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應避免落入西方的十大「話語陷阱」


中國應避免落入西方的十大「話語陷阱」

2020-12-20 新楊村

中國應避免落入西方的十大「話語陷阱」

原創 明叔雜談 明叔雜談 1週前

最近,國內關於輿論戰的討論很多,我在幾個月前,寫過一些自己的感悟,感興趣的可以看一看。(《中國爲什麼在輿論戰中一直很被動?》)

在輿論戰中,最壞的局面是「失語」——不是真的沒有辦法說話,而是你陷入到對方的話語邏輯中,失去了定義自己、爲自己辯護的能力。

西方國家一些政客和媒體對中國打輿論戰,本質就是用他們自己的那一套話語體系和邏輯來「定義中國」。由於西方國家在輿論上的優勢,容易造成「衆口鑠金、積毀銷骨」的效果。

西方的這種輿論戰,對國內民衆也有很大的影響力。昨晚上,就有一個朋友發給我一個連結,說是西方民衆對中國好感度急劇下降。看得出來,他很擔心,問我是真的嗎。

單從事實來看,這個確實是真的。皮尤研究中心2020年10月份確實發布過類似的民調,採訪了14個傳統意義上的西方國家(含日韓)的民衆,對中國持好感的民衆比例中位數是24%,對中國無好感的民衆比例中位數是73%。

簡單來說,「西方國家民衆更不喜歡中國了」。

但我們必須清楚,民意這個東西並沒有那麼重要。如果你長期關注民意就知道,民意受政客言論和媒體報導影響非常大,而且往往會因爲某些單一的事件發生非常明顯的變化。

在2020年,以美國爲首的西方媒體,在新冠疫情中對中國進行了非常負面的報導。同時,整個西方國家在新疆、香港、台海和南海問題上持續攻擊中國,這是導致西方國家對華民意惡化的根本原因。

但換句話說,如果皮尤研究中心來問問中國的老百姓,只怕是我們對西方國家的好感度會更低。對於中國人來說,「朋友來了有好酒,豺狼來了有獵槍」,西方國家長期、持續污衊、攻擊中國,早已經在中國失去了民心。

我一直都說,在疫情之前,香港問題對於14億中國人來說,是一場大型的現實主義國情教育課,看清了西方國家亂港、反中的本質,以及他們的雙重標準和虛僞性。在疫情之後,西方國家政府的無能、民衆的反智,更是在中國和西方國家疫情控制有效性的強烈對比中展露無疑。

更爲重要的是,哈佛大學一份研究顯示,中國中央政府在民衆中的支持率超過了9成。

中國到底好不好,中國人民才是最有發言權的。西方國家顛倒黑白、血口噴人,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我們「聽喇喇蛄叫,還不種莊稼了?」

所謂「西方國家民衆不喜歡中國」,只是西方對華輿論戰中一個常見的論述,這也是西方國家給中國製造的一個話語陷阱,乍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深入分析,其實不值一提。

類似的話語陷阱,還有很多,我們一定要能看穿這些話語陷阱背後的事實缺陷和邏輯謬誤,堅定自信、保持定力。

【話語陷阱一】中國在全世界沒有朋友

所謂中國在國際社會陷入孤立,是一種典型的西方中心論。

聯合國有將近200個會員國,西方國家,從最核心的五眼聯盟,加上西歐、北歐的老歐洲國家,再加上部分中東歐國家,不過五六十個而已。西方國家單從數量上來說,從來都是國際社會的少數派。但長期以來,他們在經濟、科技、軍事、文化等各方面的影響力確實很大,這讓他們誤以爲「西方就是全世界」。西方國家與中國關係惡化,在他們看來,就是中國與全世界爲敵。

實際上,中國在東南亞、中亞、中東、非洲、中東歐、拉美、南太等地區,國際形象一直不錯。甚至在多數國家,中國的國際影響力和國際形象比美國還要好。

美國、英國等因爲香港問題,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中國搞譴責那一套,最後有50多個國家聯署,但支持中國的國家最後有70多個,連蓬佩奧自己也承認這一局面讓他感到「驚訝、失望」(dismayed)。

中國是全球第一大貿易國,是100多個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雖然不排除有澳大利亞這種「吃中國飯、砸中國鍋」的忘恩負義之徒,但絕大多數國家還是頭腦很清醒的,知道維護與中國良好關係的重要性。

【話語陷阱二】中國搞「戰狼外交」

自從《戰狼2》電影大火之後,英美一些媒體就開始頻頻使用這個詞(Wolf Diplomacy)。

因爲長期以來,西方國家都習慣了「我可以罵你,你不能還口」的絕對優勢局面。今天,他們發現,他們懟中國,中國會懟回去,他們就受不了了。這是一種典型的西方式傲慢與偏見,也是一種典型的雙重標準。

中國沒有派間諜飛機去佛羅里達州海岸線收集美國的情報,中國也沒有派軍艦去關島、夏威夷附近耀武揚威,中國也沒有攛掇反美的國家跟美國干架……

真正搞「戰狼外交」的,恰恰是美國自己,懟天懟地對空氣,真把自己當「世界警察」了。

【話語陷阱三】中國越來越咄咄逼人

有一個非常明顯的事實是,中國目前與以美國爲首的西方國家發生的意識形態衝突和地緣政治摩擦,從新疆到香港,從台海當南海,沒有一起是中國找美國的麻煩,都是美國找中國的麻煩。

中國當然要維護自己的主權、安全和發展核心利益。

難道只有中國逆來順受、忍氣吞聲,才是美國眼中的「國際順民」?

中國沒有干涉美國的內政,中國也沒有在美國家門口惹事弄非。恰恰是美國不斷干涉中國內政,不斷挑戰中國的核心利益,當中國奮起反擊,讓他們踢到鋼板上後,他們就大喊大叫,「中國你不講武德」。

可笑。

【話語陷阱四】中國是另一個前蘇聯

蓬佩奧、余茂春想發動「新冷戰」,他們就努力把中國描述成前蘇聯那樣的國家。但他們卻忘了,今天的中國,跟蘇聯完全不一樣。改革開放後的中國,對意識形態不熱衷,對輸出革命同樣不熱衷,對與西方搞全球爭霸也不熱衷,只對發展自己,不斷改善和提高本國人民的生活水平熱衷。

蓬佩奧幻想,只要把中國定義爲另一個蘇聯,美國就能再次贏得一場冷戰,這終究不過是一場幻想而已。

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中國走的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其核心是「以人民爲中心」。

【話語陷阱五】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是可以分開的

美國一些政客,提出了一種看起來不錯的觀點——「反對中國共產黨,但不反對中國人民」,但只是,他們的所作所爲,暴露了他們這種政策的虛僞性。

中國人自古就知道,沒有國,就沒有家。如果美國把中國搞亂了,中國老百姓的日子一定不會好過。

更重要的是,中國今天取得的成就,恰恰是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取得的。中國共產黨黨員人數達到了驚人的9200萬,加上直系親屬,至少三四億人。可以說,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中國社會,人羣上有很高的契合度,利益上完全一致。

西方國家對中國的污衊和攻擊,只會讓14億中國人更加同仇敵愾、更加愛國。

【話語陷阱六】美國的制度神話

這個問題,涉及到東西方制度的優劣比較。

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以美國爲首的西方國家的制度,確實讓全世界人民爲之仰慕,但這必須建立在一個基本的事實基礎之上——西方的制度,可以給西方國家人民帶來安全和繁榮,西方制度可以讓西方綜合國力持續保持領先。

疫情揭開了西方制度的遮羞布,讓我們有機會去看到西方制度的本質。所謂的民主,不過是金錢腐蝕下的寡頭政治。所謂的自由,就是對個人權利極端主張,卻忘了集體的利益。黨派政治,看起來是爲了制衡,但最後卻演變成了自私自利爲核心的黨爭。政治人物的驅動力不是爲人民服務,而是爲黨派利益服務、爲利益集團服務。

西方的制度神話正在破裂。

隨著西方國家貧富分化、種族矛盾和意識形態矛盾不斷加劇,西方制度的吸引力將進一步下降。

【話語陷阱七】美國是中國的救世主

美國一些人認爲,上世紀70年代,正是因爲美國尋求改善與中國的關係,才讓中國得以重返國際社會,中國才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發展,中國因此要對美國人感恩戴德。

甚至中國一些人自己也津津樂道,動不動就拿美國人用庚子賠款建清華來說事。

但這些人爲什麼不用腦子想一想,這些錢難道本身不就是中國人民的血汗錢嗎?美國作爲一個後來的大國,通過建清華,不過是著眼長遠,在中國培養親美派政治勢力而已,有什麼高尚的?

冷戰之中,中美和解,與其說中國需要美國,不如說在美蘇爭霸被蘇聯狠狠修理的美國更需要中國。

中國改革開放後,大量的美國資金、技術和管理人員進入中國,客觀上推動了中國的經濟騰飛,但美國也從中獲得了巨大的利益。美國人老是說,中國每年對美國順差有幾千億美元,但美國公司在中國的銷售額一年也是四五千億美元。

這個帳,怎麼算?

很簡單,中美利益早已經高度融合,合則兩利,斗則兩傷。

現在不是中國要跟美國斗,而是美國要跟中國斗。

我再次強調一下,中國經濟騰飛,中美和解是前提條件,但中國發展的最大祕密,在於中國政府和人民解放思想、實事求是、艱苦奮鬥,從來沒什麼救世主。

【話語陷阱八】中國的民族政策

美國人祖上是犯下了滔天罪行的,無論是恩將仇報、屠殺歡迎他們的美洲印第安人,還是販賣和使用黑奴,這些都是永遠都無法抹去的歷史汙點。

二戰後,美國在中東問題上長期偏袒以色列,手上也沾滿了巴勒斯坦人的鮮血。

美國爲了攫取中東的石油利益,長期扶植中東一些惡劣的政府,這才是導致美國自己被部分穆斯林仇恨、911事件爆發的根本原因。

過去十幾年,美國在中東的一系列的戰爭和干預行動,更是給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利比亞等國家的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

毫不誇張地說,美國是當今世界對穆斯林犯下最多罪行的國家。

就這樣一個國家,突然搖身一變,成爲了所謂捍衛新疆穆斯林權益的衛道士,荒謬至極。

美國政客和媒體編造涉疆謊言,本質上不過是其長期以來攻擊、污衊中國努力的一部分。新疆的和平、安寧與繁榮,靠的還是中國政府和人民的共同努力,不靠美國政客虛僞的表演。

【話語陷阱九】中國崩潰論

2001年,祖籍江蘇、早已經加入美國籍的華裔章家敦,出版了一本聳人聽聞的書——《中國即將崩潰》。19年過去了,中國不僅沒有崩潰,反而一舉成爲全球第一大工業國、第一大貿易國、第二大經濟體。反倒是美國,在2020年,疫情失控、種族矛盾激化、意識形態對立嚴重。

到底誰會崩潰?讓子彈飛一會兒吧。

今天,已經沒有多少人相信章家敦的荒謬言論了。

【話語陷阱十】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中國與西方的矛盾將長期存在,我此前分析過。(《唯有偉大鬥爭,方能換來偉大勝利》)

中國與西方之間將長期存在意識形態衝突、地緣政治/經濟競爭、種族/文明衝突。

中國是過去500年來,第一個真正有望成爲全球大國的非西方國家。中國擁有悠久的歷史、豐富的文化傳統、大國特有的疆域和人口、國民日漸恢復的自信……

中國的發展,一定會讓西方國家一些人如坐針氈、坐臥不安。

對於中國與西方國家之間的矛盾和衝突,我們一定要頭腦清醒、丟掉幻想。

有人說,我們順著美國、順著西方,我們開大門、走大路,努力爭取他們的認同。

有用嗎?

華爲當年爲了贏得美國的信任,敞開大門,讓美國政府隨便看、隨便問、最後美國政府還是以莫須有的罪名,對華爲進行限制,今天更是動用超級大國的力量,對華爲進行絞殺。

中國也是一樣,如果美國、澳大利亞打著調查病毒起源的旗號,對中國進行調查,他們最後的結論一定是早就預設好的——中國有錯,要對中國進行追責。這樣的調查有什麼公正性?有什麼意義?真要調查,那就讓世界衛生組織來調查(中國其實正在積極支持這樣的調查),不僅調查病毒的起源,也調查美歐國家爲什麼應對疫情失敗,不僅造成本國民衆死傷慘重,也造成疫情在全世界擴散。

中國短期內不太可能讓以美國爲首的西方國家發自內心的擁護你、支持你,幻想通過委曲求全來讓西方國家對中國貼上一個「國際順民」的標籤,是很幼稚的想法,與虎謀皮,懂不?

中國要做的就是好好發展自己,手裡有糧,心中不慌。更重要的是,手中有槍,心裡更不慌。

中國不惹事,但中國也不怕事。

朋友來了有好酒,豺狼來了有獵槍。

西方國家肆無忌憚地污衊、攻擊中國,中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日子,早已經一去不復返了。中國與西方關係的主動權掌握在西方國家手裡,西方國家對中國友好,中國肯定願意對西方國家友好;但西方國家如果仇視中國,中國一定會堅定地捍衛自己的國家利益。

我相信,只有等到有一天,當中國的綜合國力對西方國家形成壓倒性優勢的時候,當中國發展對西方國家帶來的利益達到西方國家完全沒有辦法拒絕的時候,當中國可以幫助解決西方國家的很多問題的時候,中國與西方國家的關係才會好。

今天,中國與以美國爲首的西方國家關係不好,不是因爲中國發展了、強大了,恰恰是因爲中國還不夠強大,西方國家還不服氣,美國還認爲此時還可以教訓中國、改造中國、遏制中國。

我相信,只要中國持續發展,終有一天,中國與西方國家的關係反而會好轉,因爲,我們中國人從來沒有想要與西方爲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