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東坡的對聯堪比詩詞,你能對出來嗎?千古絕對!


蘇東坡的對聯堪比詩詞,你能對出來嗎?千古絕對!

2021-01-12 瑜虞美人

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北宋眉山人。「發奮識遍天下字,立志讀盡人間書」是他小時候寫的一副對聯。從此,蘇東坡閉門不出,刻苦攻讀,通過勤奮努力,終於成爲唐宋散文八大家之一。他的詩文造詣極高,下面要說的是關於他的對聯故事。

相傳,遼國派使者來中原,蘇東坡奉命接待,使者知道蘇東坡是一名士,席間便出了一聯:

三光日月星;

滿朝官員面面相覷,蘇東坡略加思索,當即對出一聯:

四詩風度。

遼使很驚異。恰此時,外邊雷雨大作,蘇東坡又補了一聯:

一陣風雷雨。

遼使聽罷,佩服不已,連聲稱讚。

蘇東坡被貶惠州。一次,他從惠州來到江西南安府一帶,向別人打聽:「這是什麼地方?」答曰:「新城。」詩人暗自沉吟,得一上聯:  新城幾時舊?

後來,冥思苦想不得下聯。繼續前行,又到一處,詩人又問:「這是什麼地方?」答曰:「浮石。」詩人茅塞頓開,遂得下聯:  浮石何日沉?

「浮石」「新城」都是地名,「舊」與「新」相對,「沉」與「浮」相對,這屬於句內對,「浮石」對「新城」,「何日沉」對「幾時舊」,上下聯對得工整別致,相映成趣。

一次,蘇東坡與詩人黃庭堅在一棵大樹下對弈,忽然一顆松子掉在棋盤上,黃庭堅拾起松子,隨即念了一則上聯,請蘇東坡對答:

松下圍棋,松子每隨棋子落;

東坡擡頭一看,見不遠處小河畔有一位老人在柳蔭下釣魚,遂吟得一下聯:

柳邊垂釣,柳絲常伴釣絲懸。

聽罷,兩位詩人撫掌大笑。

有一次,東坡與黃庭堅出外遊玩,傍晚時分,他們來到江邊,見晚霞照在江面,十分壯觀。黃庭堅吟了一聯:

晚霞映水,漁人爭唱滿江紅;

東坡稍加思索,當即對道:

朔雪飛空,農夫齊歌普天樂。

「普天樂」(曲牌名)對「滿江紅」(曲牌名),語音雙關,頗見功力。

蘇東坡在跟佛印和尚踏雪賞梅時,兩人還對過一副回文疊字的巧聯。佛印的上聯是:

雪木白梅,雪木白梅梅梅雪

東坡的下聯是:

風中綠竹,風翻綠竹竹翻風。

一個「翻」字,把風聲竹影寫得活靈活現。「風翻綠葉」這種動態描寫與上聯「雪映白梅」的靜態描寫,一動一靜,相映成趣。

蘇東坡和好友秦少游在郊外遊玩,遇一大漢喝得醉醺醺的,騎著毛驢回家。東坡笑著出了個上聯:

醉漢騎驢,顛頭簸腦算酒帳;

請少游對下聯。少游放眼江中,即景對道:

船公搖櫓,打躬作揖討船錢。

這副對聯,寫得神態活現,惟妙惟肖。

相傳,一次蘇小妹到京城看望哥哥蘇東坡。兄妹相見,十分高興,歡飲暢談。這時,蘇東坡出一上聯:

水仙子持碧玉簪,風前吹出聲聲慢;

蘇小妹聽了哥哥的上聯,暗暗叫絕,感到這聯很難對。忽然,月光下一丫環端著酒菜過來。蘇小妹靈機一動,脫口對出了下聯:  虞美人穿紅繡鞋,月下引來步步嬌。

蘇東坡一聽,十分讚賞,連連夸道:「妙對,妙對!」

兄妹這副妙對,上下聯巧含六個詞牌名,而且以擬人化的方法,賦予具體形象,想像豐富,令人玩味無窮。

蘇東坡得罪朝廷被謫嶺南,一日無事,便去游山。見一小和尚被老和尚打,於是入廟去見方丈。方丈知道是蘇東坡來了,央求東坡題字。東坡想起小和尚被打一事,便揮筆書一聯曰:

一夕化身人歸去;  千八凡夫一點無。

老和尚見聯以爲東坡已年高德劭,便命人將此聯刻了掛在門口,以此炫耀。其實這是一副拆字聯,聯隱「死禿」二字。

蘇東坡被貶黃州做團練副使時,藉助講學排遣心頭鬱悶。慕名而來者絡繹不絕。此事驚動了朝廷,便派來一名考官,名爲巡視講學,實爲查看動靜。一天,考官要考蘇東坡的學生,出一上聯曰:

寶塔尖尖,七層四面八方;

衆學生伸出玉手搖搖表示對不上,考官幸災樂禍,蘇東坡在一旁說:「學生們已對出了下聯。」考官不服,要蘇東坡說學生們是如何對出下聯的。蘇東坡說:「他們伸出手來搖搖,這叫作『啞聯』,意爲『玉手搖搖,五指三長兩短』,這不正是下聯嗎?」

學生們聽了,如釋重負;考官聽了,目瞪口呆,無言以對。只好自我解嘲地說:「對得好,對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