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子之手,與之偕老」是寫戰友情還是愛情?終於有了答案


「執子之手,與之偕老」是寫戰友情還是愛情?終於有了答案

2021-01-12 一隻文藝的小蝸牛

《邶風擊鼓》是一名南行在鋒鏑邊緣的衛國士兵的深沉怨詞,有人說,這首詩是寫戰友之情,「執之之手,與之偕老」是寫與戰友的生死誓詞,一起征戰沙場,保家衛國。 而小編認爲這就是寫男女之間平淡而堅定的誓言,有期待也有無奈

這名衛國士兵絕對沒有想到,自己和妻子離別前的一番對話,竟然會千古流傳,成爲中國傳統文化里夫婦之情義的最高境界。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之偕老。這兩句成了千古絕唱,是現在男女追求堅貞的愛情的典範。而這首詩,講訴的不是感情的變化,婚姻的失守,而是時代的動亂,讓一對夫妻相愛而不得相守。 是行行重行行,君生別離。相去萬餘里,各在天一涯的無奈與相思之苦。

在遍地狼煙的春秋時代里,對於一對夫婦而言,真正不易的是,獲得一起坐看絢爛而歸於平淡的機會。

擊鼓其鏜,踴躍用兵。土國城漕,我獨南行。 從孫子仲,平陳與宋。不我以歸,憂心有忡。

鏜鏜擊鼓聲,那被選征入伍的丈夫,將要告別溫柔的妻子。他將跟隨英武的將領孫子仲,去討伐陳與宋。他本是農夫,他僥倖地逃脫了修築長城的命運,卻逃脫不了變身爲一名士兵的噩夢。

—士兵者,以拼命爲本分,赴死爲責任。不是每個男子都有昂揚的鬥志,既非保家衛國,只爲君王的野心,將帥的功名。他不情願拋棄妻子,獨自南行。

每一次,當箭羽擦身而過,他也會驚出一身汗,也難免負過傷,好在並無大礙。若干時日之後,許多同伴都化了塵土,而他幸運地保住了性命。成爲平定陳、宋、有功之臣。

戰爭結束,倖存下來的戰士,仍與家相距千里,值守邊關。不我以歸,憂心有忡。

沒有月亮的晚上,冰冷的孤獨里,他想起了自己的戰馬,可是他的戰馬突然失蹤了。

爰喪愛馬?於以求之?於林之下。

他到處尋覓,在一片陌生的茂密的森林之中,他的戰馬正迎風而立。他呆住了,他的戰馬不甘被束縛的命運,而選擇逃離,而他呢?還有其他的選擇嗎?

無人心甘情願的顛沛流離,因爲總有人記得和平的好處。入伍前,他跟他的妻子,過著平淡幸福的生活,男耕女織,歲月靜好。如今,非朝廷一日不召他回,他就不能實踐自己的諾言。

邊塞蕭瑟的月光下,他想起了自己的臨別誓言:執子之手,與之偕老。

一起終老是不易的,尤其是那戰事不休的動盪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