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韩国首尔市长朴元淳身亡 对其性骚扰控诉才刚开始 – BBC News 中文


在悼念期间,有超过2万人向朴元淳表达悼念。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在悼念期间,有超过2万人向朴元淳表达悼念。

韩国首尔市市长朴元淳是韩国最有影响力的领导人之一,被视为可能的总统候选人。朴元淳上周自杀身亡,他的前秘书指责其对她性骚扰长达四年。

朴元淳家人发现他留下的纸条留言后,警方开始大规模搜索,星期五在首尔市郊一树林中发现了他的遗体。之前,他秘书向警方投诉遭受朴元淳性骚扰。

官方为他举办的五天葬礼从周一(13日)开始。他给家人留下了一张便条,死后已经公布。

同时,韩国有超过50万人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停办朴元淳的葬礼。

受害者的控诉

在周一的记者会上,受害人的律师说,市长性骚扰了其客户四年。市长传送自己只穿内衣的照片给她,然后叫她进入其办公室的卧室,要求与他拥抱。

据其律师称,朴的秘书曾向首尔市政厅寻求帮助,但投诉被忽略。 即使她换了部门,市长对她的骚扰仍继续。

作出指控的受害者在记者会委托律师发表的公开信中表示:“我本该在骚扰一开始时就报告这件事。” “我现在想,若我当初就这样做,现在就不会责怪自己。”

她又说,她向警方投诉后,她“被询问了一整晚”,听闻前任上司的死,令她感到震惊。

“即使在最艰难的时期,我也无法说出“死亡”两个字。这真是令人沮丧,我仍然不想相信它。

“愿死者安息。” 她的公开信说。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在这个极度父权的韩国,女性一直挣扎于如何提出性骚扰指控。

反对公开葬礼请愿书

韩国民众在总统府“青瓦台”网站上的请愿书,已经有超过56万人签署请愿,反对为朴元淳举行公开葬礼。

“人们是否需要关注花五天时间为一位知名政治家举行的葬礼,尤其是性骚扰指控似乎导致他的自杀?” 请愿书问。

“这种葬礼向世人传递了什么信息?这应该是一场低调的家庭葬礼。”

上周日(12日),首尔法院驳回了要求停止公共葬礼的禁止申请。

在悼念期间,有超过2万人向朴元淳表达悼念。

尽管大雨不断,周一(13日)仍有一些人前去悼念。当天的出殡(通过网络转播)仅限于100名,并保持社会距离的亲友等人参加。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朴元淳 1956-2020。

朴元淳是谁

过世时64岁的朴元淳于2011年成为首尔市长,之后两次连任。

生前他所属韩国总统文在寅领导的“共同民主党”,并被预期可能参加2022年韩国总统选举。

作为律师,他赢得了韩国首例性骚扰案,并专注批评了该国许多经济不平等现象。

1970年代,他曾因为反抗该国当年的独裁统治而入狱。

劳拉·比克(Laura Bicker) BBC驻首尔记者

当谈到朴元淳面临的性骚扰指控时,他的政治盟友及同道,似乎都想遮住耳朵。

当记者问他们这些问题时,往往收到了“现在不是时候”和“你自己管好自己的事”之类的答复。

上周末甚至有一位记者,因为问了这个问题被吼了回去。

朴元淳党内的人说,他们很难将对一个为妇女权利而奋斗的男人印象与我们所听到的性骚扰指控联系在一起。

该党近年来还有另外两起性虐待丑闻。2018年,前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Anhn Hee-jung)被女助手指控强奸后入狱。前釜山市市长吴巨登(Oh Keo-don)上个月辞职,此前有一名女性公务员指控他在办公室对性侵她。

几十年来,在这个极度父权的国家,韩国女性一直挣扎于如何提出性骚扰指控。

不过,在过去几年中,随着“MeToo运动”兴起,情况开始发生变化。

虽然身处悲伤中,朴元淳的前政治同道们可能还很难将双手从耳朵上移开。

但是,这个国家的许多女性都开始明确表示,如果要她们对当权者有信心,那么开始倾听对这些这些政客有益。

珍惜生命,自杀不能解决问题,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

若须咨商或相关协助,请电:

  • 中国大陆(+86):希望24热线4001619995
  • 香港(+852):撒玛利亚防止自杀会23892222;明爱向晴轩 18288;生命热线 2382 0000
  • 澳门(+853):澳门明爱生命热线 2852 5222
  • 台湾(+886):生命线1995;张老师服务专线1980;台湾自杀防治中心 0800 788 995
  • 新加坡(+65):Samaritans of Singapore (SOS) 1800 221 4444
  • 马来西亚(+60):生命线协会 (03) 4265 7995Befrienders (03) 7956 8145
  • 英国(+44):BBC Action Line www.bbc.co.uk/actionline;撒玛利亚会 08457 90 90 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