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新冠病毒肆虐全球 偽劣假藥趁機撈錢 – BBC News 中文


假藥

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全球,各地人們都在儲備基本藥品以備不時之需,但是全球製藥業兩大供應國家——印度和中國處於封鎖之際,藥物供不應求,因此助長了可能會危害身體的偽劣假藥流入市場。

世界衛生組織3月11日宣布將新冠病毒疫情定性為全球性傳染病大流行,在同一周之內,國際刑警組織的全球製藥犯罪打擊小組在90個國家進行了121次逮捕行動,繳獲了市價總值超過1400萬美元的危險偽劣藥品。

從馬來西亞到莫桑比克,世界各地的執法人員查獲了數以萬計的偽劣口罩和假藥,其中許多假藥都宣稱能治愈新冠病毒疾病。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國際刑警截獲34000偽劣醫用口罩

國際刑警組織總幹事施托克(Jurgen Stock)表示,在目前的公共衛生危機關頭,從事偽劣假藥的非法交易完全是罔顧人命的行為。

世界衛生組織表示,在中低收入國家,偽劣假藥交易市場價值高達300億美元,許多偽劣假藥可能含有有害化學物質,或者是沒有任何有效藥物成分。

世衛組織打擊偽劣假藥負責人艾斯特夫(Pernette Bourdillion Esteve)說,使用假藥沒治好病那還算是幸運的,最糟糕的是含有有害化學物質的假藥最後讓你生病。

製藥供應鏈

全球製藥業價值超過一兆美元,巨大的供應鏈從中國和印度的製藥廠,到歐洲、南美或亞洲的倉庫,一直到最終將藥品送往全球每一個國家的通路商。

艾斯特夫表示,可能沒有任何產品要比藥物的全球化程度更高,但是新冠病毒疫情讓多個國家封城隔離,藥物的供應鏈受到嚴重影響。

印度幾家製藥公司對BBC表示,目前他們的產能只剩下50%到60%,印度製藥廠供應非洲大陸所有基本藥物的20%,因此非洲國家受到的影響特別嚴重。

在讚比亞首都盧薩卡工作的藥劑師菲利(Ephraim Phiri)表示,他們的藥品已經快要用完了,而且也來不及補充,很難拿到新的藥品供貨,尤其是像抗生素和抗瘧疾藥等基本藥物。

製造藥片的原料成本上漲,也使得生產商和供應商無法提高產量和速度,一些公司甚至已經停止生產了。

巴基斯坦一家生產商表示,製作抗瘧疾藥物的原料以前一公斤100美元,但現在每公斤漲到1150美元,根本沒辦法進貨生產。

封城隔離的國家越來越多,不只是減產造成問題,世界各地人們儲備基本藥品造成需求大幅增加,也是另一大問題。

供應下降和需求暴增的雙重問題,造成了偽劣假藥的氾濫。艾斯特夫表示,供應跟不上需求的時候,品質低劣的假藥就有機會濫竽充數。

更多有關新冠疫苗與藥物的報導:

抗瘧疾藥物

Image caption

民主剛果查獲的抗瘧疾假藥

所謂病急亂投醫,新冠病毒疫情導致抗瘧疾藥物需求大增,全球抗瘧疾藥物供應鏈面臨斷貨威脅。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記者會上提及抗瘧疾藥物——氯喹(chloroquine)和衍生藥物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之後,這兩種藥物一下子就水漲船高,需求大增。

世衛組織多次表示,沒有絕對證據顯示氯喹或羥氯喹能夠對抗新冠病毒,但特朗普在最近的記者會上說,“服用它也不會有什麼損失。”

隨著需求增加,BBC發現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和喀麥隆等非洲國家,出現了大量的氯喹假藥。

1000片裝氯喹通常售價大約是40美元,但是在當地藥局現在價格已經被推高到250美元。

而且高價藥品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藥。據稱是在比利時、由布朗和伯克製藥有限公司(Brown and Burk Pharmaceutical limited)製造,但是在英國登記的布朗和伯克製藥公司卻表示他們與這個藥無關,“我們不生產這個藥,那是假的。”

牛津大學研究假藥問題專家牛頓(Paul Newton)教授表示,偽劣假藥問題必須由世界各地政府採取一致行動才能解決。

他說,現在我們面臨的是新冠病毒疫情和偽劣假藥雙重危機,我們必須採取全球性措施,否則無法解決問題。

插圖製作:達斯特馬爾奇(Jilla Dastmalch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