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以色列与阿联酋建交:解析伊斯兰命运共同体和中东局势的变数 – BBC News 中文


2020年8月16日,以色列海滨城市内坦亚街道两旁插满以色列和阿联酋旗帜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阿联酋与以色列外交关系正常化开启了中东新变局。

阿联酋与以色列外交关系正常化,是开启了中东穆斯林与犹太教徒恩仇的化解,还是一个更复杂的地缘政治局面?穆斯林世界从伊斯兰宗教立场出发支持巴勒斯坦解决巴以冲突的一致性,会否被以色列与阿联酋的外交突破进一步削弱?

中东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之间的直接军事政治对抗已经持续数载。但以色列与阿联酋外交关系正常化,极大改善了以色列在中东长期紧张的地缘政治环境。

有分析认为,以色列的外交突破将可能在中东导致更广泛的地缘战略变局,甚至有可能在亚洲和非洲的穆斯林国家引发更多的连锁反应。

那么,阿以建交这个中东地区的重大变化出现的背景是什么?它又将如何影响未来阿拉伯乃至穆斯林世界以共同宗教为基础的一致团结性?

《亚伯拉罕协议》

8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以色列与阿联酋达成历史性和平协议:《亚伯拉罕协议》。以色列和阿联酋随后发表联合声明予以证实。根据协议,以色列暂停针对被占西岸部分地区的吞并计划,阿联酋将与以色列实现关系全面正常化。

由此,阿联酋成为第一个与以色列建交的海湾国家,并继埃及和约旦后成为第三个与以色列建交的阿拉伯国家。

原本,以色列自从二战后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了犹太教徒主导的国家起,就陷入与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土地争夺,特别是因为耶路撒冷是伊斯兰教、犹太教和基督教三大宗教都认可的圣城,这种实质利益之争从开始就带有宗教和文化背景的争议。

民族与宗教

阿拉伯国家为了反对以色列建国,在1948年以色列建国的第二天就联合发动了对以色列的战争,到上世纪80年代已经发动了5次大规模联合对以色列的战争。阿拉伯国家的支持是同为阿拉伯人的巴勒斯坦人争取重新建国背后重要的国际基础。

虽然伊朗和土耳其分别为主要是波斯人和主要是土耳其人的国家,但它们和阿拉伯人一起团结在伊斯兰的共同宗教旗帜下,支持巴勒斯坦人反对以犹太教立国的以色列在中东的扩张。

今天,阿联酋能够抛弃传统的”巴勒斯坦阿拉伯兄弟血浓于水”的观念,更多出于在国际上受到美国的影响和在海湾地区与伊朗对立的现实。因此,这一变化为巴勒斯坦问题的解决增加了新的变数。

这次反对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最激烈的,当属于非阿拉伯国家的伊朗与土耳其两个国家。前者是伊斯兰什叶派领袖,后者虽然自称世俗国家,但该国95%的民众都是穆斯林,近年来社会伊斯兰化倾向明显。

过去多年来,在海湾地区,一方是伊斯兰教什叶派的伊朗领导的国家与势力,另一方是伊斯兰教逊尼派的沙特阿拉伯为首的国家和势力,他们虽然同属伊斯兰教阵营,但在中东互视为敌。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愤怒抗议阿联酋与以色列外交关系正常化。

地缘政治和现实利益

从地缘政治上看,以色列和美国则将沙特视为盟友,将伊朗视为敌人。而传统上号称世俗国家的土耳其近年来不断推行有其民族特色的伊斯兰化,不仅与以色列和美国矛盾日益增多,与伊斯兰宗教阵营中逊尼派的领袖沙特的矛盾也在上升。

沙特、阿联酋等海湾阿拉伯国家并没有实现工业化,在与伊朗的地缘对峙中,军事力量严重依赖区域以外的力量支持,比如关键性的军火工业。

美国一直在推动阿拉伯国家反对它认为的中东最大的敌人伊朗,并且有消息传出,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后,美国将向阿联酋出售先进的F35战斗机。

美国还呼吁其它阿拉伯国家能够像阿联酋一样与以色列建交。

不少观察分析人士认为,没有伊斯兰教逊尼派领袖国家沙特的默许甚至支持,阿联酋与以色列无法突然打破坚冰实现关系正常化。外界都关注到沙特在这次以色列与阿联酋宣布外交关系正常化后保持了沉默。

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表示,作为与阿联酋关系正常化协议的一部分,以色列将开通与阿联酋通过沙特阿拉伯领空的直航。

沙特阿拉伯不承认以色列,其空中通道对以色列客机是关闭的,禁止任何飞往以色列的飞机飞越沙特阿拉伯领空。但在美国的推动和以色列的外交努力下,一些消息显示沙特和以色列开始多种接触,比如双方的军官一起参加美国联合作战中心的定期会议。到了2018年,印度航空公司从德里到特拉维夫的航班获准飞越沙特领空。

如果有阿拉伯世界”一哥”的默许,其他与以色列并无直接地缘政治和边境冲突的海湾阿拉伯国家是否会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跟随阿联酋的步伐向以色列靠拢?不少分析人士认为这种情况会发生。

前景未卜

从以色列方面来说,它长期在做海湾国家的外交工作。在拉宾被犹太极端分子暗杀前不久,他已经派当时的以色列外长佩雷斯对阿曼和卡塔尔进行正式访问。随后,低调的以色列贸易办事处在两国首都开放。

西方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因为对伊朗扩张主义的恐惧已成为阿联酋最关注的重中之重,支持巴勒斯坦人独立建国的传统教导已经在很多海湾阿拉伯年轻一代思想中淡化。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虽然以色列和阿联酋建交,但反对美国向阿联酋出售F35战斗机。

因此,如果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工作一切顺利,受到伊朗安全威胁的海湾其它小国比如巴林、阿曼和卡塔尔等国都很可能步阿联酋后尘、与过去不共戴天的民族宗教敌人以色列握手言和。

但阿联酋以色列关系正常化消息似乎来得太突然。巴勒斯坦感觉遭到抛弃,对此愤怒谴责,称该协议违反了2002年的阿拉伯和平倡议。该倡议的主要条款之一是,除非以色列完全从约旦河西岸撤出,并且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否则阿拉伯国家不可能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

此外,虽然以色列1979年实现与埃及建交、对阿拉伯国家重大的外交突破,但当年的突破仅限于两国领导层之间的握手言和,埃及领导人本身都无法说服自己的阿拉伯兄弟国家甚至本国民众去支持拥护以埃和平。

其它愤怒的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几乎集体谴责埃及与以色列”单独媾和”,其中一些国家甚至与埃及断交。1981年,实现埃及与以色列建交的埃及总统在国庆阅兵时被埃及军人刺杀。

在以色列这边,极端犹太教徒也不满意政府对阿拉伯人采取温和立场。曾经取得了以色列外交第二度重大突破与约旦建交并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导人阿拉法特达成奥斯陆和平协议的以色列总理拉宾1995年被极端犹太主义者刺杀。

图片版权
Anadolu Agency

Image caption

阿曼和以色列虽无正式外交关系,但双方领导人早已直接接触。图为阿曼外长在波兰会晤以色列总理。

全球也对阿拉伯世界的内部变化感到一些愕然。但一些分析人士指出,阿联酋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不过是将过去多年来实际进行的交往表面化了,美国和以色列的目的在于在进一步包围孤立中东的伊朗。

如果伊朗如其对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进行的威胁那样,加大对海湾国家的战争威胁,中东局势是将走向和平,还是将开启战乱新的大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