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諧星到導演,首部電影斬獲九億票房,劉循子墨的逆襲史


一、從巔峰到“消失”

人這一生,能有幾次人生巔峰。

27歲時的劉循子墨,一定不希望只有這一次。

2013年,對於劉循子墨和萬合天宜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一年。

那一年,《萬萬沒想到》上線,全網點擊量破兩億,成為當年的大爆款,萬合天宜一躍成為廣告主和平台的寵兒。

而劉循子墨也搭上了公司的順風車,指導了自己人生中第一部作品《報告老闆》。

這部以惡搞經典影視劇為賣點的短劇,延續了《萬萬沒想到》的火爆,劉循子墨從一位編劇、非專業喜劇演員,一舉晉身為新銳導演。

緊接著是出席各類頒獎典禮,客串《建黨大業》、《微微一笑很傾城》。

作為誤打誤撞進演藝圈的編外人員,不可謂不風光。

那幾年的中學走廊和大學寢室裡,到處都能傳出“報報報報報告老闆,請請請讓我出演”,或者“萬萬沒想到啦啦啦啦”的主題曲音樂。

然而巔峰時刻並不長久,兩年後《萬萬沒想到》大電影上映,劉循子墨和楊子姍、陳柏霖等大咖搭戲。

他渾身上下粘著猴毛,臉上畫著媽都不認的特效妝。

片子的投資上去了,排面也有了,但口碑卻一敗塗地。

相比起這版看似製作精良的大電影,觀眾們更愛五毛錢特效,五分鐘一集的短劇。

也更愛那個穿著小、皮裙、留著大波浪,服裝很劣質、但表演卻很生動的孫悟空。

這之後劉循子墨繼續執導了《高科技少女喵》,《報告老闆》第二季等作品。

只是當年令人耳目一新的創意,在飛速發展的網絡環境中都不再新鮮。

這些作品,都沒能再獲得觀眾們的認可。

後來,團隊靈魂人物叫獸易小星出走萬合天宜,自立門戶,白客、本煜等核心演員放棄喜劇,謀求轉型。

而劉循子墨卻是消失在了大眾視野,醞釀著他下一次的人生巔峰。

延伸閱讀  大逆轉!從1.3億到劍指4億票房,下一個《唐探》會是它嗎?

二、《揚名立萬》幕後故事

“十個項目九個涼,商業投資很正常。”

這可能是2021年最出圈的一句電影台詞。

它來自新人導演劉循子墨的熒幕首秀《揚名立萬》。

這句道盡了行業辛酸的調侃,很難不被認為是主創團隊的心聲。

在影視寒冬之下,以往的行業霸主們尚且人人自危,更何況是新人導演和新人編劇。

然而他們卻在資金和拍攝週期都有掣肘的情況下,交出了一份充滿誠意的答卷。

《揚名立萬》的故事背景選在民國,用劉循子墨的話來說,這是一個被“拍爛了”的題材。

而為了從中尋找新意,他選擇了一種不太一樣的美術風格——Art Deco,以此詮釋上海摩登而精緻的時代氛圍。

除此之外,他還翻越了大量資料,為片中植入了一個隱藏的彩蛋,同時也是最重要的道具——名畫《薩達那培拉斯之死》。

這幅畫講述了亞述國王,下令屠殺馬匹、妻妾的場景。

其中展現的歷史細節,成為了觀眾們解讀故事內涵的密碼。

而在內容表達上,《揚名立萬》也有自己的野心。

其實在原本的劇情設定中,這個故事有一個黑暗的團滅結局。夜鶯的確死了,齊樂山親手為她分屍。

這群人的確拍出了這部電影,但是最後也是生死不明。

只是劉循子墨覺得這樣的結局太過殘忍,難道好人就沒有一點好報嗎?

於是他讓李家輝在越南熾熱的陽光下,看到了那個白帽子的少女。

她朝著陽光的方向,一路遠去,而他伸出又默默收回的手,選擇不去打擾。

在小人物命運飄搖的亂世,一群本來奔著揚名立萬的人,為了情義、為了希望、為了信念,不顧自身安危將真相變成了電影。

延伸閱讀  又一部先婚後愛的高顏值下飯甜寵劇來了,雙面王爺愛上颯爽王妃!

而電影又成為了人們無法抹去的記憶,這或許才是創作的意義。

採訪時,劉循子墨說自己很喜歡魯迅的一段話:

“願中國青年從此擺脫冷氣,有一份熱,發一份光,不必等待炬火,此後如竟沒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不求揚名立萬,只求無愧于心。

中國青年創作者的炬火,不也正在他們這群人身上嗎?

三、它憑什麼是黑馬

一棟廢棄豪宅,50天拍攝週期,沒有大投資,沒有明星臉,卻在上映後斬獲9億票房,包攬百花獎11項提名。

這部出自“過氣”網劇導演之手的《揚名立萬》,憑什麼成為2021年度最大黑馬?

宣傳時,片方給《揚名立萬》造了個新概念:“劇本殺式電影”。

這是因為電影的主場景,和現在年輕人中流行的劇本殺非常相似。

一張大圓桌,8位玩家圍坐,讀資料,搜證據,盤邏輯。

而最刺激的是,殺手本人就在現場。

因此,許多劇本殺愛好者走進影院,想要探探這個本子的故事到底幾斤幾兩。

不過劇本殺的熱點固然新奇,卻不是《揚名立萬》爆火的關鍵。

在電影籌備之初,劇本殺還沒有像現在這樣火熱,而這種密閉空間中發生的懸疑故事,通常被稱為“暴雪山莊”模式。

選擇這樣的劇作結構,原因也很簡單。

熒幕處女作,投資有限,拍攝週期有限,固定場景中拍群戲,好操作,週期短,全是出於現實考慮。

而非是要追逐熱點,其實相較於充滿噱頭的展現形式,真正令觀眾們念念不忘的,還是故事本身。

上映後,網絡上各類解析文章層出不窮。

夜鶯的真實身份是什麼,主角團到底死沒死,大結局背後的N種解讀。

延伸閱讀  兩年等待,《蘭心大劇院》值得嗎?

看似大家是熱衷於解密探案,玩智力遊戲,其實背後折射的是觀眾們對戲里人物的深度代入。

因為在短短120分鐘裡,體會到了戲中人的真情實感。

所以當大戲散場,電影落幕後,依然念念不忘,要在戲外為他們找尋一個故事的真相。

有條影評寫得很好:

“這幫人是為了自己不惜把別人推進糞坑的人,但如果他們低頭一看,腳下不是糞坑,而是萬丈深淵,他們會罵一句街,然後一把拉住對方,怕對方掉下去。”

因此面對層出不窮的劇情猜測,主創團隊們卻退後一步,不再進行過多的闡釋。

因為他們知道,戲中人死沒死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已經共同生活在了觀眾們的記憶中。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