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交大博導辱罵學生,背後的緣由發人深省


上交大博導辱罵學生,背後的緣由發人深省

2021-01-12 培dada看衆生

導讀:隨著我國研究生招生規模的擴大,更多的學子有機會接受研究生學歷教育,其中博士是最高學歷,令人艷羨,在我們普通人眼中,研究生搞學術科研應該是大Boss帶著科研團隊接項目,大家一起討論和研究個中的學術難題,應該是在自由、輕鬆、和諧的氛圍中進行學術問題探討,可事實真的是如此嗎?

近日,有網友爆料,上海交大副教授、博士生導師倪某,在學術交流羣里發出要求學生無休工作的辱罵言論。網傳截圖顯示,在一個名爲「基礎模型重大創新小分隊」的微信羣中,博導倪某不斷發生令人髮指的辱罵言論,箇中措辭不堪入目。

激怒倪某咆哮的原因是因爲學生想要休息,而倪某認爲學生沒有資格休息,進而導致倪某發出如此令人毀三觀、大跌眼鏡的言論。

導師爲何會隨性發火而學生卻敢怒不敢言呢?

尊師重教本應是我們中華文化師生關係的應有之義,古話更是有:一日爲師,終身爲父這種說法,學生尊敬老師,而老師以自己特有的涵養方式教育學生,兩者是相互依存,彼此尊重的關係,爲何上海交大博導倪某這麼高大上的導師會發出讓平常人難以聯想的辱罵言論呢?甚至爆出用「垃圾」、「白癡」、「吃屎」來宣洩自己強烈的不滿之情呢?

其實,大家都盛傳一句話:沒有畢不了業的碩士,沒有考不上的博士。博士的科研任務和壓力非常大,畢業要求也非常高,導師和博士研究生都承載了巨大的科研壓力,在這種高壓狀態下,人的情緒往往容易失控,再溫文爾雅的教授有時也出爆出粗鄙不堪的髒話,從這方面來講,人非聖賢,只要是人,都有自己的情緒發洩,這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在我國研究生培養體系下,導師可以說掌握了學生的絕對的生殺大權,你能否畢業就看導師能否幫你或者說導師能否放你了,一旦當初你選定了導師,原則上中途不允許也不可能更換導師的,在導師絕對權力和絕對權威下,導師和學生的關係其實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融洽,甚至很多情況下是畸形的,導師讓做什麼就是什麼,學生只能被動執行。如果說導師逼迫學生搞科研尚且讓人理解的話,有的導師讓學生做與教學科研無關的事,比如倒茶送水,收發快遞,打掃衛生,做家務等等也是屢見不鮮,這就非常說不過去了,之前武漢理工大學的陶崇園事件、西安交通大學楊寶德博士自殺事件等等都與此畸形的師生關係脫不了干係。

改革研究生培養體系刻不容緩

每當發生此類事件的時候,我們總是大聲疾呼嚴懲相關導師,縱然導師個人的師德和人品占據了很重要的影響因素,因爲他們擁有絕對的權力,可以對學生進行肆意的壓榨和索取,但難道僅僅是嚴懲個別導師就能解決問題了嗎?答案明顯是否定的!

最近很流行「把權力關進籠子」這麼一句話,那意思是不是把導師的權力關進籠子問題就能迎刃而解了嗎?其實也不然,要知道人具有天生的惰性,導師沒了權力,無法對學生進行有效的監督和鞭策,僅僅靠一張嘴進行苦口婆心地勸說,指望學生能奮發出科研成果顯然也是不現實的,這樣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的放養式培養效果可能比導師權力控制下的培養效果更差。

高校在選聘導師的時候,更應該綜合考量一個人的方方面面,而不是唯科研成果,以科研成果論人才,一個大師級的導師應該是德與智兼備的人才,同時,輔以科學可行的制度,對導師的絕對權力進行陽光下地有效監管,讓學生不再是導師的附庸和學術的奴隸,真正形成和諧的師生關係。

博士研究生是我國高級人才庫,是未來社會重要的頂尖人才的重要來源,出現如此可怕的事件是我們研究生培養的方式出現了某些方面的錯誤,需要及時踩剎車進行修正,暴露問題可能也許是好事,讓我們確確實實認知到我們的研究生培養模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了!

小夥伴們,你們是怎麼看待上海交大博導辱罵學生的事件呢?你們有什麼想法嗎?歡迎大家留言討論,喜歡我的小夥伴記得關注我哦,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