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武漢“不明原因肺炎”排除“非典”:中港公共防疫反應迥異


Airport personnel wait for passengers to check their temperature as part of preventive measures against the spread of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MERS) at the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on June 5, 2015.
香港機場的體溫檢查點(資料圖片) ©Getty Images

中國上月月底爆發的“不明原因肺炎”目前已排除“非典型肺炎”(SARS,簡稱”非典“,又譯“薩斯”或“沙士”)可能,但病因和病源仍在調查中。排除“非典”前,香港擔心捲土重來,港府提升應對級別為嚴重,每日更新病例情況;而中國武漢只隔離疑似病人,關閉涉事海鮮市場。是香港反應過度,還是中國應對措施做得不夠?

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周日(1月5日)公佈的官方消息顯示,武漢共出現不明原因病毒肺炎59例,其中重症7例,暫無死亡案例。已經追踪到163名密切接觸者並行醫學觀察,密切接觸者的追踪工作仍在進行中。除武漢外,暫未有中國內地其他省市公佈“不明原因肺炎”案例。

流行病學調查顯示,部分患者為武漢市華南海鮮城(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經營戶。截至目前,初步調查表明,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已排除流感、禽流感、腺病毒、傳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和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等呼吸道病原。病原鑑定和病因溯源工作仍在進一步進行中。

自“不明肺炎”出現以來,中國武漢共公佈三次官方消息,外界關注該肺炎是否會人傳人。官方的措詞變化為,2019年12月31日稱“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2020年1月3日稱:“未發現明顯的人傳人證據”,2020年1月5日稱“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

中國反應

官方數字指出,非典型肺炎當時在中國大陸造成超過300人死亡。
官方數字指出,當時在中國大陸非典造成超過300人死亡(資料圖片)。 ©Getty Images

2003年,全球多地爆發非典型肺炎,其中在中國大陸、香港和台灣的疫情最嚴重。當時中國政府被指一度隱瞞疫情,令鄰近地區疏於防範,導致疫情擴散。

世界各地總計確診8096病例,744人死亡。其中中國內地死亡349人,香港死亡300人。

2003年後的第一個十年,中國官媒《人民日報》稱,“敢於及時準確地報導疫情真相,這也許是非典後十年來公共衛生應急機制的最大進步。”

2003年後,中國有了應對“不明肺炎”的基本指引。在官方13年前推出的《群體性不明原因疾病應急處置方案(試行)》中,提出了信息互通、及時發布的原則,要求各級業務機構建立信息交換渠道,並按規定權限,及時公佈事件有關信息。但關於信息公佈的時限、披露程度等,未作出明確要求。於是在本次“不明肺炎”出現初期,中國民眾的反應似乎呈兩極化:中國的互聯網流傳各種版本的病因分析和猜測。 8人因散佈不實信息,被中國警方依法處理。

香港媒體1月3日採訪到的從武漢到港的中國內地旅客並未有太多擔心,她強調,武漢的氣氛不緊張,“這就是一個小事情,只有27人(受感染),沒有其他人被傳染。”

香港應對措施

香港
1月4日港府宣布啟動應變計劃,將應變級別從“戒備”提升至“嚴重”。 (資料照片) ©Getty Images

截至1月6日,香港發現16例(其中6宗個案病因不明,其餘皆例確診,至少5例已出院)。 “非典”後香港開始檢討和反思,“非典”策略的一大失誤在於時任衛生署署長陳馮富珍未能及時把新的疫症納入《檢疫及防疫條例》的附表中,錯失條例賦予衛生署署長做出緊急安排的時機。

2003年的“非典”,中國被指瞞報疫情,陷香港於被動地位。本次“不明肺炎”初期,港媒促港府化被動為主動。

  • 香港經濟會否差過“非典沙士”和金融危機時期
  • 世衛:嚴格界定及檢測新病毒案例
  • 記者來鴻:香港的非典“後遺症

1月3日開始,港府每日公佈個案數字,加強出入境口岸疾病檢控措施,在機場增設紅外線熱像儀主要檢查武漢抵港航機乘客體溫;高鐵西九龍站亦加強檢查,所有由武漢來港列車加強防控。

1月4日港府宣布啟動應變計劃,將應變級別從“戒備”提升至“嚴重”。

世界衛生組織(WHO)官網周日(1月5日)的通報說,根據目前掌握的信息,不建議對中國實施任何旅行或貿易限制。

香港的大街上隨處可見戴口罩的行人。香港的一家醫院急診室也向候診者派發口罩。有部分香港市民將目標瞄向一般口罩之外的帶有空氣閥的專業醫用N95口罩。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呼吸系統學講座教授許樹昌提醒,原本都要注意冬季流感,戴一般外科口罩都足夠,“不需要去到N95”:因一般的呼吸道傳播都是透過飛沫,外科口罩能阻隔到飛沫,如一般感冒、流感等。

許樹昌指,N95通常是阻隔由空氣傳播的病菌,如有活躍肺結核患者,醫護要入負氣壓病房為嚴重個案巡房時才需要用到。

來港旅客
2003年後的第一個十年,中國官媒《人民日報》稱,”敢於及時準確地報導疫情真相,這也許是非典後十年來公共衛生應急機制的最大進步。”(資料圖片) ©Getty Images

一名香港中文大學的女生此前到過武漢,回港後不適送醫,診斷結果顯示,她沒有肺炎,對腺病毒及已知的冠狀病毒呈陽性反應。而在確診前,中大表示已用漂白水清潔該學生的房間、居住樓層及公眾地方。中大多名學生、教職員,入校工作人士均戴上口罩預防。

外界一直翹首等待中國官方的定論,但正如2003年第一個分析出“非典”病毒的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中國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管軼表示,相信中國當局已經有初步判斷,因為病原鑑定中的核酸檢測大約2至3天就可以獲得結果,但病因溯源需要進行血清學檢測和確認,需要2至4週。

.(tagsToTranslate)中國(t)藥(t)香港(t)醫學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