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惡之花》高能不斷 集集反轉 李准基「戲精」人設帶感


韓劇《惡之花》高能不斷 集集反轉 李准基「戲精」人設帶感

2021-01-12 純屬個人看法

韓劇《惡之花》不管是從劇情的設置還是演員的演技來說,大約是今年目前爲止的韓劇中質量較高的一部,高能不斷,集集反轉,令人想起前兩年的日劇《輪到你了》, 不過不是下一個被害的是你,而是下一個嫌疑人是你。

第1、2集:男主是兇手

韓劇《惡之花》開篇是男主白希成(李准基)和車智媛(文彩元)的溫馨片段,浪漫唯美,之後的家庭聚會則陷入重霧裡,在女主離開後,氣氛變得詭異,爲何父母對兒子白希成是那樣的態度,他們一家三口似乎有著什麼祕密怕被發現,男主又有著什麼不光彩的過去,隨著記者金武鎮的到來揭開了白希成神祕面紗的一角,原來他是陶秀賢,一個連環殺人犯的兒子,一個在逃的疑似嫌疑人,當你以爲可能是誤會,下一秒他囚禁了金武鎮,男主竟是兇手?

在地下室里,白希成折磨著金武鎮,幫他回憶起少年時代他是如何對自己進行校園暴力,而今位置調轉,金武鎮爲「魚肉」,白希成向金武鎮承認自己便是殺害里長的兇手,並花式展示了自己將會如何對待金武鎮,在清理金武鎮的私人物品時,白希成發現了南順吉的名字,不料卻得知南順吉被自己(陶秀賢)死亡威脅的消息,於是他冒充金武鎮調查。可是明明白希成都讓南順吉放心了,結果在雨夜南順吉被一個雨衣男殺害,而白希成也身穿雨衣回家……

第3、4集:男主不是兇手

南順吉案件中半夜的時間,袋子裡的紫菜包飯,容易令人誤以爲白希成殺害南順吉,但通過金武鎮的回憶可以知道,在案發時,白希成是與金武鎮在一起的,所以白希成不是嫌疑犯,那麼問題來了不是白希成,又是誰在僞裝成白希成?同時危機也在靠近,曾經打工過的飯店老闆要協助警方畫陶秀賢的畫像,曾經同村的大嬸在四五年前不小心拍到過現在的白希成,這一切像一張網一樣向男主撲來 ,於是互相牽制的白希成金武鎮一起調查。

白希成金武鎮情報共享,白希成想快速解決這個案件,回歸正常生活,而金武鎮想拿到獨家頭條,兩人互相合作也互相牽制,他們一同到村子裡想偷偷拿走大嬸拍下的照片,結果真兇出現了,襲擊了大嬸也襲擊了金武鎮,白希成雖然與其發生纏鬥,但仍被其溜走,並且與警察妻子車智媛發生搏鬥,將自己的手錶給落下。真正的嫌疑人計程車司機約了白希成在某處見面,而白希成也做好準備去赴約,只是他並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經讓身爲警察的妻子懷疑了。

第5、6集:男主姐姐是兇手?

真正的嫌疑人是計程車司機朴慶春,他模仿作案只爲逼出陶秀賢也就是白希成,想知道自己妻子屍骨的下落,但白希成確實是不知道,兩人談不攏,最後他綁走了白希成。在藏匿點,朴慶春對白希成拷問,他認爲白希成是共犯,在有其他目擊證人的情況下,白希成做了假證,導致妻子被害,另外拿出了物證黃金魚,黃金魚是他妻子的東西,卻在白希成的手裡,這是他懷疑白希成是共犯的原因之二,但這個黃金魚卻是在父親的葬禮上姐姐給的……

所以男主姐姐才是父親的共犯嗎?在第6集白希成做出了解釋。在抓捕的過程中,朴慶春受傷了,手術後他一直僞裝自己的狀態,等待著白希成來滅口,以爲自己都要掛了,白希成應該說實話了,但白希成依舊否認了,聲稱自己也是通過新聞才知道父親是連環殺人犯,黃金魚是姐姐給的,但卻是有人在葬禮上給姐姐的。白希成關於姐姐的論述有待考證,姐姐的嫌疑依舊很大,但白希成很會蠱人是真的,他引導朴慶春發現疑點,從而去尋找真正的共犯。

韓劇《惡之花》的前6集以現在的故事挖出了過去的故事,之後應該是研究過去的故事,洗白男主的過程。這部劇的男主白希成/陶秀賢爲李准基飾演,人設帶感,比起反社會型人格障礙,其實他更像是有情感性精神障礙,他不知道各種情緒的表達,小時候因爲這個被村裡的人以爲是中邪了,也因爲這個病被排擠,被稱爲異類,說的話沒人信,小時候吃的虧,出逃之後的白希成懂得了僞裝,成爲戲精,利用微表情的控制融入社會,成爲了一名完美丈夫。

白希成可能不是個壞人,只是個「戲精」,只想僞裝成正常人隱藏在人羣中,當麻煩找來時,他又帶上各種面具,迷惑各路人馬,利用他們,找出真相。說來韓劇《惡之花》前6集挖的坑其實蠻多的,白氏夫妻有什麼把柄在男主手裡?兒子生病爲什麼要找一個人來僞裝?金武鎮記者錄到了什麼?里長之死與姐弟兩是否相關?這麼多年來共犯不再犯罪,是怕了,還是生病昏迷中(院長親兒子),亦或者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