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文化未解之謎:西湖的前身是海灣嗎,「華夏第一都」在哪裡呢


地理文化未解之謎:西湖的前身是海灣嗎,「華夏第一都」在哪裡呢

2021-01-15 雙雙讀歷史

「欲把西湖比西子,濃妝淡抹總相宜。」歷來爲人們認作美的化身的西湖,究竟是怎麼形成的?對於這個問題,至今學術界仍各持一端,爭執不下。而弄清楚西湖形成之謎對西湖的現在和未來發展都有重要價值。一種說法認爲西湖是由於築塘而形成的,這是古今比較一致的看法。西湖本與海通,東漢時錢塘郡議曹華信爲防止海水侵入,招募城中人民興築了「防海大塘」,修成後,「縣境蒙利」,因之便連錢塘縣衙門也遷來了,這就是今日杭州市的前身,西湖從此與海隔絕而成爲湖泊。歷代學者都承襲此說,流傳至今。1909年,日本地質學者石井八萬次郎提出是火山爆發噴出岩漿阻塞海灣從而形成西湖。我國著名科學家竺可楨通過詳細調查研究,認爲西湖原是一個瀉湖,否認了石井八萬次郎的推斷。他認爲,西湖本來是一個海灣,後由於江潮挾帶泥沙在海灣南北兩個岬角處逐漸沉澱堆積發育,最後相互連接使海灣隔絕了大海而形成爲瀉湖。魏嵩山先生根據《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公元前210年秦始皇東巡會稽,「至錢唐,臨浙江,水波惡,西百二十里從狹中渡」,認爲當時的錢塘江水面仍相當遼闊。而《漢書·地理志》所載「武林山,武林水所出,東入海」,則更清楚地表明直到西漢時期西湖仍爲海灣,杭州市區尚未成陸。

因此,魏氏確信劉道真《錢唐記》所載華信築大塘之事,認定西湖與海隔絕成爲內湖,時間應當是在東漢林華東先生對「西湖是因爲東漢華信築塘成功後才形成」的說法提出異議,認爲倘確有華信築「防海大塘」,其功能也應是防禦海潮衝擊吞沒陸地的捍海塘,認爲東漢華信築防海大塘時,內側地帶早已成陸,築塘是爲保護陸地不被海水吞沒,而不是促成西湖的成因。林氏主張最遲在東漢之前,西湖就已形成。吳維棠先生從西湖東岸望湖飯店地下四米深的鑽孔採樣中,發現有一黑色富有機質和植物殘體的粘土層,通過碳-14年代檢測得知在距今2600年左右。白堤錦帶橋兩側的五六米深處的鑽孔中,有一炭化程度較高的泥炭層,厚10厘米~50厘米,用其上部的標本作碳-14年代測定,爲距今1805年左右。泥炭層之下是青灰色粉砂質粘土,富有機質和炭化的植物干枝,孢粉分析結果,有黑三稜、眼子菜等陸上淺水生植物,表明當時西湖已是沼澤據此估計,西湖在春秋時代已經沼澤化。在疏通西湖的時候,工人們曾發現一些石器和戰國至漢代的鐵斧,很可能是人們從事漁獵生產活動失落的。

因此,吳維棠先生推斷:在西漢前杭州非但不是海灣,連海灣成陸後遺留下的殘跡湖都已沼澤化。這就無怪乎《史記》《漢書》、《越絕書》等古籍中,只記及錢塘縣和別的湖泊,而沒有古西湖的記載。儘管至今人們還不能清楚地知道西湖的成因,但隨著研究的深入,相信科學家會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案。風動石之謎東山島位於福建省東南部,古稱鐧山,是著名的海濱風景區。東山島的聞名,除了美麗的熱帶海濱風光外,還因爲島上有一塊奇石一風動石,它被譽爲「天下第一奇石」。風動石,危立於銅山古城東門海濱。石高4.73米,寬4.57米,長4.69米,重200多噸,外形像一隻雄兔,斜立於一塊臥地盤石上,兩石吻合點僅有幾厘米見方。當海風從台灣海峽吹來的時候,強勁的風流會使風動石微微晃動,讓人覺得其岌岌可危,可風停後,風動石也隨之平穩如初了。風動石不僅在風的吹拂下會搖晃,而且人力也能使其晃動。如果找來瓦片置於石下,選擇適當的位置,一個人就能把這碩大的奇石輕輕搖動起來。此時,瓦片「咯咯」作響,頃刻間化爲齏粉,奇石搖動的軌跡清晰可見。1918年2月13日,東山島發生7.5級地震,山石滾落,屋倒人亡,可風動石卻安然無恙。「七七事變」後,日軍企圖搬走風動石日艦「太和丸用鋼絲索繫於風動石上,開足馬力,可多條鋼絲索被拉斷了,風動石卻紋絲未動,最後日軍只得放棄這一企圖。風動石歷經滄桑,依然斜立如故。這塊奇石是怎樣形成的呢?至今是個難解的謎。

中華民族有悠久的歷史,從早期的人類到原始氏族社會,這片土地上有過我們祖先的身影。隨著生產力水平的提高,社會不斷進步堯、舜、禹三代之後,禹的兒子啓廢除統治權禪讓的傳統,奪權成立父子相承的國夏。「夏」也便成爲我國歷史上第一個國家政權,我們今天對於夏代的了解相當貧乏,只有少數文獻中一些零星的記載。由於商都殷墟的發現,對商王朝的文明狀況,我們有了較清楚的了解,而此前的夏代卻仍是一片空白,幾乎都要讓人淡忘這個曾統治華夏幾個世紀之久的王朝。如果能找到夏朝的國都遺址,我們就不會對夏代如此迷茫,但作爲華夏第一都的夏都到底在哪裡,長期以來一直是困擾歷史學家的難題。有人說是位於山西省運城市的夏縣,據稱,因我國奴隸社會第一個王朝夏朝在此建都而得名,號稱「華夏第一都」。其歷史悠久,爲中華民族的發祥地之一。

相傳是嫘祖養蠶、大禹建都的地方,素有「禹都」之稱。不過至今還沒有在夏縣找到有說服力的文化遺址。有人說應該是在今許昌西部的禹州。禹州市是中華民族發祥地之一,大禹因治水有功曾在此受封「夏伯」。禹的兒子啓繼位後,於鈞台大宴天下諸侯,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奴隸制國家——夏朝亦被稱爲華夏第一都。夏都是在禹州嗎?目前仍不得而知。1959年夏,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組織了一支考古隊,開始了探尋夏都的田野考察。從傳說中夏人活動的中心地區豫西開始,在撥開重重迷霧後,考古隊將目光鎖定在河南偃師二里頭,集中對其進行考古發以此爲標誌,中國考古學界開始進入了有目的、有計劃地探索夏文化的時期。早期奴隸制夏王朝的存在無可非議,但由於文獻和考古資料的缺乏,夏代的文化面貌始終無法確認。

20世紀60年代末,考古工作者在河南省偃師縣二里頭村發現了一些古文化遺址,出土陶器十分特殊,介於龍山文化與商代之間,引起了學術界的極大興趣。二里頭村,位於偃師縣西南9千米的洛河南岸。古文化遺址包括二里頭、圪當頭、四角樓、寨後和辛莊5個村,面積375萬平方米。1957年發現後,1959年開始進行發掘和研究工作,先後發掘面積達1萬平方米。文化遺物的特徵介於龍山文化晚期和商文化早期之間,尚屬首次重要發現命名其爲「二里頭文化」。這處遺址的最下層被確認爲夏文化,出土有銅刀,爲我國發現最早的青銅器。其上層爲商代文化,發現有大型宮殿基址,面積達1萬平方米。遺址中出土了大批工藝精良的銅器與玉器,應爲夏商時期的都邑遺址,在考古學上占有極重要的地位,對了解和研究夏商文化的歷史有很大意義。經過幾十年的研究,可以確認二里頭遺址是一座早期王城。但這座都城是屬於商代的還是夏代卻還不清楚。

2003年,考古人員又在現已發現的中國最早都城遺址「二里頭遺址」中找到了兩座大型宮殿建築。其中一座,呈缺了一個角的長方形,東西長爲110米左右、南北寬100米,東北部折進一角。整個院範圍都是建造在高於地面半米的築平台上。庭院四周爲走廊,除西廊是外有牆、內有廊外,其餘三面中間都是牆,內外皆有走廊,說明在庭院北、東、南三面可能還會有相鄰的庭院。這座宮殿的樣式,後代有許多建築都沿用。新的宮殿建築羣的發現又吸引了人們的目光,無論從其規模,還是樣式都是皇宮大院的建築。這兩座宮殿遺址的特殊處和意義,不完全在於認定它們是王宮,更重要的是它們發現的位置。早先考查知道二里頭遺址所處的社會,很大可能是處於夏商兩代分界的時期,其上層是商文化遺留,其下層爲夏文化遺留。

而這兩座宮殿初步考定是處於夏文化層,那豈不是說,我們可以確定這是夏代的都城了嗎?有位考古專家激動地說,「這意味著人們幾乎可以從中觸摸到中國第一個王朝的脈動了」然而事實上,二里頭遺址是不是夏都並未得到公認,首先就此遺址本身的時期爭論仍在繼續,有人說屬於夏文化晚期,有人說屬於商文化早期,更爲普遍的說法是「界於夏商之間」。歷史學家冷靜地說,二里頭遺址本身還存在著許多未解之謎,作爲都城的二里頭,它的內涵布局及其演變過程、它的文化面貌及其社會生活與組織結構、它的族屬國別以及人地關係等諸多課題目前還只是粗線條的把握」。早期奴隸制夏王朝的存在無可非議,但由於文獻和考古資料的缺乏,夏代的文化面貌始終無法確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