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叫我總監》原著:何岳戀狠心拋棄尤琪,原來背後另有隱情,虐心


《請叫我總監》雖然是一部甜寵類的劇作,但卻並不只是致力於給觀眾發糖,目前更新了二十多集的劇情男,女主角也不過是因為酒後不小心親吻產生了直接的肢體接觸,但感情上依然沒什麼進展,反倒是寧檬與白月光學長蘇維然走到了一起。

雖然男女主角的感情線是這部劇作最大的看點,但從劇中所描繪的人物來看,實則是將不少人間真實拋給了觀眾,每一個角色都極具代表性。由於這部劇作將甜寵與職場結合在一起,因此大部分女性角色都是職場人,只有一個人是例外,那就是尤琪。

很明顯尤琪是一個將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愛情上的人,她被何岳巒寵成了小公主,也是寧檬等人羨慕的愛情。每次兩人視頻時寧檬都能夠看到尤琪與何岳巒變相秀恩愛,甚至還吃到過兩人面對面餵給她的狗糧。

不可否認,單單是從何岳巒的種種條件來看,尤琪的確是押到了寶,不但外形帥氣,能力也在一步步的提升,相較於大學時期的“三無”少年,如今何岳巒早已是今非昔比,而尤琪當年在大學時選中了他,看起來也的確沒有選錯人。

尤琪選擇何岳巒並不是她在大學時期的最佳選擇,畢竟擁有著完美外形的尤琪追求者無數,何岳巒在當時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下能夠追到尤琪,顯然也是一個有手段的人。而從尤琪回國之後何岳巒為她準備驚喜,捧著玫瑰花出現時,就能夠知道他是一個懂浪漫的人。

對於尤琪這樣戀愛至上的女生來說,浪漫是兩人愛情得以保鮮的營養液,只要何岳巒一直對尤琪好,那麼無論是到什麼時候尤琪都會讓自己變成的美美的溫室裡的花朵。

雖然尤琪與寧檬是好友,但兩人的性格卻是截然不同的,寧檬是一個打倒了也要爬起來,在職場上奮力實現目標的人,即便是陸既明給她開出頗高的薪資待遇,也堅決不再繼續做秘書,她有自己清晰的職場規劃,也是一個十分清醒且通透的人。

但尤琪的追求卻恰恰相反,她是典型的傻白甜,每天就只想著怎麼能夠讓自己更美,下飛機看到寧檬的第一件事也是吐槽自己的腿又變粗了,不僅如此,尤琪還是一個很喜歡回憶大學時光的人。

她的這一舉動實則是說明了兩點,第一,尤琪的確是一個很看重愛情的人,且是一個喜歡躺平,沒什麼規劃的人。大學時就是每天吃了玩,玩了吃,對於這樣的生活她是懷念又嚮往的,但與她同齡的人卻都開始向前看,包括何岳巒,兩人已經不在一個頻率上。

延伸閱讀  《請叫我總監》,拋開原著只追劇,追妻火葬場的戲碼,妥了

第二,習慣性往後看的人,側面反映了當下的生活並不是她真正所期待的,雖然她的身邊有何岳巒,但兩人的感情顯然不如大學時候的好,只不過尤琪沒有將自己的這些心事說給寧檬聽,她更傾向於自己騙自己。

一個徹底失去了自我,將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愛人身上的女孩,大概率不會有一個好結果,而從《請叫我總監》的原著來看,何岳巒最終狠心拋棄了尤琪,兩人並沒有走到最後,尤琪也成了戀愛腦女生的現身說法。

原作中何岳巒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人,他對尤琪的愛不過是流於表面,實則內心對她的喜歡早已喪失殆盡,從回國之初他就開始謀劃著如何買下欽和的股份,給既明資本重重一擊。

而在這之前,寧檬曾經讓尤琪勸說何岳巒幫助陸既明,但他卻假意逢迎,暗地裡一直在做搞小動作,顯然尤琪在他的心中並不那麼重要,而他對於尤琪這個曾經自己高不可攀,但如今已經成為絆腳石的人,也並不那麼喜歡。

回到國內之後的何岳巒在事業上混得風生水起,自然有很多的人往他身上撲,加上何岳巒與尤琪一直沒有結婚,兩個人都是處於談戀愛的狀態,何岳巒沒什麼責任心,因此工作應酬時與陳曉依不明不白,被尤琪看到後當場拆穿。

然而何岳巒對尤琪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他更看重的到底是什麼,在他眼裡,尤琪是在無理取鬧,讓他在自己的生意夥伴面前丟了臉,即便是陳曉依喝酒喝到了他的懷裡,在何岳巒看來也是工作,明顯是一個沒有底線,沒有分寸,且為了工作不擇手段的人。

而在這件事之後,尤琪才告訴了寧檬真相,兩人的感情已經不像過去那麼好,這也是她一直回想大學時期的美好過往的原因。但真正給了尤琪致命一擊的是何岳巒有了新歡權茹茹,何岳巒不但為了權茹茹將尤琪拋棄,更是給權茹茹豪擲千金買了花園洋房,但反觀尤琪回國後卻是租房子住。

何岳巒對待兩人的差距一目了然,不過,他狠心拋棄尤琪實際上並不僅僅只是因為與尤琪之間的愛經過多年的消耗已經消散殆盡,原來背後另有隱情,太過虐心。

兩人在大學時期曾經有過一個孩子,但當時的何岳巒因為沒有錢沒有能力,讓她把孩子打掉,尤琪因為選擇了私人診所致使她就此失去了生育能力,而這件事尤琪甚至都沒有告訴寧檬。

延伸閱讀  老黃瓜刷綠漆,快五十的他們怎麼還好意思演偶像劇?

何岳巒選擇權茹茹是因為對方已經懷上了他的孩子,尤琪在經歷過這段情傷之後,外出拍照時因為看到了何岳巒為兒子辦滿月酒的照片,跳崖身亡,最終寧檬幫尤琪討回了公道,將何岳巒和權茹茹以及陳曉依等人都送入了監獄,讓她們得到了應有的報應。

尤琪是一個典型的戀愛腦的女孩,從學生時代她的選擇來看,考量的就不是條件,會說也會做的何岳巒輕鬆就俘獲了她的芳心。

但她始終沒能看明白的是一個人如果失去了自我,也將會慢慢失去一切,她看似把控著何岳巒,實則是何岳巒將她拿捏得死死的,揮之即來,招之即去。

或許從兩人的感情漸漸變質時,尤琪就已經明白了這個道理,但為時已晚,她只能是繼續騙自己。尤琪的結局令人遺憾,但何岳巒最終也得到了應有的懲罰,令人唏噓。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