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數十幾部中外驚悚片,如今韓國片突飛猛進,中式片只能回味經典


4月份到了

假期也快到了,閒談之中,或多或少會聊一些生活瑣碎、八卦日常和光怪陸離的蹊蹺事

回歸到影視行業,這不由得讓我想到了一問題:

中國恐怖片為什麼發展不起來?

或許會有人說,這答案不是顯而易見嗎?中國的影視劇中不能出現“鬼”,不少人調侃建國之後不能成精。

當然,我們也可以看到無論是寫文章還是做視頻,一些光怪陸離的事情,一旦被打上封建迷信的標籤,那勢必是不能夠傳播,不能過審。

這類的題材越來越少,網劇涉及到這些題材其必然的結局是有歹人作祟,有障眼法等等。從堅定的唯物主義理念出發,這是必然的電影結局。

不過,規避之下,我們自動閹割了我們的“恐怖元素”

事實上,相較於鬼神,我和孔老夫子的態度一致:

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

獲罪於天,無所禱也

更何況,祭拜是在世的人表達對長輩、祖先的惦念,對親人的思念方式

延伸閱讀  56歲張涵予拍戲腰傷復發!眉頭緊皺表情痛苦,身體失衡險些跌倒

從唯心的角度出發,人是感性的動物,自然會為自己的思念尋找寄託。無論是社會發展由來的圖騰崇拜,還是從社會關係角度出發,人追溯先祖的情感寄託。我們始終規避不了,自己內心的情感。

相較於情感題材,人類情緒中出了喜怒哀樂,還有恐懼,而恐怖片正是放大這種情緒的題材影視劇

除了鬼神外,我們其實還可以做很多

《閃靈》,這部誕生於1980年的電影,自上映後便出盡了風頭。即使時間流逝,它依然是電影史上不朽的豐碑。電影啟發了不知多少電影從業人員,《頭號玩家》、《功夫》等影片,東西方電影人都不同程度地向斯坦利·庫布里克致敬。

它是恐怖片,但它不是“鬼片”

圍繞電影《閃靈》的解讀數不勝數:山莊是男權社會的縮影、預示著美國夢的破裂、事件其實是在影射白人對印第安人的慘絕人寰大屠殺等等,還有幽閉在山莊,兩個處於“平行世界”不相交的夫妻折射婚姻關係,精神疾病等等。

縱觀電影,我們可以將種種元素歸為一個精神錯亂的人出現的幻覺

鬼不等於恐怖

《閃靈》將恐怖片成功推向一個高度,小說《閃靈》是斯蒂芬·金的代表作之一

“如進入禁忌的區域,便會有邪惡的事物臨頭”

斯蒂芬·霍金:對我來說,最佳的效果是讀者在閱讀我的小說時因心髒病發作而死去

影片的成功是庫布里奇將一個天才的作品,成功借用畫布描繪出來。影片雖有改動,但這部小說的精髓盡現於此

作為這部劇的男主傑克·尼科爾森,他主演的另一部作品《飛越瘋人院》同樣經典

延伸閱讀  多年之後再看《楊門女將》,才發現這部劇簡直就是全明星陣容

當時看完《飛越瘋人院》,內心久久不能平靜,那壓抑、苦悶,還有那不禁後背發涼,都讓我久久離不開作為。

瘋人院有形的牆和無形的牆,即使是不身在瘋人院,但院中的種種,早已內化在大眾的生活中:正常人,也很恐怖

掌握恐怖元素,等於掌握了刺激觀眾腎上腺素的密碼,將這些運用到商業大片上,眾多電影公司啟用恐怖片導演,執導自己心儀的項目。這些導演不禁懂得如何給觀眾驚喜,更是省錢辦大事,溫子仁拍攝《海王》,其高性價比著實讓資本驚喜

我們的電影在商業片領域很弱,但不僅僅是起步晚

對此,我們總結了很多經驗教訓,也反思沒有專業商業片導演、曾經電影工業羸弱等等。事實上,商業片我們總是很俗套的原地踏步。穿越、置換身份等喜劇題材片,在電影拍攝和劇本編排上少有亮點,同樣也是抓不住觀眾的腎上腺素。

恐怖片市場,以往是歐美影片佔據主導,其次是日本,港台恐怖片佔比不大。近幾年泰國、越南、韓國在恐怖片方面有了長足的進步,網飛同韓國合作之後,出電影外,恐怖片類型的短劇也走上了精品路子

亞洲恐怖電影,原屬於日本的時代,早已式微

事實上,有著漫長歷史,尤其是擁有未曾斷代的歷史文明,鬼神文化非常的豐富。恐怖片、奇幻片、神話故事片等,各類影視片的題材數不勝數。

因為政策原因,我們不再發展,眾多題材荒廢。在恐怖片領域,目前台灣省還保有發展,前段時間的電影《咒》,採用偽記錄片模式貼近現實,符咒、藥水等東方元素增添神秘,內地上映的《緝魂》、《唐人街探案》“重現”橋段的《雙瞳》,東方元素著實增添了神秘感,增加了懸疑片的趣味性。

我們在恐怖片上的弱勢,同樣反映在我們在其他類型電影上存在一些弱勢。鮮有人善於運用恐怖情緒,也就不擅長製造懸念、營造氛圍。掌握不了恐怖元素的運用,神話故事拍出來也不好看。畢竟光怪陸離的故事,神仙也並非無時無刻金光燦燦。

我們有恐怖題材,有相應的神秘文化、成熟的文化體係以及各種恐怖、好玩的元素,獨有的殭屍、道長,早已沉寂在影片的歷史長河裡。

早期的中式恐怖片,其獨有的中式審美極具美感。不同於日式的黑白素樸,以往的中式恐怖片大紅色、大黃色運用非常多,例如《倩女幽魂》、《畫中仙》等。

原本明媚擁有生命力的色彩卻披上了悲情外衣,不同於《閃靈》紅色那麼真實和具象,中式恐怖片的紅,多帶有朦朧感。例如《畫中仙》大婚前的新娘,喜慶的紅色披上薄薄的霧氣,那悲愴和淒涼的感覺瞬間就出來了

延伸閱讀  到底是一部什麼劇,都300年了,還能這麼火?

紅燭燈照,既是生命的躍動,也可能是生命的輓歌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