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奧運會新增項目 我國戰力幾何?


巴黎奧運會新增項目 我國戰力幾何?

2020-12-11 人民網

原標題:巴黎奧運會新增項目,我國戰力幾何?

  新華社合肥12月8日電 題:巴黎奧運會新增項目,我國戰力幾何?

  新華社記者周暢、周欣

  國際奧委會執委會7日召開會議,同意2024年巴黎奧運會增設霹靂舞、滑板、攀岩和沖浪4個大項。4個項目中,滑板、攀岩、沖浪3項已經是東京奧運會正式比賽項目,霹靂舞則是首次進入奧運會。如此「年輕」的奧運項目,我國年輕人能否一戰?

  「年輕項目」擁抱年輕人

  「沖浪項目進入巴黎奧運會並不突然。」國家體育總局水上運動管理中心運動一部副部長張敏說,2016年,國際奧委會就宣布滑板、沖浪、攀岩等項目入選東京奧運會。目前我國沖浪項目已在14個省區市開展,注冊的專業運動員已有近400名。

  沖浪等「年輕項目」入奧,在張敏看來,還要追溯到2014年,國際奧委會全會通過了一攬子改革計劃,其中就包括吸引年輕人參與和東道主可提議增加項目。

  「擁抱年輕人、關注年輕人的喜好是目前國際奧委會的工作方向之一,這一點從增設的4個大項就可以看出。」中國輪滑協會滑板項目主管曾冰峯說。據他了解,巴黎奧運會的滑板項目每個單項會比東京奧運會增加2人,「在巴黎奧運會縮減辦賽規模的大背景下,這也體現出對滑板項目的重視」。

  「攀岩進入巴黎奧運會,再次証明這項運動受到人們的關注和喜愛,特別是青少年的喜愛。這項適合年輕人的運動項目也得到了國際奧委會和各國(或地區)的認可。」中國登山協會主席李致新說,這也給我國攀岩運動的發展帶來了非常好的機遇。

  在安徽省體育舞蹈運動協會祕書長章偉看來,霹靂舞進入奧運會是機遇也是挑戰。霹靂舞是深受青少年喜愛的一項運動,追求個性、挑戰創新、不斷突破,再加上斗舞的賽制和有較完善的評分標准,所以得到了國際奧委會的認可。

  新增項目我國戰力幾何?

  「目前我國滑板項目在女子街式和女子碗池這兩個單項上發展相對較好,目前中國女子街式選手的世界最高排名是第19位,按目前情況剛好能夠入圍東京奧運會。」曾冰峯說,上周在南京舉辦的2020年全國滑板錦標賽就是奧運積分賽,明年還有滑板世錦賽,我國選手會繼續爭取奧運積分。

  「入奧」之前,攀岩在我國是一項時尚小眾的極限運動,成為東京奧運會正式比賽項目後,攀岩場地和參與者呈現爆發式增長。

  按照東京奧運會攀岩項目參賽名額規則,中國選手潘愚非和宋懿齡已經獲得男、女各一個資格,中國攀岩隊還有機會在亞錦賽上爭取另外男、女各一個參賽名額,從而滿額參加奧運會。除了速度攀岩之外,中國選手在以往弱勢的難度和攀石項目上有所提高,頻頻登上世界比賽最高領獎台。

  「我國運動員的沖浪水平和國際高水平選手相比還有一定差距,但這幾年我們一直在努力,運動員的進步也非常大。以前運動員浪上技術表現一般,隻能做一到兩個得分動作,現在可以做更多動作,並且動作表現提升非常快。」張敏說。

  張敏介紹,沖浪比賽一般是按照報名人數每4名選手一組,分為若干組進行比賽,每個選手在每組比賽一般最多可以「抓」10道浪,取最好的兩道浪成績計分。「剛開始時我國選手一般隻能拿到2到4分左右,現在大多數選手都能達到8到10分,冠軍組選手能拿到12分或者更高,當然這也取決於當天的浪況。」

  首次進入奧運會的霹靂舞,曾作為正式比賽項目在2018年布宜諾斯艾利斯青奧會上有過「驚艷」亮相,中國選手商小宇闖入八強。2019年12月,中國街舞聯賽舉辦,打響了巴黎奧運會霹靂舞項目人才選拔的揭幕戰,也標志著中國街舞正式進入巴黎奧運會備戰階段。

  巴黎奧運會未來可期

  今年11月26日,國家體育總局社會體育指導中心和中國體育舞蹈聯合會在江蘇南京召開了霹靂舞工作研討會。圍繞「世界街舞現狀、中國街舞人才現狀、霹靂舞進入奧運後技術發展的走向」等議題進行了討論。

  「從目前推廣情況來看,包括霹靂舞在內的街舞,羣眾基礎還是相對廣泛的。雖然這一舞種並非起源於中國,但中國舞者的水平卻不容小覷。」章偉說。

  「攀岩運動進入巴黎奧運會,並且增加了金牌項目,會使攀岩運動的發展更受關注,有利於我們整合各方面資源。」李致新說,下一步將會與各個部門特別是教育部門和地方體育部門密切合作,讓攀岩走進校園。

  張敏對沖浪項目的發展也充滿期待:「剛剛結束的全國沖浪冠軍賽,全國共有16個省區市的248名運動員參賽。其中10-14歲運動員103名,佔比42%﹔15-19歲運動員113人,佔比46%。沖浪項目,未來可期。」

  曾冰峯則對跨界選材和零基礎訓練很有信心。「跨界選材對滑板發展有非常大的促進作用。」他說,「我們抓住了國際上女子街式和女子碗池起步較晚的機遇,努力在這兩個單項上有所突破。長期來看,男子項目也不能放鬆,但還需要一定時間。」

  此外,曾冰峯等業內人士呼籲,要提升我國在這些項目上的能力和國際話語權,一方面要做好場地、普及和政策支持,另一方面也要鼓勵國內裁判積極爭取國際裁判資格,全面提升我國在這些「年輕項目」上的水平。

(責編:楊喬棟、胡雪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