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名句鑑賞:「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的奇妙意境


唐詩名句鑑賞:「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的奇妙意境

2021-01-14 古詩文學習

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岑參

北風捲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散入珠簾溼羅幕,狐裘不暖錦衾薄。

將軍角弓不得控,都護鐵衣冷難著。

瀚海闌干百丈冰,愁雲慘澹萬里凝。

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

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

輪台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

山迴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1.詩句「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運用了什麼修辭手法?有何表達效果?

2.這是邊塞詩中的名篇佳作。請簡要說說這首詩抒發了詩人怎樣的思想感情?

1.比喻,生動地描繪出邊塞奇麗的雪景。

2.①依依不捨,傳達出因朋友離去無限惆悵的情感。②邊塞將士和詩人自己的豪邁氣概和壯烈情懷。

譯文

北風席捲大地吹折白草,仲秋八月胡地飄降大雪。

仿佛一夜之間春風吹來,樹上有如梨花競相開放。

雪花飄入簾籠沾溼帳幕,就是穿狐皮袍也不暖和。

將軍獸角弓凍得拉不開,都護的鎧甲冷得難穿上。

無邊沙漠結成百丈堅冰,憂愁的陰雲凝結在長空。

帳中擺酒爲回京人送行,助興的是琵琶羌笛胡琴。

黃昏時轅門外大雪紛飛,凍硬的紅旗風吹不飄動。

在輪台東門外送你回京,臨行時茫茫白雪布滿山。

山路曲折不見你的身影,雪地上空留馬蹄的印跡。

簡析

此詩描寫西域八月飛雪的壯麗景色,抒寫塞外送別、雪中送客之情,表現離愁和鄉思,卻充滿奇思異想,並不令人感到傷感。詩中所表現出來的浪漫理想和壯逸情懷使人覺得塞外風雪變成了可玩味欣賞的對象。全詩內涵豐富寬廣,色彩瑰麗浪漫,氣勢渾然磅礴,意境鮮明獨特,具有極強的藝術感染力,堪稱盛世大唐邊塞詩的壓卷之作。其中「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等詩句已成爲千古傳誦的名句。

鑑賞

岑參《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以其奇情壯景、格調高雅而流傳於世。

  《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是岑參的代表作,它既是一首別致的送別詩,又是一首典型的邊塞詩。可每每讀完之後,總覺得印象最深的既不是「輪台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山迴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的依依別情,也不是「瀚海闌干百丈冰,愁雲慘澹萬里凝」的邊塞風光,而是「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的奇妙意境。梨花喻飛雪,的確堪稱妙絕,正如殷潘《河嶽英靈集》所言:「語奇體俊,意亦造奇」。反覆咀嚼,意蘊豐厚,情韻悠悠。

  一、營造溫馨的氛圍

  雪花與梨花,就其形似而言自不必說,但各自的意象內蘊給人的感覺卻迥然不同。雪花,經冬而落,儘管潔白晶瑩,卻叫人不寒而慄,尤其是天寒地凍的塞北的雪;而梨花,開在春天,潔白爛漫,令人平添無限的溫馨與欣喜,特別是對於經歷塞北苦寒的中原人。顯然,詩人將梨花喻飛雪,除了描摹出雪下得大而急遽外,更重要的是給送行的氛圍增添了不盡溫暖與希望。讀罷全詩,儘管漫天大雪好像總在飛舞著,儘管裘冷衾薄,「角弓不得控」,「鐵衣冷難著」,「風掣紅旗凍不翻」,但給人的感覺並不寒徹,反而覺得溫馨備至,與「胡琴琵琶與羌笛」的宴樂場面相融相諧。化寒冷爲溫暖,足見「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這一比喻的神奇的藝術魅力。難怪《詩譜》說,「岑詩尚巧主景」。

  二、流露喜悅的心情

  按理,岑參的這首送別詩是一篇應酬之作,因爲他與武判官並沒有過多的交往(詳情見後)。可就是這首應酬之作壓倒了詩人其他的送別詩而成爲歷久不衰的膾炙人口之作。爲何如此?關鍵是詩人創造性地運用了「梨花」這一寄情物象。或許,「梨花」與「柳枝」一樣,是離別寄情的典型物象。「梨」諧音「離」,含有臨別贈言,別後相思之意。如詩人看來所作《送楊子》中的「梨花千樹雪,楊柳萬條煙」,唐末齊已《寒食日情寄友人》中的「梨花應折盡,柳絮自飛來」。可奇妙的是,詩人在這裡並非寫實,而是借梨花來比喻眼前的飛雪。由冰冷的雪花而想到溫馨的梨花,顯然是詩人欣喜之情使然。喜從何來?據考證,此詩作於天寶十三年(754年),詩人第二次赴邊充安西四鎮節度使封常清屬安西北庭節度判官任上。另據《新書・百官志》載:節度使幕屬有副大使知節度中行軍司馬、副使、判官、支使、掌書記、巡官、衙推各一人。由此可知,詩人作此詩正是他接任武判官之職時。而之前,詩人第一次赴邊時充任的是掌書記。作爲從小心存「志學集其茶蓼,弱冠干於王侯」之志的他,是絕不會滿足於掌書記的,他曾在《銀山磧西府》詩中就發出過「丈夫三十未富貴,安能終日守筆硯」之慨嘆。現在,他官位高升,又適逢武判官離職歸京,想到武判官歸京後將增祿晉爵,仕途一片光明,而武判官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怎能不心旌搖盪,喜露筆端?「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無疑是這種心情的形象反映。

  三、表達衷心的祝福

  臨別寄情,似爲定式。儘管詩人與武判官並沒有過多過深的交往,但畢竟「同是宦遊人」;況且,相酬相和是文人墨客的天性。因此,梨花喻飛雪的意境中,除了蘊含詩人喜悅的心情之外,也表達了對武判官的衷心祝福。假如武判官是貶官歸京聽候差遣,那麼送行者給予的應是慰藉和鼓勵,絕不會有任何瀟灑浪漫的言辭;即使是在梨花紛飛的時節,也會覺得是「梨花千樹雪,楊柳萬條煙」。正因爲武判官是榮調升遷,所以詩人才會有「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的詩興逸趣。那「千樹萬樹梨花開」分明是在祝福武判官的錦繡前程。再說,詩末「輪台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也是這種祝福心情的再現與延續。

  四、寄寓殷勤的鄉情

  懷鄉思親是中國詩歌一個源遠流長的文學母題。無論是亡國的君主,遠嫁的公主,貶謫的遷客,還是出征的戰士,逃難的百姓,漂泊的士人,都會觸景(如春花秋月、歸雁征鴻、笛韻羌聲、猿鳴鵑啼、夕陽古道等)而生思鄉之情。作爲兩度赴邊的詩人,自然是難解思鄉情結的。他第一次赴邊時寫的《逢入京使》:「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鍾淚未乾。馬上相逢無紙筆,憑君傳語報平安」,便是一首悽苦的思鄉情歌。此詩中所蘊含的思鄉之情也不難理喻。詩人從小生活在梨花之鄉的中原,他對梨花是情有獨鐘的。在他流傳下來的全部詩作中,以梨花入詩的就有11篇之多。並且,他多次把思鄉之情寄寓在梨花之中,如「胡地三月半,梨花今始開」(《登涼州尹台寺》)、「邊城細草出,客館梨花飛」(《河西春暮憶秦中》)。如今見武判官歸京,鄉情難免觸動;鄉情觸動,自然而然便會想起故園的梨花。於是便有了梨花喻飛雪的聯想。僅就這一點而言,詩人蓄意的一是祝福武判官即將脫離思鄉之苦而投入故鄉溫暖的懷抱,二是希望武判官能傳「詩」報平安。同時,詩的末尾兩句「山迴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又與此綰合,暗示歸心難留,唯願鄉情同往。真可謂蘊藉含蓄,用心良苦。

  如果說《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既是一首別致的送別詩,又是一首典型的邊塞詩,那麼,這二者的最佳結合點便是「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如果說岑參詩「迥拔孤秀,出於常表」,「屬詞清尚,用心良苦」,那麼,《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便是一個最好的詮釋,而「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就是這種詮釋的關鍵和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