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讓亞洲服裝製造業舉步維艱 – BBC News 中文


Labourers work in a garment factory during a government-imposed lockdown as a preventative measure against the spread of the COVID-19 coronavirus.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如果我們的工人不因新冠病毒死亡,也會因飢餓而死。”印度服裝廠老闆維賈伊·瑪塔尼(Vijay Mahtaney)這樣描述新冠病毒對服裝行業的影響。

維賈伊是印度服裝製造公司Ambattur Fashion董事長。維賈伊和他的合作夥伴阿米特·瑪塔尼(Amit Mahtaney)、肖恩·伊斯蘭(Shawn Islam)在孟加拉國、印度和約旦三國一共僱傭18000名工人。但新冠疫情爆發導致他們停止了大部分業務,只有孟加拉國達卡的一家工廠部分運營。

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封鎖措施並不是影響他們支付工人工資的唯一因素。他們說,主要問題是疫情發生後來自大客戶的一些不合理要求,他們大部分來自美國和英國。

阿米特還是約旦製衣公司Tusker Apparel的CEO。他對BBC說,在努力確保支付員工薪酬方面,一些品牌表現出了真正的合作意識和道德感。

但他表示,也有一些公司要求取消已經準備好或正在跟進的訂單,或要求對未付款和在運輸途中的貨物打折。他們還要求按照之前商定的付款條件延期30至120天。

BBC得到的一封電子郵件顯示,一家美國零售商要求其製造商對所有應付款給予30%的折扣。他們的理由是:“熬過這段不尋常的時期。”

  • 武漢封城76天:難以畫上的休止符
  • 中國以國家哀悼日紀念新冠病毒逝者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維賈伊認為,這些公司只保護股東利益,無視製衣工人。他指出,這些公司可以申請美國政府的經濟紓困方案補助,但還要求他們提供幫助。

而這恰逢服裝製造商們因新冠病毒疫情遭受兩次嚴重打擊。

2月,許多工廠得不到來自中國的原材料。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紡織品出口國,2018年其出口額約為1180億美元。

中國紡織廠在最近幾週重新開工,服裝製造商本希望運營可以重回正軌。但全球各地政府都推行封鎖政策,零售商被迫關門,需求迅速下降。

關鍵產業

中國或許一直被稱為“世界工廠”,但在服裝方面,孟加拉國、印度尼西亞、柬埔寨、越南和緬甸正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

服裝製造商Lever Style執行董事長塞托(Stanley Szeto)說,由於中國成本走高,過去約十年服裝製造業已經從中國向其他地區轉移。 Lever Style給多家高級品牌供貨,包括雨果波士(Hugo Boss)、蔻馳(Coach)等​​。

這意味著,服裝製造業對於許多亞洲發展中國家都是至關重要的行業。世界貿易組織數據顯示,孟加拉國和越南是世界四大服裝出口國之一。孟加拉國目前佔市場份額6.7%,其次是越南,佔5.7%。

孟加拉國有超過400萬服裝工人,而紡織和服裝產品佔該國去年出口90%以上。

美國特蘭華大學時尚與服裝研究系副教授盧盛(Lu Sheng)說,柬埔寨和斯里蘭卡出口超過60%也來自服裝製造業。

圖片版權
ODD ANDERSEN

該行業在孟加拉國占所有製造業工作崗位一半以上,在柬埔寨佔60%。

盧盛認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蔓延可能導致孟加拉國、越南、柬埔寨和印度等國服裝行業工作崗位減少4%至9%。

這也是孟加拉國試圖幫助該行業的原因之一。

“它提供了一項慷慨的刺激計劃:補貼工資,將貸款轉為長期債務,並提供非常合理的利率,”孟加拉國服裝製造商Sparrow Apparel總經理伊斯蘭說,“雖然不足以度過難關,但有所幫助。”

柬埔寨政府也宣布對服裝工廠推行免稅期,並提出一項對工人的工資補貼計劃。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盧盛指出,政府的舉措是因為此次疫情可能引發一些長期影響,如勞動力短缺、原材料價格上漲和生產能力不足。

受到越來越多的批評和壓力後,包括H&M和Zara母公司盈迪德(Inditex)等一些公司都承諾,將全額支付服裝製造商現有訂單貨款。

商標背後勞工聯盟(Labour Behind the Label)政策主任穆勒(Dominique Muller):“多年來,品牌們一直在低工資國家生產獲利,這些國家沒有社會保障制度。他們通過這種商業模式建立起了龐大的商業帝國。現在必須償還數十年的剝削費用,來照顧他們的工人。”商標背後勞工聯盟關注服裝業勞工權利。

阿米特也同意這個觀點。 “零售商必須幫忙,富裕政府對行業的緊急救助也十分重要,”他說。

他稱,如果沒有這些,該行業可能會被徹底摧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