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財石」:這座鎮江最小的山,揭密天下風水最神祕的地方


「善財石」:這座鎮江最小的山,揭密天下風水最神祕的地方

2021-01-15 鎮江風情

1684年,康熙在《南巡筆記中》記下這麼一段話:

次日登金山,孤峯隱岫,飛閣流丹,金碧照灼。更有一峯高立曰善財石,郭璞墓在其西。

善財石,遠看像一隻猴子站在水面上,過去老百姓又叫它猢猻石,莫看不起眼,它卻是鎮江文獻記載中最小的一座山。

01


寬闊的金山佛教文化廣場大氣而沉穩,善財石就在廣場照壁旁的水池中,高約10米、闊約6米,看上去像一塊普通的大石頭。

這塊大石曾經一度淹沒在尋常荒草田埂中,身上披滿了蔓藤黑松,尋常人路過都不知道它的名字。或許身邊路過,但誰也沒意識到這塊被稱爲「善財」大石不僅是鎮江記載中最小的一座山,而且傳說中神祕的郭璞墓,就在這塊大石之畔的水域。

善財石向南不多遠的塔影湖中有一座雲根島,它原爲江中一組天然錯綜的奇石,又名石排山、筆架山和三島。島上建有一座正方形攢尖頂小亭,名爲「雲根風月亭」。

金山的工作人員告訴我,數百年前這裡還是一片水域,郭璞當年就葬於這片水下,墓前無地一片汪洋,只能站在金山岸邊遠遠憑弔。

2007年筆者和朋友們尋訪時候的善財石,當時石頭還在樹叢中,歲月留痕留影。

02

郭璞把自己最神祕的背影,永遠留在了茫茫江中的金山下。

他在這裡預感到自己即將的命運,以及千百年後滄海桑田的變幻。於是郭璞赴王敦的幕府前,交待他的家人:他死後要把他的屍體裝進棺木,用船送到鎮江金山寺西南的長江中,並且千萬不要回頭看

交待後,平靜的走向了自己的宿命。

之所以有這樣的交待,因爲郭璞曾在鎮江和丹陽住過。他遊歷到京口,擡眼眺望,天地間山巒起伏,連綿相接;江風拂面,西來之水勢如游龍。

他發現江中的金山這段水下,隱隱似現龍脈。

在歷史上留下玄怪色彩的郭璞,不僅是在遊仙詩、山水賦、訓詁學、神仙學等方面有深厚造詣的奇人。在風水領域內,他集歷代風水學之大成,撰寫了充滿古代自然科學思想的《葬書》,奠定了中國風水學的基礎,被尊爲中國風水鼻祖。

這使他無論在正史中,還是野史中,他的行藏均頗多玄祕,有很多善於堪輿尋吉地脈的傳說。

因爲郭璞的盛名,皇帝委派了一個「著作佐郎」的官職。

當時,駙馬王敦官拜征南大將軍,素來驕橫,有篡權的野心,聽說了郭璞的奇才,想盡辦法將郭璞調到自己身邊當幕僚。

王敦想謀取帝位,找機會造反。常要郭璞問星占卜,出師吉凶。

郭璞知道說不吉會挨刀,說大吉打敗了結果也要挨刀。於是總是找理由,借卜辭勸說他安分守己。王敦是個驕橫的人,一怒之下將郭璞殺害。

郭璞被拖到武昌南崗殺害,後來其子郭驁將屍棺重新安葬。

家人按照郭璞的交待,備了一口薄棺乘船到金山旁的石排山東側,親手將棺木推入江中,並命船夫急速返回。

忽然聽到身後驚濤駭浪沖天而起,洶湧澎湃,其聲似萬鈞雷霆,炸響雲霄。剛剛轉身的家人驚駭萬狀,不由自主的回望了一眼,只見江面尤如一口沸騰的大鍋,江水排山倒海,在雲霧翻騰中,逐浪升騰起一座小山頭,這山從無到有,緩緩上升。

但就在他們回頭的一剎那間,露出水面的這個小山就停止了。

據說如不回頭看,山還會繼續升高,他的後代亦會飛黃騰達。

從某種意義上說,郭璞可能是歷史上提倡「水葬」的第一人,而他將自己的墓址選擇在金山腳下的江心上,是否早已料到一千多年後金山將與陸地相連呢?

2008年金山佛教廣場開發時的善財石,當時的樹後有一棵柏樹,很可惜被砍掉了,歲月留痕留影。

03

歷代記載郭璞墓在鎮江金山的歷史文獻、詩文也很多:

宋代詩人劉克莊在《郭璞墓》詩中說:先生精風水,卜穴未應疏。因捋虎鬚死,還尋魚腹居。如何師鬼谷,卻去友靈胥。此理憑誰詰,人方寶《葬書》

元代在鎮江府任職的詩人薩都刺,在《游金山》詩中,對郭璞爲什麼選擇葬在金山的激流之中,也感到奇異,他說:「當年郭璞因何事,來葬江心作浪傳”。

元末明初的名著《水滸全傳》中,第九十一回「張順夜伏金山寺,宋江智取潤州城」,其中有「郭璞墓中龍吐浪,金山寺里鬼移燈」的詩句。

明朝時,日本使臣中心叟也來尋訪過郭璞墓,留下一首詩:「遺音寂寂鎖龍門,此日青囊竟不聞,水底有天行日月,墓前無地拜兒孫。秋風野寺供生飲,夜月漁燈照斷魂,我有萊歌招不返,停帆空見白鷗羣。

當時的郭璞墓還沉在一片汪洋的水下,日本友人只能站在金山岸邊,遠遠憑弔,以寄對這位風水祖師的哀思。

明萬曆年間,巡按御史黃吉士到瓜州檢閱水師之餘,來金山憑弔郭璞,並在雲根島爲他樹碑立傳,墓碑上刻有「晉贈弘農太守郭璞之墓”。

丹徒縣令龐時雍題「中流砥柱」四字,刻在聳出水面的石岩上,因連陸時淤泥上升,「砥柱」二字被埋入土中,只有「中流」二字露於地面,這些遺蹟現在已經湮滅。

2012年金山佛教廣場竣工時候的留影。

如今的善財石。

斗轉星移,滄海桑田。這塊大石被歷代老百姓冠以了不同的名字。大石頭遠看像一隻鶻棲息在水面上(鶻,一種青黑色的猛禽)。

《金山志》中就稱它爲:鶻山,或稱作鶻峯、鶻嶺、鶻石。在當地口語裡,猛禽就是「鵲子」,都稱它做「鵲子山」。

因爲金山上有一座妙高峯,正好對應了《華嚴經》上的:「南方有國名勝樂,峯名妙高,比丘德雲居此,善財童子參之。」於是金山寺的僧人們把這座山叫做「善財石」,象徵著善財童子來金山妙高峯參拜德雲比丘。

佛經中,善財是文殊菩薩曾住過的福城中長者五百童子之一,出生時,家中自然湧現許多珍奇財寶,因而取名爲「善財」。不過善財卻看破紅塵,視財產如糞土,發誓修行成就道業。文殊菩薩某次說法時,善財童子前往請教如何修持菩薩道,在文殊指示下,善財童子開始參訪五十三位善知識,最後在普陀洛迦山拜謁觀世音菩薩,得到指點教化後終於得道成爲菩薩。

金山寺大雄寶殿三尊大佛像背後,有一組海島圖的塑像,講述的就是「善財童子五十三參」的故事。

雲根島上的郭璞墓遺蹟

鎮江文化如同一本古老的線裝書,魏晉衣冠的文人來書寫下一段風水學說,崇尚佛教的人們又寫上梵音經文,後來的人們又小心翼翼的把它們裝訂在一起,有意無意,將兩種宗教信仰糅合在一起,用漫長的歲月將它們融合。

站在「善財石」方位看金山,「寺裹金山」,裊裊香菸中古剎在陽光下熠熠生輝,這兩座傳奇的山恰好是鎮江文化的兩個縮影。將一位充滿玄幻氣息的中土名士墓葬和佛教人物結合起來,顯得無比的意味深長。

這正是:

看這些鎮江的記憶,卻已淹沒在光陰里!

挖掘鎮江的文化,讓它成爲鎮江的一張名片,

如感興趣,大家幫忙右下角點個在看哦,

最好再留個感言,萬分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