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怎麼總是上熱搜啊


前幾天因為【甄嬛過生日】話題上了熱搜,《甄嬛傳》又再次被很多人提起。於是接到了《新京報》和好朋友的邀請,在喜馬拉雅上做了自己人生的第一場直播。

聊的內容主要就是為什麼《甄嬛傳》可以一紅就是十多年。

而且我身邊的親戚朋友,即使是沒趕上《甄嬛傳》首播的00後們,也真的都在認真回顧《甄嬛傳》,包括我每次寫《甄嬛傳》劇評,讀者都多到超乎我想像,雖然也有一些讀者嘴上說怎麼老談這個劇啊,但還是會看到標題,就忍不住打開。

是啊,怎麼大家老在說《甄嬛傳》呢?

我在這場直播裡,分享了一些自己的觀點,今天這篇文章裡,還有很多我在直播時沒來得及說的話,一併寫出來和大家探討一下。

我是《甄嬛傳》首播時,就開始追這部劇的,當時我已經在畢業實習期,在漫畫出版行業工作,當時《甄嬛傳》就已經很紅,華妃的那句“賤人就是矯情”火遍大街小巷,主編就邀請了一些漫畫作者,根據《甄嬛傳》來一些二次創作的漫畫,就是那種純粹吐槽的四格爆笑漫畫。

後來我們那一期雜誌賣得特別好,之後做了市場調查,發現不少讀者是當時都是衝著《甄嬛傳》去的。

不過那時,我怎麼也料不到,《甄嬛傳》後來竟然可以一直那麼紅,反復被人重溫。

因為我自己最初追《甄嬛傳》的確是當成爽劇追的,想想看啊,甄嬛一個原生家庭算不上多顯赫的女子,進了宮,別人都以為她“從此蕭郎是路人”“命運半分不由己”,可她到最後,擊退了一切對她有威脅的人,戰勝了命運對她的屠戮,而且,她愛的人都愛她,她不愛的人還愛她,簡直不要太爽。

我那時其實對這部劇中關於人性、情愛、職場、友情、親情等等層面的東西,其實是理解的很淺薄的。

但,我理解的淺薄,不代表這部劇的主創們當時忽略挖掘這種層面的東西,事實上,我現在回過頭看,會發現原來《甄嬛傳》當時是沒有去討好任何一種價值觀的,大家如果對當年的事情還有印象,應該記得,這部劇當時從選角到服化道包括改編等等,都是挨罵挨得很慘的。

可是,即使頂著這種罵聲,他們仍然沒有【討好】,而是很聰明地保留了一種【真誠】。

是的,我一直覺得,真誠才是真正的智慧。

延伸閱讀  相差5歲演父子,本來是同輩卻演父女,國產劇的選角真是謎之操作

他們真誠地尊重觀眾作為一個人的基本感情和普遍人性,而且盡可能地還原和展現這其中的迂迴複雜。所以《甄嬛傳》裡沒有一個扁平角色,也沒有一個單純事件,它的一切都是黑白之中的那無盡的灰。

觀眾可以罵安陵容,但也一定會共情安陵容;

觀眾可以喜歡甄嬛,但也一定有幾個時刻無比厭煩甄嬛;

即使是看起來最完美的沈眉莊,其實也有她的勢利與小心思;

即使是最狠厲的宜修,如果你走進了她的從前,就會多一點對她的原諒。

除了劇中角色複雜,其實觀眾本身也是複雜的,一定會經歷不同的時期,擁有不同的境遇,因此對情感的需求,對人性的理解時時刻刻都在變化。

在這場直播裡,主持人問了一個很好的問題,說《甄嬛傳》在2011年首播,到現在依然被人津津樂道,是不是在影視劇上,觀眾的一些追求,是始終沒有進步的。

我並不這麼覺得。

我最近在讀金庸先生的小說。在他後來修訂版的自序裡,他曾這樣說:

“我寫小說,旨在刻畫個性,抒寫人性中的喜愁悲歡。小說並不影射什麼,如果有所斥責,那是人性中卑污陰暗的品質。社會上的流行理念時時變遷,不必在小說中對暫時性的觀念作價值判斷。人性卻變動極少。”

非常非常認同這個觀念。

是的,《甄嬛傳》也恰恰是因為做好了【對人性的刻畫】,所以這麼多年來才能常看常新。因為【人性】就像一個錨點,它是釘在那裡不變的,但觀眾是變化的,所以圍繞著那個不變的點,一直在產生著新的看法。

所以我在直播裡回答,那不代表觀眾沒有進步,那恰恰代表觀眾一直在進步。就像少時的我們看安陵容和成年後看安陵容一定是不同的,但安陵容一直是那個安陵容,只是我們成長了。

延伸閱讀  徐正溪攜一仙俠劇來襲,化身天界完美男神,搭檔98年人氣小花

除了尊重人性以外,這部劇的編劇團隊也真的厲害,非常懂觀眾的心理,在劇情上用了好多【留白】的處理方式,通俗點來講,就是事不說盡,話不說死,有點像蘇州園林那種造景,不同窗口看過去,就是不同風景,很有點“橫看成嶺側成峰”的意思。

隨便舉幾個例子吧。

四郎和甄嬛的最後一場戲裡,陳建斌老師有個用手拉床幔最後又放下的動作,電視劇只拍了這個動作,沒有一句廢話,但就是這小小的一個動作,我看到有的觀眾說,這是在表達四郎愛慘了嬛嬛,最後還是不忍心傷害她,有的說,這是四郎在向別人求救,想給甄嬛最後一擊,也有的說,這是在表達四郎的怨恨和無奈。

其實,這個動作是陳建斌老師自己加的,因為他覺得能讓皇上在最後的感情表達更豐富一些,就,真的加的很成功,不僅表到了他自己對四郎的理解,也調動了觀眾對四郎的不同想像。

還有譚松韻飾演的淳兒,她和甄嬛安陵容都分別有好多互動,尤其是談論睡衣那一段,電視劇並沒有評價她是不是故意刺激安陵容,只是把她說的話原原本本呈現出來,因此有的人就覺得淳兒是真天真,有的人就覺得淳兒是真心機。

還有寶鵑這個角色,拍得也是很複雜,但是不評判,不在電視劇裡直接定義她的好壞,就是純粹展現她和皇后的微妙往來,又鋪陳她和安陵容之間的真心,所以觀眾對她就既可以憐憫,又可以討厭。

《甄嬛傳》裡這樣的細節太多了,所以討論度和互動度也就很好。

我一直覺得,《甄嬛傳》很像一個高品質渣男在和觀眾搞曖昧。但有的電視劇就很工業糖精或工業【苦瓜】,給的太硬太直,屬於硬塞式和觀眾談戀愛,觀眾的主觀能動性一點都發揮不出來。

但是曖昧就不一樣了。

曖昧讓人變得貪心又多心。

曖昧之中太多欲語還休、百轉千迴的東西了,給足了觀眾去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可以不停地共情劇中角色。

所以,好的影視劇,真的應該相信觀眾。

因為再厲害的演員,再厲害的編劇,都厲害不過觀眾的想像。

延伸閱讀  86版《西遊記》真正的第1集你看過嗎?至今沒人完整看過!

就像我自己寫《甄嬛傳》劇評,其實寫的根本不是電視劇裡的誰,而是我自己不同時期對人性、對愛情、對婚姻、對人生的種種想像。

因為《甄嬛傳》拍好了觀眾的情感和人性,所以人們才願意一直聊它,就像人人都喜歡吃飯時打開一部《父母愛情》一樣,因為它拍好了觀眾的生活。

觀眾也有自己的任性的,說到底,我們在追劇時也有一點傲嬌——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啦!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