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瘋」成「瘋愛」


「愛瘋」成「瘋愛」

2021-01-11深圳新聞

馬家輝(香港)·狂城亂馬

「愛七」現身,學校附近的商場又亂成一團,手機店內外人頭湧湧,像百無禁忌的瘋人院,厭惡指數極高,比程序出現問題的「Note七」更惹人討厭。

上回有了「愛六」,已是如此;再上回是「愛五」,同樣如此。一回又一回,手機「愛瘋」變成了「瘋愛」,卻令不熱衷於換機者如吾輩備受困擾,唯有在最近幾個星期把商場視爲恐怖地帶,喪屍出沒請注意,避之則吉,寧可繞道走向稍遠的地下鐵站,總比在一羣「愛瘋族」之間穿越來得坦然自在。

如何惹人厭惡?

首先是男男女女距離一兩百尺看見手機店,立即雙眼發光,只差沒流口水,不顧三七二十一,奮不顧身地向前沖,唯恐輸了,仿佛走慢半步即買不到心頭好,肉緊程度跟當年「sars」初發時,市民一窩蜂湧到超市和藥房搶購口罩不遑多讓。走在這羣人的前後左右,稍不留神,即易被撞到瘀傷滿身,因爲他們的步速簡直跟法官對近日傷人案被告所描述的「助跑式」沒有兩樣,若遭碰跌,已是五十過外的我必又變成法官所形容的「風前之燭」,可憐萬狀。面對愛瘋喪屍,唯一應對策略是:閃!

而有愛瘋族的地方,亦必有「炒瘋族」和「收瘋族」。手機店門前,站滿身上掛著斜布袋的男子,不知何故,大多刮個平頭,眼睛像雷達般掃向每一個走近店鋪的人,嘴裡不斷低聲嚷著「要不要?」或「讓不讓?」有點似油麻地街頭的女子,差別只在於後者所問的是「去不去?」

上回炒賣「愛六」,已有此混亂現象,但出手的主要是華裔男子,而如今,又多了高頭大馬的南亞裔,個個都似喬寶寶或巴基明,瞪著圓滾而深邃的目光,我無意歧視,卻確實覺得他們有幾分狼相;可能是心底都想著熱滾滾的鈔票,錢在發燒,所以燒得他們眼也發紅髮亮如餓慌了的野狼。

我唯一不明白的是,爲什麼商場管理部對此袖手旁觀?難道真覺對商場形象毫無影響?或許是吧。有奶便是娘,有生意便是顧客,管你是來買來收抑或來炒,只要有了人流,便是好事。商場東主不知自愛到這地步,我們無話可說了。

另一感慨是:手機店旁的書店近日傳出倒閉消息,如果書店能有手機店的三分之一顧客,想必不致如此。所謂時代洪流,誰都沒法逆轉吧?