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眉,網紅妝,服裝像批量生產,為何國產古裝劇越來越醜?


現在的古裝劇給觀眾的一個普遍印像是:越來越敷衍了。

陳道明曾抨擊過古裝劇導演:“怎麼能夠把美學的觀點理解得這麼膚淺?是誰帶的這條道?這就是文化的退步。”

現在的很多古裝劇,沿用的模式一般是:萬年不變的流量明星,磕磕CP,找幾部大IP小說翻拍等。

這樣一來,話題有了,流量也有了。

有了流量後,廣告商露臉了,劇組也有了交代,劇組和資方賺得盆滿缽滿。

資方和演員是皆大歡喜了,但最后買單的卻是廣大的普通觀眾。

我們的審美被資本綁架,廣大觀眾們苦爛劇久矣!

為了利益最大化,注水嚴重,也是近年來國產劇的一個通病。

本來二十集的劇,硬生生被注水到三四十集。

如今正在熱播的《沉香如屑》,早在開播前就有傳言稱分上下兩部播出,

被網友吐槽:“老太太的裹腳布也沒那麼長”、“這得注水成什麼樣”……

此外,《沉香如屑》還被觀眾批乏善可陳:

“真的是把歷年來仙戀劇的俗套劇情都套上了,俗套的劇情,俗套的人設,廉價的服裝,廉價的濾鏡,廉價的特效,以及熟悉的配音。”

關於造型問題,觀眾們也是褒貶不一。

很多人覺得“雖然美,但同質化嚴重”“,滿滿的廉價感”……

但這些,並沒有影響這部劇的播放量,開播到現在就拿下了16次的全網熱度日冠。

其實,關於古裝劇中造型的問題,很多觀眾的反饋是:越來越醜。

比如:千篇一律的一字眉

受“韓流”的影響,一字大粗眉也成為了國內女性的潮流。

而這樣的潮流,不僅出現在了現代都市劇中,離譜的是,也大量出現在古裝電視劇中。

接下來,我們來數數古裝劇中那些萬年不變的一字眉:

唐嫣:

舒暢:

《花千骨》中的趙麗穎:

《楚喬傳》中的李沁: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從女主到女配,全都是一字眉:

《誅仙》中的楊紫:

延伸閱讀  強推10佳必追國產劇,每部都是史詩級的經典神作

一字眉,加上濃密的睫毛和慘白的妝容,假如不看他們的服飾和頭飾,單單看臉的話,很難分清到底她們是在拍現代戲還是在拍古裝戲。

就算是日常頂著這樣的妝容,依然是毫無違和感的。

這些化妝師在化古裝劇人物造型的時候,完全把現代日常妝容直接放進去了,完全不考慮演員所處的年代以及長相,更別提為角色服務了。

看下面這3個演員,假如不知道的話,還以為這3位都來自一部電視劇,而且出自同一個化妝師。

但其實,這明明是3部不同的電視劇。

而且這3位,給人多了一種兇巴巴的感覺。

劉詩詩和迪麗熱巴更誇張,眉毛直戳太陽穴。

違和、誇張,千篇一律的妝容就算化妝師不膩,觀眾都看膩了。

很多觀眾忍不住炮轟這種“快餐式審美”:“這個韓式一字眉在古裝劇里大熱就足以說明中國的快餐式審美,絲毫不去考慮適不適合演員的臉型和性格。”

在古代,常見的古人對美女的審美一般是:“柳葉彎眉水蛇腰”。

明代有一句詩是這樣形容女子的眉形的:“愁橫柳葉眉顰翠”。

而唐代,女子的眉形形狀就豐富了起來。

在紅樓夢中,林黛玉的眉形是雙罥煙眉。

書中是這樣形容林黛玉的眉形的:“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

細長的眉形,前高後低的八字眉形狀,很適合她滿腹愁容的人物特點,把“眉尖若蹙”展現得淋漓盡致。

據說林黛玉的眉形,是化妝總設計楊樹雲參照清代改琦所畫的《紅樓夢圖詠》。

到了精明能幹的王熙鳳,她的眉形又變了。

楊樹雲設計的眉形,符合了書中所描述的:“一雙丹鳳三角眼,兩彎柳葉吊梢眉”。

到了薛寶釵,楊樹雲設計的是秋波眉,相比林黛玉和王熙鳳的眉形,略顯得粗了一些。

“臉若銀盆,眼似水杏,唇不點而含丹,眉不畫而橫翠。”

這樣的設計,才更吻合薛寶釵的臉型和人物特點。

仔細看這三位,雖然眉毛粗細差不多,但眉形的差別還是很大的。

《紅樓夢》所有的演員,他們的妝容都是經過深思熟慮,大家反复討論,並參考人物性格後才最終定下來的。

不僅眉毛,所有人的妝發都是不同的。

所以,好的妝容是為人物服務的,而不是千篇一律的一字眉,全劇組演員都是一個眉形。

這也只能說明,有些劇組在這方面真的太不用心,也太敷衍觀眾了。

《大明宮詞》以豆瓣9.2的高分,至今讓很多電視劇難以超越。

延伸閱讀  《姻緣大人請留步》開播班瑪加首演古裝劇驚喜不斷

這部電視劇有多用心,從演員的妝容就能看出來。

周迅飾演的小太平公主,淡雅的眉形,把她的靈氣和天真無邪完美地展現了出來。

而到了青年太平公主,化妝師用的是“拂煙眉”,尾部微微翹起,可愛中帶了點嫵媚。

而且,化妝師把當年流行的花黃放在了眼影處,既結合了唐朝的審美,又考慮了美學以及觀眾的接受度,可謂是煞費苦心。

這也是為什麼《大明宮詞》至今為止仍然被奉為經典,而《大宋宮詞》被群嘲的真正原因。

除了一字眉,古裝劇中還有很多“神奇”的地方

比如女主蓬鬆的中分髮型,頭髮還是用的焦糖暖棕色,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拍現代戲呢。

加上這連鎖酒店味濃郁的房間,讓觀眾忍不住問,這個劇組經費到底有多緊張?

難道現在古裝劇已經落魄到直接在連鎖酒店取景了嗎?

關曉彤在《鳳囚凰》中的造型,被觀眾戲稱“縫紉機”造型,這究竟是誰的審美?還是關曉彤得罪了劇組?

更奇葩的是,如今很多劇好像被某個流量明星“綁架”,劇中所有的服裝造型都在服務她,而不是劇本身。

比如鞠婧禕“一套鞠式妝容”,讓她自如穿梭在各種古裝劇中。

永久的野生眉+慘白的妝容+正紅色嘴唇,就連頭飾也大同小異。

在鞠婧禕的劇中,“鞠式美學”演繹得淋漓盡致。

甚至在被綁架時,髮型和妝容依然不見絲毫的凌亂和狼狽,表情更是異常的淡定。

假如說別的演員都是塑造角色的話,那麼鞠婧禕只是在塑造她自己,她更關心的是她在劇中美不美。

神奇的是,從導演到資方,居然都認可了。

難為劇組在拍鞠婧禕被綁架的戲時,還能周到地把帕子折疊得這麼整齊,並平整地放進她的嘴裡,而不是直接塞進去。

此外,我們發現,不同的劇組,演員所用的服裝居然風格出奇的一致。

真想問問,不同的劇組是如何做到統一服裝的?

甚至從髮型到服裝,都一模一樣,就如同批量生產一般。

要體現仙界的美,演員全部都用白色服裝。表現魔界,就都統一用黑色的服飾,讓人忍不住感慨,服裝師的活也太好做了吧,這審美是有多匱乏才會做這麼簡單而粗暴的分類。

要知道,當年最缺錢的《西遊記》劇組,每一位仙子的髮型、服裝、頭飾等,都是完全不同的。

當年在拍《大明宮詞》的時候,請的是奧斯卡金像獎最佳藝術指導葉錦添。

劇中的數百件衣服,葉錦添動用了大量傳統的手工藝,每一個細節不僅符合朝代,還要注入現代美感。

所以即使幾十年後的今天再看《大明宮詞》,它依然是美的。

這樣的高度,如今的古裝電視劇,依然很少能夠超越。

延伸閱讀  手握多部待播劇,丁禹兮生圖卻引爭議,粉絲:濾鏡碎了

87版的《紅樓夢》,總化妝師楊樹雲老師會根據劇情的需要,給演員設計出不同的髮型。

很多時候,一做就是好幾個小時。

其實,劇組用不用心,觀眾是能感覺得到的。

有觀眾直接炮轟古裝劇的弊端:

“一群現代人的臉,硬要演古裝。妝容、衣服、濾鏡等不管適不適合古裝……只要流行就好……衣服換個顏色就是另外一套…..美白、磨皮的濾鏡能開多大就開多大,生怕看出演員的臉……處處透露出敷衍,如果承認製作粗糙圖個省事也不是不能原諒,偏要說什麼製作精良,這話噁心誰呢,又拿誰當傻子水軍呢?”

古裝劇這些年不管是劇情、選角,還是服裝造型、道具等方面飽受詬病,但劇組為什麼還要這麼做呢?

說白了,就是導演想掙快錢,而又有大批的粉絲願意去買單。

既然快錢好賺,那麼誰還願意對觀眾負責,並製作出優良的好劇呢?

在利益面前,什麼符合歷史事實,中國美學等,他們統統都可以放一邊。

正是這樣的價值觀,形成瞭如今古裝劇的惡性循環,各種爛劇層出不窮。

甚至在劇中產生了這樣的“絕代美男”。

我們希望,劇方今後在創作的時候,除了考慮金錢利益外,能多花一點心思提高劇的質量。

作為觀眾的我們,也要努力提高我們的審美,對劇保持嚴苛的要求,這樣爛劇自然會失去生存的空間,我們的精神生活才不會被爛劇佔領。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