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難怪青櫻粗暴打掉了朧月的手,你看朧月說了什麼話?


導語:看過《甄嬛傳》的朋友們,在初見青櫻時,或許都以為青櫻是個刁蠻任性、沒素質沒教養的野丫頭,對待一個小孩子都能如此粗暴無禮,還有什麼可取之處?貌似像青櫻這樣的女孩子,根本不配入選皇宮,更不配嫁給皇子。

其實大家都錯了,青櫻才是深藏不露的宮鬥高手,她的機智敏銳、能屈能伸、甚至關鍵時刻勇於裝瘋賣傻的專業技能,連甄嬛都嘆為觀止、望塵莫及。

假如她與甄嬛是同一時代的宮嬪,恐怕甄嬛都要死在她手裡。也幸虧她只是甄嬛的兒媳婦,不然,這《甄嬛傳》裡的贏家還真不一定是甄嬛。

1:老謀深算布好局,提前撒網只待魚,逢場作戲邀看客,豈知主角不相宜

眾所周知,皇后給弘時選福晉,為的就是預備將來弘時在繼承大統做皇帝時,青櫻能成為當之無愧的皇后。彼時,烏拉那拉氏家族就又有了一位新皇后了。恰如太后死前的遺願,皇后的寶座一定得是烏拉那拉氏家族的女兒,代代相傳、生生不息。

所以,宜修要提前為弘時預備好,將自己娘家的一個侄女許配給弘時。當然了,這是宜修的私心算盤,目前還不敢把自己這個心思暴露出來,因為她知道,皇帝多疑,最怕有人在背後惦記他的皇帝寶座,哪怕是自己的兒子也不行。

在帝王家,父子往往就是天生的敵人和對手,尤其是“皇長子”。皇帝看弘時百般不順眼,也並非因為弘時真的資質平庸惹人討厭,而是因為弘時是最有資格繼承皇位、並盼他早日下台歸西的“那個人。”

所以,在皇帝活著的時候,大多不願意早立太子,就是怕自己的王位和性命被人惦記。皇后深諳其中利害,自然不敢把自己的野心暴露出來。只說弘時已經到了該成家的年紀,早點給他娶個福晉照顧他,也好讓他有所擔當和成長。

弘時也確實到了該成婚的年紀,所以,在這一點上,皇帝並無異議,於是,才有了宜修組織的那次內部相親,並找了幾個其他的名媛做陪襯供弘時“自己挑選”,實際上,福晉的人選早已經被宜修內定了,這就是她的娘家侄女——青櫻。

而甄嬛和敬妃也被宜修請來做見證人,意思是:“你們看見了吧,這門親事,是弘時自己選的,橫豎與我無關,你們可不要疑心是我包辦的。”

如果弘時真的選了青櫻,甄嬛和敬妃自然也要符合著誇讚:“三阿哥真有眼光,果然不錯。”然後,宜修就可以對皇帝說:“三阿哥選了青櫻,敬妃和熹妃都說好呢。”這樣一來,也免得日後授人以柄,被人猜疑了。

延伸閱讀  甄嬛傳:槿汐至死不知,甄嬛早就想殺她,最後說了2句話逃過一劫

然而,原本宜修佈局好的一盤棋,卻被朧月的一個小動作給硬生生地攪局了,真不知朧月是有意還是無心。在我看來,這明明就是敬妃私下里授意的。雖然朧月年紀小不懂事,可大人們都是“老奸巨猾”的狐狸呀,朧月就是她們用來做幫兇的“工具”,類似的事例已經不止一兩回了。

下面我們就來看看,朧月到底做了什麼,竟瞬間激怒青櫻,以至於立刻粗暴打掉了朧月的手。

2:醉翁之意不在酒,居心叵測伸小手,一句石破天驚話,三十六計只能走

劇中的情節大概是這樣的,宜修把青櫻叫過來,給三阿哥見禮,藉此搭訕敘話。青櫻正準備與弘時深入攀談時,不知怎麼朧月竟突然跑了過來,並且拉住青櫻的衣袖誇讚道:“這衣袖上的花真好看,就像皇額娘宮中的牡丹一樣好看。”

朧月話音剛落,青櫻勃然變色,一下打掉了朧月伸過來的手,厲聲道:“多謝公主誇獎。”

很顯然,青櫻知道朧月的身份,也知道她是誰的女兒,所以,才不得不做出如此舉動,來製止朧月的下一步行為。

大家可能要問了:“青櫻一個大姑娘,怎麼跟小孩一般見識?朧月誇她衣袖上的花好看不是好事嗎?她該誠心誠意感謝才對,為何反而這般疾言厲色起來?”如果有這樣的疑問,說明大家還是單純了。你看看朧月說的那是什麼話?那分明是在給宜修和青櫻引禍水呀。

朧月居然說青櫻衣袖上的花跟皇額娘宮中的“牡丹”一樣好看,請問,在后宮之中,誰才堪稱牡丹?只有皇后啊,當初,就連寵冠后宮的華妃,在皇后面前,也只能自喻芍藥,而不敢與牡丹比肩。

可眼下,青櫻只是一個名分未定的女孩子,是宜修給弘時選的“未婚妻”,朧月卻故意說青櫻的衣袖上繡的是“牡丹”,這不分明是要把宜修的野心給揭露出來嗎?似乎在影射青櫻有圖謀“皇后”之心,弘時有“自詡太子”之意。

這可是皇帝最最敏感的神經之一,畢竟,此時的太子人選未定。如果弘時在選妻時已經貌似在選“皇后”了,那這意味著什麼呢?很顯然,這意味著“圖謀不軌,大逆不道”啊!

所以說,青櫻能不惶恐嗎?更何況,朧月的舉動很可疑,她是皇帝最寵愛的女兒,天之嬌女,什麼樣的刺繡沒見過,什麼漂亮的花沒見過?怎麼就突兀地看到青櫻的衣服就大驚小怪起來?一副“鄉下人沒見過世面”的樣子?這符合公主的身份和反應嗎?

延伸閱讀  誰還記得侯祥?其被譽為配角專業戶,事業愛情雙豐收可謂人生贏家

正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青櫻怎能不提高警惕,用粗暴的方式打斷朧月的反常舉動。朧月的生母是甄嬛,養母是敬妃,她們都是宜修的勁敵,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一不小心就會授人以柄,並被訛傳到皇帝耳中,青櫻怎敢不提高警惕,明哲保身?

她打掉朧月的手,甄嬛和敬妃頂多說她沒有教養,粗魯野蠻,可如果被她們判定為有僭越之心,那就不是有損清譽那麼簡單了。搞不好會給自己和烏拉那拉氏家族,帶來莫須有的禍患與罪名。

只可惜,此時的宜修並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看到青櫻的舉動後,也表現出了失望與沮喪。但為了挽回這段姻緣,宜修還是讓剪秋勸說青櫻能回心轉意,暫時委曲求全。讓她先留下來做弘時的側福晉或侍妾,待弘時來日登基,那就守得云開見月明了。

而青櫻卻以“傷自尊”為由拒絕了。因為青櫻已經看透了宮裡的局勢,弘時的前途不容樂觀。宜修獨木難成林,而敬妃和熹妃卻明顯舉止親密是一伙的,一旦有太子位之爭,弘時未必有勝算,搞不好還要搭上自己。所以,這樁婚姻不要也罷,至少能保命。

更主要的是,青櫻通過與弘時短暫的對話與接觸,就已看透弘時難成大器。他連朧月試圖陷他於“忤逆犯上、圖謀不軌”都沒察覺到,居然還賤兮兮地請朧月吃薑糖梅子。可見他真的很愚鈍。一個都不懂得如何自保、警惕性如此之差的男人,以後拿什麼來保護自己呢?

所以,青櫻用最簡單粗暴的方式直接拒絕了這門親事,在她看來,在危險面前,只有裝粗魯、裝無知才能平安脫險。如果放不下面子,行事優柔寡斷,半推半就,那才是真正地害了自己。

而《甄嬛傳》中的朧月,雖然出場次數不多,但每一次出場都能害人。曾誣陷過宜修,摔碎過九連環,還險些把青櫻拽進坑里。緊接著,朧月就拉著弘時的手走到了瑛貴人面前……後來,瑛貴人也犧牲了。可見,朧月不是個單純的孩子,她已經徹底淪為敬妃和甄嬛用於宮鬥的工具。

文章轉載自網絡,侵權聯繫刪除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