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新冠肺炎疫情:香港推行全民检测与健康码 引有效性和透明度方面担忧 – BBC News 中文


香港图片版权
Reuters

香港最新一波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确诊数字从早前的每日过百宗,至近期几十宗波动中。目前,港府仍然实行严厉的社交距离措施,只容许2人聚集,食肆不设堂食晚宴,亦强制全民在户内外均需配戴口罩。

港府正在筹备下周开始向全港市民提供病毒检测,建制派政党及团体为了提高民众检测率,正提倡仿效中国大陆和澳门,在香港引用健康码制度,容许检测呈阴性的市民豁免部分社交距离措施,例如可以到公众运动场馆做运动或是在食肆吃晚餐等等。

去年反修例抗议等事件让许多香港市民对政府更加不信任,政治进一步分化。亲北京和政府的建制派提出的有关建议引发广泛争议,有民主派人士担心,这是政府监控市民的工具,亦会限制了因各种原因不愿意检测的人的自由。

一些香港医护专家指出,香港有别于大陆城市和澳门,没有禁止民众活动和全面封锁下做全民检测,本身效果成疑,如果市民检测阴性后继续有广泛社交活动,同样有感染风险,健康码可能会给市民“假安全感”,即是以为自己没有病而少了防疫,增加感染风险。

港府发言人在上周曾明确表示,接受检测的人士不会获发健康码而能够“在特定时段到指定地方活动”,亦再次重申市民的个人资料除了储存在香港政府数据中心的伺服器外,不会传送到境外,批评有人污蔑检测计划。

健康码的争议

香港政府希望推出健康码制度,有助于与中国大陆和澳门相互通关,重起经济;初衷是让需要来往这些地方的人能够凭有关证明自由通关,无须接受隔离,但随着香港再度爆发疫情,大陆和澳门继续收紧对香港的入境限制,加上有关做法在香港引发争议,计划一直未有落实。

随着疫情持续,香港政府早前公布了全民检测措施,希望找出隐形患者,杜绝病毒源头,官方预计有5百万人参加全民检测。

建制派政党呼吁港府仿效大陆,在全民检测后向市民发出健康码,并以此作为市民出行的标准。

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认为,若检测结果呈阴性,就代表健康,获发健康码的市民可无须遵守太严谨的防疫措施。同属建制派经民联认为,一些主要公共地方、商场和食肆应该配合政策,让持有健康码的人进入,没有证明的人则应尽快检测,该党立法会议员卢伟国称,这种措施有助回复香港经济活动。

一些建制派工会亦表态希望政府落实健康码措施。其中建制派的香港健体专业人员总会曾表示,希望政府容许市民持健康码进出运动场所。

图片版权
Reuters

全民检测和健康码之虑

但因非强制性和缺乏透明度,政府推动的全民检测措施受到质疑。由于检测并非强制性,民众检测后亦可以继续自由出行,加上检测由中资公司负责,坊间对私隐有疑虑,一些专家质疑成效存疑,检测人数未必达到令人满意的水平。

香港民主派政党“新民主同盟”批评称,香港政府没有公开招标下,“钦点”中资公司进行检测,而中国派来的检测人员,亦获豁免香港原本的医学专业及注册要求。该党特别关注其中一所检测中心“华升检验”是否会收集民众基因,因为其母公司“华大基因”设在新疆的机构因被指强行收取当地人士基因有违人权而被美国商务部制裁。

华升诊断中心董事长胡定旭接受香港无线电视访问时表示,收集来的样本送入实验室时,只会有该样本及试管上贴有的条形码,检测人员不会知道检测者的个人资料,阳性样本会交给政府做病人及接触者的追踪,阴性样本或其他数据则将会销毁。

“新民主同盟”前立法会议员范国威他认为,如果公众场所要求民众出示健康票证明,变相会限制了不愿检测的人的自由,“等同坐监禁足,在家就是监狱”,他又指,中国的健康码制度与警方系统连接,并与甚具争议的信用系统有关,担心政府以防疫之名推出全民检测和健康码,为“全面监控”铺路。

另外,香港政府专家顾问、香港中文大学呼吸系统讲座教授许树昌,亦质疑全民检测和健康码的成效,他认为,香港没有居家令,市民仍会在社区游走,加上检测非强制性,这些情况下做全民检测,效果未必最好。

他亦反对以健康码作为放宽市民社交距离措施的方式,他认为香港目前每日仍有双位确诊数字,当中源头不明个案占很大比例,认为健康码只是在疫情稳定时用作过关之用,不应该在疫情仍然严峻的时候,用来决定市民能否进入公众地方或消费的要求。

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金冬雁对BBC中文表示,推行健康码其实不利于防控病毒。他指出,参考早前一些比较活跃的感染群组案例,需要连续检测,检测多次才有可能把病毒防住,要不然全是漏网之鱼,“因为绿码的人他也会变化的,如果社区里面有危险的话,很快就传播了”。他还指出,内地健康码实施时很糟糕的一点是歧视感染者。“它把感染者还有他们的家庭、密切接触者全部给他们红码,然后很久都不换,其实他们早就好了。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他们好了以后有抗体,其实是人群里面最可靠的。”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专家认为,如果香港市民上班模式依旧,全民检测成效存疑。

官方反驳

中国目前已在多个城市实施健康码制度,民众可透过“支付宝”应用程式来申请健康码,一些公共场所、住宅、公司或交通工具,会要求只容许持有绿色健康码的人才能进入,由于应用程式有定位系统功能,如果用户曾到访确诊者去过的地方,健康码颜色亦可能改变。

在最先推行有关制度的杭州,几个月前曾打算深化有关措施,从健康码推进“信用码”系统,让信用等级较好的用户享有优惠待遇等等,引来一些批评声音,被迫放弃。

当时美国《纽约时报》报导称,用户资料会传给公安机关,疫情结束后都可能会继续让政府进行监控,有人权组织认为,这是“中国开展大规模监测历史上的里程碑事件之一”。

中国外交部曾发声明反驳,表示健康码是规避感染的好帮手,有不少国家都借鉴中国的经验和做法,强调中国政府高度重视保护公民个人隐私,会从立法和技术角度加强数据安全管理和个人信息保护。

香港政府目前未公开委托机构做检测的花费,但据香港媒体估计,全民检测涉及金额数以亿计(港元)。

香港政府表示,健康码计划是为准备粤港澳三地通关之用,目前尚未推出,并澄清“不存在接受检测人士持阴性检测结果会获发健康码,甚或可在特定时段到指定地方活动”。

政府发言人表示,向全民提供一次免费检测,是希望找出社区隐性患者,尽早诊治,让疫情早日受控,并强调检测样本与登记个人资料会分开处理,样本瓶不会标示任何个人资料。

检测机构只知样本瓶序号而并不知悉样本属何人,所以完全不涉私隐问题,提供的个人资料只会加密储存在政府数据中心的伺服器内,供卫生署或其他相关部门作防疫用途,不会传送到境外, 并强烈谴责有谣言称样本会被送出境外,形容这是“刻意歪曲事实,企图污蔑检测计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