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肉節遭抵制續:生意照做 公務員怨工作增加


狗肉節遭抵制續:生意照做 公務員怨工作增加

2021-01-12 騰訊網

玉林垌口市場仍然是目前最大的狗肉批發地,該市場一角的籠子裡時常關著等待被屠宰的各類狗。

每天清晨5點多鐘,是屠宰加工的高峯期。

一位玉林市民的摩托車上,放著新鮮屠宰的狗肉。

當地一家門店招牌上的「生燜脆皮狗」中的「狗」字已被遮擋。

時長:1’24”

播放:406625

來源:騰訊視頻

夏至將至,又是一年狗肉節來臨之時。

「我反對6·21玉林狗肉節,請取消狗肉節。可以不愛,請別傷害!」近日,微博、微信、論壇等隨處可見類似的內容。在文字旁邊是一張小狗眼角掛淚的圖,網民們以此來抵制狗肉節。

愛狗的人抵制狗肉節的理由是「狗是人類忠實的伴侶」;而吃狗肉的人覺得這是他們的一個飲食習慣,狗肉節只是他們聚會的一種方式。

點開玉林論壇——紅豆社區,關於「狗肉節」的帖子齊刷刷映入眼帘。在一個月之前,翻幾頁才能看到「狗肉節」幾個字。

一場關於「狗肉節」的沒有硝煙的戰爭來了。

玉林,再一次被推到了這場戰爭的風口浪尖上。

《法制晚報》記者深入玉林市的各個角落,體驗這座城市狗肉節前夕的忙碌和擔憂。

當地百姓

狗肉節很平常 網上瘋吵不影響

讓記者比較意外的是,處於風暴眼中的玉林市民,反而比較平靜,沒有網上那種甚囂塵上的喧囂和熱鬧。

當被問道狗肉節時,多位玉林市民說:「還早著呢,不用做什麼準備。」

很多市民表示,對於他們而言,狗肉節是個很平常的節日。「就像端午節、中秋節一樣平常,只是近兩年大家在網上吵得很兇,但這一切並不影響我們過節。」90後女孩小月說,她由於近幾年在外面讀書,沒能回家過狗肉節,即便她從不吃狗肉,但她很想念家鄉的節日。

對玉林人而言,狗肉節是親友團聚、增進感情的好時光。

吃狗肉的不僅是玉林人,在桂林、南寧、貴港等城市,吃狗肉的人也不在少數。玉林在廣西的地理位置並沒有優勢,離南寧有三個小時車程,離旅遊發達的桂林、北海也有四五個小時的車程距離。

三年之前,玉林這個位於廣西東南部的小城市並不爲外人所知,更別提它的「狗肉節」。

據當地人介紹,玉林的狗肉節形成於上世紀90年代初。「但那時只是在夏至這天親朋好友聚在一起吃狗肉而已。」一位當地人劉先生說,吃狗肉是自古以來就有的傳統,把狗肉節炒得這樣火他從沒想到過。

開三輪車的張姐最近有些失落,「十幾個朋友早在兩個月前約好了一起過狗肉節的,但是現在公務員不能吃狗肉了,大家就聚不了。到時候,去菜市場買點狗肉回家煮。」

即便愛吃狗肉,玉林人同樣反對吃寵物狗。「寵物狗味道不好,很難吃,並且有騷味。」市民老王說,身邊的朋友從不吃寵物狗。

商戶聲音

生意伴隨麻煩 寧願沒有狗肉節

61歲的譚林抱著那隻一米多長的竹筒水煙,深深地吸了一口,幽幽地吐出長長的煙圈,望著漸漸離去的客人發愁。

「寧願沒有狗肉節。」譚林說,他不知道狗肉節何時興起的,也不知道何時有這個稱呼的。

譚林的狗肉店大排檔已經有十年了,位於玉林市一處繁華的路段。相比隔壁一家狗肉店三個月換一次主人,譚林很慶幸自己的店鋪能夠長久堅持。「我們做的都是熟客生意。」譚林說,早在十年前他就發現了狗肉店在玉林有市場。

「一年比一年生意好,平均每天賣3隻狗左右,夏至生意最好,去年夏至賣了15隻。」譚林說。

然而,最近兩年火起來的狗肉節在給他帶來那一天的生意的同時,也給他帶來了麻煩。

就在不久前,譚林看到隔壁幾家大排檔的桌椅、煤氣竈都被城管收走了。他很慶幸自己店鋪的位置處在這條街的中間,可以應付城管近期頻繁的檢查。

「6月1日到30日,他們不讓將桌子擺在門口,也不讓店門口貼有『狗』字。」譚林說。

「我寧願沒有狗肉節。」譚林發覺這兩年狗肉節當天的生意好了,也有外地人慕名前來吃狗肉,但是狗肉節的前後各一周,是沒有客人光顧的。

針對網上的爭議,譚林說:「寵物狗是沒有人吃的,我們也從不賣;我們也不會當衆殺狗。」

今年的狗肉節,譚林將少準備5條狗。

記者觀察

那些飯店一夜無「狗」字

6月的玉林,有些悶熱,對於江濱路的大排檔工作人員而言,他們的一天從下午6點鐘才開始。

這裡的繁華是因爲周邊有13家狗肉大排檔(飯店),被當地人稱爲狗肉一條街。在新民路的東邊有8家大排檔,一家挨著一家。東邊拐角處的一家大排檔上面的招牌是「玉林第一家脆皮狗」。如今,招牌已經換新,成了「玉林第一家脆皮肉」。店主告訴記者:「政府不讓貼出『狗』字。」

同樣,在西邊的一家狗肉大排檔的招牌上,「狗」字已被覆蓋。

店主們告訴記者,從6月起,政府就不讓貼有「狗」字樣的招牌存在。隨後,記者把玉林市裡的大排檔、飯店轉了個遍,並沒有發現「狗」這個字眼。

玉林,一夜無「狗」字的招牌。

不僅如此,一位在附近賣水果的阿姨說:「現在外面運狗進來就像販毒一樣,躲躲藏藏的。現在,他們進狗都很難了,從外地進來的狗都被攔下來了,並且政府說每條狗都要檢疫,這怎麼可能嗎?」這位阿姨說。

當《法制晚報》記者試著跟一家大排檔的老闆聊天時,他很迴避,直接問,「你要吃幾斤?不吃就別問。」

以往下午四點鐘就擺攤的大排檔,如今只能等到6點才開張。一家大排檔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現在管得嚴,不能提前開店。」

關於狗肉節的準備,攤主們表示不用特意準備,「狗肉節之前四五天我們才開始準備,會多買些放進冰箱。」一位大排檔的女服務員告訴記者。

那些市場多家攤位缺「狗肉」

6月8日上午,距離狗肉一條街1.3公里的玉林市垌口菜市場,熙熙攘攘。這裡是玉林的狗肉集市,玉林市民買狗肉的去處。

在這個菜市場,有17家狗肉攤位和兩家屠宰點。

早晨8點,這些攤位有11個還沒有擺出狗肉,只有6家開張了。這6個攤位只有二三十條狗。

其實,在三周前,這11家攤位早晨六點鐘就齊刷刷地開門了……

記者調查後發現,擺出攤位的6家攤位都是在附近的屠宰點進貨的,那些沒開張的攤位是從外省進貨的。

臨近中午時分,記者再次來到垌口菜市場,發覺還有四五家攤位仍然是空蕩蕩的,沒有主人,沒有狗肉。一位剛剛擺出四隻狗的攤主解釋道:「現在進貨難了,沒狗賣了。」

6月伊始,狗肉市場也在悄悄地變化。

之前15元/斤的狗肉,進入6月月份後每斤就漲到了十6月七元。攤主告訴記者,過幾天價格還得繼續上漲。

然而,「火起來」的狗肉節也讓攤販們戰戰兢兢。在垌口菜市場,不管是賣狗肉的還是屠宰點,對說普通話的陌生人都很敏感。一家屠宰點的師傅看到記者靠近,就擡手趕人。

屠宰點 貨車被攔截在高速路口

位於郊區的一個屠宰點,大門緊閉,裡面偶爾傳來幾聲狗叫。

在旁邊的菜地上,78歲的阿婆戴著草帽,彎著腰割草。「我們這裡凌晨三四點鐘才開門。」阿婆說,這是她女兒開的屠宰點,已經有十餘年,

她的兩個兒媳婦都在垌口菜市場擺攤賣狗肉。每天二三十隻狗的屠宰量除了供應家人銷售外,也向外銷售。

阿婆一直在幫女兒的屠宰點記帳,她發現最近前來檢查、檢疫的人特別頻繁。她女兒苦惱的是從外省運進來的狗被攔截在了高速路口,她有些擔心今年的狗肉節是否還能跟去年一樣賣上百隻狗。

政府動作

食安辦發通知 基層工作人員訴苦

在玉林政府的一份聲明中可以看到政府對狗肉節的態度:「夏至荔枝狗肉節」只是商家和民間的一種通俗叫法,其實根本就不存在這個節日。玉林市從來沒有舉辦、提倡或支持過任何的所謂「夏至荔枝狗肉節」活動。

其實,在5月9日,玉林市食品安全委員會辦公室就發出了《關於所謂「夏至荔枝狗肉節」的有關情況》的相關通知。

隨後,一場由市政府牽頭,市食品安全辦公室負責組織、協調,由畜牧、工商、商務、食藥監、市政、公安等有關職能部門負責具體實施的肉品安全專項整治工作進行開來。

玉林市政府在文件中表示,從宰前、宰中、宰後各個環節入手,集中開展綜合治理,嚴格落實畜禽檢驗檢疫制度,強化產地檢驗檢疫,抓好源頭監管,嚴厲打擊私屠濫宰行爲。

玉林市水產畜牧獸醫局的工作人員韋萬里告訴記者,今年4月份,畜牧局專門做過市場調研,發現玉林的狗肉來源有兩種,「我們平時吃的狗肉的狗大部分來自外地,不排除有當地的,當地有人專門圈養狗當做肉狗來賣的,這占少數。」

韋萬里向記者訴苦,狗肉節給他們帶來了很多麻煩。「從4月份開始,我們每周都要去狗的各個圈養點、屠宰點、狗肉批發市場巡查,包括郊區的那兩三個點也要去。」水產畜牧獸醫局的一位工作人員說,這項工作從2013年就開始了。

玉林市動物疫病預防疾控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員小王告訴記者,臨近狗肉節,工作量明顯增多。「我們現在的實驗都做不完,加班到很晚。」小王說。

內部有規定 公務員不准吃狗肉

玉林市水產畜牧獸醫局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早在今年5月初,玉林市政府就下發了內部文件,「公務員及其家屬都不能去大排檔吃狗肉,如今聚餐都不敢吃狗肉了。」

「禁狗令」下來之後,在紅豆社區的玉林論壇上,不少公務員網友在倒苦水。也有玉林人這樣寫道:「作爲不吃狗肉的我,看完報導我忽然想吃了,只因我是玉林人。」劉先生介紹,他身邊也有這樣因爲賭氣而去吃狗肉的朋友。

研討會被叫停 當地人理解政府尷尬

隨著狗肉節的來臨,關於「取消狗肉節」的呼聲越來越多,玉林市政府開始悄悄採取行動。

當地的媒體上,「狗肉節」也成了禁區。提起狗肉節,玉林當地媒體人紛紛避而不談。「我們已經有宣傳要求了,自己不能報導並且不能協助外面的媒體進行報導。」一位當地媒體人告訴記者。

隨著狗肉節火起來的還有一幫外圍的媒體人。

早在5月份,有一些文化機構已經籌劃好了在6月份舉辦一場「狗肉節是否該繼續」的研討會。然而,這個策劃隨著玉林市政府的禁令而暫停。

玉州區文化館副館長牟建說,玉林吃狗肉歷史久遠,具體時間無法考證,這是一種文化的沿襲。關於狗肉節,他不願多談。

廣西傳統文化研究會副會長謝平祥對於政府現在的狀態表示理解:「政府其實是一個尷尬的角色,不好支持,也沒有法律依據來反對吃狗肉。」

謝平祥說,制止吃狗肉不是法律允許的,因爲《動物保護法》方面沒有這些規定,吃狗肉並不是違法行爲。如果說是不道德吧,在道德層面也沒有明確的規定。

不吃狗肉的人有不吃的道理,吃狗肉的人有吃狗肉的習慣,這是兩種不同文化的碰撞。最後如果有一種文化征服另一種文化,就會平靜了。壓制沒有法律依據是行不通的。(文中當事人均爲化名)(本版文/記者鄒艷 攝/法制晚報記者吳海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