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於民間的十二生肖,不僅有內外兼修的美,更有獨特的意義


來自於民間的十二生肖,不僅有內外兼修的美,更有獨特的意義

2021-01-14 段小姐的信箱

生肖文化歷史源遠流長,它是中國傳統民俗文化中流傳最廣,影響最大的一部分。所肖所屬,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有一個屬相跟隨人的一生。

我國各民族的十二生肖

中華民族是由五十六個民族組成的大家庭,每個民族都有自己悠久的歷史。雖然存在著地域環境的不同和文化習俗的差異,各民族的文化在歷史上卻是相互影響的,這就決定了各民族生肖文化總體框架的一致性。接下來看一下我國各民族中大同小異的生肖組合:

漢族 :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

哀牢山彝族: 虎、兔、穿山甲、蛇、馬、羊、猴、雞、狗、豬、鼠、牛

川滇黔彝族 :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

西雙版納傣族: 鼠、黃牛、虎、兔、大蛇、蛇、馬、山羊、猴、雞、狗、象

蒙古族: 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鼠、牛

廣西壯族 :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

柯爾克孜族: 鼠、牛、虎、兔、魚、蛇、馬、羊、狐狸、雞、狗、豬

桂西彝族: 龍、鳳、馬、蟻、人、雞、狗、豬、雀、牛、虎、蛇

海南黎族 :雞、狗、豬、鼠、牛、蟲、兔、龍、蛇、馬、羊、猴

新疆維吾爾族: 鼠、牛、虎、兔、魚、蛇、馬、羊、猴、雞、狗、豬

雲南納西族: 猴、雞、狗、豬、鼠、牛、虎、兔、龍、蛇、馬、羊

由以上可看出,如蒙古族、部分彝族的生肖組合與漢族的差別不大。在哀牢山彝族的十二生肖中,龍的位置被替換成穿山甲。雲南傣族的十二生肖中,龍的位置被替換成大蛇。亥原屬豬,在這卻被象替代。由於豬和象的體形相似,構成了”豬鼻子插蔥——裝象(相)”這一歇後語,這也成爲在西雙版納象代替豬的原因。新疆柯爾克孜族人的生肖中,有魚有狐狸,而無龍無猴。魚與龍屬於同類替代。至於生肖不取猴,應該與當地少有猴類動物相關。新疆維吾爾族與柯爾克孜族一樣同屬於以前的突厥民族,他們的生肖中的龍也是被魚替代。海南黎族中以雞爲首,同時虎的位置被蟲替代。桂西彝族的十二生肖中,龍被放到了第一個位置,且用鳳、蟻、人、雀作爲生肖動物,是與漢族生肖差別最大的一個。

總之,大同小異的生肖組合,說明我國各民族的生肖文化是同源的。由於地域以及歷史文化的不同,各民族十二生肖文化中存在著一定的差異。少數民族根據這些不同,形成了自己與衆不同的生肖紀年、紀日的方法,並因此衍生出了豐富多彩的民間風俗。當然這也反映出各民族的現實處境和理想願望,正是由於這種浸染著不同民族特色的生肖文化在不斷流傳,才使得中國生肖文化的內容異彩紛呈。

十二生肖與民間風俗

生肖與民族圖騰

生肖是一個地區或一個民族中非常有代表性的文化形式,各民族的生肖文化在經歷幾千年歷史長河中的洗禮後,形成了獨具特色的一面。在原始社會時期,”各民族多以某一個與自己有著某種特殊聯繫的生肖動物作爲自己的圖騰信仰”。

在中國傳統生肖文化中,龍被人們賦予吉祥的寓意,是各民族共同崇奉的圖騰神。龍是鹿、駝、兔、蛇、蜃、魚、鷹、虎、牛這九種動物的組合體,是十二生肖中唯一一種虛擬動物,是遠古時期人們理想化、神祕化的產物。古時,人們認爲龍可以行雲布雨,將其供奉爲神。相傳龍是在七千多年前由伏羲在收服各部落後創製的,由於原始初民受”萬物有靈”思想的影響,每個部落都有自己崇拜的圖騰。

伏羲爲了將各部落團結起來,於是將各部落圖騰的特點融合在一起,這就出現了具備多種動物特徵的龍。這種形態的龍是中華民族歷史發展與融合的一種體現。據傳說,炎帝、黃帝、堯、舜的誕生及其形貌都與龍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他們自稱爲龍子。由此可見,中國的古代先民不僅將龍看作是圖騰崇拜物,還把自己與龍看作有血脈相連的關係。在歷朝歷代的圖騰崇拜過程中,龍圖騰神的觀念幾乎植入到了每個人的腦海中。直到今天,我們還稱自己爲”龍的傳人”。這種說法已經超出了遠古時期圖騰崇拜的範疇,是中華各民族共同文化心理的展現。

虎非常勇猛,象徵著不可戰勝,許多少數民族將虎作爲本族的圖騰,並奉爲祖先。”被稱爲”百獸之王”的虎是權勢、榮耀、力量的象徵,是平安、幸福的瑞獸。”彝族是由以虎爲圖騰的伏羲氏族部落發展而來的。彝族人將虎形祖靈供奉在神龕上。虎神成爲人們心目中最崇高的神,每年的正月初八至正月十五是彝族人最重視的虎節。在此期間,所有彝族人會跳舞祭祖,希望在虎神的庇佑下可以平安吉祥,家族幸福,以此來驅邪消災。除此之外,白族的虎氏族、布依族、土家族等民族也稱虎是其祖先。虎圖騰是他們的精神信仰,這種圖騰崇拜充分體現了虎在當地人生活中所占的重要位置。

在北方的遊牧民族中多將馬作爲圖騰進行崇拜。他們把馬看作是大吉大利的象徵。時至今日,保安族流傳著雪白神馬的神話;滿族有供奉馬神的習俗;清代文獻中也曾多次記載祭馬神儀式與馬神廟的修建;達斡爾族人稱神馬爲”溫古”,人們常將五彩綢綁在馬鬃尾上作標誌;佤族人也將馬作爲圖騰崇拜,每當過春節的時候都要用糯米飯餵馬,並且根據馬在馬廄中的姿態占卜吉凶,如果馬頭朝東,這一年就非常幸運,朝西則是不吉利的兆頭。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少數民族由於地域文化的接近,他們的圖騰也一樣。原始社會時期的自然條件非常惡劣,人類的生命在這種條件下顯得非常脆弱,而蛇卻具有極強的生命力,它的這種特徵符合了原始初民希望長壽的願望。如壯族、傣族、布依族、高山族等民族將蛇作爲圖騰進行崇拜。直到現在,這些民族還在建設廟宇供奉蛇神,來祈求平安幸福。據考古學家發現,人們在陶器上用不同的紋飾表現蛇的不同形態,這些紋飾經歷幾千年文化歷史的演變,現在在紋身、蠟染、青銅器、刺繡等方面都有所體現。

通過以上所述,我們可以看出生肖圖騰在各民族的文化生活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它是人們精神的寄託,力量的源泉,是吉祥如意、驅魔辟邪的承載體。

民間風俗中生肖節俗與禮俗

生肖文化是民俗文化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人們生活的環節中,如婚喪嫁娶、衣、食、住、行以及更高層次上的思維觀念,處處都可見生肖元素的蹤跡。隨著生肖文化在民間風俗中的不斷發展,衍生出了形式多樣的節俗與禮俗。本文以龍節俗和羊禮俗爲例進行探討。

幾千年來,龍的觀念、信仰早已深入人心。在中國各民族的傳統節日中,龍節是最多的一個。正月,哈尼族、基諾族有”祭龍節”;二月,漢族有龍節,俗稱”龍擡頭”,農曆二月初二這天,婦女們會將彩紙、草繩穿起來掛在門樑上,表示龍尾下垂、龍頭向上之意;三月,山東沿海地區會祭祀海龍王,納西族、土族舉辦龍王廟會;四月,雲南中甸藏族有”祭龍王節”;五月,吳越地區有”分龍日”,可兆豐年;六月六日爲傳統的”曬龍袍日”,家家戶戶曬被褥,祈求消災免禍;七月,湘西苗族舉行”踩蘆笙堂會”,紀念寨民爲青龍找回了降雨龍珠;八月,安徽有”龍燈會”,扎制草龍,龍身插滿長壽香,稱爲”活龍”;九月和十月,湘西苗族舉行隆重的”接龍節”;臘月,雲南哀牢山的哈尼族會在龍樹下舉行”祭龍會”。由此可見,龍在人們的社會生活和精神生活中都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人們通過對龍的崇拜與信仰,希望龍可以賜予人們幸福安康的生活,將祈福納吉的美好願望寄託到龍的身上。

羊是人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動物之一,占有著重要的地位。然而不同的地區,羊禮俗也是各式各樣的。如河南新鄉地區在生孩子後,女婿要牽著羊向岳父母報喜,女家回禮也要送羊;蒙古族以羊羔皮包裹嬰兒,孩子長到一定年齡需行剪髮禮,人們要向被剪者贈羊,主人家擺盛大的整羊席招待賓客;四川羌族爲孩子舉行成人禮時,巫師用白色公羊毛線作爲始祖的贈禮分別圍在冠禮人和一隻活羊的身上。可見,在這些禮俗中,人們把美好的願望寄托在羊身上,羊成爲代表平安、吉祥的瑞獸。

生肖文化雖因地域及文化的差異,被人們賦予不同的寓意,但其中蘊含的中國文化底蘊是相同的,都包含著人們對生活的美好祝福與嚮往。十二生肖是每個華夏子民出生的標誌,是伴隨我們出生的吉祥物。從這些生肖節俗、禮俗中,可以看出生肖文化在民間有著穩固基礎,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

民間風俗中的生肖文化內涵

生肖文化在民間被廣泛的傳播,形成了許多關於生肖的民間故事、神話傳說、詞語等。這些民間故事、神話傳說、詞語中都有著深厚的文化內涵。本文以”老鼠嫁女”、”牛郎織女”、”三羊開泰”爲例。

“老鼠嫁女”的文化內涵鼠是一種兼具生物性和人文性的動物,具有剛健、清新的生命活力。”老鼠嫁女”的民間故事在我國各地廣爲流傳,作爲一種民俗事象,其中既充滿趣味,又有著深厚的文化內涵。”老鼠嫁女”傳達著人們對鼠既愛又恨的複雜情感,同時也表達了祈求避災降福的民俗心態。

“老鼠嫁女”是民間的一種祀鼠活動,其日期因地域不同而異。在北方,山東、山西多在正月初七,山西有些地方在正月初十,河北的大部分地區在正月十七。北方習俗中多以麵食來媚鼠,以祈求老鼠儘量不要糟蹋糧食。南方則多以驅鼠爲主,在江南一帶民間,農曆臘月三十晚上要把老鼠嫁出去,來求取新一年的平安。正月初三是台灣地區的”鼠納婦”習俗,大家在這天提前熄燈睡覺,讓老鼠在漆黑的夜裡無法辦喜事。湘西地區的小年夜是老鼠嫁女的日子,這天人們一邊拍打簸箕一邊滾簸箕,同時還用惡語來詛咒老鼠。

“老鼠嫁女”這一民俗故事中蘊含著人與自然和諧的思想。古人講”天人和一”,人應該順從天。人與動物之間相互依存,也就表達著人與自然的和諧關係。同時,其中還蘊含著人們對鼠崇拜的文化內涵。實質上,”老鼠嫁女”這一祀鼠活動是原始社會圖騰崇拜的延續,充分體現出人們對鼠既憎又敬的矛盾心理。一方面,人們認爲老鼠爲人類帶來了巨大的貢獻,如在民間流傳的”鼠咬天開, 天開於子”的故事。另一方面,老鼠對人們的危害又非常巨大。其依靠尖利的牙齒,糟蹋糧食、破壞田地、毀人居舍,更爲嚴重的是可怕的鼠疫。當然,也有人認爲鼠是”子神”,因鼠的繁殖能力極強,所以人們對子孫後代延續的願望寄託到對子鼠母神的崇拜上。

在民間年畫《老鼠嫁女》中,刻畫了老鼠們在娶親時歡快熱鬧的婚宴場面,如張燈結彩,敲鑼打鼓,扛旗擡轎等。它們的形象刻畫的樸實醇厚,給人一種詼諧風趣之感(圖2-3)。圖中傳達著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有著濃郁的生活氣息。

總之, “老鼠嫁女”是由圖騰崇拜發展而來,是在傳播過程中變異而形成的一個集合體,具有豐富的文化內涵。”老鼠嫁女”是老百姓所關心的生活內容的表現, 成爲了一種民間信仰。

“牛郎織女”的文化內涵牛郎織女在西周時期就已經開始出現,在《詩經·谷風之什·大東》中”牽牛”和”織女”只是單純的指天空中的星星。直至漢朝,牛郎織女被作爲愛情故事寫進了《迢迢牽牛星》和《風俗通》等詩書中。

據說牛郎和織女在天上相親相愛,王母覺得他們觸犯了天條,把牛郎貶下凡塵繼續放牛。一天,老牛告訴牛郎,織女和別的仙女要到河裡洗澡,讓他去取了織女的天衣藏起來,等織女來找衣服時向她求婚。牛郎按照老牛吩咐的去做了,果真與織女結爲夫妻。婚後兩人生活美滿,並生下一子一女。王母知道後,將織女帶回天庭。在牛郎無計可施之際,老牛又告訴牛郎在其死後,披著牛皮飛到天上去,說完老牛就死了。於是牛郎就帶著兩個孩子披著牛皮追到天上。而王母卻劃了一道天河,兩人只能隔河相望,每日以淚洗面。後來王母被兩人真摯的愛情所動容,隨後派喜鵲在七月初七這天爲他們搭橋相會。

在牛郎織女的傳說中,牛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這和遠古時期的牛圖騰崇拜以及在牛在長期的農業社會中起到的作用是分不開的。古人認爲,牛可以與神溝通,所以擔負著天、人溝通的職責。所以人們祈求通過牛可以使衆神賜福人間,以保風調雨順、五穀豐登。在農耕社會時期,原始圖騰崇拜的信仰逐漸衰微,人們重新給”牛郎織女”的神話中注入了樸素的人生理想和情感。此時,男耕女織、豐衣足食、夫妻和睦是農家百姓最大的願望,而”牛郎織女”的傳說反映的正是這種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的理想模式。

“三羊開泰”的文化內涵羊在中國古代被當成靈獸和吉祥物。在古漢語中,”羊””祥”二字通假。從古代器物上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吉祥”的銘文都寫成”吉羊”。《說文解字》說:”羊,祥也。””三陽開泰”是我們熟悉的一個成語,它影響到詩歌、繪畫、習俗等多個方面。漢人劉熙《釋名·釋姿容》云:”望羊:羊,陽也。言陽氣在上。舉頭高,似若望之然也。”古時”羊”與”陽”相通,因此又稱”三羊開泰”。

“三陽開泰”寓意辭舊迎新、吉祥安康。《周易》稱卦爻連的爲陽爻,斷的爲陰爻。十月爲坤卦,純陰之象;十一月爲復卦,一陽生於下;十二月爲臨卦,二陽生於下;正月爲泰卦,三陽生於下。正月乃一年之首,冬去春來,正是陰陽平衡、陰消陽長、陰陽交匯之時,所以稱之爲”三陽開泰”,意爲陰陽溝通是萬物更新和生長。

由於”羊”與”羊”的相通性,因此”羊”也得到了民間藝術家的青睞,在繪畫、刺繡圖案形式當中可常見到”羊”的影子。吉祥圖案《三陽開泰》中,描繪母子三隻羊在紅日下的紋圖,母羊護子,子羊依母,充滿了慈愛祥和的氣氛,又以松柏、山坡、小樹、嫩草等作爲陪襯,表示春回大地、萬物滋生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清代年畫《三陽開泰》中,石榴生出一縷香雲,三隻神態各異的綿羊立於雲中,整個畫面顯示出祥和安泰的氣象,象徵春已到來、萬象更新、國泰民安的吉兆,故畫中題詩有:”天泰地泰三陽泰,百卉生春萬世祥。如意平

安無限樂,滿堂富貴有餘香。誥封百代承恩照,詩書千載荷龍恩。益壽延年如松茂,福洪德厚永綿長。絳雲在霄多吉慶,瑞露臨門大吉羊。”題詩正點明了吉羊兆瑞的主題。

不管是出現最多的”三”,還是”九”,它們的共同點是都和”羊”有著一定的關係,都象徵著祥瑞、福運和安和。由此,羊在人們心目中留下了美好的印象,這在一定層次上也是對生肖羊文化的豐富和發展。

總之,生肖是每個人生而有之的一個代表性符號。伴隨著歷史文化的發展,生肖文化形成了獨特的文化內涵,傳達著人們對美好生活的祝福與希望。同時也體現了生肖文化在中國民俗文化中的重要地位。

“內外兼修”的美

在傳統藝術形式中,”內在美是相對於外在美的審美範疇的存在,是意識形態領域中精神境界的含蓄表達。”外在美是物體的外觀形象,是直觀的表達人的精神領域的實物。內在美給外在美的存在提供了心理基礎和內在依據。然而人們總是把對美的追求寄托在它的觀念或功能上。就美與實用功能相比而言,美是處於附屬地位的。在現代設計中,十二生肖的形象被廣泛應用,人們從內容與形式上賦予了比民間美術表現形式中更豐富的內涵。愛美是人與生俱來的,是人的天性。在生肖藝術中,儘管人們對美的追求並沒有超越其功能性,但是它的審美特點已經深深的融入到其中,其中不乏形式趣味美與內涵寓意美。

生肖文化是民俗文化中的一個特定的美學範疇,是廣大勞動人民的一種生活文化,與人們的生活、風俗習慣有著密切的聯繫,其創作的內容主要來源於生活實踐,多數直接用來美化自身。大自然依靠其鬼斧神工般的魔力,造就了生動逼真的生肖石,這是十二生肖別具特色的存在方式,更是其生命形式的一種別樣表現。人們將美妙的聯想賦予本無生命的石頭,使得冬天裡寒風吹得冰涼、暑季間烈日曬得燙熱的石頭,仿佛具有了永恆的生命的體溫。這不僅在於視點選擇的巧妙,更在於生肖文化給人們的審美思維帶來的靈感。人們能夠從毫無生命力的石頭中創造出子鼠丑牛寅虎卯兔的形象來,它不僅是一種審美形式,同時還包含著文化意識以及社會情感,有著深刻的寓意。同時也可以看出生肖文化在人們心中深深的烙印。箇中奧妙,可套用俗語”情人眼裡出西施”解釋——情人之情,中華傳統生肖文化之謂也。

生肖文化在我們生活的範圍內涉及甚廣,是人類智慧的果實。”生肖文化是人們通過實踐與生活、生產等相互融合的產物,是人們生活意識、觀念的傳達的一種表現形式。”作爲民俗文化中一個特殊的領域,它可以反映出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發展歷史、民族思想以及文化發展狀況。然而,當人們把生肖文化作爲最完美的表達方式時,其便完全符合了人們心中理想的典範。

我國傳統十二生肖藝術在民間生活中被不斷的的藝術化與生活化,有樸實、純真、親切自然的生活氣息。這些早已深深刻印在人們的腦海之中,是最直接的民間樸素審美思維的傳達方式。”中國美學歷來有強調善美統一,在藝術表現上,常常通過倫理道德的感染作用,來實現藝術的社會功能。”十二生肖藝術在我國傳統審美意識中的體現,在民間風俗中被表現的淋漓盡致。很多民間作品都傳達著傳統文化的信息,如延安地區民間剪紙高手白鳳蓮創作的”全家福式”生肖系列剪紙,在賦予這些作品吉祥寓意的同時,用剪紙的形式將生肖動物惟妙惟肖的表現出來。這些民間作品中,許多是文字無法描述的,是考證古代藝術形態和具體生活的原始資料。

十二生肖獨特的象徵意義

隨著生肖文化的發展,十二生肖圖案也已成爲中國傳統吉祥符號中的一員。自古以來,人們多以生肖爲題材,運用比喻、諧音、誇張、象徵等手法,將團結、幸福、吉祥等美好願望融入其中,創造出神話故事、吉祥語、諺語等。如”牛郎織女”、”游龍戲鳳”、”吉祥(雞羊)如意”、” 鯉魚跳龍門——高升”。每個生肖都有其獨特的象徵意義,本文以牛、龍、蛇三種生肖動物爲例:

(1)生肖之牛:有著溫順習性和踏實肯干精神的牛,在人類發展史上有著不可磨滅的作用。早在原始社會時期,牛就被當作神來崇拜,成爲人們的吉祥之物。人們認爲牛可以使人與天地鬼神溝通,所以在遇到田獵、祭祀、耕種、疾病等重大事件時,都是用牛的肩胛骨進行占卜,以徵求鬼神的同意,牛成了吉祥的象徵。同時,人們用牛來耕地、做交通工具甚至用牛來抵抗其他入侵的動物,逐漸牛成爲了力量的象徵。在《左傳》中記載一個”孺子牛”的典故:春秋時期,齊景公與兒子嬉戲,景公叼著繩子當牛,讓兒子牽著走。這個千古傳頌的”愛子”故事後來成爲人們讚譽的美德。而後人們用”孺子牛”來形容無私奉獻的人。牛獨特的象徵意義包含著濃厚的文化內涵,是人們在長期的文化發展中對牛文化的極大豐富和延伸。

(2)生肖之龍:”龍並沒有停留在原始圖騰崇拜階段,而是同中國文化共同發展,依靠人們賦予其超越時空局限的象徵意義生生不息。”十二地支中的”辰”與生肖之龍相對應,而”辰”原指”石崖下的男性生殖器或生殖神”,後來演變成象徵男性生殖的文化符號。《周易》中乾卦也稱龍卦,用”乾”代表男性,由此,龍便成爲男性的象徵。

隨著龍形象的不斷深化,漢代以後,”龍”特別是”黃龍”成爲了統治階級的專有詞,與龍有關的各種稱呼也都應時而現:皇帝的容貌稱”龍顏”;身體稱”龍體”;衣服稱”龍袍”;座位稱”龍椅”等,龍成爲皇權的象徵。在中華兒女的生命意識里,龍還象徵”成功”。”望子成龍”是中國人的傳統觀念,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出人頭地,成爲”人中之龍”。與此同時,龍以中華民族象徵的身份融入到我們生活中。生肖文化伴隨著中國傳統文化的發展日益成熟,龍也從自然性上升到了人文性。

生肖之蛇:蛇早已脫去自然界中動物形象的軀殼,在人們對其愛恨複雜的情感中,被人們賦予了神祕、玄幻的色彩。蛻皮是蛇獨有的一種生理現象,古人見蛇蛻皮後如再生一般,以爲這就是死而復生。人卻因年老而滿臉皺紋,難以恢復青春的容顏,不免對蛇心生羨慕之意。人們之所以將蛇選入十二生肖當中,也是將永生、青春永駐的形象寄託於蛇身上的表現。古代的伏羲女媧人首蛇身像其實是對蛇的繁殖能力的崇拜,象徵著陰陽匹配,男女交合。古人認爲雙頭或者雙身就是交合的象徵,代表著旺盛的生命力。所以,蛇也就成爲了兩性交合的象徵。

總結

經過幾千年民俗文化歷史的積澱,十二生肖已經不再僅僅是狹義上的十二種動物,而是被人們賦予獨特的象徵意義。同時,在生肖圖案中,色彩的象徵意義也融到了其中,紅色象徵吉祥;白色象徵純潔;紫色象徵神祕等。十二生肖傳達著人們對未來美好生活的願望,豐富了人們的生活。賦予的象徵意義給予了十二生肖新的生命活力,對生肖文化的發展有著積極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