專家顧問團那兒過一道,然後再做更精細的。

薛濤是我研習之後非常喜歡的一個人物。我們請來了史策扮演,當時她一出來,我們審片的老師都驚呼:“這是史策?史策這麼美?”其實人家本來就很美,只不過之前沒得到展現。

薛濤是個非常聰明的女性,我們文本上把她往唐朝“帶貨女王”和“文創一姐”的方向做。

她父親是官員,很早就死了,為了養家,她十幾歲的時候淪為樂妓,不得不依附一些有權勢的男人。

薛濤喜歡寫詩

漂亮,有才情,很多達官貴人喜歡她。但她並沒有想著依附男人,而是下定決心去賺錢。

脫離樂籍之後,就開始創業,凡是她設計和推薦的用品,比如口脂、帽子,都成為爆款。

大唐TV直播間,帶貨女王薛濤出席

右:清代仿製的薛濤箋

我們節目裡用一個“大唐TV直播間”的形式,來介紹薛濤當時帶火的物品。其中最重要的是“薛濤箋”,它是一種很小塊的紙,經過精緻的植物染色,還有暗紋,才子佳人買來寫信、寫唱和詩。

薛濤箋其實改變了中國用紙的標準,後來政府公文都用小塊紙,唐之後一直都很流行。

她作為唐朝社交女王,跟很多才子有往來,白居易、劉禹錫等,還有跟元稹的愛情,她等了很多年,但都是孤身一人。她小時候與父親的唱和詩“枝迎南北鳥,葉送往來風”,真的是一語成讖。

你就發現她身邊那麼多男人,其實都是在利用她,用她的名聲或者才華,其實最愛她的男人只有父親,可惜他很早就去世了。那最後我們用她和父親唱和詩的方式來做結尾,就很動人。

李清照少女時期的爛漫,由R&B舞曲展現

用街舞表達對“家暴”的憤怒

李清照,她太重要了,策劃的時候我們就哭了好幾次。我們在文本上,將她的人生分為4個階段:少女時天真爛漫,青年才氣逼人,中年遭遇家暴婚姻不幸,晚年孤寂淒清。

這期秀我們是冒險的,從頭到尾用的傳統中國音樂就很少,反而用了R&B、迷幻感的電子樂。遭遇家暴時,我們想出口氣“打渣男”,帶著憤怒的街舞最合適。

晚年李清照(郭柯宇飾)

這當中,晚年的她太難演了,就想著千萬不能演砸了,後來我們找到郭柯宇,邀約了很長一段時間,最後她答應了,我們才舒口氣,覺得穩了。

主持人馬可說,她一開口“淒淒慘慘戚戚”,他就受不了了,就哭了。

我是到她說“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那裡,喝了幾杯酒,顫顫扶著膝蓋,有點站不起來。我都不知道她是真實狀況還是演的,所以你看好的演員就是真假難辨。我看到這裡,就在導播間暴風哭泣,“嘩啦嘩啦”就開始流眼淚。

那首歌是她自己的,她重新填了詞,填得特別好,我真是太愛她了。

黃月英(黃齡飾)

黃月英那場是我們內部同事都很喜歡的,因為黃齡唱得太好了。

黃月英是諸葛亮的老婆,日本有做過一款遊戲遊戲叫《三國志》,裡面把黃月英設計為“工神”,就是工科的工,很聰明的女人。

我記得當年《生活大爆炸》剛出來的時候,我看到謝耳朵跟他女朋友艾米談戀愛的時候,我就覺得:這不是諸葛亮和黃月英嗎?

念誦婚禮誓詞時

黃月英篤定兩人日後必然會有“知識上的分歧”

所以我一定要做她的故事。我們編劇寫得很絕,把黃月英和諸葛亮的婚禮誓詞,寫成兩個高智商人的交鋒。

一開始就很正常:“我黃月英,我諸葛亮,無論健康或疾病,無論和平或戰爭”,黃月英就突然提出兩人假如會有知識上的分歧怎麼辦?然後兩人就開始現場分配,機械原理聽誰的、經史子集聽誰的…..特別機敏好玩。

雖然人物、審美是古典的,但我們的表現形式總體是青春的。

少女時期劉娥(王怡人飾)

青年時期宋真宗(吳宇恆飾)和劉娥(李凱馨飾)

中國是一個非常依賴女性的民族,母親和妻子的形像對我們很重要,但歷史上有大量的女性人物一直不斷地被潑髒水。

延伸閱讀  從沒見過一部國綜能集齊這麼多美人!

比如劉娥。她原本是個平民歌女,還結過婚,之後遇到宋真宗,她有才能,參與政事,又沒有外戚集團,後來宋真宗很信任她,讓她當皇后。

後世寫書的時候,就編了一本《狸貓換太子》,把她寫成一代妖后。

中年時期劉娥(張紫寧飾)封後,說出金句:

“如今天下人都認為是我需要這個位置,

他們哪知道,是這個位置需要我。 ”

台下觀秀的楊柳岸老師,專門研究宋明清哲學,他就說,宋之後對女性的壓迫更重,這樣一個有才能有野心的女人,後人一定是把她往壞女人和不得好死的方向去寫,讓其他女性不要向她學。

那我們在秀裡,就把當代的視角放進去,給了劉娥一些正面的描繪。

左:孫壽(柳岩飾)

右:孫壽發明的愁眉和啼妝

孫壽的“折腰步”,假扮柔弱

孫壽是東漢權臣梁冀之妻,因為梁冀是一個大奸臣,歷史把連著她純粹定義成一個壞女人,但後來我們深挖並不完全是這樣。

孫壽是當時的時尚引領者,比如愁眉,啼妝(模擬哭泣後楚楚動人的妝容),墮馬髻,折腰步(類似貓步,走路時裝出腰肢細得要折斷的樣子),當時愛美的女性都爭相模仿她。

她本身是個悍婦,但所有的發明都是在教女人怎麼“扮弱”,我們就加入了一些金句,比如“會演戲的女人最好命”,這是她們在那個時代的生存之道。

左:金莎扮演太平公主那期,錄製到早上7點

右:張紫寧扮演劉娥時,頭戴十幾斤的王冠

飾演主咖的任務會很重,嘉賓們都很認真。

因為排練的時間就2天,像柳岩是來之前就把稿子背好了。金莎那一場稿子改了七八遍,她剛背完,可能我們又要調整,就快瘋了。那一場是錄到了早上7點,挺不容易的。

節目播出來之後,很多人說我們選角很貼,有些演員是我們一直執著地在邀請的,比如郭柯宇和史策。還有一些是實在要錄了,再不定也來不及了,聽天由命,沒成想效果也很好,妙手偶得。

妝造組不辭辛苦,製作繁複的頭飾

節目組注重佈光

我們基本上不太用特效,你紮紮實實把妝造、舞台、光線這些都掌控好,其實也是一件高難度的事情,就美得不得了。

展示多種漢代紋樣

根據長沙馬王堆漢墓出土的文物復原

第一期趙飛燕的漢服形制大秀。我們翻了七八家博物館的資料,光紋樣材質,哪個叫繡,哪個叫錦,哪個叫絹,哪個叫羅,所有這些東西都是要事先搞清楚。

就可能觀眾也看不懂,但是我們自己會覺得那不行,你要炫的技,就要炫到底。

漢代的東西現在商家做的很少,因為它不太好賣,我們連租都租不到的,所以那場秀都是找的專業人士去定制的。

當時這個秀走出來的時候,我們現場人就懵了,那種瞬間穿越的感覺特別強,雞皮疙瘩翻一身。

漢服形制大秀

中國歷代王朝的審美,會有一個演變的過程。

漢代的審美大氣又簡約,交領右衽,一層又一層,它的整個材質織法、紋樣、顏色搭配,都極其講究,有一種低調的自信。

從西漢到東漢的時候,直裾比較多,因為它穿起來更方便,當然顏色也更豐富了。

根據東晉畫家顧愷之的《洛神賦圖》改編的舞劇造型添加了飄逸、想像力的元素

《洛神賦圖》仙女大秀,霧氣繚繞

延伸閱讀  3集演了30集的內容,剛被吸引又被勸退,邢菲這部古偶怎麼回事?

到了魏晉南北朝的時候,邊境少數民族跟內地互動較多,其他民族的元素就開始融進來。

這時候人的價值觀有一個巨大的變化,追求一種逃離現實的生活,人就恨不得穿的跟神仙一樣,我是覺得整個中國的服飾的放飛是從魏晉開始的。

唐代服飾色彩鮮豔

到了唐朝,非常大膽開放地吸收國外的元素,從漢繼承下來的交領右衽就慢慢沒了,被胡服傳過來的圓領衫所取代,因為圓領衫很方便,從上面一罩,系個腰帶就好了。

唐朝女性地位高,女生喜歡穿男裝,彩飽和度極高,最豔的黃,最豔的紫。

宋代服飾色彩典雅

宋朝是一個精英審美主導的國家,人們追求瘦長的東西,不像前朝和後來明朝那麼Oversize(寬大),就修身,男的儒雅,女的高貴,莫蘭迪色就來了。

明朝的衣服非常有意思,它對不同階層的人穿什麼衣服,管的很細緻。假如路上一個人踢球,身體熱了,把褲子挽起來,你會坐牢的。但是即便管得這麼嚴,那個定下來的美學標準也很好看。

我們用了大量的原創音樂,也是被錢逼的。預算裡已經沒有足夠的錢讓我們去買大量的音樂版權了,正好我們很多社員的音樂才華非常好,像安雨、聶傑銘、張婉清,那就自己來寫。

汪涵、馬可作為主持人

我自己是從小浸潤在一種傳統文化的氛圍裡。

父母就是傳統文化從業者,我父親很年輕的時候就是中央民族廣播樂團的首席胡琴,後來成為作曲家和指揮,我母親一直是民族音樂的演奏師,包括周圍很多親戚是民族舞、話劇團的。

所以我對傳統文化是發自內心的喜歡,然後才會生出一定要把它做好、傳播出去的決心。

這次是我回歸芒果台做的第一檔節目,請來汪涵和馬可做主持,他們兩個是我的老搭檔,今年也正好是我們三個人做《越策越開心》的20週年。

我跟汪涵依然是歡喜冤家,“罵罵咧咧”地做完了這一季。因為每期節目真的是要準備和排練的東西太多,他就老是說:“你又要熬夜,這麼多人不睡覺,我都這麼大年紀了,你看蕁麻疹都被你給熬出來了。”

反正每次錄完之後就罵我一頓,但是到了下次來錄的時候又聊得很開心,很起勁。

常駐“社員”安雨和吳宇恆

參與到現場演奏、作曲編曲、表演等

常駐“社員”李凱馨和張婉清

演唱、表演、作詞作曲俱佳

文化審美是需要一代一代人去培養的。

有時候我看國外一些頂尖的演員,你會發現他們既能演又能唱,甚至去做脫口秀也很強,有的還能畫畫、演奏樂器,這是一個全方位的美學體系的養成。

國內現在對年輕藝人的培養,有些太copy日韓了,當然那套體係也有可取之處,但我覺得我們可以有更本土的培養思路。

所以這次我們常駐的十幾個年輕的藝人,像安雨、上官喜愛、聶傑銘、張婉清等等,他們作曲作詞、唱歌、跳舞、說脫口秀、做主持,深度參與策劃和表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收穫和代表作。

文化自信的前提是文化自覺嘛,我們這次是切切實實做出來一些東西,讓更多的人看到、接觸到,一代人一代人繼續做,那種自豪感、自信感就會生出來的。

“本文章為“一條”原創,未經允許不得刪改、盜用至任何平台,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